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4-14 16:20:44| 人氣34,363| 回應11 | 上一篇 | 下一篇

ㄿ續長今夢ㅛ第一零三章ㄼ深入虎穴

推薦 28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把手放開!]

 

一聲炸雷般怒喝 穿雲破霧

霎息間震懾人心

路經此地的眾目視線都落在那氣宇不凡身影

醫女們停下起哄  前方背影直讓她們心頭小鹿亂撞  

 

政浩眉目透著無法遏止的怒火  

[豈有你這般無恥調戲醫女] 緊扣他手腕

 

[什麼時候了] 此時內醫廳別監拎人回去

[妳們都不需要聽交接?]  

都忘了小議會已到點  醫女們紛紛散場

別監眼前一幕 暗想趙小子怎麼惹到這人

算了 行走江湖切莫多管閒事

 

趙福寺臉上肌肉僵住了 [這——]

以往都只能遠遠注視這號風雲人物  

這下可靠太近 —— 我怎麼了?

而且還當著那麼多人的面

趙福寺未從驚愕出來 愣住一畜不吭

 

未等長今開口解圍

政浩見她纖柔手腕都被他拽紅

[還不放開!] 力度加大

他恨不得現在就把他拗斷

 

[———啊]

趙福寺這才有了適當反應 [會——]

眼看他額頭冒出速度可見冷珠

這痛覺也牽動著大家神經

[小寺!] 見長今想伸手去看他傷勢  

 

認識的人? 還叫得那麼親暱?

政浩還在霧裡中同時出現兩把聲音

[大人!] 眼前長今 /  [大人!!] 背後海爾

 

海爾先一步從容地說 [閔大人]

[趙福寺性情豪放 我敢保證他不至於會調戲女家]

[當中肯定誤會了]

[趙福寺!都說過你在內醫院 行事做風都要有分寸!]

還不忘給政浩下台階

 

[對不起——] 趙福寺識趣低頭

[並非大人看到那樣!]

他揚起手裡的醫書 [我本想給她書而已]

 

[趙福寺!] 海爾瞄到是典醫書 [怎能把書借出去]

[要是不見]  她一手搶過 [知道要付何等代價]

[這次我會跟奉事大人說 讓他好好告誡你]

 

[哎—不!!] 長今並不想事情沒完沒了

不過是他一片好心借書給自己而已

反正都快被淘汰走 [是我要求——!]

 

[長今!] 趙福寺個性才不怕告誡

這種小事不就挨個罵 [沒什麼大不了事]

[我能拿得出來的 都有備本!!]

 

長今?

海爾瞳孔放大 這才真正注意倒政浩旁邊女子

剛還想著政浩哪會對經常闖禍的御膳小宮女——

如今的她 身穿煙羅紫紗  裡面裹著波濤洶湧的輪廓

比之前在茶栽軒見的長得更出落嫵媚

散發著濃郁女人氣息 簡直判若從前小宮女模樣

他並非誤會福寺 而是緊張她

想到閔政浩在濟洲島日子身邊有這美艷的她相伴

心裡不由得冷笑自己之前瞎擔心他過於自責

他倆早在茶栽軒就結伴 再到濟洲島

他倆關係比自己想得還走得更親近更親近

這次高調到此  難道——

 

政浩 長今 海爾

三人散發著相似氣息 腦海想著差不多的東西

/

長今望了望政浩海爾

想起小宮女時就聽過他倆緋聞

還有大家對他們起哄反應

/

靠近長今的政浩

想起當初被召回去成親

海爾恭賀自己也玩笑說 若想找我

我奉陪到底也無所謂喔哈哈

如今想起 後悔自己沒把話講清楚

他哪會想到自己徹底愛上長今

愛到再也容納不到其他女人地步

 

這三角關係搞得現場有些凝重

此時 一把穩重官腔道 [鄭夫人!]

[鄭大人告訴我們妳會經過這裡] 洪常有如戲精上身

[讓我們順道接妳回府!]

