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7-23 15:04:15| 人氣959|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盛夏酷暑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盛夏酷暑,台北中午已達三十八度的高溫,走在太陽底下幾要融化,「薰風」都成了「燻風」,好不難過。

回到賃處,即令溫室效應,呼求不要使用空調的勸戒之言在我腦海不停迴盪,但心性軟弱如我,依然按下冷氣開關,只是自我安慰地把溫度調到廿八度,希望可以稍稍減輕罪惡感。

台灣人如今居住的房子,多是用鋼筋水泥搭建而成,不僅容易吸熱,而且多為東西座落,夏日易有西晒,冬天卻怎麼也沒有陽光。於是我們不得不加裝空調,門窗緊閉,過著與外界隔絕的生活。

我總佩服以前人為抗拒炎熱所想的許多方式,比如日本人住在傳統町屋中,打下竹簾,在門口灑水,玄關處插上一盆桔梗或鳶尾,家中所用的布巾也改成深藍色,務求目光所及都有清涼的感覺,連盛裝生魚片的盤子,也最好換上玻璃製品,底下再墊個竹編的的簍子,總然日頂炙炎,至少有幾分心理作用。台灣閩南民宅則較少聽聞,但以前人建屋總慎選方位,大多南北朝向,夏日通風,冬天有陽光,倒也相當舒適;達悟族為躲避烈日,索性以半穴居的方式,只有屋頂露在地表之上,人則活動於地表之下,用厚厚的土層抵抗炎熱。

說起來,現代人自許進步,但居住方式卻又顯得相當於愚蠢,先是用鋼筋水泥增加居住空間的熱度,後又開空調讓戶外氣溫升高,不停惡性循環,幾成無解。日本人當年大肆改造台灣城市之時,將原本南北向的中國都城格局,改成東西向,說是為了引入西晒的陽光,可以消毒骯髒的台灣環境。如此粗魯且帶歧視意味的「市區改正」計畫,竟一直沿用下來,成為台灣浪費資源的原點。

回想起來,我才發現自小學到高中,所我待的學校都有西晒的問題,國中的時候還用班費買窗簾遮初夏及很火辣的陽光。高中的教室兩邊都有走廊,西晒影響不大,但放在外面的植物,常常只消一個早上就委靡不振,一天都要澆好幾次水。

據說台北因高樓愈蓋愈多,溼度較以前降低很多,似乎真是如此。這幾年夏日若遇晴朗無雲的日子,天空總會呈現異樣的澄藍,彷彿是希臘或托斯卡尼的天空錯置在台北上方。如此我倒擔心起來,或許我們應當多種點樹,讓台北重回溼氣濃重的空氣,重回亞熱帶地區的本色。我也開始害怕台中的氣候惡劣,最近忽地蓋了一堆大樓,但增加的綠地卻非常有限。台中不僅溼度降低,恐怕蒙塵的空氣還要更嚴重。本來炎熱的氣溫以經史人心煩氣躁,若又撲面即髒,污水和著灰塵,活脫脫是受罪。此時巨大的樹蔭便成街路旁最好的禮物,待在樹下,連風都涼爽些。不過台北台中,有此等享受的路段不多。一般而言,樹木成蔭多在公園,行道樹多受限於生長空間而長不大,台中雖然有數條「綠園道」,但台中氣候太好,行道樹往往撐破人行道——其實撐壞了無妨,台中人會走路上街的比重甚低,多半淪為機車停車場。

台長: 何必生
人氣(959)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時感 |
此分類下一篇:發牢騷
此分類上一篇:瓷國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