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11-02-25 23:51:46| 人氣1,988|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喜悅是什麼? 110225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早上9點,吃完早餐,
我跟孩子們說:「走,我們去沙灘吧!」
孩子們說「耶~」跳起來,
樹兒趕緊跟臉書上的士恆叔叔道別,我們走向海灘。

孩子們念茲在茲的是,前天的沙堡還在嗎?
「一定是被漲潮的海水沖走了....」
樹兒還能想像,沙堡如何一點一滴被海水吞噬的樣子。
沒想到,一到沙灘,
前天傍晚堆的沙堡都還在...完完整整的,
孩子們的沙堡橫越了每日散步行人必經的整個通道,
沒有人採過,跨過.....
海水也只帶走一點點溝渠,所有的沙堡完好站立在那裡。
於是,孩子們開始逕自玩起他們的遊戲,
各有各的玩法,歡樂而隨興,跳躍、奔跑、挖沙、戲水......


♡♡
我蹲在水邊,陽光從右側後方照過來,暖暖的。
看著孩子們如此當下與喜悅,
我問自己:「這樣的我,要如何與喜悅同在?」

一個記憶升起:
清晨,將近7點時,我起來看日出。
微涼舒適的海灣邊,橘色的晨曦逐漸升起,
那時候,我感到無比的平靜與安祥,
我敞開雙臂,跟自己說:「就讓我的喜悅流出吧!」
我深呼吸,安靜地,感覺到喜悅之流如平滑的溪水,汨汨流出,
不一會兒,驚覺,我身邊站立了三隻鳥兒,
它們著實離我太近了,不到50公分的距離,渾然不把我當個人看。

雖然,我的恐鳥症已經痊癒,
但這實在太刺激了,我失去了平靜,鳥兒忽然發覺我是個”人”,就飛走了。



是歐~
原來,就是這樣的喜悅。
喜悅,是非常安然,當我能與四周和諧一致時,
就讓內在自然真實的我,以能量的方式,自然綻放。


當我領悟到此,
眼前的海水忽然變得美麗起來,
我蹲得很低很低,眼睛與海平面平行,
有如半透明藍色微綠的流動果凍般的海水,一波波湧來,
撞到沙灘上,瞬間化為白色水花,泡沫般化為無形。

我與四周和諧起來,
孩子們的嘻笑聲,在沙灘健行的美國人,
四處覓食的海鷗,不時飛過的水鳥......

這時,我開始觸碰到內在真實的流,
內在,有著濃厚的思念,而在思念裡,有著哀傷與喜悅。

分離與思念的哀傷,
一種本質存在的喜悅.....
平靜....
安然......
濃厚的親情與愛.....

這些情感和諧流動著,
絲毫沒有衝突或隔閡,
哀傷隨著歌聲被我唱出來,
喜悅之流像陽光般綻放,
而寧靜安然是寬廣的大地,
我在這裡,就是自己。


是的,孩子們可以如此快樂,
即使媽媽心裡有一塊陰影處,
我能充分享受喜悅,
而哀傷與思念,可以和喜悅一起共舞。

我唱著歌,拿起樹枝,在地上大大寫了弟弟的名字。
樹兒發現了,順手用鏟子,畫出妹妹的名字。

我蹲在弟弟名字前的沙地,唱起歌來,
隨興沒有企圖的唱歌,就是綻放自己而已。

想著,弟弟的冤屈或委屈,重判或罪罰,
當海水來時,就能被沖走,洗淨。
我這願望,隨著大海的寬廣,會傳遞到宇宙的深處。



♡♡
身體輕盈起來,
陽光的熱度很舒適,
孩子們不時有著小需求,
媽媽,幫我把褲子捲起來,把袖子捲起來,
大潮來時,會聽到旦旦的驚笑聲,
遠方的藍天裡,樹兒在奔跑著,
風輕柔撫摸著皮膚,
腳底的海水一次次涼涼觸碰我。

有個壯漢站在氣閥上,在海面划著小舟,
他平穩地在我前方橫越,浪來了就鬆手,一下子又恢復平穩,
他的身形美極了,他教會我,什麼是臣服。

臣服,
喜悅來時,就讓喜悅如浪潮般晃過,
即使我內心依舊有哀傷與思念,它們也能安然和平,
哀傷來時,就讓它流出,也許帶來波潮,也就臣服讓它滑過,
當我想唱歌,就唱著,
我的生命際遇,如眼前的海潮,一波波來,
又一波波化為白色泡沫,消失。
厚厚的海水,形成浪花,是被不同方向的力量所牽引,
生命的際遇也是被不同的力道所顯化,
而我,永遠能在這個當下,臣服與安然,
當我能隨著內在真實自由綻放,在平和裡,自然流露,
就是喜悅了。



