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4-01 14:23:18| 人氣7,787|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漂浪人生》:藏在悲傷故事背後的悲傷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說說你對"家"的定義。」
「可以安身立命,可以長居久留,無需遷移。」

定居於丹麥哥本哈根的阿富汗難民阿敏,向紀錄片導演 Jonas Poher Rasmussen 聊起自己幼時逃離阿富汗的經歷,以及那段生活對他的影響...

「奇怪的是,我杵在那裡卻沒有絲毫的喜悅,反而為自己的處境感到丟臉。」

《漂浪人生》是一部以為會讓我哭很慘(但我還是哭了),最後反而覺得有被一種巨大的溫柔所包覆的作品。《漂浪人生》選擇以動畫形式來表現,既是保護當事人、重現過往的事件,亦是刻意保持疏離,讓苦痛不至於喧賓奪主,成為廉價的情感勒索。《漂浪人生》的故事沒有停留在對難民的憐憫表象上,它「用心」傾聽阿敏的心聲,觀眾在阿敏的敘事中,明白童年經歷帶給他的種種創傷:父親的下落不明、逃難過程的見聞,令他對人與事產生嚴重的不信任感、躲藏在俄羅斯的日子,了解到沒有身份的他與家人(和所有的難民),是可以被輕易地剝削與「拔除」(影片最諷刺的一幕,是麥當勞開幕,群眾急於品嚐對「自由」的想像,然而麥當勞隔壁的暗巷卻正在上演一齣濫權的暴力),阿敏日後就算逃到自由國度,他的心仍是處於防備狀態,即使生活變得穩定,內心仍是飄飄蕩蕩,無法定錨。

底下會提到關鍵劇情,請斟酌閱讀

「想想還真訝異,虛構的故事也能如此催淚。」

《漂浪人生》最動人也最讓我有感的部分,在於倖存下來的阿敏,對於家人永遠懷抱著一份感激與愧疚感,彷彿自己的一生都要為他們而活,不再是屬於自己。某方面來說,《漂浪人生》會讓我想起《少年Pi的奇幻漂流》,關於戰火的無情,關於家庭的分崩離析與舊有生活(故鄉)的消逝,也關於虛構入侵真實,甚至成為真實的一部分,再也揮之不去。

不同的是,《少年Pi的奇幻漂流》用虛構的故事來探討信仰,來減低現實恐怖帶來的衝擊。《漂浪人生》的虛構故事,卻是用以換取在他鄉展開新生的條件,像是在說:沒有悲慘到了極點的經歷,就無法獲得應有的關注與援助。為了能被接受,努力活成世人認定的「悲慘標準」,多麼諷刺。回到文章開場,我說「《漂浪人生》是一部以為會讓我哭很慘的電影」,說明了我是抱著要看一部「很慘」的電影的心情走進戲院,卻在看完影片後,明白自己「把他人的悲劇看作是場戲劇表演」的預期有多麼地不恰當與錯誤。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台長: hatsocks

bob
Sad but interesting story. I know this is a real story which has been turned to a film
2022-04-02 16:16:27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