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09-09-20 14:03:18| 人氣14,799|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ㄿ續長今夢ㅛ第二十一章ㄼ被割捨的身份

推薦 3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罕至的郊野

郊野裡的木屋

被雪覆蓋的屋頂的木屋

 

奇怪是為什麼長今會在這裡

早前跟尚宮她們出宮到市集買食材

分開行事時被一黑影快速抱到這裡

 

這裡四面都是木 是絕對好隔音

而且外面連小動物經過也沒有

最糟糕的是被死死綁了手跟腳

連大叫求救也覺得有心無力

 

×宮廷 兼司樸訓練場休憩處×

 

[你們三個都在這裡] "天生"沙啞的嗓音

在閔政浩跟張壽路兩人眼中是一位

是一位痴愛烈酒的老頑童--兩千年

 

[師父!?] 張壽路都嚇死 當然另外兩人也是

[這裡是宮廷!你怎樣進來牙!]

 

對比這樣 閔政浩天生敏銳直覺可是覺得

[竟然來到這裡找我們 到底怎麼了]

 

[用你們方法!] 兩千年沒有解釋什麼

[帶上兩隊士兵到漁頭那裡!!]

 

三人都好疑惑 他的話態度都不像開玩笑

而且神情更為嚴肅

 

[怎麼了] 尹桓 [我們是不能隨便領兵出去]

[到底怎麼回事]

 

[沒時間解釋了] 兩千年舉起手握的木手枴

[我得要趕去處理他]

 

木手枴一敲落地 他就會消失

這是他每次離開的”指定動作”

 

趁著這幾秒

張壽路也急了 [喂!說多點!]

 

[要是遲了....長今可真是死得不明不白]

語音未落 一陣白煙由敲下地一刻浮起

 

最後一句 把三人嚇著了 長今?死?

 

好快他們有默契的兵分兩路

張壽路跟尹桓去找長官 批隊兵出宮

閔政浩也聽過今日長今跟韓尚宮出宮找食材

 

難道是崔判述他?!他想趁這機會..

 

[韓尚宮娘娘!] 一口氣就趕到宮廷門口

正好見到她想拿出漢府

就只有她一人回來 只有她拎著一袋食材

[徐內人呢?!]

 

[長今?!] 韓尚宮還沒察覺到有異樣

[因為我要趕回來上御膳]

[長今她就代我去買剩下的食材]

 

閔政浩直覺一定出了事

 

其實好想說 剛才兩千年的事

不過怕嚇到她 而且事情還沒弄清楚

 

閔政浩還是自己衝出去 衝去市集找她

 

×市集×

 

[老闆還要等多久呢?] 令路已經等得不耐煩

[我們是宮廷來的 能不能優先做我們份!]

 

[很了不起嗎] 老闆用力抬起一隻豬

[豬剛到 我還要剃毛呢 ]

 

[哼! 你到底要賺錢嗎] 令路不服

 

[這裡賣的豬來自黑山島 肉質都比較好]

崔尚宮反而很鎮定 [等是應該的]

 

[拿去] 崔尚宮拿出一漢府

[反正還要等一段時間  妳先回去工作]

 

[可是...] 難得能出宮暫時不用工作

以為可以磨磨時間 四處走

 

[快!] 崔尚宮催著

 

令路唯有接過漢府 當然我不會那麼早回去

嘻嘻 反正崔尚宮娘娘還是在這裡等

 

×木屋×

 

[吾...吾...] 長今身體發抖著

[到底...為什麼...]

 

眼前那瘦削黑衣人還是一腳又一腳飛踼著

每一下飛踼都是攻擊腹部

 

好痛 好痛 好痛

 

黑衣人終於停了下來 又出去了

 

誰來救我!找個人來我!

痛得縮起了身體 [救..]聲音好微弱

 

×市集×

 

令路走著走著 咕咕

[艾..肚子好餓...還是回去吧]

[要是我帶多幾個錢 就能去客棧食了]

 

///崔尚宮就在不遠處經過///

 

[死了 要是給娘娘知道我還在這裡]

令路向反方向走 走入郊野那裡

[沒記錯 這裡有捷徑吧...]

[這裡...還是那裡....]

