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7-20 18:39:09| 人氣1,576|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怪物-第四章

推薦 9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新入家族

空矌的古堡內深處傳出一道足以撼動整座城堡的憤恨怒吼
  
[她居然走了,無視我請求走了---]
暗幽幽的古堡內燭光搖曳
氣憤不已的吸血鬼露出尖牙,胡亂掃去身旁所有物品
他怎麼也不肯相信這個結果
        
她居然選擇離開他
狼族的同伴重要程度遠勝於他
福萊斯不敢置信氣到全身顫抖,摔壞一整間房子的珍貴收藏
    
[少爺,請別因此氣壞了身體.請聽白翼一言,那女孩不過是隻可悲的畜生...]
見主人心如火燒般疼痛的老管家勸著福萊斯
他知道福萊斯因為朋友的離去而感到心疼肝斷,但是[目標]還可以再找的
   
[白翼,就算你是我的管家也不許你這麼形容她!我說我要得到她就是要擁有她!!]
福萊斯瞪視著老管家捏碎手中骨瓷茶杯
鮮血從掌心緩緩滲出,嫣紅的玫瑰開在潔白的桌布上
   
微光下咬牙切齒的面容顯得格外怵目驚心
    
[少爺,您當真動心了嗎]
當老管家憂心忡忡望向少爺如藍天湛藍的眼眸
那眼神閃過了一絲哀傷
  
[憑你有什麼資格探聽我心中真正的想法?我就是要得到那頭狼---]
照往常那般
這孤獨的城堡主人依然不輕易打開他內心之窗
白翼看見那男孩就躲在陰影下,小心翼翼的藏好傷口
    
[就白翼看來那只是頭幼小的狼,沒什麼特別之處]
狼與吸血鬼...
老管家鄙視的抿了抿嘴
     
[給我找到她,馬上!如果你迷失在夢境之地也別回來了!!]
福萊斯依然不肯接受事實的將怒氣發洩在老管家身上 
  
[白翼遵命,少爺]
老管家輕嘆一口氣
轉向敞開窗前的蒼白月光下站立著
只見老管家影子逐漸拉長,最後影子開始崩解分裂,變幻成無數隻蝙蝠飛出古堡窗外
    
黑色龍捲風似的蝙蝠群盤旋而上,穿過樹林,往散發迷幻氣息的皎潔圓月飛去
          
[阿阿...我渴望她血的甜味,她的滋味一定與眾不同.我要克制自己不能失控,追蹤獵物才是最有趣的部分....]
福萊斯試圖冷靜自己
不想起只要接近她就有如戀上花香的蜜蜂
貪戀的不自覺想要嗅聞更多,渴望更多...
   
[難道妮娜就不能取代那女生嗎?]
如幽靈般飄遊的身影從角落晃進他的視線內
  
是妮娜,他的鮮血供應者
可獲得短暫時光停留與脫離肉身的能力
不過比起當上吸血鬼的僕役,好處與詛咒也就少了那麼大一截
 
該死的狼
渴望自由勝於一切的生物
        
[怎麼,我不是叫你離開?]
福萊斯厭煩的要她走開,現在他只想一個人
    
[妮娜不想回到那無趣的軀殼裡,妮娜想當你的皇后]
面容憔悴的女孩,宛如風中殘燭般的虛弱
但她的語氣卻穩重堅定的回答著
   
[哼,你還真有臉開口]
福萊斯冷笑
    
[萊斯,我們不是生命共同體嗎?我想不出還有誰比我更適合在你身邊了.那頭狼選擇了飛奔自由,何不由牠去呢?]
聽聽那話有多自作多情,不過他也何嘗不是呢
   
[別逗我發笑了,我已厭倦你那索然無味的話語了.要是承受不了屈辱就快點離開吧]
福萊斯只想躲回黑夜之母的懷抱裡
只有她溫柔的包容著他這受詛咒之人
也只有她不會傷害到他...
        
