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13 23:38:08| 人氣695|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ㄿ續長今夢ㅛ第八十章ㄼ承諾會見面之人

推薦 1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回首明國的六年

長今負責的膳食總讓人讚口不絕

她都謙虛地歸咎於她尊重的韓尚宮教導

 

我兒時的夢想是做出大家感覺幸福的料理’”

起初被問到入宮的楔機時她都表現難過

後來她慢慢打開心扇與櫂等人成為朋友

她回溯到小時候的那一天

在追捕家犬旺旺時無意闖入正辦喜宴大官宅第

還把宴會用麵條全打翻

為了彌補這過失她靈機一動用玉米糊來製面

不但受到大家歡迎還獲得入宮應試

 

畫面緊接上回

Ⅹ雲巖寺廚房

 

初媛收起還未被拱乾的豆角

[因為重要才不會覺得累!]

不但不領長今的方便省時間方法

她依舊默默地等陽光出來

此時畫面嵌入她曾心碎的咽嗚我不要!!”

緊接著一行熱淚

而初媛就簡單地用衣袖擦去 遠看還以為她在擦汗

 

她的舉動被老尚宮看在眼內 顯得十分擔憂

見初媛抿著嘴噙著淚 滿腔委屈的模樣

她的愁緒和難過讓自感命不久矣的老尚宮

怎能揮袖而去呢

[傻瓜] 老尚宮眼泛熱淚 [會過去的!]

 

[.. 都過去了…]

畫面穿插一段初媛刻骨銘心的回憶

---

眼前一道清秀身影認真地埋頭苦幹

初媛走過去笑問 [在明國也會曬乾食材呀?]

[?!]

修長優美的手指若行雲流水般把豆角井然有序擺放好

當蹲著的男子轉過頭來時

正好被太陽光下的光圈遮住了臉孔!!!

不過角度一轉

忽見初媛兩頰泛紅支支吾吾的

想必對她一笑的男子一不是清麗就俊逸

 

從兩人簡單一問一答

這男子原來想把豆角曬乾

[是我無意間聽到妳們對話]

[知道娘娘喜歡吃豆角前段時間又受妳們照顧]

[要是不做點什麼 我還算男人嗎!?]

 

[你已經幫了好多還有村民的請求…]

語氣盡是為他抱不平 大概不想他太操勞吧!

這麼看來這男子的確是會知恩圖報的人

他這份得人恩果千年記的操守

讓初媛無止境地仰慕他

 

[所以 我想你留下來!] 初媛羞答答地請求

[和我一起照顧尚宮娘娘]

---

 

每回憶及此初媛再也憋不住眼淚

肩膀一抽一抽 [..可是..]

[我呢..一直忘不了他說的嗚嗚…]

在旁的老尚宮也只能淡淡一笑垂下頭

 

Ⅹ翌日

長今捧著膳盤往老尚宮寢室去

還偷偷往衣袖裡藏了一卷布的東西

(: 怎麼鬼鬼祟祟呢?

依坐牆身的老尚宮笑容可掬地說 [我今天好多了]

原來沒搽胭脂粉的她 臉色是這麼憔悴

 

見長今不安的探脈 樂觀的她笑言道 [哎喲…]

[別擺上這苦臉!不適合妳這精緻臉孔]

長今一打開膳布

病倒的老尚宮眼睛發亮的像小孩看到甜食一樣

[就算是簡單的配菜跟稀飯 我都很滿足!]

她氣定神閒對著幫自己施針的長今說

[別緊張! 我必有一天離開這世間]

胃痛發作的老尚宮只喝了稀飯

[妳就好好煮美味的料理就好了]

 

長今笑說 [美味的料理多的是]

[只要娘娘身體健康才能一直下去呀]

 

[跟初媛不一樣!] 老尚宮開玩笑

[她倒是有人性!]

良久老尚宮露出語重心長地微笑

[妳雙眼藏了非一般的往事]

 

往事?! 長今眨眨眼晴苦笑 [是吧?!]

心想有誰沒有往事 沒有刻骨銘心的往事

 

兩人在充滿桂香氛圍裡回憶著什麼

良久

老尚宮說起初媛的故事

[在宮廷服侍我的侍女]

[人手短缺時她都會被安排到太平館幫忙]

[俏麗的她卻被使者侮辱後有了孩子]

[她向我請求 同身為女人 我就暗中幫她溜出宮]

[若干年後招收宮女時 一女孩毅然來到我面前]

[她靜靜在我耳邊說]

我是來代替娘親報答娘娘的大恩大德

[原來女孩就是我當年放走的侍女女兒]

 

長今毫不驚訝 表情卻很悲涼 [她就是初媛]

[她曾提過入宮的事 是在她娘病死後…]

[所以娘娘就把她留在身邊..]