幸好曼大夫真的穿著綢緞斗篷 這回人設成功

接著看曼大夫反應了 看她能否接梗化解這尬人局面

 

[真是呢 老爺他怎麼勞師動眾呀]

不愧在濟洲島同居過 咱默契真有呢  

曼大夫語調切換成貴夫人

通常人到急壞情況 最先聯想到平常熟悉的人

就算這樣  設定跟酒臭鬼雲白是夫妻

曼大夫心裡一陣難受難過 不過戲要繼續呀

[朝廷官員可要忙重要事呢 真是呢 回去就說他]

[多不好意思!]

 

[今夜鄭大人重金設宴恭賀閔大人]

洪常一再加戲 [順路 不就多等一會嘛]

[待會宴席 我們可不客氣了]

 

趙福寺跟長今面面相覷 兩人都知異

算——重點有台階讓大家好撤

 

真相讓海爾如釋重負

[這事 你好好反省] 把書還給趙福寺

[閔大人慢行!] 點頭躬身離開

 

見趙福寺依舊把書貼在長今懷裡  [妳就拿去!]

政浩默不作聲轉身上馬車跟曼大夫 洪常離開

 

[你怎麼那麼煩啦——!] 長今真想用書扇他

扇飛他十萬八千里外

 

[奇怪!妳的恩師 怎麼想租房]

趙福寺倒是覺得政浩比想像中更——帥氣

[妳看! 學武之人果然不一樣!!]

[我走了 明天見啦] 他揮手往另一邊離開

(: 說你神經大條還是單純——?)

 

這天到底怎麼了——

她想起第一次

追隨韓尚宮學習  跟曼大夫學醫

跟雲白 總之跟長輩學習 他們都是先厭惡自己

我真沒師長緣嗎——

 

走出敦化門前面叢林過道 ?!

政浩一人停在那 視線聚焦地上一點

他臉已經不能用黑形容  

加上湊成嗯——! 最恰當了

長今這才發現他不苟言笑模樣

自有不怒而威懾人氣勢

要是沒有之前相處 她壓根不敢跟他接觸

 

打破眼前可怕氣氛要緊

長今綜合六年明國青樓生活

她們待客之道 ——雙手擺後俯身湊近喊

[大人!] 絕先攻陷其心防 [是在等我嗎?]

把眼睛彎成月牙狀微張嘴角一笑

...

死靜得連樹上雀兒劃過枝丫也聽到

這姿勢跟表情似乎維持超過五六秒

怎嘛 還不說話 ?

長今頭上冒著好多黑點 苦笑今日真夠莫名其妙

//這下怎辦 再下去我的腰——唉嗚

 

[怎啦?] 她腰再彎下

本裹得貼貼的山峰 因地心吸力蕩出呼之欲出感

仰望自己水溜溜眼眸 水嫩嫩唇輕問 [大人你還好吧?]

FanArt by @feurmich in twitter

頓生原始慾望遐想 體內一股熾熱的火焰上下竄動

——! 政浩喉嚨一緊再次抑制 可別忘了心中怒火!!     

政浩拉起長今胳膊 直徑往市集方向走

(網圖)

連路人都感不寒而慄 不敢多注意他倆

一語不發的他把她拉到衣店  買了幾件相似紫色披衫

一件直接給長今套上 牢牢系緊胸前帶子

絕不讓人有任何非分之想 對——包括自己

[明天開始穿這上課!] 政浩冷冷地說

 

路上

他走在前面 她跟在後面 沉默得很

 

她明白政浩給她買衣服用意

[大人沒邀去宴會話]

長今心想換作平常就直接拎政浩回家

[那就可以來一起食飯]

[對了! 大人不趕時間過去嗎?]  她故作問

 

——她是傻嗎?都不知道是假?

