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17 20:54:35| 人氣600|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ㄿ續長今夢ㅛ第八十一章ㄼ惺惺相惜同窗之情

推薦 8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

---
到底有與自己匹敵的人出現嗎?


生而驕傲是

她崇拜崔氏家族五代最高尚宮----

雄霸御膳廚房是自己出身的崔家

生而自負是她天賦異禀的廚藝

 

出生以來第一次!”

有這種感覺想要贏過某一個人




長今的出現讓她眼前一亮

廚藝的比拼 智慧的較量

讓她酣暢淋漓 忘卻一切


這是我真心話!”

 

X

春獵為搜 夏獵為苗

秋獵為狝 冬獵為狩

 

正因如此 皇族的春獵實際上是一種獵祭

其意在於

春天是禽獸繁殖的季節 要對野獸的數量進行搜索和統計

故而年年則吉日辦祭

 

早上太后率留守眾臣於城門拜送

皇家狩獵行軍旌旗搖搖出城前往距離王都漢陽城不遠的祭祀山

距城鎮幾百里外 有密林 草場 山泉 自然物資十分齊備

------

隨行眾人中

除了護衛主上的內禁衛軍和羽林軍外就是各部宮女內人

 

今天陽光溫和濕潤

山路旁冒出簇簇綠色的青苔

路邊蒼翠的松樹偶爾撒下一片片密密的陰影

給隨行隊伍些許涼意

 

[妳看妳看!! 前面有一大片草原!!]

[!! 比訓練場還大幾倍! 幾十倍!!]

在空氣中波動著銀鈴般的笑聲

縈繞著身後宮女們飄散開來

[我們就在那準備膳食嗎?! ]

[!!! 在這樣環境下 烹調的料理 想必更入味!!]

這也難怪 她們甚少機會離開宮廷 去欣賞人間春意牙!

 

好快來到了山腳下

大部隊選擇在視野開闊的草原地駐紮軍營

而英姿挺拔的騎士武官們都準備著弓箭

有的衛隊留守在軍營負責巡邏和幫助女禦操持幕後事務

 

微熏的陽光暖洋洋的灑落在山腳下迂迴溪河處

幾株粉色的桃花開得正嬌豔

細薄透明的花瓣猶如蝶翼一般隨風飛舞

 

/啪地/ 沙袋一下被撞擊到地面的聲音

他彷彿看見了那位性情如烈陽般的武官


神氣滿滿地舉起弓
表情像說
你們這群黃毛小子!!”

居然這麼明目張膽當著我面與別人做比較!而且還是那傢伙!

 

[大人的箭法確是出神入化!]  一小武士也夠膽識挑剔著

[桓大人的盲箭法更帥氣! ]

 

[而且又百分百中] 潼兒也很賞識地讚嘆

[怎麼看 都是尹桓大人厲害啊!!] 

 

((: 身為下屬的你! 跟態度!!真不怕被

 

沒錯!!此刻俊逸非常的臉上挎著醋意十足的表情

壽路不假思索從箭袋中抽出一支箭

轉身背對箭靶 反手倒著張弓----

[!!不就是閉眼射箭...]

[尹桓能做到的 我也能做得到!

[而且我還會高超他一技!!!]  語音未落 箭就飛了出去

 

---

-- ----怎麼沒有 張壽路大人好棒的驚嘆聲?

--- -------

 

?

張壽路發現不大對勁 睜開眼晴 猛地一回頭

發現那枝箭不在靶心----

 

[大人 你在做什麼?] 潼兒對此十分無語還冷笑一聲

眼下的武士們用無語至極的表情直勾勾地回應他

 

[ 那個… ]

實在下不了台的壽路也只得撓頭裝傻耍哈哈

忽然壽路眼尾看到什麼 一臉不爽地哼

他無視自己的問好 還很孩子氣的鼓起了嘴

哎哼!! 毫不掩飾心中的不滿與醋意 [來幹啥!!]

看他又要抱怨一番了

好不容易出來一趟 為什麼他這麼不走運

被安排到後勤巡邏而不是和自己一起陪主上狩獵

 

當政浩想開口的一刻

一紅濕濕的舌頭舔舐了一下他的手背-----

原來是銀牙-----(是政浩馴養的獅子狗

淺灰色茸茸地毛髮泛著柔順的光澤

那昂首高傲的樣子

彷若一個王者正在耐心地巡視它的領地

而且也是會察言觀色的聰慧犬

牠知道獨自冷愣一處的政浩一定又在想念故友

他溫柔地按了牠一下頭 表示說沒事 ~”

銀牙深褐色的眼珠似有靈氣地回 我放心了

之後將頭轉到後面  

坐在韻氣十足黑馬背上的中宗微微一笑

他手牽了另一匹舉目優美的白毛馬

[大家都分成了一組組!]

