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03 00:45:50| 人氣1,17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半生緣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攝影˙文   琹川



凜冽的寒風,將樹葉搓黃、吹落,空寂的枝頭,在訴說些什麼?回顧的滄桑,抑或期待的春綠?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凋零與新生交互輪轉,輾出的是如何的生命風采—

翻閱著秋水一路行來的痕跡,看那一張張曾經意氣風發、青春正茂的詩人們,在流轉的歲月中,何時容顏漸老,只剩那眼中仍燃燒著對詩的熱情,抵擋時間的寒流;而那年輕的詩人,煥發著一身清鮮的光采闖入了畫面,總有一天,他們同樣亦將老去。這一生到底留下了什麼?終將往何處去?此時的我,站在入秋的枝頭,俯首沉吟。

「……一朵睡蓮惺忪的醒來/左顧右盼 驚覺/同伴的零落 以及/臨水/容顏的憔悴」(秋思),這是我走進秋水的第一首詩,寫作此詩時的我未滿二十歲,正是行走花徑,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年紀。從此我在秋水之上,吟詩織夢,獨自悠遊於人間。記得第一次見到秋水主編涂靜怡大姐時,大約是1988年,那時我已大學畢業,在《長歌華集》從事中華花藝研究及出版工作,涂大姐翩然來到位於羅斯福路的研究教室,我眼前一亮,迎面進來的是一位長髮輕挽,身著一襲牛仔長裙,氣質優雅年約四十多歲的女子,涂大姊來訪應是託我為秋水十五週年活動會場插花吧!之後大姐邀我加入秋水,向來婉拒加入任何社團,任性、自由、獨行慣的我,大姐一開口,我竟說不出拒絕的話,我想這大概是緣吧!

1989年,秋水十五歲生日,我寫了《秋水伊人》一文:「……十五年足以使一個稚嫩的小女孩長大成人,足以讓她理解凋零的尊嚴,為了強調盛放時的絢美,走過花徑,但見碧水長天,好一片清朗大地。」彼時二十八歲的我,因秋水的推薦,獲全國優秀青年詩人獎,並決定走上地毯的另一端,記得同年得獎的張國治亦是新婚,我的人生在這一年起了很大的變化。

1990年,我的孩子與第一本詩集幾乎同時誕生,那時我在夜間教書,白天興起了學畫的念頭,涂大姐介紹我到五峰路倪占靈老師家習畫花鳥,而涂大姐因仰慕倪老師的蝦子畫得好,不惜犧牲中午休息時間跑來跟他學畫。我們偶爾會在倪老師家遇到,她匆匆趕回去上班,而我則揹著胖兒子來上課,那時我非常佩服涂大姐充沛的活力及熱情,她是個決定做一件事,便會勇往直前,排除萬難,全力以付的人。

因為秋水我在繁忙的教書、育兒、家事之餘,仍不忘尋隙寫詩,1992年以《主婦日記》一詩,獲吳濁流文學獎。大姐常說:「生活裡若是沒有了詩,那真是難以想像的貧乏、平淡了。」我深深可以體會,寫詩是為了在日復一日的繁忙生活中,與自己對話,證明「我」的存在。

1996年5月,首度與秋水同仁遊訪遼寧瀋陽,並由丹東搭火車過鴨綠江前往北韓。難忘荒島的大螃蟹,難忘鹿島的日出,難忘每一次的離別,與熱情的詩友們淚灑車站的情景,難忘與一群如兄弟姊妹般的秋水同仁同遊的相知相契。每次旅遊回來,我們總是又開心的計畫下一次的旅程,這都是我走入秋水之前未曾想像過的。於是1998年,秋水二十五歲生日,我們更浪漫的把慶祝活動搬到美麗的蒙古大草原上。記得那一年我因參加調校甄試,拖延了兩天,獲知錄取之後,馬上請同事代辦後續手續,隔天拎起了行李,便獨自飛往北京過了一夜,又飛向蒙古國的烏蘭巴托;真難以想像一個到高中時仍不敢獨自搭火車的人(因為怕忘了下車被載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光想就覺得很恐怖。)當時哪來這麼大的勇氣,竟然一個人闖關跑到數千里外,且語言不通的國度。但那真是一趟美好的旅行呀!認識了真誠、可愛的森‧哈達及策仁道爾基,與剛參加完「那慕達」盛會,自哈爾哈林大草原回來的同仁會合,又遊了壯美的特勒吉國家公園,才搭小飛機前往內蒙的呼和浩特,與從各地趕來的秋水詩友們會合,實現在大草原上的慶祝夢想,難忘那一路辛苦追趕我們行程,終於在草原上見到大姐的詩友陸文龍,忍不住喜極而泣放聲大哭的動人情景,其間溫馨感人的場面更是不勝枚舉。