 

 

不遠處有間木屋 打算走過去

 

 

是崔尚宮!! 她就站在門口邊

嚇個半死!!

她怎麼在那邊 不是回宮了嗎

令路後退在大石後面 偷偷看著

 

 

一黑衣人從木屋裡面走了出來

一手在雪地上拎起一個人

是長今!!

那黑人好殘忍的用腳把長今踼入屋

之後還在門關上

 

抱著好奇心 慢慢的向去走前

到底怎麼回事?! 崔尚宮要去救長今嗎?!

為什麼那黑衣人要這樣對長今?

崔尚宮怎麼不會害怕那黑衣人?

 

在門外慢慢徘徊著 心想到底要不要回宮呢

 

///聲音不太清晰///

令路還是把耳朵貼在門口

 

 

[好吧 ] 她停頓了一會 [把她殺了 拋去大海裡]

[是..] 另一把聲音 應該是那黑衣人

 

什麼?!殺?! 拋去大海?! 該不會是長今嗎?!

我要立即回宮!!...太可怕了…

 

嚇得把手蒙著嘴巴的令路 腳步有點不隱

真不相信自己親耳聽到的事

 

//唰唰///

屋裡的人聽到外面有什麼聲音

 

[令路?!] 崔尚宮好快開了門
一陣風似的黑影從裡面掠了出來

看見令路正在前面

 

[娘娘..] 令路也不知道要給什麼反應

[娘娘…我..我打算走捷徑..好像迷路了…]

 

崔尚宮在估計什麼 [我也是…]

[走!回去吧] 她以乎沒有察覺到什麼

 

看到崔尚宮關門一刻

看到屋裡有段用藍布條扎著的長麻花辮

 

自己也嚇著 [是…] 還是配合著崔尚宮她

 

快到宮廷門口 看到張壽路

崔尚宮躬了身 把漢府給了守衛看了一下

之後視若無睹直徑走進去

 

令路看到張壽路身後有一隊士兵

想著要不要告訴他 剛才的事

長今可是真的會被那黑衣人….

 

[令路!!] 崔尚宮轉身叫 [快!]

[我們還要準備其他!!]

 

[是] 令路還是沒有說什麼

 

 

X郊野一處X

 

 

[打算把她藏起來嗎] 那沙啞的聲音

他的手枴指著那黑衣人手拿著的那粗袋

[果然 跟你走火入魔師父一樣!! 為了錢…草菅人命]

 

[哼~] 那黑衣人似乎沒有什麼驚訝

[竟然能算到我會在這裡出現]

[怎麼不去算算 你口中的她在哪裡]

 

[..] 兩千年似乎有什麼難言之隱

[找到你 就能找到她]

 

[我一天站著不動 ] 他還是無動於衷

[她也未必能被獲救]

 

兩千年身後出現一縷又一縷的白煙

眉頭也微微皺起 放下手的木枴

 

[似乎老師叔你的目的] 那黑衣人也放下粗袋

[好像是衝著我來…] 語音未落 他已經避開了那一擊

 

[都老了] 黑衣人似乎想還擊

[當年 被我師父劃破你喉嚨 沒想到只是傷了你聲帶]

[今天我就代師父殺了你這糊塗鬼!!]

 

閔政浩跟張壽路那高強武術是兩千年所開發

也是小時候的導師 能一下點除那在七寶山那刺客武術

居然對付這黑衣人是有點吃力

 

[老了老了!!] 黑衣人不但避得快每一攻擊還能攻中

[太慢了!! ] 好快把兩千年飛踢到數十米的雪地外

 

[哼..] 他一個躍身快速地旋轉起來向他倒臥的地方…

[更直不知量力!!!]

 

眼快他就快死在自己的絕招那一剎那

被一身影擋住!!

竟然能擋住!!
怎麼可能!!
不過武功稍微強的話也能擋住!!

 

…咻咻.咻咻…..

 

眼前一藍色身抹 仍然能站穩住腳 身體也好壯健

那俊俏臉孔不難見到那緊張又氣憤的神色

不過看來剛擋住了那一招 有點吃不消 喘氣著

 

[…好..果然是年輕人] 黑衣人也想要繼續

[不過是老師叔訓練的人也不是我對手!!]