政浩停下腳步猛然轉身

雙目無神的他明顯看出還在憤怒著

[!就送到妳這裡!] 說罷頭也不回走了

 

[?嗯—] 長今捧著醫書悶聲向前走幾步

她從未見過政浩這樣扳著臉 生人勿近模樣

轉頭看他走遠身影

他明天還會等自己嗎? 一別多久才能見面?

 

[大人!!] 她一聲呼喚 叫住了他向前步伐

但他不回頭又不說話 不到幾秒他又繼續走

即使申主簿罵了又冷眼對待都不曾像這樣難過

沒有比被喜歡的人愛理不理更差的事吧——!

記憶碎片浮起 政浩跟海爾兩人共同出現畫面

此刻的她變得無比很脆弱 泛紅眼睛控制不住眼淚

前晚還牽著手  今天卻———

[我是做錯了什麼才讓大人不想搭理我了?]

她能接受申主簿以任何理由來厭惡自己

因為對他不抱有其他感情 但他不能!

[告訴——嗚———我吧]

哭腔傳到政浩耳朵

 

就在長今擦淚時 

一身影飛快衝上前 力量大得讓長今後退一步

他張開雙臂牢牢抱入懷裡 兩條腿把她雙腳夾緊

政浩心裡充斥各種情緒

懊惱 無奈 不忿 慌亂

要是她自己一人 或者 有幾個人拉扯著她

不接近她 她就被欺負 太接近她 又怕反倒傷害她

這些情緒糾纏在一起 讓他無法呼吸

她本來就挺聰明啊!  怎想成我不搭理她 !

[我不搭理你 怎會馬不停蹄從西邊趕來東邊等妳!]

在他寬敞懷抱裡 她顯得格外嬌小

他深深吸著她身上幽香恨不得就把她揉進身體裡

[我討厭別人多注意妳一眼 給妳買衣服]

[我容不下有人親近妳 我控制不了傷害他]

[見到妳還擔心他 ———!]

[還有!!以後妳要書 我都找去來借妳!]

 

長今鬆一口氣  哭笑道 [哪有大人你這樣]

[一直不說話 哪知道你想什麼?]

她忍不住捶打他胸口 [我都快急死了!]

此時太陽徹底沉了換上黑黑天幕

[管你有沒有宴席] 她輕輕推開

[都跟我回去大叔那兒! 走吧! ]

 

[我不要!] 政浩貪婪的想停住這刻 (: 我們更是想>///<)

[我想多抱妳一會!]

[亥時正 洪常就要回去巡夜 我又要會晤主上]

[留給我們時間不多了] 他沉重無奈交代道

[五月 我奉命跟洪常視察全國八道]

[此差出行 至少一年後才能見上面了]

公文下來 他真想哭出來 十萬個不願意呀

 

還不到一個月 就要分別至少一年?

長今不禁掉淚 [看你剛才還那樣!]

[浪費了多少時間!!]  

她摟著他腰 多想說能不能推卻

 

X 天上庭 ——尹戶部名下最馳名的官妓廳

顧名思義 每位官員在這裡享有天庭式服務

供官吏娛樂 裡面擺設盡顯富麗堂皇

所招攬的美人都需經特別培訓

 

[令路] 尹戶部叫住姪女

[最近都是妳在”?]

手中接過信函 多數都是特辦事所得銀票

 

[我——] 令路苦笑

[我能做到的也許只有這些]

[叔叔你不是希望我多為崔家辦事嗎]

[這又不是什麼苦差事]

 

[!] 尹戶部哪會關心她吃苦

他最急切是言外之意的那個送信

[妳上次託的那位醫女]

[盡得朴大人喜歡 簡直愛到入骨]

[聽說今年召收了好幾個不賴實習醫女]

 

 

[可是——] 令路很厭惡朴大人!