[要狼慕瑞尼不就是了嗎?妮娜不懂萊斯為何執意堅持要那頭母狼...]
妮娜褪去自己身上的薄紗,露出甜美的年輕身軀
她盡力想讓福萊斯將注意放在自己身上
現在看來這是最後一步了
           
[妮娜,這是我最後一次浪費口舌好心提醒你.你不過是個供血人,你無法干涉或探聽我的需求.老管家不行,你也一樣!]
福萊斯看都不看的快步走出房間,回到陰冷的地窖裡
-----------------------------------------------------------------------  
狼一向是人類口中邪惡的代表
狼的眼睛是惡魔蠱惑之眼
狼的牙齒無時無刻都想扯碎生靈軀肉
這物種既狡詐又惡毒,又像鬼魅如影隨形飄忽不定
  
但事實真是這樣嗎?
 
當白狼領著小笛穿越濃密樹叢,跳過森林枯木山石
爬過山嶺荒原,走進完全隔離人世的寂靜之森
小笛回頭望著已被雲霧覆蓋的那一方向,覺得有些悵然若失
 
爬上岩盤的白狼輕聲呼喚著她,小笛連忙追上
自己不知何時不再是人類的外貌了,她擁有一身黑色毛皮跟如風輕盈的身體
黃澄澄的眼睛還很稚嫩天真,目前的她還只是隻毫無狩獵經驗的年輕幼狼
他感覺自己能以人類無法抵達的體能跟感官來享受新世界的一切 
  
白狼走向一棵山毛櫸樹下低頭嗅聞,離家越來越近了
身旁的同類開始打量這頭耳朶貼平,尾巴低垂的幼狼
小笛覺得很興奮卻也感到慌恐,除了白狼令她感到安心之外
其他眼神有如箭矢般直射而來,有更多陌生的景象和氣味在她週遭蔓延開來
 
隊伍走到一條如同絲絹細長的清澈小河底下,
白狼停下來四處張望確定無任何危險後,開始低頭舔飲小溪川流不斷的清涼河水
其他三隻狼也跟著低頭喝水,小笛抬頭看著千年挺拔的遮天樹群所創造出的幽境之地
 
她聽得見鳥兒啾啾談著訪客的到來,
也有更多氣味或是影子意識他們到來後,將自己行蹤給隱避起來
  
動物屎尿標記刺鼻味,樹幹泥土礦物粉塵味
由很多氣味指標的隱形路線圖在她面前肆意的各展其徑
她覺得迷失混亂,喝完水的白狼走到她的身旁舔去她的不安
  
[你目前對這個新身體還感到很陌生,不要擔心,總有一天我會教會你所有關於狼族知識的]
白狼慈愛的看著小狼
她想起白狼這一雙充滿信任的美麗藍眼
想起似乎在哪也曾看過如海洋清藍的眼眸
    
[確實是,當人類時不知道氣味可以這麼複雜明顯,就像這綠色迷宮一樣令我困惑]
哪裡是哪裡
許多味道混淆了她的視覺知覺
她不知該從何探起,只能嗚嗚唉叫
   
[慢慢來吧,我向你介紹新的家人吧]
其他兩頭狼走向前聞了聞小笛,輕搖尾巴表示歡迎
   
[這頭紅褐色的傢伙是追蹤者-靈鼻子,他很擅長追蹤獵物跟發現新路徑]
宛如山嶺地形的顏色使靈鼻子很容易融入環境之中,是很好的保護色
   
[你好呀,年輕的幼狼]
他歡迎的舔了舔小狼臉頰,小笛見自己體型明顯與他們有所差異
乖順的低下眼神和身軀表示自己的地位
    
[這是斷牙.他的牙曾再一次追捕公駝鹿時,被公鹿角給撞斷了,不過這不影響他狩獵及進食]
標準灰色的狼,塊頭比其他來都還大上許多
強壯看似有些可怕的斷牙露出笑容時,小笛開心的回舔斷牙的吻部

