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6-23 21:14:13| 人氣2,153|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怪物-第二章(短篇故事)

推薦 1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白色憂傷


[小笛,早安]
福萊斯叫我的時候,我還是不敢正視他
      
[沒關係,小笛.你只要聽我說話就好,我不會再勉強你說什麼]
  
結果福萊斯毫不在意那天我所作出的失控行為
他說那是因為我害羞的緣故
我仔細想了想後,發現他說的沒錯
可是為什麼自己從來沒發現過這點呢
  
因為怕生又不會跟人群交談,所以身體防備機制啟動選擇逃跑
    
後來我想到了過去
我沒有其他兄弟姊妹,小時候都是一個人玩
從上幼稚園後只要有人主動接近我,我就會逃走
那些人會因為我荒唐的行為感到疑惑,就不想再接近我了
而我也就這樣錯失了每個認識新朋友的機會,逐漸習慣一人獨來獨往
  
[對了,小笛,你今天功課有寫完吧?]
這句話成了福萊斯每天慣例的問候語
起初我連回都不敢回,但福萊斯每天都在紙上畫出一個笑臉送給我
大約過了一星期後,我才敢在紙上寫出歪扭的幾個字:有
  
福萊斯只要見我沒反應或不知所錯的樣子就會停下對話
他的表情從不讓我覺得到他是刻意這麼做的,而是擺明了想和我當朋友
也不會催促我快點回答,就算我沒反應他還是每天送給我一個微笑
從開始他一人的自言自語,到現在我能寫上幾句話,接著說上一兩句話
  
我還是渴望結交新朋友的吧,但像他那麼有耐心的人還真是少見
    
就在我跟萊斯當朋友好幾天後,今天下課正要找他一同回家時
我們班的同學搶先一步走上去跟他搭話:[萊斯,你為何要跟那個怪女孩一起阿?]
見到有人在跟萊斯談話的我,下意識的躲在牆角後頭,不敢上前去找萊斯
心裡深怕萊斯會不會因為別人而與自己疏遠,只好停下腳步觀察著
     
不知道是否他們早看見了我在後頭探頭探腦的鬼祟樣
那位同學故意把話說的很大聲,像是要我也聽見一樣
我只能無能的畏縮在牆角,根本無法動彈,任憑心跳奔馳
        
[她一點也不怪]
萊斯正色的說著
  
[什麼阿,我跟你說,她可是曾經當面全班人的面,把一位同學咬到全身都是傷痕.老師怎麼叫她都不肯鬆口,你不覺得這樣的人很可怕嗎?]
他就是那位同學
我卻記不起他叫什麼名字
  
[是那男生對她做了什麼事吧]
萊斯反問的同時,那同學的臉色一陣青白
  
[也不過是看她老是孤僻不搭理人,想捉弄一下罷了]
他試著為自己辯解
  
才不是只有捉弄一下呢
每天在她的桌上寫滿髒話跟猥褻塗鴉
搶她的作業簿一頁頁撕碎亂丟
還在她椅子上放圖釘或是在抽屜裡塞蟑螂或是死老鼠
也常常沒來由的帶頭其他人一起來欺負取笑她
  
最後那次實在是太過分,他召集其他同學一起拿爛掉的水果丟她
她那天穿的新裙子是媽媽用了一個月時間熬夜為她親手縫紉的
已經忍無可忍的她容許為了自己而戰
所以才會開咬領頭欺負她的人,只要打敗頭子其他小兵也會落荒而逃
就不會再來找她麻煩了
     
這種人
這種人...
想到就怒氣狂飆
我試著按照醫生的指示控制自己呼吸的頻率,命令自己不許衝動壞事
但也很想知道萊斯怎麼想的,所以一直沒敢出面
  
[那不就是了嗎]
萊斯扭頭就走,那位同學還在他背後不死心的喊著:[ㄟ,你這人可真奇怪.我看你也應該是個怪咖.怪咖跟怪咖配還蠻適合的,哈哈哈--]
  
