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04-12-05 19:02:55| 人氣776|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不能交換的日記【七】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11月28日 熱天


那年班上聖誕節的party是在我以前舊家開的。

我的舊家很大,整棟屋子漆成白色,一種在陽光下耀眼的純白。

夜間將花園和大廳的燈都打開的話,從兩公里外的高速公路經過,都可以清楚地看到,它聳立在一片模糊朧朧的樹林頂端。

在我家後花園的高地上往東望去,隔著一條寬擴的馬路可以望見一大片墳場。

有時白天,有時黑夜。我常站在那兒,望著那些造型各異的墓碑,想像著隔了一條街的另一邊那些躺在地底下來自世界各地的屍體...。

感覺到呼吸帶有花香氣味的我,對於死後的世界可以說是一無所知的。

然而,當我死亡之後,如果有所謂的靈魂,它對於我活過的一切是否仍存留著記憶呢?

死亡,應該表示所有創造活動的永久終止,如果這樣的想像可能的話,亡者對生的經驗是一種全知的照看嗎?

我在家裡的厨房裡一邊準備著party要吃的finger foods、酒、飲料、一邊從厨房的後窗遙望著那個擁擠的墳場。

鬼和靈魂們也會在某個時候舉行一些類似我們即將舉行的party嗎?

它們是狂歡呢?還是集體痛哭?是擁抱?或是交相指責呢?

我將兩張長型的方桌搬到外面的花園,讓它們緊臨著網球場邊的樹蔭。


漸漸有人來了,他們帶來自己做或從什麼地方買來的東西。

後來,B也來了,她帶了一個Cheese cake和一打啤酒。穿著使她線條悠美的背看起來十分凉快的蘋果綠雪紡絲洋裝。

她一來,整個Party彷彿亮了起來,她的身上流動著一股振人心的氣息......。

我將幾張同學們帶來的CD拿到屋裡放,將音量開大,這把氣氛弄得熱鬧起來,大家聊天、打網球、聽音樂、玩累了就把衣服脫了跳到游泳池去玩水。

過了大約一個半小時,突然有人按門鈴。

我去開門時門外出現一對男女,女的很老,金髮、滿臉皺紋,但身裁還不錯。男的,年輕、身材粗短。看起來像她兒子。應該是希臘人。

我正一臉疑惑。忽然班代表跑過來,告訴我那是他請來跳脫衣舞助興的.....。

他附在我耳邊充滿歉意地說,由於他打電話去預約時不斷殺價......可能是這個原因....但這....未免也太離譜了...。

當他們開始表演時,那種笨拙的舞姿和刻意展露出來的煽情,古怪滑稽不忍卒睹。

那個男生在跳完時還滑了一跤,像媽媽的女脫衣舞孃邊跳邊數落她舞伴的不是....。

許多人的臉都顯得很「吃力」,因為要將快爆炸出來的笑忍起來....。

這種「笑料」對努力殺價要求打折以提供娛樂給班上同學的班代表而言。顯然是物超所值的。

【待續】





台長: ladyo
人氣(776)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