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08 02:25:07| 人氣1,039| 回應4 | 上一篇 | 下一篇

1949基隆港的中國兵

推薦 7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那個男人,有著怪異的口音,他教給她中國字。

從數字開始,先是中國字的數字,再是阿拉伯數字的數字。

 

她有時候想,男人會不會想要知道阿哪答的發音,和寫字?會不會想知道日本語的一、二、三?或者,男人早已經是知道的?

她,想從他的表情裡找到一些關於…戰火中面對的...日本國…的蛛絲馬跡…

然而,並沒有。

彷佛那是一場他的夢,是她進不去的…

 

先不要吧?!先只是單向地從他,向他,學寫著中國字吧!

已經幾年了?有一段時間了,…她還是沒去學寫中國語、中國字,能說能聽一些些,已經足夠,姆媽也一直是這樣,多年來一直得意著可以聽得懂福州話、閩南語,以及,日本語。

作生意,足夠了!

姆媽是這樣說的。是的,作生意,用得到的語句,並不多,足夠用了,姆媽也從不要求她們多學。

 

事實上,男人是從寫給她字開始,之後才是交談。

她看他來到面前,從口袋裡掏出筆來,就知道了,那是一件以後會深深烙印在記憶裡的事。

她以為,男人要從口袋裡掏出的是---

至少不是一支筆。

她記得那年碼頭附近,滿是破舊軍服,叮噹作響的背包,打著綁腿、疲憊、頹喪的中國兵。

她從未想像過他們之一,會在她面前,微笑著,從口袋裡掏出一支筆來。

男人用那支筆,寫了一個字,漢字。

”?

還是

日 月”?

她帶點羞怯但不示弱地,抬頭看他。

她搖頭。不識。

他點頭。他說話。說了三個字,三個音節。之後,用筆指著自己胸口。說,wadasi(日文)。

她明白,那是他的一種表白,從名字開始。 

 

男人戴帶著眼鏡,有一種少有的單純的笑容,帶一點點疲憊、玩笑的味道。每一次向她看過來。在眼鏡後面,單眼皮的眼睛,眼瞳隨著她的移動而攀移。

一種安靜的心動和引逗。

 

故事是這樣被傳述的…

她,因著養母沒落的商船走私生意,日本人的離去,結束了她的某一段人生。中國人來了,前途茫茫,僅求溫飽,改朝換代只意味著姆媽存有的,那早已非法的古董鴉片煙牌,而她,是的,早在青春年華時,不知不覺,有了煙癮。

 

遇見他,戴著眼鏡的男人,土氣也斯文,說不上來的一種樣子,…

據說他幫她戒了毒癮,就這樣,她跟了他。

她跟了他。存活了下來。

原本什麼都沒有,依賴著姆媽,是一種選擇,沒有選擇的選擇,一個存活下來的倖存者。

不論是從哪裡墜落,穿過什麼樣的界限,她存活了下來。

她已經不在意了,這類似跌下懸崖,墜落時所經歷的、在心上抓刮出的利痕,以及其中的不堪。她跟了他,讓他教她說話、寫字。新的話語、新的字,新的開始。

一天一天的過,利痕會消失的,墜落會遺忘…

在滿目瘡痍、不辨美醜地崩壞著的世界裡,重新開始,重新醒來。

她讓他保護她,一起擁抱著安穩度日的想望,重新開始生活,每天重新醒來,求生,入睡,醒來,入睡,醒來...。一天、一天地,重生。

 

戰亂後,存活不易。

而他對於這樣的相遇,卻有大難之後,一種再次可以擁有的,幽暗的幸福,可以存活下去的小小的光,暗自擁有的一絲一絲暫時的、累積的平撫…

心,一點一滴,慢慢地沉、靜下來。

關於過去,有些可以脫離,有些必須斬斷,有些必須遺忘…

像是麻木豪賭之後,意外得到一個,代價無限昂貴的機會,重啟輸贏,

清醒無比…

 

就這樣,她和他,存活了下來。

 

 

台長: 安肚臍
人氣(1,039) | 回應(4)| 推薦 (7)|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Endless Journey through Auntie’s life... |
此分類下一篇:少數記得的小學同學的名字
此分類上一篇:迷戀飛翔者的降落約定

楊風
我在基隆八斗子漁港
也看過大陸人
但不是阿兵哥
而是漁夫
港裡的警察還不許我拍照呢
2011-06-25 10:02:25
版主回應
好久沒去八斗子...記得您部落格裡拍了照片...或者是附近的海崖...?
八斗子 ,小時候颱風天的早上(像今天一樣的風、雨)冒風頂雨的飆摩托車去看風浪的八斗子...天亮前和老哥偷偷去,在老媽醒來前悄悄回到家...
2011-06-25 11:15:20
駱駝
60年前的事,寫得很好呢,不輸龍應台

60年後更多的中國人跟我們搶著一口氣
2011-07-21 19:12:29
版主回應
老人家多半選擇遺忘
...
話裡行間蛛絲馬跡...揣摩著
...
2011-07-22 01:43:58
殷墟劍客
酷愛帽子,見此文,開心著!
版主回應
在此網站應該還有有關帽子的貼文,帽子是貴族用來表達身分的方式,王是戴高帽指揮大規模戰爭的人。
我本來是個不成材的學生,也是一個大陸兵,讓我知道有人關心我,所以我開始讀書,想作一個對得起自己的人。
2011-07-29 23:15:29
版主回應
您說,作一個對得起自己的人...深有所感!

父親來台時年已四十...重啟人生,與我的母親成立家庭,是後半生的自我交待...
無情亂世存活下來,犧牲者、倖存者...無怨無悔無回顧,過世前只記掛著子女生活...
2011-07-30 08:39:40
羅馬工程師
好感動!讚!
2012-11-15 09:42:51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