之後與秋水同仁又遠征了雲南、新疆等地,滇池畔、麗江古城、蒼山、洱海、瀘沽湖、玉龍雪山,以及吐魯番、高昌古城、塔克拉瑪干沙漠、魔鬼城、喀那斯、伊犁……皆留下了我們的足跡。一路行來,結識了許多的詩人朋友,踏遍了許多美麗的地方,這些都是因為詩,結緣於秋水,是秋水是大姐帶著我遍遊名山大川,拓展了我生命的視野,即使後來我個別到過澳洲、歐洲、美洲等地去旅行,那心情、那樂趣仍是不同的。我們總像一群玩瘋的孩子,把背包丟一旁,此時總有一個人默默地、慈愛地為我們守護著,他就是秋水永遠的總管汪洋萍大哥。近年來汪大哥因年老逐漸失智,記得去年大姐還說:「汪大哥幾乎什麼都忘了,但卻沒忘記我的電話號碼,並且總說著要來秋水詩屋……」;然而到了今年,有一天大姐傷心的說:「我打電話去,汪大哥不認識我了!」我們聽了都滿心悽然,可以想見情感豐富的大姐,暗地裡不知為此哭了多少回。

秋水及涂大姐深入到許多人的生命裡,那是不可言說的歸依,因此詩友們都把秋水當作心靈的家,這也讓大姐起了個念頭,為秋水在人間找一個家,以收藏秋水一路走來的點點滴滴。於是2004年四月,秋水詩屋終於在海內外詩友的贊助,眾志成城之下成立了。我相信台灣詩壇,甚或其他地方,大概只有涂大姐一人能完成這不可能的任務。這除了三十多年來她無怨無悔為秋水付出之外,我覺得更多時是她的貼心、細膩與周到,她總是給人溫馨的感受,她同情弱者,提攜後進,而她不向現實妥協的堅強、剛毅、耿直,卻又是少見的。我因地緣關係,和俞梅、趙化、風信子等人,有幸親近大姐,常在左右,所見所感自是最深刻的了。

「那年唱著夏日最後玫瑰的女子/不經意地闖入這片蔥綠的水湄/從此戀戀行吟/流轉於盈盈水間的容顏/典藏了最美麗的四季……」(緣於秋水)秋水三十歲生日時,我曾寫下了這般詩句。當年那雙十年華的少女,如今恍如南柯一夢,醒時已是半百之年。我常想,如果當初沒有走入秋水,我的人生又會是如何的景象?對於秋水及涂大姐,以及一路走來的同仁們,我只有滿心的感恩。孔子說「五十而知天命」;弘一大師的親近弟子豐子愷曾言:「人的生活可以分作三層:一是物質生活,二是精神生活,三是靈魂生活,人生就是這樣一個三層樓……」至於滿足於哪一層的生活,端看個人的追求了。而人生走到這裡,探索生命究竟也是件自然的事了。

如今秋水即將邁入三十六歲,那年向我走來風韻無邊的女子,亦將步入古稀之年,雖受病苦,為了秋水仍堅守於崗位上,在歲月的輪轉中,她織就了一頁頁動人的詩篇,而一生追求完美的大姐,堅持要給秋水一個完美的句點。我們都知道這個願望絕對可以實現,我們也願意幫她實現,我深心希望大姐辛苦大半生放下重擔之後,能怡然地享受安閒無憂的生活。有許多人捨不得秋水,大姐及一些詩友曾希望我能承接下去,但我們心裡都很清楚,秋水是跟大姐共存的,秋水所有美好的特質,也就是大姐自身人格的特質,而這其中有太多是我所欠缺的。美好的時代,終有告別之時,未來如果無法更好,何妨於最美麗的時刻劃下休止符。

在喜馬拉雅山南邊有一個國度,我們說了好幾年,一直未能成行,我期望能和大姐及秋水同仁再一次的同遊,雖然屆時汪大哥無法再幫我們看管背包,但我們會看好自己的!至於四十歲之後的秋水,會以何種形式流傳,非我們所能預知,就隨緣吧——

台長: 琹川
人氣(1,171)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