內贍寺正——朴夫謙

(負責供應各宮各殿日常用度 掌管巨大財富和實權的油水衙門)

他依附於吳兼護 從崔判述商團中謀取私利

更以不當的手法壟斷百本貨源 爬上了內贍寺的最高位置

還是個熱衷為豆蔻少女啟蒙的中年男人

此癖好在圈內出名殘暴

反抗者遭受嚴重毒打 甚至傳聞過有中途致死

那天後 她看過那醫女傷勢

[叔你難道不曾聽聞 她現在身上的傷口還在潰爛嗎]

[那個朴大人還借以炫耀] 令路不忿又自責道

 

[!!] 尹戶部安撫

[我知道 妳也是女人有同情心!!]

[但這只是個別例外!]

[她還被我安排繼續留在宮廷裡接受醫女治療]

[天下哪有我這樣仁至義盡?]

 

[我不想再幫叔叔 做這樣的事!!] 

而且她能接受醫女治療也是自己再三請求叔叔說

[叔叔旗下女人不計其數] 原來令路還得辦這種差事

天上庭侍衛 會透過藍色信函信號羊們跌入圈套

[用不著我在宮廷]

 

[這已經不是妳想否問題] 尹戶部不耐煩 嚴厲道

[別忘妳在這方面得到過多少好處!]

[妳記住!!! 這不是妳的錯 更不是大人物的不是!]

[這都是賤民命運]

[再沒有人送信我就沒收妳所有珠寶手飾! ]

[像妳這種傻頭 崔家不是看我份上 妳還能立足?]

尹戶部說過火 重申所做的不只顧自己 [過些時年!]

[我物色到好戶家 就讓妳出宮]

他還是不放過自己姪女來攀附更高

 

鏡頭一轉

來到與剛才氣氛截然不同的德久家

這裡歡快熱烈 鬨堂大笑

有賴洪常跟曼大夫再次繪聲繪色重演上馬車一幕

 

政浩默默跟在長今後面

看著她在廚房把食材變幻出佳餚

有時還會幫忙切丁 也會偷食

在大家眼裡 他倆恰似新婚夫妻

[在濟洲島還真沒進一步發展?]

遠坐外面的姜嬸疑惑問

[還沒睡一起?] 不忘爆料自己年輕時

[認識我兩天就說教我魚水之歡 !!]

 

[鄭大人!] 洪常八卦 [你經常講的曹女是什麼人?]

[看醫女反應 還有個叫海爾醫女跟大人關係不淺]

[氣質都跟閔大人很相似 一說起她 大人就板著臉否認]

 (FanArt in ins) 

[她就是我說的曹女啊!] 雲白漫不經心

[小時候被提拔訓練為密探 當然她在這醫學方面也有天賦]

[他倆以前就秤不離砣......]

看大家張開耳朵 聚精會神似乎表達著  說重點!!!

[老實說我還真不知道詳細啦 他們又稱工作伙伴 也難保什麼啦]

[不過有樣我肯定是] 雲白望去廚房兩人 [長今不同於海爾]

[政浩只對她這樣] !自己錯說一句就被他狠狠揍了——哈哈

 

[不就是廢話] 曼大夫反白眼 [我看是——]

綜合她見到海爾望著政浩跟長今眼神 女有意郎無心

[也不能怪閔大人做過什麼 畢竟男人嘛]

 

此時長今他們出來 好奇問怎麼突然變安靜

在德久家 大家身份顛倒似

三品內禁副將 閔政浩竟然上菜 都沒有人覺得不妥

 

[我沒記錯話!] 雲白表示 實習期得到一個特通

[可直到晉升到內藥房深造]

除了大小考試以狀元通過 還需要特殊運氣

 

[妳應該見過任銀非醫女吧!?]

政浩倒是有認識實例  

[學術出眾的她就碰上了這樣運氣]

[十三歲就一躍成為內醫女]

若由實習醫女順利晉升內醫女 至少需要十到廿餘年

[大家默認她將會為最年輕的首醫女]

 

[關係到主上日常!] 雲白一抹壞笑說

[讓主上心腹告知下吧!]