 

老尚宮點點頭拭去眼淚

[她知道雲巖寺這地方是我臨終歸宿]

[比以前更照顧我 不管膳食還是穿著]

[哪怕我只咳一聲 她都怕得要哭]

心想年幼的初媛從小就很懂事

就算她從小被她娘洗腦要報答我

但這些年的操心操勞也是超出了非一般的耐性

 

老尚宮 [我心甘情願出錢修這修哪 也是有原因]

[我希望跟他們打好關係 希望她能找到伴呀!!]

[有一天 她扶來一暈倒的男子]

[眼看他們兩人感情愈來愈好我倒放心了..]

 

長今的手輕輕撫在她肩膀

 

結局不算所想的老尚宮掉下大顆眼淚

[到頭來我幫不了她什麼….]

 

其實她了很多

為了初媛 一直隱瞞病情

積極跟小孩打交道分享給他們食物的她

是為了掩飾食丁點東西也會痛胃的病

愛漂亮搽胭脂的她也是遮掩臉無血色的臉孔

她有著非一般的意志力 當中的苦肯定超出常人想像

那天一起用膳的老尚宮手抖得厲害

要不是長今被訓練到有對狩獵的鷹眼

都給她說的 人老了手腳不聽話蒙騙了

 

深切的她無法解開初媛心結

這樣下去 初媛不但又面對親人死別

娘娘的心願我到底能怎樣做?

 

中午時分

坐在寺門前的長今沒精打采地苦想

照她看 娘娘年紀老邁身體機能只會繼續退化!

為了完成她心願—--初媛的依靠

又不是像菜市場一樣容易能買到到夫君!!

長今所想的辦法都打結一樣!!

她把眼睛放到遠方的兩棵樹

兩樹之間距離很遠

相互注視彼此模糊的模樣

像與初媛一樣 

自昨天起兩人的話少至眼神對視而已

不覺間兩人都走遠了

 

[?!] 她留意到兩棵樹之間晃出一黑影

步伐慢吞吞的又像是捧著肚子的孕婦

…..視線努力聚焦起來!!!

[鄭大人!!!] 她終於認得這位訪客了

她飛撲上前質問 [怎麼來了!]

[菜田出現問題了嗎?]

 

[妳這…] 雲白氣喘得連嘴唇也白了 [丫頭!]

[還不先倒酒給我!!]

 

不用寫都知道接下來長今怎樣處置他吧><

! (: 該不是會是長今鐵沙掌吧?!

[這裡是雲巖寺!] 那是長今打開的窗戶聲音

看到累成狗的雲白把頭放在桌上 大口大口吸氣

始終過門是客 她向他倒了一杯 [乖乖喝茶水吧]

[沒想到你會擔心我喔!]

 

雲白的一聲 把壺茶像灌酒一樣倒入喉嚨

[誰叫妳的養父 姜得久欠我九春香!!()]

 

我說鄭呀雲白大人!! 誰欠你你找誰就是唄!!

又是不直率的男人!!

 

[看妳肥肥嫩嫩] 雲白白擔憂的說 [還以為妳會忙死!! ]

[看來這邊生活不錯喔 環境又宜人 真不錯!]

[不愧妳當初有先見之明放棄考醫女!]

 

[你在挖苦我嗎!!]

長今也理解到阿烈那樣敏感和生氣

[阿烈醫女她還好吧] 心想她會不因此事被上司訓話

等等 也許這樣讓她失信於他人....我真給人麻煩..

 

[哪裡不好?!] 雲白不假思索地說

!!這麼說 !她沒事囉 !!!

長今鬆了一口氣

 

不到半刻他又補充 [不時跟閔政浩約會..]

[整個人都容光煥發啊~]

[就我!! 山長水遠過來…!]

 

長今的笑有些落寞 [我就告訴你一人啊]

[看在你這份誠意] 她拔腿跑了出去轉目說

[我現在出去買好東西]

[今晚等著你喜歡的腩肉菜湯吧]

 

眼看她消失在陽光下 雲白哼的大喊

[擔心你的人問我 妳去了哪裡]

[還說是認識了很久的朋友 都察覺不了..]

