2009-07-12 11:44:09| 人氣331|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家事助理、翻譯官和時鐘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親愛的靶比,

昨晚你到我夢裡,一臉原諒我的表情,很不舒服耶!想跟你說,不要怪我只給瑪媽寫信,卻對你很沉默。

 

那是因為我總是不知道你在想什麼?

現在我坐在露臺邊上,天空藍得要死,空氣熱得要命,太陽一點也不留情,曬痛我的一雙手臂,曝露在正午陽光下的一雙手臂。就像你以前的手臂。

曬傷後的皮膚顏色轉深,過幾天要脫皮了。但是你的手臂,常年曝曬,不脫皮的。

一直到很後來,很後來,才恢復您的膚色,北方黃種人的象牙白,但是薄薄的皮屋近乎透明的,缺乏水分。老了…”,你說。

 

你的手臂,曾經常年長著癬的手臂,有時候太癢,被自己抓傷、發炎,一塊塊紅腫著。

你說,過來,幫靶比擦藥!

 

空氣非常乾躁,你剛洗過澡飄著一身藥草的味道,好像下過雨後的土地蒸發出來的空氣,想像小鳥、小蟲、的樹窩,想像牠們躲在窩裡面的味道。

那是瑪媽為你煮的藥草,為了醫治在後背、手臂、小腿上的常年的癬,驅之不去的癬,看過無數醫生,治不好的癬,發作嚴重起來時,像穿了一層盔甲。

靶比,這樣,是一種防衛性的武器,用來保護我們嗎?

 

你說,這癬,是幾次颳颱風鬧水災的時候,涉水,泡在水裡,留下來的。

水真大呀!站不穩就被沖走!滾黃滾黃地挾土帶泥,也不知還有什麼髒東西在裡面!

風真大呀!拉著他們公家人牽的繩子,晃得更厲害,頂不住風ㄚ!

你一手抱著裹在雨衣裡的小小的我,一手拉著又瘦又苗條的瑪媽

 

有一陣子,你說話的那一陣子,你回想著,這麼說。

 

親愛的靶比,我說我記得你說的這些,你也許不相信。

我記得,黑夜,什麼也看不清,只有手電筒的光束,晃來晃去,忽隱忽現,耳朵裡只聽見乎乎的風和嘩嘩的雨,有人在風裡面大聲吆喝叫喊,往這邊走,旁邊有人划著槳

你老說那不是八七水災,八七水災我還沒生,你記得只牽著瑪媽,是葛樂禮颱風吧?你說,不對!葛樂禮颱風在那之前八二三砲戰是哪一年?

靶比,你的時鐘是一個奇怪的時鐘。你的時鐘,分成我出生後、我出生前。

在有我以前,你的時鐘,是大哥的時鐘,他那時還在軍隊裡沒退役,所以,八二三是一個時鐘上的數字,對吧?

 

你回想事情,總是會推推眼鏡,眼鏡,靶比,那時候是老花眼鏡還是近視眼鏡?該問瑪媽的,都是瑪媽在幫你這些事。配眼鏡子,你一個人不能的,配眼鏡這種事,要說話、要溝通,瑪媽一定得要陪你一起,作你的隨身翻譯官。那時候,我還小。現在記起了,你,用力大聲說話的樣子,

後來,有一陣子,你說話少,瑪媽成了你們倆的發言人。你有一陣子不太說話,脾氣很壞,記得嗎?

 

上一封信,寫給瑪媽的,告訴她說,我現在有家事助理,幫我整理家務。她以前總是擔心我不會做家事,不會做飯,會餓死

我寫信告訴她,不必擔心,現在我住在便利店的對面,而且,還擁有一個家事助理,每七天來一次的那種。

瑪媽也是你的家事助理。她有一次很委屈,說你只會欺負她,不,她說,

我,只會欺負她,眼眶紅紅地,一面舀著米缸裡的米,準備煮飯,一面說,

妳現在翅膀硬了

記得那是在第三個家的客廳,士林,不,靠近社子的士林吧?那時很不喜歡告訴別人,我們家搬家了,搬到---社子去了,五層公寓的四樓我討厭搬家,我討厭社子!

那時正讀幾年級?不記得!

 

總之,靶比,我現在有家事助理。

去出差日本的時候真的有真人做隨身翻譯;去出差倫敦、雅典的時候,有翻譯機和我自己做隨身翻譯。

去出差青島時,有對你的口音的記憶做我的隨身翻譯。

我想,瑪媽真的不必再擔心了,你們的寶貝遠比預期的要幸運得多!

不是嗎?!

靶比,你覺得呢?

台長: 安肚臍
人氣(331) | 回應(1)|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Endless Journey through Auntie’s life... |
此分類下一篇:瑪媽的才藝課
此分類上一篇:課桌椅

念念ting
父母親為孩子的擔心是一生一世,這是天性無法避免所以孩子要懂得對父母親回饋恩情 ^_^
2009-07-13 21:03:57
版主回應
靶比和瑪媽的確 為我擔心一輩子

寫信給現在在天堂的他們,就是要他們放心,也讓自己放心

子欲養而親不在,以前不懂,奉養父母,難道不是隨時都可以做的嗎?
現在知道了,隨時可作,做的事有不同ㄚ!有些事當時沒能力做,等到有能力的時候,父母不一定還在
2009-07-14 00:14:42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