 

第一次看到師父那麼狼狽 以自己認知

師父的能力不會那麼弱還是眼前黑衣人的強

竟然把師父傷成這樣 自己也未必能打倒他

 

另一邊廂

張壽路以 ”在沿岸發現有人以運貨拐走小孩”

帶了二十人的兵隊出發往漁頭那邊出發

 

韓尚宮也發覺 長今到現在也沒有回來

擔心會不會出了什麼事

 

[令路!!] 她見比自己遲出宮的令路也回來啦

[回來時有看到長今嗎?!]

 

[…] 令路支支吾吾 [好像沒有..]

[我沒有留意…]

 

韓尚宮也快要去大殿上膳 [會不會發生了什麼事]

[剩下要買的東西也不是很多]

 

[我看 長今她快回來了吧] 腦海閃過地上那麻花辮

那黑衣把她踢入屋 [嘻嘻..我先去忙了] 苦笑著

 

/// 宮廷一處///

 

[尹桓大人!!] 昌伊跟連生飛奔過來

[是不是長今她發生了什麼事]

[潼兒哥的話是真的嗎] 連生也有些疑惑

剛看到張壽路果真拎兵出宮 他又不肯帶自己出宮

韓尚宮娘娘也去了大殿 謝尚宮更不會隨便給漢府

 

[其實..] 尹桓也是聽張壽路自己要先到漁頭那邊觀察

他說兩千年從不會那麼突然要人支援 一定是出大事

[我也不太清楚..不過不用太擔心]

 

[可是..] 昌伊 [長今她還沒回來..她可是一大早出去了]

[連遲出發的令路 都回來了好久牙]

[大人就讓漢府給我們出去找她回來]

 

[這..] 尹桓也沒關係 [每人只可以拿一個漢府]

[而且據我所知普通內人是不能自己去申報]

[一定要尚宮娘娘去申報..]

 

連生有點想哭 [不過…我有種不祥預感…]

[長今她…..]

 

[放心好了..] 尹桓安慰著 [閔政浩都已經出去了]

手放在連生頭上 [一定能把她找回來]

 

X郊野一處X

 

 

[你到底是什麼人!!] 嘴邊已經被打到出血

右手感到很麻痺也舉不起  很狼狽

眼前那黑衣人到底何方神聖 他的武術如此強

單是迴避他都已經好吃力

 

[好好記住..] 黑衣人又是一躍身快速旋轉起來

右腳開始儲起力量 即使他連續飛踢出招 也沒看到他喘氣

每個動作都做到輕鬆銳利 … [我是骨靈的人]

 

看來他不是純粹想展示實力 每一招都想索命

什麼時候跟這人有過過節

 

[閔政浩!!] 兩千年很吃力的由雪地站起來

[這不是普通空踢…快迴避!! 你還沒有能力跟他對抗]

 

//

一身影在自己眼前中了另一人的空踢

眼前那身影的人死死的倒臥著 一動也不動

//

這畫面在兩千年腦海一閃而過

 

兩千年快速衝了上去 把閔政浩推去另一邊….

 

雪由地上噴了上來 看來他撲了個空

兩千年也幸好沒有被傷到  就像下雪一樣

那黑衣人已經”逃之夭夭” 地上還有他那深深的腳印

 

那一招要是吃上 一定會弄到嚴重內傷

看來可以告一段落 不知頭不知路的跟他交手好辛苦

閔政浩跟兩千年都攤在地上喘著氣 累到不能站起

[已經站不起了嗎] 兩千年還是吃力地撐著起來

[要是這樣…長今她..]

 

沒錯 自已出宮就是要找長今她

還沒有問師父到底怎麼說這樣話

[吾..] 不穩地站了起來 摸著腹部 [是啦..你認識..]

 

突然一身影被拋到自己視線範圍內

身穿宮廷御膳服 樣子被那棕色髮擋住 

宮廷女性不都是長頭髮扎麻花辮嗎 她是誰?

風把她漂亮的頭髮慢慢吹開

 

那熟識可愛的側面… 慢慢閃起粉紅色的微光

自己用線戴起的戒指也是微微發出藍色的光

那麼眼前…. [徐內人…] 步伐仍是很不穩的邁了出去

 

[長今…] 她還是臥著  可是她身後出現一對腳

就是他 !!剛交手的黑衣人!!! 難道是他把長今….