[我就隨便說了賢生寺..]

[要是他找不到要見的人 我可能會被揍]

 

門外的破涕為笑的長今暗地裡嘻了一聲

[忘記了 村裡劉大叔釀了新酒 讓我試試呢..]

 

剩下在房間傻笑的雲白 累得直接睡了過去

鏡頭往外面拉 伸延到太陽裡去

 

同是溫暖陽光下

房間卻彌漫著沉重悲涼的氣氛

 

[大夫!! 請你救救他!!]

雙手合十哀求著的初媛哭得不似人形

但不難看出此時的她還未完全退掉稚氣感

//!!!這是她的回憶!!//

 

看著細長濃黑的眉下的濕漉漉眼睛

卧在軟墊上的男子臉色淡白 有氣沒力地擠出笑容

[..別難過…] 鏡頭依舊不給他一個臉部特寫

安慰初媛的男子始終沒能擊退病魔

奄奄一息的他慢言道 [這下一睡就不會醒來了..]

[好奇怪的感覺…]

 

[不要..嗚嗚..]

初媛也許都察覺到 就像母親那天去世一樣

[我才不要你跟你姐一樣!!!在夢裡跟我說話]

[聽好!!我不允許你這樣對我!!]

她像那天一樣拼命搖著臥在軟墊人 [有聽嗎!!!]

[嗚嗚….]

 

在一片哀求聲忽然出了另一把嗓音

[初媛!]

 

[?!] 她被抽出了那段悲傷回憶

這下她才意識 什麼!已經傍晚啦?!

沒料到放空的時間過得比什麼都快

[糟了!!...娘娘她,,]

看長今一臉輕鬆自如 她也放寬心了

 

[之前跟妳講過茶裁軒的大酒鬼…]

(我說長今妳這樣起別號 好嗎?

 

[?!] 初媛暗地裡告訴自己要振作!

[沒想到那位老針對妳的大人竟然過來呢]

[好吧 讓我也煮一道當作見面禮吧]

 

而讓初媛嚇倒是 雲白起筷的那雙手..

還有他的不修邊幅的形象 真難想像他就是鄭主簿

[我曾經聽過娘娘說過 以前治療太后的醫師是華陀轉世]

[我也曾經讀過大人的藥引]

[雖然看不懂 但每種藥材都詳細列明 真令人感到不容易]

 

[哈哈] 哪會有人嫌棄奉承話呢

[丫頭有前途出息!! ] 他豎起拇指讚揚

 

[哎啦!大人見妹妹漂亮就風騷啦]

長今抱怨 [當初我給他罵不少!]

[要是我記仇 大人哪有現在大吃滋味呀]

 

[好啦] 雲白看上去像是餓狼一樣

把飯菜倒進肚裡 (! 是懷念長今手藝吧

[沒想到 這裡的乾菜很夠味]

雲白竟然指名讚揚這道讓他回味一番的料理

[要是能陪上酒就好了]

 

[沒辦法啦] 長今也解釋道

[畢竟這裡是寺院 酒還是離開這裡喝好吧]

 

初媛則笑笑地道謝 [雖然我不是水刺間的人]

[但我保證 出自我手的料理都不輸她們喔]

 

[我還以為是妳煮呀] 雲白在旁指點

[跟妹妹偷師!!]

[哈哈 要是有誰娶了妳 尚宮娘娘一定很安慰!!]

 

初媛愣了一下 苦笑說是呀~是呀~

而長今卻來回嘗著初媛的乾菜

 

在他們飯後閒聊裡

長今趕緊地提著飯菜跟藏起針灸布溜到老尚宮寢室

 

[抱歉 來晚了]

剛才長今把初媛多煮的乾菜

擺在自己煮的乾菜裡

 

絲毫不差地老尚宮嚐到自己的份就放下筷子

[謝謝妳施針 我胃口好多了]

[這樣跟初媛用膳 就不用那樣辛苦了]

 

[娘娘!] 長今問 [食不了這份量嗎]

 

[本來我就食不下多] 老尚宮笑言

[要是夠美味 我還是會嘴饞]

 

 

夠美味?! 這裡的食材的確比宮廷的好!

但我也都是用這裡的食材烹調 怎麼就….

秘方!! 初媛她一定還有秘方!!

喜愛吸收新知識的她夜裡向初媛請求

 

[秘方?!] 初媛想了一會 [也許調味方面我抓到適量吧]

對於味覺敏銳的長今

一聽答案就想起曾經失去味覺

會不因此自己在調味方面失了水準

但憑手感拿揑

在宮女聚膳時也弄到讓大家食得美味的咕嚕肉!!