 

[臨幸嗎?] 姜嬸忽然見到曙光

[長今要是被臨幸 還懷上龍種 我就不成為...]

[妳要努力 我們兩老可過著好日子]

大家嘲諷她晚飯未過就做夢

 

[哎——!?]  長今汗顏  [有這樣運氣]

[我還要做內醫女嗎?]

[直接換成撤銷韓尚宮罪名——]

聽出這其實是玩笑話

但眾人撲面感受到一股殺氣來自那位——

大家都接不下話 只能乾笑配飯

此刻他們可曾料到

在不遠將來 眾目睽睽之下中宗摟她入懷

 

好快政浩整理好情緒從容不迫解釋

所謂運氣是指是否能遇上伯樂奇蹟

以任銀非為例 在實習醫女時期被派去照顧懷孕妃嬪

有說是妃嬪年紀小 難產機會增大

當時孩子還是由產婆跟醫女徒手合力硬拽 

情況隨時一屍兩命

[結果由實習醫女的銀非 施針搶救 挽回了妃嬪性命]

[事後有人執意開除她 說實習醫女無權施針行醫 ]

[事實若沒有她千鈞一髮的毅然 殞命的還有負責醫女]

 

[可見她本來醫學程度非一般人] 曼大夫很欣賞

[生孩子這件事就相當於從鬼門關走了一趟] 重申這事實

曼大夫拍拍政浩肩膀 語重心長道 [你呀——!]

[讓長今長大一些才生孩子吧]

 

忽然一句鄭重提醒 讓兩人羞澀地別了臉

看在德久叔眼前 [哈哈!!]  滿是慈愛轉移下話題說

[聽說有個教授很嚴厲 盡量投其所好 甜言蜜語些!]

[三個不通就歸鄉對吧?]

[不過長今肯定能輕鬆通過所有考試!]

 

[那個教授嘛——] 長今如實交代 [今天]

[就已經給了我兩個不通了!]

 

/ 聽得嚇得大家一齊噴飯噴酒

[看來你跟宮廷無緣] 雲白大笑

 

另一邊廂 內醫院敦化門前獅頭旁

坐著抱頭抽泣的小宮女 她來自針房部的

與內醫院隔著一個觀月亭位置  

 

[妹妹想姐姐 真乖!] 銀非認得她 前來安慰道

[妳姐姐可堅強呢]

 

[我姐又不是十惡不赦] 是那個送信醫女的妹妹

[他們就把她打成那樣......嗚嗚....]

 

銀非也感無奈惋惜 [妳姐姐呀——!]

[勇於反抗壞人 把壞人嚇傻才遭受他們反擊]

她只能做到的是用心定時處理發膿傷口

只不過情況不太樂觀 [也許有一天]

[神明會接走妳姐姐 帶回去接受賞賜呢]

銀非也曾就此 對峙過內醫正跟李主簿

我們是接受專業訓練的醫女! ”

為國家服務 但救治病患跟陪酒侍宴的意義 是判若天壤

再説!!你們油水沾了多少 我不想管也不會理

若再把無辜醫女搭進去 我絕對鬧反!”

銀非仗義執言 挺身而出 醫術實力既深得內命簿重視

故此上頭也不敢不敬她幾分

確實此事後 李主簿收斂不少但被誘惑去的還是一大把

 

小宮女領會其意思哭得更厲害 [銀非姐姐!!]

[到時候神明也會接走我囉!] 她掏出藍信函

 

———啥!!波及到針房部那邊?

銀非耳聞過藍信函意思 

聽去過宴會醫女說 這是有誰暗中挑選過去陪樂

如果小宮女是內醫院的醫女  她鐵定護著

現在除了忿怒就是疼惜

她更不敢對她說忍忍便過去 這種殘忍建議

眼前只不過是十多歲女孩 她搶過信函

[以後妳住我宿舍裡! 我保護妳!]