♡♡
就在我沒有覺察時,
沙地上的名字已經被海潮抹平,
就在我沒有企圖時,
內心裡,思念不捨以及喜悅的對立已經弭平。

思念與不捨,之所以,會形成執著與阻擋喜悅,
是因為,我覺得無力為弟弟做什麼。

在海邊,
我想到個好辦法,能讓弟弟也享受,
我此刻所體驗到的美好。

我計畫著,一次次寫信,
寫成冥想詞,讓弟弟透過閱讀我的信,
就能經驗到,我所體驗的佛羅里達。

為了能達成這個目標,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盡情地在當下,讓生活的每一個經驗都充分流過。


♡♡
告別娑婆,是我這十幾日沒有停止的冥想。
當我領會到,我們所經驗到的世界,都是幻覺時,
一方面感到真實,一方面又感到虛幻。

在美術館,看著莫內的色彩,
還沒整合頓悟的我,在心裡說:
「如此美好的人累遺跡,怎能接受這是幻覺?」

此刻,在海潮邊,我領悟到:
充分享受,然後,放下它。
充分享受這一波海潮湧向我,然後,當它離去就放下它。


幻覺,是我的感官凝聚成型的知覺,
而大海是否存在,莫內的光彩......都交還給上主。
我同意,在宇宙的時空尺度下,
莫內的作品,小弟的命運,我的成就.....
就如同這沙灘上的沙堡一樣,在怎麼曠世巨作,
在臣服之流來時,終將回到最初的命運,
回歸大海,回歸大地。


落入小我的限度時,能擁有的權力,是決定自身的體驗。
對於人間所謂的樂,能充分享受而不貪戀,
對於人間所謂的苦,能充分體驗而不耽溺,
對於人所擁有的夢想或欲望,能充分領會與行動,而臣服,
臣服,是充分回到大海與大地,宇宙的尺度,識破,泡沫與本體感的無分別性。



這是我所領會到的,告別娑婆吧!



♡♡
於是,我有了一定的基礎,
能寫一封信,給弟弟,何以要寬諒。
能寫很多封信,給弟弟,讓他也享受到,我所擁有的佛羅里達經驗。


♡♡
什麼是喜悅?
就是找到能讓你灌注,樂此不疲,忘卻時間的事情。
觀看海潮,是我樂此不疲的體驗,
我可以側著身體,讓眼睛與海面平行,
享受海潮湧向我的瞬間,與世界合一的開闊與自由。
也能感受到,當萬千泡沫消散,那種放手讓世界離去的輕盈。

什麼是喜悅?
就是真實毫無阻隔,自由和諧地呈現自己。
我蹲在此處,即使哀傷,都能讓哀傷與喜悅同歌,
當我回到日常責任裡,
我能夠,讓責任與享樂,真實而和諧地展現。

什麼是喜悅?
是體驗到合一與沒有分別。
上禮拜,在完成功課的我,
太拘泥於神性的力量空間,需要如何的神聖與敬重,
卻因此而失去了,與自身真實珍視與合一的奔放。

我在海邊,
恣意大聲唱著思念的歌聲,
我聽見,我思念的太多太多了,
有小弟,有父親,有生命裡不同階段的美好....

原來,小弟是我的大投射,
我緊抓著生命中美好記憶不放,於是有了失落,
而小弟,成了我整體失落的大投射,
事實上,是我還沒學會letting go ,
在生命的儲藏室,堆積了無數失落,
而小弟或父親,成了我投射失落的目標。


就讓我,如同被海潮沖刷一樣,
浸泡入失落,然後大大地letting go 吧!

我感到,那失落一波波被刷去,
隨著海潮散為白色泡沫,
失落一次次被清洗。

我瞥見了,失落的源頭,
很幽微卻無比巨大,
那是我離開神的片刻。

告別娑婆,這樣說:
沒有什麼能不寬諒,
如果回到最初的緣起,
那最初的源頭,
於是,能識破,娑婆世界幻覺的層次,
沒有什麼能不寬諒了。




終於,我明白了,
上週課程裡,我們有個冥想的命題:
讓命運回到它最初的緣起處。

那就是,讓我活在,命運的緣起處,
那沒有小我造作最初最初的開始。

站在緣起處的我,能看見小我造作的起源,
也能融入小我所造作的世界,充分享受,而後放手。
也只有站在全然自由位置的我,能找到,帶給小弟自由的可能。


♡♡
謝謝大海,教會我這麼多。

台長: MaLi

Well
真好!學習着寬恕
2011-02-26 21:23:58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