政浩兩三秒俐落的姿勢地坐上了馬背 

 

中宗遞上刻有張氏的灰紅弓把  沒看錯的話 這弓把不就是….

[連他的份! 贏下今天比賽!!]

哪怕跟壽路不是有著更深兄弟情

但想起以往春獵時 那自信朝氣十足 的在靶場英姿

 

接過弓把就跟隨中宗策馬進入山林間

[---!!]

 

× 雲巖寺

 

[我知道的!!] 初媛苦笑

曾經看過他眺望天空的神緒 [我不是他心目中第一人]

 

在長今 一而再三的鼓勵

初媛在老尚宮面前透露心聲 [所以剩下的日子不多]

[我希望能與娘娘妳走過這樣平淡日子…]

[還有像大哥哥似的他的話] 初媛還道出一秘密----!

 

老尚宮一直背著重負一下一下被剔消

 

鏡頭轉到飄著縷縷炊煙王軍駐紮營的上空

 

[餃子煮好了!!要揭蓋咯]

大家七手八腳中 一宮女揭開鍋蓋

一陣香味撲鼻而來 [! 又處理好一道!]

只見一個個飽滿的餃子浮上水面

就像一葉葉扁舟漂浮在湖面上

?!  在旁邊閃了一下光----白米

被蒸好的白米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一顆顆看上去更加飽滿香甜

之後

三兩下手勢在宮女一雙雙靈巧的手中被揉成一般大小的飯糰

 

忽然 連聲噗通五六位宮女連同手上的膳桌倒地

[!!!!] 其餘宮女都放下手頭工作 上前扶持

[醒醒!!妳們怎麼啦?!]

 

[不知道..] 身體軟乎乎的宮女們都不清楚

[我好像在也出不了力氣…] 不到片刻 都眩了過去

 

另一邊廂 

接到尚膳大人吩咐—-!

考慮到活動過後 熱騰騰的身體還是食冷東西好

 

[真是!!] 抱怨聲不斷的內人們搓揉著麵粉

[要食冷面 就不早說!!]

[還背著一大袋白米走過來!!]

 

[回去拿麵粉]

可憐的她們有的抽籤跑回宮廷抬麵粉

就算不計宮女份  單是武官就有三十多人!

[可能比在這裡搓粉輕鬆!]

 

[真是的 都不知道能來得及嗎]

有內人深知貴族任性

只寄望能趕得上用膳時間 不然…..

 

 

鏡頭轉到一更沉默埋頭苦幹的人影去

濕漉的紫髮絲垂貼在臉上

斗大的汗珠滴落在手肘 她不時用手背抹去頸部汗水

 

[!!] 站在旁邊的內人都目不轉睛地注視她手上-----

[真不愧是崔尚宮娘娘!!]

 

只專注工作的今英抓起一張麵皮 另一手用竹片抹點肉餡刮在麵皮上

緊接著纖纖細指靈巧地合在一起 用力一攥 往桌子邊上一扔

不到半盞茶時間

便出現了—個個圓鼓鼓像貓耳朵似的小玉團 翹著兩個尖尖的翅兒

可見她的手藝實力已達到爐火純青地步

[我想都差不多了對了?!麵條準備了多少?]

 

[?!] 內人手上捧著的小膳桌 [對不起!!]

因為被今英手藝功夫吸引 所以忘記了-------

[我們手頭上的都準備好了 只剩補給的還沒到.]

[娘娘 妳嘗嘗這碗高湯王尚宮娘娘可擔心會失水準]

 

今英遠看前頭那柱香 快燃盡了!!

[還有一個時辰!] 語音未落 就有一小兵點燃旁邊另一柱香

[… 剩下的時間… ] 的確還有一柱香時間

今英也知道她們手忙腳亂連續忙了半時辰

[趁這空檔時間休息會吧]

不過靈敏的鼻子一聞手上的高湯

[…難不成緊張得加太多…] 雖然感到不對勁但也一口喝光了

 

此時---娘娘!!!娘娘!!!!

