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8-19 18:15:30| 人氣1,103|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我是李敖兒子,做什麼韓寒第二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陳婉容 (南都週刊第31期報導)
文章來源

李敖與現任太太王小屯之子,199283日生。今年以優異成績被北大經濟學院錄取,因放棄臺灣大學而擇北大,成為公眾人物。7月底出版處女作《李戡戡亂記》,痛批臺灣歷史教科書。


李戡,這名17歲少年,因高調報考北京大學而成了新聞人物,這源於他的一個特別身份——李敖的兒子。顯然,在父親的光環下他才得以被世人關注。


最近李戡出了一本批評歷史課本錯誤的書,矛頭指向民進黨執政時期,教育部長杜正勝任意歪曲、曲解中學歷史教科書,以政治介入教育,對歷史課本進行洗腦性的修改,並且以異族的角度寫歷史,讓所有中學生混淆是非。李戡多次出入臺灣國立編譯館,對自己剛剛扔掉的歷史教科書,進行多次證偽,書取名為《李戡戡亂記》。


臺灣大姐大陳文茜評價說,李戡的“‘戡亂記,一刀砍斷臺灣教科書想在他的腦袋裡塞進的垃圾,再一刀砍斷整個島嶼想包圍他的窒息窩囊,戡亂記成了他與成長之地的訣別書’”我的17歲比李戡滑頭,也因此沒有他的成就。他那麼憤怒,因而產生了力量,宣告自己高中三年沒白念,要以紮實的功夫找證據,並向世人證明杜正勝們太可惡。


雖然他還未滿18周歲,但已繼承了父親的狂狷之氣。他說,以前在中學時代,他在同儕之間就被當成一個大異類,他覺得很多想法和同齡人無法溝通交流。當然他也看不起那些被教科書洗腦而價值觀錯亂的同學。高中畢業後,他決定放棄臺灣的高校,擁抱大陸的北京大學。不過,對於擁有萬千粉絲的大陸青年韓寒,李戡也瞧不上眼,韓寒算老幾啊?他連大學都考不上。


李敖的好朋友郭冠英,這位曾經以范蘭欽為筆名在臺灣發表統一言論而被開除職位的人,總是陪在李戡身邊。而每次當李戡被記者問到關於對臺灣的不滿情緒時,李戡也總是以郭冠英的實際經歷作例子,借此說明臺灣的虛假民主讓他多麼嗤之以鼻。


李敖在陪兒子上節目推銷《李戡戡亂記》一書的時候說:現在,我是李戡的父親——李敖。言外之意,父以子貴,而不是子以父貴。


李敖曾描述自己的一生:一個正確的人,活在錯誤的地方。並且無比感慨寫下傷逝的句子:如今那複滄海日,鐘聲無恙我將歸。今年已經 75歲的他,望著和自己整整相差57歲的兒子即將踏上他的未歸之地,他滿心驕傲和感慨,並在摯友陳文茜的節目裡高聲向北大女生們宣告:李戡來了!


李戡是李敖與現任太太王小屯所生。李王年齡相差30歲,李戡出生時,李敖已年過半百,不過,即使李敖說過這個孩子因為和他整整相差57年, 光代溝就有好幾條,但熟悉李敖的朋友都說,李敖總是把孩子當成孫子一樣地疼愛。未滿18歲的李戡,我們可以輕易地從他身上看見父親李敖帶給他的影響。他的批判精神、思想見解、用句遣詞,處處可見李敖的影子。對於臺灣的缺點,李戡毫不包容,並且和父親一樣,用臭狗屎來形容臺灣的教育和台獨氛圍。直言不諱地宣稱:自己再也不願意和臭狗屎為伍了。文詞犀利嗆辣,頗有乃父之風。


李戡也坦言,自己閱讀的課外書,全是父親的作品,間或閱讀一些父親推薦的世界文學名著。所以,李戡的思想、世界觀、批判性,基本上是由父親李敖啟蒙和建立起來的。


五年前李敖的神州之行,受到高規格的待遇,相繼在中國第一流的學府北大、清華、復旦演講,並且場場爆滿,李戡一路上看見父親演講完之後眾多熱情粉絲和讀者圍住父親坐的車子並且熱切拍打著車窗玻璃的景象。父親在群眾中這樣高高在上受人歡迎、尊重的畫面,在當年年僅12歲的李戡心裡,無疑是深受震動的,那時就讓李戡在內心深處裡覺得父親實在很了不起。神州之行,使得父親在他心裡的位置更加高大、堅不可摧。


李戡在即將邁入18歲之際,作出了他人生的第一項重大決定——放棄台大,選擇北大,是不是與父親經歷留給他的印象有關呢?