 

[果然是認識的] 那黑衣一手拎起長今

把她摟在自己腰左邊 [這姑娘的命也廷硬]

[不過委託要她致命的一刀血 還想把她踢死 ]

手上還有一把利刀

 

[可惡..] 兩千年身後也微微浮起白煙

[你已經無藥可救….]

 

[放了她!!] 閔政浩腦海裡不斷重複著長今被拋過來的樣子

眼看她緊緊閉起眼睛 沒有半點意識 她那長髮也是他…

他傷害了自己說要保護的人 那怒火慢慢湧起

竟然對手無寸鐵的女生做出如此行為 簡直令人髮指

看著他手上行刀 在長今旁邊擺來擺去

也不敢有所行動 好怕他下一秒把刀…

緊張感跟憤怒感愈來愈強烈

 

[打算殺死她再拋到大海] 黑衣人 [我看不用了]

[讓你拿著她屍體回宮吧!!]

 

“拿著她屍體回宮”

這一句把閔政浩心中怒火無限擴大

 

[叫你放開她!!]

 

就在眨眼那頃刻間 就正面吃了他那拳頭

鬆開了左手摟著的人

 

兩千年也用他方法 把白煙包圍住長今

用他治療法讓她有來意識

 

眼前的他一拳又一拳地打過來

他那平勾拳上勾拳側勾拳被開始都好強更用力

怎麼會 他不是已經被我踢傷了嗎

怎麼可能在短時間恢復過來 還那麼強

[…!!] 自己也開始緊張起來 右手揮著那利刀

雖然揮中了他手臂 可是他那拳法仍然很有力度

 

他到底怎麼可以恢復那麼快 !!! 可惡!!!

 

[嗯…] 長今有了意識
身體被一褸褸白煙圍著 還有一陣木香的味道
[….是你?!]

眼前就是那熟識的老人家

是他在母親被殺那晚救了自已

 

[趁現在快跑!!] 兩千 [聽我話!!現在宮廷更讓妳有危險]

[現在的妳已經不是御膳房宮女!!]

 

[吾..] 意識雖然恢復過來腹部仍然劇痛著

[我…..]

 

那黑衣人終於從閔政浩連環出招下避了出來

一手摟起長今向山坡上走

明顯地看到他負了不少傷 速度比開始慢了

 

兩千年跟閔政浩也追了上去

 

X 漁頭X

 

[大人~] 一士兵 [我們到底要等到什麼時候]

[我看拐小孩的那班人看到我們 也不會有所行動]

 

張壽路當然是騙他們 不過還揣摩著師父的話

[..真是這樣..你們更要日以繼夜在這裡站守著]

 

[大人~~] 一女聲叫著 [張壽路大人]

[張壽路大人…]

 

[找到長今嗎?!] 是潼兒

後面趕過來的還有昌伊,連生跟幾位宮女

 

[妳們都過來?!] 張壽路

 

[我們把長今在失蹤了] 昌伊 [跟鄭尚宮說了]

[她也覺得不對勁 讓我們出來幫忙找 ]

 

[尹桓大人說先去漁頭這裡找你] 連生氣喘著

[看看有沒有消息]

 

[唉!] 一士兵 [我們都在這裡看著]

[沒有發現任何可疑人]

[我看妳們口中的人沒有被拐走]

 

 

[什麼?!] 連生好緊張 [拐走?!]

 

張壽路用手肘撞去那士兵胸部

[少說句話!!]

 

[是什麼人!!] 一宮女指向左邊那山坡上

所有人視線望去那方向

 

黑衣人摟著的正是…..長今

 

[長今!!] 連生跟昌伊大聲叫著

 

 

[大人他不就是拐人的傢伙吧] 士兵等待有了”結果”

 

雖然在山坡上 但也看得好清楚

把他趕到山坡盡頭的是 兩千年跟閔政浩

還有距離較遠的樹後--尹桓

 

[你已經走頭無路了!!] 尹桓手上的飛刀

[下面全都士兵!!]