[喔,稚嫩的小狼你來的真不是時候]
有話直說就是斷牙的特性  
   
[斷牙,你不說話沒人當你不會嚎叫.別擔心小笛,我先前已請求男首領同意你的加入了]
白狼依然溫柔的看顧著小狼
小笛覺得在他身邊安心許多,他一定很會照顧小狼吧
 
在休息過後他們繼續上路出發,隨著氣味標示的頻繁還有遠處的嚎聲看來
他們就離終點不遠了
 
[白狼,你為何要為陌生的小狼做那麼多?]
趁著空檔斷牙悄聲問著
   
[因為她即將成為家族一份子,她是我的妹妹]
斷牙點點頭表示認同
家裡有些成員也是半路收養的,這沒什麼
 
當他們來到由峽谷組成的石牆底下,有條跟小笛一樣黑色,但身上夾雜灰毛的狼爬上石牆台上.他由上往下看著地下漫步的狼群,發出歡迎歸來的嚎叫聲,其他狼隻也熱情的回應著他
  
[那一頭呢,是我們的狩獵高手-閃電.他迅速撲倒大型獵物的技巧無人能比,善於和大型獵物周旋的他讓家族長年得以飽食度日.家族要是沒有了他就像是少了牙齒的狼,失去不得的]
白狼向小笛介紹這位戰士時,小笛可看出老狼身上無數代表戰績的傷痕
他褐色雙眼轉向小狼時,小狼敬畏的轉開視線
     
[嗚吼少捧我了,白狼.大家都知道你跟我的地位不相上下,別以為這樣我就會對你失去戒心]
聽覺靈敏的他面無表情的警告著,但輕搖的尾巴洩漏了他心底的開心
   
[再往面一點的樹林裡就是我們的巢穴了.女首領剛生了小狼性情會比較浮躁一點,小笛你可不要太介意.女首領見著你一定也會喜歡上你的]
白狼依舊溫和的鼓勵小狼跟上隊伍
   
小笛發現這地方到處豎立著斷牆殘壁,這裡曾是人類的住所
人類遺棄了這處場所後,藤蔓枝葉覆蓋了以前的歷史,大自然再度將廢墟變回綠意盎然之地
   
[哼,狐尾大概又再絞盡腦汁獻殷勤了]
靈鼻子對著斷牙說道
 
[誰都看的出她對繼位擁有高度熱忱.女首領如此健壯,我看她等到牙掉毛鬆也得不到]
斷牙不屑的取笑著,任誰都看的出她對繁殖權力的著迷
要不是首領們心胸廣大,換作自己早就將她趕出家門了
      
[你們可終於回來了阿]
說狼狼到,狐尾來到家門口迎接戰士們的歸來
   
[喔嗚,你不去幫著女首領顧孩子,在這做什麼阿?]
斷牙面不改色的取笑著
  
當他們決定去接幼狼回來時,狐尾就跟往常一樣不斷在女首領旁跟前跟後的諂媚,要求女首領讓她留下照顧家人
   
這傢伙一向只想坐享其成
瞧她狐狸形狀的尾巴跟態度,真是丟盡狼族的臉
   
[那陌生的幼犬是誰帶來的,氣味可真差]
狐尾鄙視瞪著將來可能推翻她地位的幼狼
   
[別這樣說,以後她是我們的一份子了]
白狼用身體護著懼怕的小狼
    
[大家都平安回來了吧]
如春風溫柔的聲音在狐尾後方響起
 
[女首領]
柔順的毛髮,綠色的眼睛像是寶石閃閃發亮
雖然她高舉的尾巴說明了她的地位,但是也沒因此仗勢欺人
 
[你就是我們的新生幼狼是嗎?歡迎你的加入]
女首領親切的也舔吻小笛
大家也一同加入彼此打著招呼
  
小笛瞄見地洞後方三隻毛茸茸的小肉球,正爭先控後露出圓滾滾小熊頭
小毛球們跟女首領一樣參雜灰白花色,還擁有如火焰般燃燒的紅色大眼
這令小笛感到又驚又喜,女主人也注意到她正在觀看自己的孩子
    
[嗚...]
小笛哀鳴表示自己沒有惡意
 
[別害怕,我是翡翠.銀雪,你來看看這孩子,美的有如夜色一般純淨]
翡翠的聲音如水晶清澈明亮,洗去小笛對加入狼族的不安惶恐
    
女首領果真是狼如其名,她的眼睛就如翡鳥羽毛鮮豔動人
一舉一足都充分表現出女當家的氣質風範,小笛開始妄想自己是否也能有成家立業的那天
     
接著男當家也出現了,他立身站在小笛身下
小笛瑟縮的整個身軀貼地收尾,男首領也熱烈的歡迎新血的到來:[喔,你就是新來的幼狼阿.樣貌看似不錯,但比起我的兒女孩是差了那麼一點]
    