有人認為李戡小小年紀已學會了政治投機,也有人說李戡其實很傻很天真,對大陸包括大陸的教育體制並不瞭解。更有人相信在未來的時間裡,李戡在經歷了北大的洗禮之後,或會再出另外一本抒發對大陸教學不滿的戡亂記

覺得我爸挺了不起

南都週刊:外界都對你父親犀利和狂放不羈的風格印象深刻。你覺得父親給你的成長經歷所帶來的影響是什麼?


李戡:我覺得最重要的還是思考模式,還有我爸會教給我看問題實事求是的精神。他教導我教科書應付一下就可以了,他叫我多讀文學作品,例如讀 他的著作或是一些世界文學名著,不要把眼光放在臺灣這邊。比方說俄國小說《卡拉馬佐夫兄弟》。我在歷史方面也受他影響,他思考批判的模式,我多少都受到一些影響。


南都週刊:我看過你和父親一起上過陳文茜的節目,你父親在你面前給人的感覺非常慈祥,和平時觀眾印象裡的李敖不一樣,我們在電視前看見他很柔軟的那一部分。看了他在你書裡寫的序,他說從小他採取的就是放任的方式?


李戡:我父親很少管我和妹妹。基本上一周只會在家兩天,剩下的時間他都在陽明山的書房裡面做自己的事情,寫書什麼的。他也幾乎不過問我功課的事情,只有在聯考要升大學的時候他才會說:你至少要考上台大吧!


南都週刊:從小到大,你父親是你的偶像嗎?


李戡:是有受到他很多的影響啦!但我也沒什麼偶像啊。2005年那時候陪我爸來大陸,看他在北大和復旦大學演講的時候,那時候覺得我爸挺了不起的。


南都週刊:選擇去北大念書,有父親的希望在裡面嗎?


李戡:這是我自己的選擇吧,我本來就比較喜歡大陸。而且經濟專業本來就是我想念的科系,我的興趣。


南都週刊:對於你到大陸念書這件事,你父親的朋友郭冠英有什麼看法嗎?


李戡:他也非常支持我啊,因為他也看不起臺灣搞台獨的這些人。


我相信北大是最強最好的


南都週刊:到大陸念書是你從上高中開始就有的想法嗎?


李戡:當時就有作為一個選項考慮。我也夢想過去美國最著名的學校就讀,但是後來又覺得我根本不需要到美國那種地方,到中國大陸就好了。我爸本來就討厭美國人,我也討厭美國人。如果我去美國的話,我父親也會反對我拿美國綠卡。其實我也看不起臺灣很多人,當然現在大陸也有這樣的人,就是拼了老命去美國生小孩。所以我想我唯一能選的就是大陸吧!北大對於我來說是最合適的地方。


南都週刊:你是否考慮過,如果臺灣的政府不敢開放承認大陸學歷,你覺得這對你未來的發展會有影響嗎?還是你就計畫以後留在大陸,回歸祖國了?


李戡:臺灣政府承不承認大陸學歷對我來說不構成什麼影響啊!有些到大陸念書的臺灣學生擔心到大陸念完書回來之後,文憑變成一張白紙。可是問題是我不一樣啊,我根本不擔心這個問題,因為我又不回來臺灣,臺灣政府承不承認大陸學歷根本不關我的事!世界各個地方都承認中國大陸學歷,也就臺灣不承認。


南都週刊:你在給北大的申請書上說,你家族很多人都念過北大,你父親以沒念北大為憾。但是,你或者你父親是否有想過,後來的北大,和你親戚當年念的北大,其實有很大的不同?


李戡:我沒有考慮過這些,北大在以前是第一名,現在也是第一名,即使是整個大環境變了,我相信北大依然是最強最好的。而且以學生的水準來說,我相信北大學生也是超過台大的。所以我相信整體來說還是好的。


南都週刊:如果你發現,北大的校風並不如你預期的那樣,當你感覺失望了,你會如何調試?