 

X 德久家村口

 

洪常識趣地先把馬車架開

政浩不想長今獨自走回去 又把她送回去

 

[大人!] 長今 [這樣我送你有什麼意思?]

 

[誰叫你想多見我一會] 政浩笑說

而且只有四野無人下 他才敢牽著她手走

如果只能這樣親近 他願意一直走下去

不是不想承認 當然他們知道肯定會替開心

只是怕像洪常 德久叔的大嘴巴  

他們非有異心只是個性不謹慎

 

長今有氣無力羞笑 不說話了

 

[好了!]  政浩 [是我想多待在妳身邊]

[好想快點到明天]

 

[我也是....] 長今小聲說

任憑政浩說聽不清楚 她都不再多說一聲

如是者一星期 兩人都是這樣甜蜜相送

 

她說自己發揮起纏人模式  一有空檔就去請求申益必原諒

[鄭大人說過] 政浩笑說自己被這麼可愛女子纏著

肯定早就心軟 但這女子一定要是長今本人

[當初蜂針療法也是妳這樣糾纏他]

 

[倒也不難] 長今 [難的是 我都不知道究竟錯在何處]

冒失地去認錯  引來申主簿更嚴厲斥責

[醫女幫忙分析說 我是不表現得驕傲對他課業不上心]

[但他的課 我打起精神跟抄足筆記]

[然後像大叔講的 盡量甜言蜜語些...]

 

看她鼓腮子抱怨

政浩忍不住捏了一下  [不許對男人甜言蜜語!]

 

[不過這兩天] ”奇蹟出現?  [申大叔他不怎麼罵我]

[只是讓我去當芊楚助理 替她照顧病患]

 

 [那個芙蓉級醫女?] 政浩知道 這色級是最低分的醫女

一個辮著低雙馬尾 瓜子臉眼睛大大

笑起來滿滿稚氣感 倒像百合花裡蓓蕾

[那妳覺得她怎樣?] 政浩似乎察覺出申主簿用意

[或者有沒有讓妳欣賞地方?]

 

[大家都傳說 申大叔跟她搞曖昧] 長今

[我還在等大家離開了 偷問過她 是不是呢]

 

政浩笑了 以為長今不會八卦這種事

[結果呢]

 

[芊楚她人?] 長今實話說

[每天紀錄病患傷勢 還挺用心體貼]

[因為我是她助理 就算我判斷出也不能寫施治方案]

[她老問病患情況 搞得大家都很煩躁 她就說自己在學習中]

[然後都找我幫忙 她倒是感激 大叔安排我跟她同組]

 

[申主簿的決定一定有原因] 政浩淺笑

[我想芊楚一定有什麼過人之處]

[妳不妨留意多些]

 

每到德久家門前 兩人都依依不捨鬆開手 

 

翌日X內醫院

 

早上是大家喜歡的自由度高的自習課

芊楚自然而然跟著長今往典醫監走去

 

突然腦袋被雷劈了下 申益必不嗬斥自己

會是這些天芊楚跟著自己緣故嗎

長今默默投給芊楚不可思議眼神

惹得她一臉狐疑 [怎了?]

 

典醫監木門映入眼簾

開門之前 屋內傳來斥喝 [放肆!]

伴隨著物件倒地聲

 

兩人躡手躡腳躲到一旁偷聽

只聽見李主薄其語調兇狠 [不要以為你仗義執言]

[就來挑戰我的權威?]

[區區一個醫官想爬到我頭上撒野?!]

 

[大人多疑了] 申益必淡淡回

[我一個小官員俸祿 哪能買得起 需要的百本量]

[我自個栽培百本]

[只為入藥照顧病患 並無販賣之意]

 

在明國隨處可見的百本 在朝鮮卻賣得漫天高價

長今以為是氣候所致  

這麼看——是不法之徒不希望百本栽培成功

 

[住口] 李主簿大罵 [我不想掀你底]

[當初你診斷錯誤 禮派大人含恨死去]

 

長今這倒明白申益必對醫女執行嚴格訓練

就是因為曾經的污點 心裡不由替他抱不平

她想起自己施針失敗 差點害死病患的那種折磨

申益必一定也用了更長時間更嚴厲方法懲罰自己

 

[多虧各位大人雅量 你還可以在這裡擔任官職]

[竟想插手干預我們士大夫所做的事]

[你總該懂得自己的分寸] 李主薄警告道

 

[大人怎關注起我栽培成功] 申益必繼續說

[你們大人物賺大錢去!]