[當家的別這麼失禮.你可別放在心上,各位,是該給這孩子取新名字的時候了]
男首領的白毛像太陽直曬的雪地刺眼的發亮,他的深紅眼朣證明這些孩子全都來自於他的血緣
  
相較之下白狼的皮毛是偏乳白色系,小笛感覺有個熟悉影子與白狼身型重疊
不待小笛釐清頭緒,男首領已高傲的挺身站立,看起來是想好他的新名字了
 
群狼緊密靠攏互相碰觸鼻子親吻,大家都期待著幼狼的新名誕生
 
接著男首領向著底下狼群宣佈:   
[初發頭的嫩芽阿,我們以新名字來展示你的重生.為了表示歡迎你的到來,捨去你的舊名,現在你就叫月夜吧.願你的到來更添狼群力量,大家一起高唱歡迎月夜的到來]
各種高低不一頻率聲調回盪在山谷之中,大家無不歡欣鼓舞的齊聲高唱
    
[月夜,真是個好名字]
這時的小笛總算鬆了口氣,跟著群體揚聲歌唱
     
當小笛沉浸在狼族家人的歡呼聲中時,
有道細微的呼喚聲像是滴水穿石般的透滲她內心深處
   
遙遠卻又令人懷念的聲音.
小笛感覺對這聲音的感覺正逐漸薄弱,她覺得難過卻又感到坦然
現在她是狼族的一份子了,她的名字叫-月夜
-----------------------------------------------------------------------  
夕陽夕下
溫暖橘黃餘暉斜照在這孩子的臉蛋上
李天祥替女兒拉上窗簾,調整好睡姿
  
那張小臉依舊渾然不覺得沉睡著
看著這張臉蛋睡的如此安祥,小小心靈卻始終深刻記憶著那些大人們骯髒的過往
 
李天祥輕觸女兒的小臉,一直以來他繼續維持這虛有其表的婚姻
就是希望自己的女兒可以在兩人的照顧之下長大
沒想到孩子潛意識裡還是記得那些事情,這小小的身軀究竟了承受多少痛苦呢
  
他忽略身後的女人面有難色,欲言又止的表情,繼續忙著自己的事情
這賤人當初明明協議好要搞到外頭去搞
要不是她那天私自把那男人偷帶進門,小笛就不會再次想起這些事,快樂長大直到成年
   
[這欠幹的蕩婦,我是絕對不可能原諒你的]
李天祥用眼神向賤人示意對她的憤恨不滿
也差不多是該來辦理離婚手續的問題了
   
醫生也不能保證女兒究竟會不會清醒,但他有預感總有一天會醒來的
 
也許是老天有眼吧
有匿名人幫小笛出了一大筆醫療費,只要求他能好好照顧小笛
因此他才得以辭去工作專心照顧女兒
  
那好心人是誰呢
他虔誠感謝老天爺,不至於讓他完全對人生失去信賴
  
小笛就由他來照顧吧,不論用什麼方式他都會試著去喚醒女兒的
可憐的孩子...她不該有這樣的人生的
沒有媽媽沒關係,爸爸會連同媽媽的份一起愛你的
 
當光線完全沒入海平面時,大批蝙蝠從古堡湧出
例行的尋找工作又再度開始了,一抹微風從醫院窗戶縫隙溜了進來
帶著一股濃烈的花香氣息,這濃郁氣味讓病房所有人感到昏昏欲睡
病房的人接連陸續入睡,心疲力倦的李天祥也趴在女兒床前沉睡
   
半掩窗戶[忽]的被吹開,一隻蝙蝠跟著振翅來到睡美人的床前
接著蝙蝠在空中翻轉半圈掉落地面
像是微風的手由下至上的撫上女孩紅潤臉頰,他不捨的持續凝視這張睡臉
  
[小笛,回來好嗎]
床前女孩依舊沉靜的做著美夢不肯清醒,他只能收手憤然退開
 
[該死的白翼到底找著魂魄了沒有]
他將挫折感轉移到老管家身上
此時的他多想立刻前去夢境之地拉她回人界
但是急躁魯莽前去可不是一件好事,他得耐心的等待消息
    
[你以為夢境之地只有你家花園大小嗎]
像是幽語的風聲從後方傳來,福萊斯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是誰
   