李戡:我想,我學的經濟學專業也不需要什麼學術自由吧?經濟就是個很單純的學科。台大這邊也很黑暗啊,很多教授都是台獨的。那些主張台獨的教授可以佔據一個系,然後打壓學生。所以我不會去考慮學術自由的問題。拿郭冠英的例子來說好了,他在臺灣談統一,馬上就被開除了。我不稀罕臺灣的學術自由,我覺得那都是假的。大陸那邊,我想大陸應該比臺灣還不一樣,而且我是學經濟的,我不是學政治的,所以我也不需要什麼學術自由,我不在乎啊!像我念的高中也很自由啊!可是我根本不需要這種自由,這種自由就只是所謂的染頭髮、燙頭髮,穿耳洞、穿鼻環。


南都週刊:我這裡說的自由不是指這些,而是,比如言論自由。


李戡:我知道,但我不相信北大的言論自由會差到什麼地步。而且,我也不是去北大發表什麼言論的,我是去那邊上課、學習的,所以我覺得這些對我來說無所謂吧!看情況再說吧!我也不曉得,到時候再看怎麼拿捏吧!


南都週刊:你這本書《李戡戡亂記》,主要是痛批和糾正臺灣歷史教科書的錯誤。大陸有個中學歷史老師袁騰飛,也在批評大陸歷史教科書,你有沒有聽過這個人?


李戡:我沒有聽過這個人。但我想大陸的歷史教科書即使有錯誤也只是近代史之後有錯誤吧!不會像臺灣的歷史教科書,根本就像是日本人寫的。我根本讀不下去。


他們肯定不瞭解臺灣


南都週刊:你瞭解大陸大學的學制嗎?


李戡:我對大陸大學的瞭解,主要來自學生手冊,就是學校發的學生手冊。


南都週刊:很多人覺得你不是很瞭解大陸。


李戡:我想這麼說的人,他們肯定也不瞭解臺灣。他們覺得我把大陸想像得太美好了,但是同時他們也一樣把臺灣想像得太好了。很多大陸人以為台灣民主多自由,那是他們搞錯搞混了,他們是先覺得大陸不好,才會覺得臺灣多好多好。他們如果知道臺灣的民主是什麼樣子,他們應該就會珍惜大陸這個地方。台灣就是個比較變態的地方。


南都週刊:你對大陸的理解是不是主要源于父親影響?


李戡:我父親多少有影響我一些。但是我父親畢竟不是多愁善感的人,他沒有和我說過什麼關於他的鄉愁。我本來就對大陸很有興趣啊!大陸的風景、歷史古跡、音樂、城市,我都很感興趣。我也會看每週的電視節目《文茜世界週報》介紹大陸,我覺得還是對我有很多正面的影響吧!


南都週刊:除了2005年陪你父親來大陸之外,你在考上北大之前,還有去過大陸嗎?


李戡:有啊!我和我媽媽一起去過。我們去過蘇州、上海和北京。我也希望利用一些機會,我能到內陸地方。比如我很想去壺口瀑布或者是到河西走廊看看,這些都是在臺灣沒有機會接觸到的。希望我以後能利用課餘時間多去大陸的更多城市看看。


南都週刊:平時會在網路上看一些大陸公共知識份子的博客嗎?


李戡:我沒有在網路上看過他們的博客,我上網都只是查查資料,收收郵件,更新一下微博。沒有再看什麼博客。大概就做做自己的事情,和朋友聊聊天。我不會排斥看別人的博客,只是我不曉得從哪裡開始看,我覺得很麻煩,而且傷眼。


南都週刊:陳文茜稍前批評了大陸最有名的年輕人韓寒,你怎麼看?也有人說過,你是第二個韓寒。


李戡:韓寒算老幾啊?他連大學都考不上,連大學都沒有念過,這種沒念過什麼書的人,我估計他也沒讀過什麼經史子集,是只會玩賽車的人。最近很多媒體問我對他怎麼看,我都回答煩了。


南都週刊:你現在已經有大陸朋友了嗎?


李戡:呃……和我同年齡的好像還沒有。主要就是我爸的朋友吧!網路上的應該也算吧!在新浪微博上有幾個朋友我感覺蠻熱心的。


台長: 何必生
人氣(1,103)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 個人分類: 雜摭 |
此分類下一篇:陳界仁轟北美館:票房化、商業化
此分類上一篇:一位大陸學者眼中的台灣

壯陽藥
很讚的分享~~


http://www.yyj.tw/
2020-01-12 21:05:53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