[...]
萊斯不管他的叫囂,走向我躲藏的牆角後
  
[你都聽見了嗎?]
原來他早就知道我在這了
我無力的蹲下身軀,對他感到十分歉意
 
[我...]
對不起,你不該跟我這種人一起的
我眼眶盈滿委屈的淚水,替他和自己感到難過
     
[別在意,他根本不了解你]
萊斯的微笑總能讓我看見光明
我苦笑著讓他拉我起身,然後跟他一同回家去  
  
到最後
託萊斯的福,有些同學對我的態度不再充滿排斥
他常常介紹其他同學,也把我介紹給其他人認識
就算我做出古怪彆扭的失常行為,還會替我做出解釋
漸漸有些同學也就能體諒我的奇怪行為
   
但是免不了有些看不慣他的作風的人,常常三番兩番找他麻煩
將那些譏諷話語用著幽默的自嘲給輕鬆帶過
每當我為此感到過意不去,萊斯還是那一貫用那溫柔的笑容安慰著我,那沒什麼
----------------------------------------------------------------
很快的幾個星期過去了
   
我不懂身旁的這個男孩,為什麼會想和我當朋友
可是每次問福萊斯,他總是笑著說我很像他以前的一個朋友

福萊斯說別看他這樣
他也因自己的體弱多病吃了許多苦
有的同學懷疑他根本不想上體育課裝病
也有同學常拿他的身體開玩笑,強迫他要吃下多少的午餐或是跑操場幾圈才願意跟他交朋友
但認真執行過後只換來那些人惡意的大笑
也有些人會推倒他,嘲笑他皮膚白一定是個人妖或是同性戀
   
自從他交到這位朋友後,便很少有人敢欺負他了
他的朋友總會為他挺身而出
不過在剛開始他們並不是朋友,而是在街上遇到的
  
[所以我見到你的眼神,讓我想起我和朋友的第一次見面]
福萊斯笑著說
  
[他...是個怎樣的人呢?]
經過這幾個禮拜的相處
我已經能用和媽媽對話的方式,跟福萊斯自在的對話
   
福萊斯在我遲疑或口吃不會表現不耐煩或是取笑我的吞吐
他總是耐心的等著我一字一字的慢慢說,就算最後放棄對談也無所謂
反而告訴我他喜歡和我聊天,希望下次能再多聊一點
這句話常常鼓勵著我要想要跟他作更多互動,最後我終於能順利和他像家人那般對話了
  
但是對於其他人卻一點進步也沒有
有些人還連帶福萊斯一起欺負,私下說他壞話
可是福萊斯一點也不介意,他說交朋友重質不重量
他覺得我還遠好過其他人
  
我有時還是會忍不住逃跑
在我回來時他總是會告訴我說,只要我跑的時候記得回頭就夠了
他會追上來的,即使他跑的很慢
我有時想起會回頭看,福萊斯真的在後面小跑步跟著我
幾次以後,我看他呼吸困難的痛苦模樣就會不自覺慢下腳步
我對他這樣的舉動覺得喜悅也感到安心,漸漸的從他身旁跑開的次數也減少了
          
[一位很棒的朋友]
他真誠的說道
  
這點讓我實在無法想像,那麼為什麼他的朋友不跟他一起來學校唸書呢
     
[你來我家就知道了]
福萊斯的笑容富含隱喻,這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回到家的我迫不及待將好朋友福萊斯的邀請馬上跟媽媽報備
  
[去朋友家玩...?!]
媽媽聽完差點把手上的碗盤摔破
不只她覺得不可置信,連這麼詢問的我也是這麼認為的
  
[老公,老公你聽聽你女兒說的話]
媽媽興奮的告訴剛下班的爸爸這件事
    
[嗯]
爸爸只是漫不經心的繼續看著報紙
他一向對我都是這樣冷淡...
 
