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4-18 12:08:36| 人氣4,797| 回應6 | 上一篇 | 下一篇

幸福

推薦 3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優雅的門鈴突然響起,我正從浴室出來,換上了寬鬆的純絲質蕾絲睡衣,按開了莫札特的第二十七號鋼琴協奏曲,我知道這時小張正拿著一朵玫瑰花,西裝畢挺的站在我厚重的雕花黃銅門外,他一定是穿著我送他的全套藏青色蒂凡內西服,打著暗紅領結。

美國某大學做過一個有關「幸福」的問卷調查報告,報告中幸福的定義是:「主觀的感到適意的程度。」我最近一直在想一個問題:我幸福嗎?

我單身獨居,是個裝置藝術家,你們認為的那種,我是說我的大型立體藝術被設置在幾個知名的美術館和公共場所的廣場上,在國際上有一定的知名度。我有花不完的錢,美麗如皇宮的府宅。一般的藝術家都是死後才受到肯定,例如梵谷生前只賣出了一幅畫,現在世上最高價的前五名畫他的就佔了三幅!
但我的運氣比他好些,我懂得善用自己的美艷外型和社交手法,再加上我有強大的行銷和經紀公司作後盾,所以我像畢卡索一樣,在有生之年就能享受創作帶來的豐潤名利。

小張一開門就給我一個深深的擁抱!我沒穿內衣,胸前乳頭隔著半透明薄薄的絲綢被他磨擦擠壓得有點不適,於是趕緊推開了他。他以為我不高興,擺出搖尾乞憐的姿態:「怎麼啦?不是你要我來陪你的嗎?」這時我看見他的眼光自然地停留在我胸前誘人的激凸上。哼!這隻小公狗…

西方流行著一句諺語:「如果想要幾個小時的幸福就去喝酒;如果想要幾年的幸福就去結婚;如果想要一輩子的幸福就去當園丁。」我不知道我要的是幾小時?幾年?還是一輩子?但我能肯定的是:我才不會去當那髒污滿手的園丁,這就是小張存在的理由,我希望他能給我幸福的感覺,幫我抵抗寂寞,即使是幾分鐘也好,總是寥勝於無。

小張見我不搭理,也不敢造次,就一臉委屈的說:「我的姑奶奶,你就饒了我吧!我又那裡錯了?」
「廢話那麼多?還不去洗澡!」我回他一句,他像突然發情的公狗,瞪大眼睛瞄了我上下一眼,只差口水沒流下來,就用最俐落的速度剥掉了一身的行頭,衝進了浴室。

畢卡索的晚年真是春色無邊!據說他有四個女人,一個比一個年輕!其實這也沒什麼好懷疑的,看他的作品就知道了!這個人是個標準的老不羞,如果不是他如此淫蕩,那有活力創作出那麼多的裸女和情色的作品?離他藍色時期宗教畫的細膩和立體派草創時期的前衛驚世駭俗畫風實在太遠了,晚年你只能從他的作品中看到粗糙的扭曲和對情色的寄望。
情色有什麼不對呢?對一個藝術家而言,這是一種原始本能,一種潛藏著巨大動力的能源,人短短的一生,更別說是女人有限的青春了,如果不盡情地去揮霍,去燃燒,那豈不就是白白的走這一遭?

小張在浴室裡喊:「你不一起來個鴛鴦洗嗎?SPA好舒服的,我也可以替你按摩或擦背…。」
「我已經洗好了,你還要在裡面磨菇多久?」我有些不耐煩…。

我拒絶婚姻,E.V.Lucas說過:「婚姻生活的煩惱是,每個女人內心都以母親自居,而男人卻以獨身漢自居。」
我害怕生產的疼痛,更受不了小孩的吵擾,不能當個稱職的母親。與其成天擔心我的男人以為自己還是單身,不如我去真真正正的體現與享受屬於藝術家單身的放縱與自由。
藝術家是不適合婚姻的,因為他們不是凡人,他們的生命不能浪費在庸庸碌碌的生兒育女和柴米油塩上,所以大多數人當他們是異類!

才幾分鐘小張就急急的跑出來,把地板滴得到處溼淋淋的。我正躺在床上無心地亂翻時尚雜誌。
「你猴急個啥勁?怕我跑了不成?」小張笑笑沒說什麼,像餓虎般撲過來,用他的雙手和舌頭在我身上開始巡索…
我喜歡他這麼殷勤地服侍我,尤其他那溫暖溼潤的舌頭捲吸我的乳房和私處,我的全身開始酥麻起來,忍不住發出輕喘…

報告中提到:許多人以為智慧和美麗的人會得到更多的幸福。但其實不然,智慧與美麗只能提供生活的優勢,並不能帶來幸福。我認為幸福取決於「態度」,如果我能,我希望在幸福的脖子上為它套個「項圈」,豢養幸福成為我私人的寵物,這隻寵物正在我的兩腿之間努力取悅我,我看到他握著我大腿的手上還戴著我花 兩萬元買來送他的黃金戒指。

不知道為什麼,我的感覺忽然Dawn到了谷底,是我想太多因而無法專心嗎?小張一個勁的喘息急舔,忘了雙手有著愛撫的任務,好像獵狗終於找到狐狸的巢穴急著想挖開一般…,我覺得有些疼痛,雙腿一夾,叱了他一句:「停!」然後把他推開,坐了起來:「你回去吧!我忽然不想做了。」

小張哭喪著臉:「我的心肝,我的仙女,我的王母娘娘,幫幫忙好不好?要發小姐脾氣也等我做完吧!我可是渾身解數而且正燒得火熱…這樣我怎受得了?」
我看了一眼他的胯下,那物件果然硬挺得跟球棒一樣,從浴袍探出了頭來…反而覺得很齷齪,我為什麼讓這隻公狗爬到自己的身上?
只好從皮包裡拿出一疊鈔票丟給他:「不好意思,我忽然不太舒服!你走吧。」
雖然老大不情願,小張還是打了自己的「小弟」兩下,拈了拈鈔票的厚度和重量,邊無奈地拾起滿地衣服穿了起來邊說:「還好我能屈能伸,那麼有需要再打我電話,小的隨時待命!」

我只是沉默,等他關上房門,有一種巨大的空虛像海嘯般衝向我將我淹没…
我的幸福呢?
書上說:生活的品質意味著一種物質和精神的綜合指數,但對我來說,精神上的質量比物質方面重要得多。得到我們所想要的東西是幸福嗎?我懷疑著…
也許,「想要」我們已經得到的東西才是幸福!

至少,我已經明白:我用鈔票買來的小張絶不會是我想要的。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文創空間」

台長: 路痕
人氣(4,797) | 回應(6)| 推薦 (3)| 收藏 (0)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說不出口的故事【情慾小說】 |
此分類下一篇:神壇
此分類上一篇:女之愛戀

judy
其實寫到小張說有須要再打電話來,小張隨時待命,就不要再寫下去,就很棒了.
你要表現的後面的東西不必寫出來,我們做為讀者可以瞭解感受到.
2007-10-15 19:59:38
版主回應
說得有理
不過寫這篇的時候
火候還嫩得很!
2007-10-15 20:28:21
(悄悄話)
2014-07-16 19:44:28
幸福是由自己定義的


^^
2016-01-29 01:01:13
版主回應
本來就是呀
2016-02-02 15:51:59
(悄悄話)
2017-01-15 06:47:19
(悄悄話)
2017-09-12 20:03:31
(悄悄話)
2021-09-25 11:02:16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