 

看似平淡的目無神情的長今

想起她對雲白說的

但我保證 出自我手的料理都不輸她們

她內心滿是無盡的吶喊

天呀!!

好想知道妳藏了什麼樣秘方!!

 

[謝謝妳!]

初媛忽然的道謝 讓長今有了適當反應 ?!

[…我說不出的 做不出的 妳都幫我完成了]

見長今疑惑的模樣

滿框眼淚的初媛眨下眼睛重整了呼吸

[我拜託村大娘用桂皮弄香囊..]

 

桂皮?香囊?

長今聯想起 那天接過村大娘手上的裝著胭脂盒的香囊

 

[因為娘娘胃痛不時發作]

初媛她知道了?! [桂皮香有鎮痛功效]

 

[娘娘寢室裡已經有好多個香囊了]

[其實我早就察覺了] 初媛笑說

[她就為了讓我安心追尋未來幸福才不跟我講!]

[試問我又怎能自私地離開她呀]

 

長今也很心疼這對婆孫

兩人都知道大家心意 但都互相裝傻!!

 

[妳可能覺得我狠心] 初媛

[但我看著生命中重要的人都被病魔折磨著]

[我心裡希望她能快點離開這悲苦的人世間]

[那份愛莫能助的痛比我以後見不到她的痛]

[還要撕心裂肺…]

 

長今握著她雙手說 [妳不是愛莫能助!]

[每晚娘娘她都睡得很香 全因妳的香囊呀]

也聯想起廚房奇怪的多了那碟乾菜!!

[在我沒有施針下 她能食下得妳的料理!!]

[那是因為她感受到妳的心意 ]

 

初媛愣了一下  感受到我的心意…?!

[…嗚嗚真的真的如他說的 嗚嗚]

 

她告訴長今….”如他說的”….

///畫面瞬間連接到當天

--她疑惑他老是曬食材的一天

 

[你的這套明國曬食材法] 初媛笑說

[真討娘娘喜歡呀]

 

[?!] 男子依舊背後鏡頭

陽光下 他汗流浹背地進行鋪曬

[不是啦 只是這些食材要吸受四天陽光才夠味]

[不只是豆角 還有今夏米 都要充足的日照!]

 

[四天?!] 初媛瞳孔放大

[如果想每天食 不就來不及嗎]

[也太!!!講究了]

 

[的確] 男子鬆鬆肩膀繼續擺放 [真繁複!]

但他沒有抱怨 [只要看到吃的人表示滿足就值得了]

[昨天 娘娘不是食光嗎?]

 

[可是也不等於是曬了四天的成效呀]

初媛心想換成自己

要是每天一直重複單調步驟

單想想就感到煩躁!!!

 

他毅然轉過身 光圈依舊遮住他臉孔!

語重心長道 [光吃食物是不會讓肚子飽]

[必須要用誠心! 誠意! 來讓肚子食飽”]

 

[要是誠心趕不上壽命終結呢!]

初媛也明白當中意思

但她擔心的是 [要是娘娘先一步離開…]

若她臨終前食不到這看似簡單但富有誠意的料理

 

 

[傻孩子!]

嘴角上揚的他就像大哥哥一樣撫摸初媛的頭

[“誠心一定能傳達到!]

 

//畫面再穿插到 他奄奄一息的那一天

 

[嗚嗚!!!] 初媛哭得快斷氣 [....]

 

[.....只要妳夠誠心...]

他慢慢閉上眼睛 [我才能...出現..]

 

[聽好!!我不允許你這樣對我!!]

任初媛再力竭聲嘶叫喊

閉上眼睛的男子一直到埋葬一刻也沒有醒來

 

-"只要娘娘喜歡就值得了!" 

現在沒有什麼比娘娘的笑更重要!

-"只要妳夠誠心"

我們就會見面嗎?

那麼 約定好喔!!

站在墓前的初媛暗地裡發誓 要做到他的份

自此以後

她更認真地對待食材讓吃飽的老尚宮露出滿足笑容

 

鏡頭從她回憶中抽出來 畫面是她睡得很沉很沉

嘴角微微上揚的她 在夢裡是不與約定好的人見面呢

 

翌日 兩人與老尚宮用膳

 

桌上的每道料理都香味撲鼻

這都是一覺醒來變得開朗的初媛經手

她恢復當初滔滔不絕那個活潑少女

 

老尚宮額上飽經風霜的皺紋似乎在這一瞬間舒展開來

一雙眼睛早已瞇成了彎彎的月牙

蒼老的嘴角露出一絲慈祥

 

看著這一切的長今一下受到了極大的震撼

她突然醒悟過來 

 

跟自己過去一樣! 對待食物的耐心!