[像我小人物 自個用著而已]

 

[如果你還想要平安過日子]

[你少在背後做小動作!!]

 

忽然大門推開

海爾醫女原來也在裡面 [妳們在幹嘛?]

 

李主簿此時又變成平時和藹可親教授

[妳們真乖! 每天都來找大人問課業!]

[海爾別對小醫女那麼兇嘛!!]

 

申益必沉著臉 走出來 下台階時不小心”/撲倒/

 

長今跟芊楚上前攙扶

 

李主簿故意慢慢縮回腳 [申大人你沒事吧?]

[小心嘛!!]

 

申益必大揮衣袖 壓著不忿離開

這時長今想起趙福寺說的 申教授是好人

他頂著欺壓一步步升到這位置

 

 

不時

李主簿摸一摸胸襟裡的藍信函

目光不知覺追隨住長今 嘴角揚起壞笑

 

<<待續

 

 

台長: Jia
人氣(34,363) | 回應(11)| 推薦 (28)| 收藏 (0)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 個人分類: ㅳ續ㆊ長今夢ㅸ文集區 |
此分類下一篇:ㄿ續長今夢ㅛ第一零四章ㄼ垂餌虎口
此分類上一篇:ㄿ續長今夢ㅛ第一零二章ㄼ不打不成相與

(悄悄話)
2022-04-14 19:44:08
imcandy
本來做個默默關注大大的長今迷
結果這章甜爆!閃瞎!得出來下迴避!
大大加油喔!
2022-04-15 10:02:30
版主回應
hey candy^^
感謝你默默喜歡(散花散花
還有我也喜歡
2022-04-15 10:58:34
(悄悄話)
2022-04-16 12:22:53
(悄悄話)
2022-04-17 07:04:41
(悄悄話)
2022-04-17 22:33:38
小西寧
德久叔當年教魚水之歡🤣😏好進取🤣配角們寫得好生動 曼大夫都助功😏小閔動作快些吧😏電視劇兩人在最後一集才突破😔哼哼超期待你說的那個圖文🧐
2022-05-04 16:04:02
版主回應
都收了出演費他們必須好好發揮
2022-05-04 22:23:17
c-chan
大大的甜文圓了我們長閔夢
好想看他們更進一步親密呀你懂的
我知道劇情發展沒有想像中順利 新更標題實在讓我沒敢看下去 連戒指都不要啊!有多大的事?我會養肥幾章再看不然等得好煎熬
2022-05-22 10:19:45
版主回應
我不懂不懂不懂呢(被揍飛——!
(眾:妳夠啦———!把長閔要更親密互動都錯配給其他角色
c-chan大看下去可能真要揍飛我
不過當初兩人因機緣因小閔撿到對指而走在一起
小閔扔了戒指(哎?這裡被我劇透————!
後面兩人排除萬難回到彼此身邊 感情不就更顯得珍貴嘛><
2022-05-22 12:57:23
(悄悄話)
2022-06-27 13:11:52
(悄悄話)
2022-06-29 13:44:19
Renena
上一章同人圖爆甜
確認關係後這一章糖份好高簡直百看不厭
大大快回來更文啊!以後我就在這邊看文!
2022-06-29 14:06:36
版主回應
Renena大!!!(兩邊我都歡迎說><
我跟你們一樣 都超喜歡這樣同人圖(開心
2022-06-30 22:04:51
(悄悄話)
2022-07-06 23:42:10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