 

其實那黑衣人也沒想到自己會這樣被追趕

委託要我殺死的這宮女 肯定來頭不少

竟然出動兵隊來打救她

而且還被樹後的人的飛刀擦過小腿跟手臂

弄到自己那麼狼狽

不過任務只完成一半 還剩下她致命一刀

看著山坡下那漁頭站了手持武器的士兵

 

[..吾..大人…] 長今被摟得緊緊

黑衣人的刀已經蠢蠢欲動

 

[你天生的才能令你變成這樣] 兩千年慢慢走向前

[也是我們兩千族裡對外最認可的弟子]

[可惜卻跟隨了那個背叛自己家族的人]

[看看!!你已經輸了!!] 以乎兩千人跟這黑衣人很熟識

 

[還沒有!!] 黑衣人把長今摟得更緊

自己身上的傷也確實不能保證自己能完全逃走

所以…[有本事就過來救她!!!]

語音未落…那刀已經狠狠地刺入長今腹部

….打算刺入心臟位置可是不能舉太高..手臂的傷

 

[長今!!!] 連生跟其他看到這一幕都嚇到大叫

 

漁頭已經聚集了不少人”看熱鬧”

張壽路更是很憤怒 他在這裡根本做不到什麼

 

[嘻嘻..] 黑衣人笑著 […]

他又抽出刀再插了一下

 

[長今!!]

閔政浩也負了不少傷 一拐一拐的上前

尹桓也放下手中飛刀 趕上去

 

長今嘴裡流了不少鮮血 …

[閔政…..大…] 意識愈來愈…眼晴慢慢閉上

不知道為什麼她胸襟裡也微微發出粉紅色的光

 

黑衣人摟著長今向後躍身!!!!他打算!!!跟長今跌入大海中

閔政浩很努力走向前 他的戒指也發出藍色的光

[不!!!!]

 

 

[閔政浩!!] 兩千年雙手合十 [別過來!!]

一股無形的阻力 把自己彈開了幾米

 

漁頭那裡也感到什麼 有股很強的力量愈來愈接近

[到底怎麼回事] 百姓跟士兵都有點站不住腳

[大人是怎麼了!!] 士兵跟其他人倒下

遠在大殿上的韓尚宮也好像感受到什麼

心痛了一下

 

一瞥間 有一大黑影蒙上了整個漁頭

 

[什麼!!!] 百姓都大叫 [怎麼會這樣!!]

 

原來海面翻起了一個滔天巨浪

 

就在黑衣人摟著滿身鮮血的長今往後躍身時

兩千年駛出真正的”神力” !!!

 

黑衣人也好驚訝

不過在意識到時 就已經被浪捲入..

 

那一大浪有靈性的 就只是把黑衣人跟長今捲走

漁頭竟然沒有因為那巨浪衝突留下一滴水

可是眼看好友出事的連生跟昌伊卻淚流滿面

連生更暈了過來 潼兒哥跟張壽路也嚇呆了

 

海面也慢慢恢復冬天那樣平靜 好像什麼沒有發生過

 

眼看長今跟那黑衣人消失在自己眼前

閔政浩戴著的戒指 那藍色的微光也漸漸微弱了

[……為什麼…..] 慢慢站了起來

 

眼前兩千年轉過身跪了下來 [他死了]

在他身後也浮起好多白煙 他舉起那枝拐杖

就在他要完成”指定動作” 拋了一句  

[…回去把傷治療好..再也沒有你們的事]

 

尹桓趕上前時 兩千年已經消失了

內心仍然很忐忑不安 不敢想像剛看到的事

 

[閔政浩!!] 尹桓搖著旁邊暈倒的閔政浩

[醒醒!!] 這才看到他左右手臂和腰際都流了不少血

是被刀揮過



 

 

 

<<待續

台長: Jia

凝雪
真是艱苦的經歷!唉!~長今好可憐!
希望別要死去!~呵呵!
是說,有點期待長今當醫女!加油!~
2010-01-25 13:51:40
小西寧
敢傷害閔大人的女人 一定是活膩了嗎 不知為什麼這章意外有點糖 另外長今千萬別有事!會不之後長今踏上學醫之路
2017-01-02 01:21:59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