日復日地重複單調又乏味的鋪曬工作

這才令簡單的食材讓人回味無窮

"我希望做出大家感覺幸福的料理"

曾經誓言旦旦過絕不會放棄的

 

---回憶

被貶到訓練場給士兵煮飯

有個代替重病哥哥入伍的叫志成的小兵..

因為煮飯的宮女們

非但沒用心還馬虎地隨意在飯裡加點鹽巴

所以他食不下一頓飯才營養不良暈倒

 

料理相比下
讓思念媽媽味道的他更想念家鄉!



╲用性命做擔保替海盜女兒找回胃口

海盜的女兒小蓮

一進食就感噁心致身體愈來愈虛弱

正好找到了瓷缽料理秘方

.. 原來..讓小蓮無法進食的原因是..

 

"只要一想到我享用的料理是由爹你從別人手中搶來

在大家聲淚俱下的手上搶奪過來..”

我就無法進食….. 明明爹妳以前不是這樣殘暴呀..”

還有!!

旅店的姊弟懷著最後一次給大家做料理的心意

最終得到了大家認可 讓旅店繼續營運下去

還有!還有!!好多

 

幹嘛妳非要到老遠的地方挑水櫂口說不滿

但依然幫忙拖著沉重的木車回青樓

又不是用了這裡的水會成仙呀

 

別少看這裡經過砂石過濾的泉水

裡面溶入了一些對人體有益的礦物成分

水質晶瑩剔透 給定兒姐姐泡玫瑰花茶最棒了!”

 

什麼嘛 只為了泡茶櫂又想起什麼 就不多顧慮我..”

昨天的土豆糊是怎麼回事!!”

 

?! 昨天我要幫曼大夫去下村收貨

但為了達到你要求! 我邊加水邊加大火去煮呀

 

拜託!!!這樣忽冷忽熱下煮土豆就…”

連料理門外漢的櫂都知道這做法煮不好標準的土豆糊

 

不就是嘛

光是食物是食不飽的

必須要用誠心!來讓肚子食飽

 

真的服了妳!! ” 櫂似懂非懂

那麼請妳用誠心做一次土豆糊吧!!”

 

腦海浮現起大家大吃滋味的表情

 

就算到了娘娘離開的時候

初媛醒來時告訴長今

這份依靠感也會一直陪著我! ”

 

 

我是什麼時候

丟掉希望吃食物的人臉上含著微笑的這個心願

懷抱著的希望

一路上原來替自己一次又一次地跨越過

一而再的毅力怎可以給捨棄

我要相信 一定有希望

一定有這樣的希望才能讓我再次爬上懸崖!!

 

 

中午

初媛走到叢林去

昨晚夢中的男子就長眠在眼前墓碑下

 

?! 她發現草裡多了什麼 是什麼

手上的古樸色的….//忽然// [!!]

 

不知道從哪飛來的小鳥叼走了

 

[怎麼了?!]

遠處的長今聽到的她叫喊 趕緊跑過來

 

初媛看了一下墓碑 笑笑的

跑了回去 [沒事了~]

 

鏡頭也隨著小鳥到天空去

光圈依舊貼住牠飛

 

 

<<待續

 

下回預告

 

一年一度的春獵

一同出宮的膳食尚宮因宮女不謹   食了海螺中毒

看著大家接二連三暈倒的今英強撐整個局面

 

熬過海螺的高湯 就不能沿用了!!

而且距離中宗用膳時間不到一時辰!!!

也來不及 讓內待往宮裡派支援

怎樣才好!!!

此時

她想起 附近的雲巖寺…!!!!

 

/

[如果不趕緊把飯食準備好]

內侍不但無視宮女暈去

還指責她沒教導無方才出荒謬的事

[連妳也承擔不了後果!!!]

 


台長: Jia

何方
咦~ 長今那兒過秋節嗎?!

蛤? 沒戲@@

就中秋節快樂囉 Xp~ ^^
2017-10-04 01:50:07
版主回應
過過過 同樂同樂喔^^
(瘋狂疊字……
2017-10-08 16:48:34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