從另一邊飛奔來的宮女高呼著 [不好了!!!]

[娘娘她們暈倒了!!!]

 

什麼? 她們? 暈倒?

今英趕緊查看去時途中發現 搓麵粉的宮女都蹲在地上

[妳們怎麼?! ] 跟隨今英的內人上前攙扶

 

[…好難受!!] 其中有意識的宮女吞吞吐吐道

 

剛好遇上回來補給的宮女也幫忙攙扶到臨時醫療帳篷

進去一看  幾乎當時在場的御膳宮女跟尚宮都躺在裡面

 

[不會吧?! 妳們到底怎麼搞!!]

站在她們身後的尚膳大人不但沒有關心裡面情況

一見還有宮女被送進去

向今英厲聲大罵道 [妳是怎樣教導?]

得知尚宮與宮女接二連三倒下

他就好快在膳食裡找到問題

[把毒海螺當牛肉軟骨加入高湯裡?]

[妳們都想人頭落地?]

 

高湯?! 難怪味道///

[抱歉是小的管教疏忽] 今英只能吞下這冤氣

明明什麼都不知情

不過首要的問題是….熬過海螺的高湯

就不能沿用了!!! 可是煮高湯的材料跟份量..

怎樣才好!!!

更糟糕是 連自己也開始感到不舒服

對了 剛嘗了

 

[就妳們六人!!]

尚膳大人也擔心這爛攤子 如果逾時又呈不夠

而且距離在河岸上游用膳時間就只有一時辰!!!

也許讓內待往宮裡增派宮女過來

[唯有報告這事態]

[起碼安頓好主上跟貴族大人胃口才最重要]

 

[我能做到!]

今英誓言能在短時間全都準備妥

還能煮到三十位武士的份量

[但小懇求尚膳大人…]

鏡頭拉近

她雙灰色眼眸閃著堅定不移的光芒

[允許一件事!]

 

此時與一內人氣喘如牛狂奔著的畫面疊化起

目前能處理料理的人只有五人

雖然還是經驗尚淺的內人

但能跑也知道目的地所在 只有她一人

起初她也不敢聽從今英決定

 “我覺得通知崔提調娘娘 比較適合!”

 

來不及話” 

今英也知道她話有理

--只要花多點時間回宮 !

-可以調出更多人更多好食材過來--

但按跑計算 時間不允許!! 

她淡淡拋出最壞結果 我跟妳 都會人頭落地!”

 

“…我明白了!” 內人也沒拖延時間 拔腿狂衝

[呼呼-----]  就差少少--!就差少少--!!

 

畫面先切換到目的地”—雲巌寺

 

穿過廟門  如常掃地的兩女子

其中一人喋喋不休地說著 [看掌心!]

[也能就不同位置看出身體出哪些問題...]

長今苦口婆心地指導

[不過對妳會太複雜了 妳先學這個!]

[這穴位 輕揉可以舒緩痛症!]

[這呢...]

 

[我實在記不了] 初媛欲哭無淚

畢竟從剛才長今就嗶尼嗶啦地硬塞!!

[有妳就萬事俱全!]  //!//女人第六感告訴她

..

會跟以前來的宮廷姐姐一樣離開這裡  

[對吧?]

難得認識了一個有責任心又健談的人

其實很久以前早在宮廷時候

她也聽到過一宮女長今盡得主上太后關愛

曾經被傳給海怪食掉的宮女也叫長今

….會是妳吧?

又是水刺間宮女又會醫術 妳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呀

初媛也希望幫到自己跟尚宮的她能得到關照

知道嗎?妳總是笑得很牽強

 

 

!! 

 

!!!?門是被什麼撞穿嗎?

兩人的視線聚焦在門口低頭喘氣女子身上

[呀呼----!!!她這樣子想必是跑了多久

[依御膳最高尚宮娘娘指示…]

直到她抬起頭 才見她一臉恐慌又著急的眼淚在流

[御膳宮女徐長今!]

[立即趕到祭祀山!!]

 

? 是御膳宮女

初媛不禁惋惜 這一刻太快到來

但此刻她吃驚的見到長今她雙眼激動得彎成月牙狀

裡面閃耀著的淚水 頭一次見到她這般有神采的臉色

也許真的

早知道 剛就認真聽她說話

[去吧!] 初媛搶過她掃把 鼓勵說 [趕快到妳本來位置!]