[滾開,我無心聽你的風涼話]
他只想靜靜的守著小笛,不希望別人來打擾
   
[妮娜跟你同樣固執,你是知道的]
妮娜眼神堅定,但福萊斯開始後悔當初救了她
    
[不要逼我...收回曾給你的一切]
他低聲警告
   
[妮娜才不要那些,妮娜只想永遠在你身邊]
女人不死心的懇求福萊斯
要不是福萊斯對她吸血,惡疾纏身的她早就死了
    
[妮娜已經向血魔大人烙下僕之契約了]
福萊斯終於看了她一眼
但那只是一雙充滿同情的眼神
   
[你這白痴,血魔可不像我那麼好脾氣]
真是無藥可救了,選擇將自己的靈魂獻給吸血鬼
她的靈魂將世世代代永遠遭受吸血鬼的控制,永不得投胎重生
除非有一天她殺了比自己能力還強的吸血鬼為止,才能得到真正的自由與力量

供血人至少還不需要落到如此下場,只要定時提供鮮血就能延長性命
但骨子裡依舊還是個人類,遲早還是會衰老病死的

他繼續輕聲喚著睡美人,希望聲音能再度傳達到她的心靈深處
    
[無所謂,只要妮娜可以跟你一起.萊斯,你看,我現在也算是個吸血鬼了]
她露出脖上咬痕印記,福萊斯僵硬的看著她
 
這女人真是瘋了
居然為了自己淪落到這種地步
     
[所以...就算現在動手殺了她也是輕而易舉的事啦!!]
妮娜突然性情大發的朝著病床奔去
   
[給我住手,瘋女人]
福萊斯比她快一步的挺身擋在病床前
      
妮娜像是毒蛇躍起凶狠的朝他襲擊而去
她揮舞尖長指甲假裝要攻擊福萊斯,但福萊斯動也不動的任由她逼近
眼看那如刀片銳利的指甲劃開他俊俏的臉龐,他眼眨也不眨的按兵不動等著妮娜接下來的舉動
 
妮娜遲疑了止住了攻擊
福萊斯趁著瞬間的空檔猛力打落女鬼身軀,接著迅速單手貫穿妮娜的胸口
   
只差那麼幾吋就瞄準到心臟,福萊斯狠毒的視線威脅她別想再次亂來
   
妮娜從口中嘔出汙黑血液,並虛弱的撫著胸口大洞喘息
就算這樣不會死去,但強大痛楚也是一大折磨
  
對於底下重傷的女人
福萊斯毫不憐香惜玉抽手退開,然後退回病床陰影下:[下次可就是來真的了.現在,永遠的滾吧]
      
妮娜先是訝異,隨後悽然淡笑
她愛的男人現在只想置她於死地,他的一切作為說明他是認真的

 

 





   

 

 

 
 
 

  







圖源:http://www.wallcoo.com/nature/Apple_Mac_OS_X_Lion_Wallpapers/Moon.html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文創空間」

台長: 嵐夔+湯小君
人氣(1,576) | 回應(3)| 推薦 (9)|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長篇文章 |
此分類下一篇:怪物-第五章
此分類上一篇:龍爭之戰-第五章(長篇小說)

Justy
先說,好好看!!!!!!
一定要繼續寫下去啊~~
好想知道未來的發展

月夜真的是好名字耶
2012-07-21 12:49:42
版主回應
會的
被你們這樣鼓勵
人家也好想知道後續發展了阿@@
-
福萊斯應該也會喜歡這個名字xd
2012-07-21 13:12:59
♥ 子均 ``
好厲害喔!
好有邏輯思想~
會讓人想看後續的發展!
期待中^_^
暑安安~
2012-07-21 13:40:24
版主回應
邏輯...
(((腦袋當機幾秒重開機
沒有你形容的那麼深奧啦Q.Q
-
子均安唷
小時候期待放暑假
長大就希望暑假快點過完
假日到哪都是人...|||
2012-07-21 18:01:40
RedBanyan
這章開始切入主題了吧??
福萊斯的反差好令人振奮喔喔!!!
新的世界新的夥伴,空間更開闊更期待接續了啦=w=

午灣~
2012-07-22 15:02:25
版主回應
午安
RedBanyan
-
真的齁^-^*
等我當完狩魔獵人再來繼續更新
2012-07-22 15:12:26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