 

X 駐紮營

 

忐忑不安的今英終於盼到補充麵粉宮女回來了

二話不說衝上前 幫手接推沉重的木車 [妳們都累了]

體貼的她已預先準備好涼水  [先進去歇下吧]

腿都累彎的宮女爽快地接受娘娘好意 

 

今英使盡九牛二虎推著沉重的木車

身為最高尚宮竟然幫忙粗重工作

她也沒有一句怨言

愈想起宮女獨自吃力推來路上時候

她愈感到這不是什麼吃苦的事

 

//再苦也沒有 ...大家對自己….

 “以御膳最高尚宮身份…”

不久前才懇求尚膳的一件事

--我不想讓大家有覺得自己是靠家族過來!!

她要證明自己就算離開了姑姑  就算是自己!

也可以控制這不堪局面!!!

 “允許大人您….放心交給我!! “ 

 

-我向他保證了我能力 不管怎樣也不能失敗!

//

[讓不是御膳的人幫忙]

畫面回到今英派遣宮女找人時候

正好被監督尚膳發現 [太沒規矩!]

 

[她也是水剌間出身 也受過專業訓練!]

[她能力絕對能彌補人手不足!]

 

[妳這女人太目中無人!]

尚膳覺得這方法很不靠譜

要是調派過程混入對主上不利法子

…[沒能力做到 當初就不要向我保證!]

[女人真靠不住!!] 尚膳側過頭輕蔑說

[崔提調在一定能…] 語音未落餘光被什麼吸引倒.

 

轉目留意下他彷彿看到她身後一團團煙

整個人都散發著令人敬畏氛圍

--!!----這感覺是屬於..

她們!!崔家女人的氣場!!!

 

[妳愛怎樣就怎樣!]

尚膳呼了一口氣不得已同意今英 同時聲明

一旦主上吃過後龍顏不悅 妳們無一不承擔後果!”

 

小斜坡在陽光映照 眼前景物變得模模糊糊

--糟了又發作.

這可是連妳也承擔不了的後果!”

耳邊彷彿聽見尚膳再三的強調

 

腹部傳來劇烈的抽痛使今英無法站穩

更別說推木車上斜坡

婀娜的身體搖搖欲墜-

-也許是真的

--就我力量真的無法勝任這職位

 

在今英鬆開手同時木車失去阻力也向後滑

眼看這般重力快壓下來

她慢慢閉上眼睛

 

--由以前開始都是 無法靠自己勝任一樣事

---照顧府院君大人時候 為明國大臣烹飪料理時候

每到危急時候總有她挺身而出身影

連這一次也是….

早知搞不定就不叫她了….

我竟然再讓她無辜受牽連 

 

就在重力壓下來一瞬間

/唰呯/

她意識到被抱起----是誰?

本來失去信心的她吃力地睜開眼簾


發現是!!![..….]

 

救起她的是

自己日以繼夜朝思暮想的初戀



心想再也無法走近的男人


[妳臉色很不對勁!! 我先帶妳去醫營吧!]



如今竟然抱著(公主抱)自己向帳營那邊走

 

要是離開宮廷  就  再也無法見到這男人..

-我! 果然! 放棄不了-

 

<<待續

/

[主上乃是通情達理君主]

政浩注意到尚膳畏首畏尾忐忑不安

暗地再三追問才得知 御膳營發生集體中毒

[妳也無需自責! 得盡快回宮治療才是!]

[拜託!! 別讓大家覺得我擺脫不了娘娘照顧!]

看見今英這樣倔強

政浩只好答應不報告但對料理方面毫無插手之力

//

另一邊 長今被帶到御膳營

[連娘娘也中毒入了醫營?!]

長今得知現況後才明白大家為何邊哭邊捶麵粉

一有差池 也有可能受皮肉之苦!!

/---猶豫後 長今趁宮女不為意 拔腿跑了///

 

////

被簡單包紮腳傷後今英只一拐一拐回到崗位工作

[只剩半時辰!! 要把麵條做好!]

 

[娘娘不要緊嗎?] 宮女一方面擔心上司身體

一方面替上司走留眼感到憤怒

 

[不是說了嗎] 今英淡淡地說 [她猶豫了一會才跑]

[她一定是想到辦法!!]

[她會回來!]

 

///// 最後 崔提調被告知從宮廷來到祭祀山

 

 

 

台長: Jia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