[那就去吧,要媽媽陪你去嗎]
媽媽開心到眼角泛出淚光
我覺得有點高興,終於能讓媽媽露出笑容了
  
[好]
打電話跟福萊斯約好時間後,我開始期待假日的到來
媽媽要我早點去休息,明天才有體力跟朋友盡情的玩樂
----------------------------------------------------------------  
躺上床後,那久未出現的夢境又出現了
聽見在黑夜的森林裡響起了低沉有如號角遠播的嚎叫聲
狼群跟著白色大狼在灑滿月光下的草地上奔跑著,牠們又來到我的房間
  
一樣的,大狼始終站在床前凝視著我
我看著牠身上柔軟的白色皮毛,第一次有主動接近白狼的舉動
這次我沒感覺以往那麼懼怕,整個空間充滿溫和寧靜的氣氛
白狼只是將耳朵後靠,瞇起眼睛搖著尾巴將身體靠攏過來
其他灰狼也爭先恐後的跟著撲上前來想要接受我的撫摸
  
突然間,白狼警覺的豎起雙耳
我隨著狼群所注視的方向看去,有人打開了大門---
  
[走開!給我走開!]
睡在身旁的媽媽也被我歇斯底里的大吼聲給吵醒
 
外面的光太刺眼,我無法看清那個人的身影
那男人背光站在門口好一陣子,媽媽坐起身來整整儀容
   
[嗚--嗚]
我毫不客氣的將四肢站立在床上低吼,將媽媽保護在身後
 
怎麼又是這個傢伙,渾身充滿臭味的傢伙
無禮的入侵者,快給我滾開
我像狼一樣皺起鼻頭,咧開嘴角
如果我有毛皮,應該已經拱起來咆哮了
  
[沒事的,女兒.是你的佛德叔叔]
媽媽走上前和陌生男子交談,然後輕輕的帶上了門
留我一人身處一片漆黑之中緊張警戒著
 
一聽到是佛德叔叔我更顯懼怕 
只記得最後自己趕緊跳下床,用前肢來回不斷刨抓關上的大門木板嗚叫著:[媽媽,別把我一人丟在這裡,媽媽--]
----------------------------------------------------------------
空間充滿僵硬的氣氛
  
媽媽的感覺和平常不太一樣,我說不上是什麼感覺
但是我惹媽媽生氣了,從她冷漠的臉上我可以看出尚未退去的怒火
      
我又做錯事情了
昨天我一個人在房裡大吵大鬧,最後媽媽不得不支開那位叔叔讓他先行離開
然後回房安撫我吃藥安睡,我又讓媽媽失望了
所幸媽媽今天還是會陪我去福萊斯他家,只是我真的覺得對媽媽十分愧疚
為何我還是又這麼做了,難怪大家都不想理我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福萊斯的家到了
 
[這哪像台灣的一般住宅阿]
媽媽抬頭看著目瞪口呆
我這才覺得鬆了一口氣,至少媽媽的臉龐不再那麼緊繃了
  
像是歐洲才有的哥德式建築古堡就這麼縮小展現在我們的眼前
福萊斯該不會是有錢人家的小孩吧
房子都住的這般氣派豪華,我跟媽媽在白色柵門外看傻了眼
  
[那麼現在...]
媽媽按下門前的對講機,裡頭出現一位老管家的身影
  
[你好,訪客.請問有什麼事嗎?]
老管家禮貌客氣的問道
  
[我...我要找福萊斯]
我搶先一步擠上對講機前回答
老管家繃緊的臉龐釋出些許笑意柔和了臉部僵硬的線條
 
[找福萊斯少爺是嗎,我立刻派人前去接應,請稍等]

結束對話後 
沒多久就有一位穿著白色上衣的金髮男子從大房子裡面走了出來
他疾步穿越了房子前的玫瑰花園,身旁還多了一條白色大狗.身後的老管家撐著傘急忙跟上前喊著:[少爺等等阿--]

但那人不顧後頭人的叫喚,和大狗往著我們的方向快速前來
幸好最後老管家還是追到了那人,替他穿上外套撐起大傘
  
[福萊斯!]
隨著人影的接近,我認出了他
  
[汪汪汪汪--]
狗兒在福萊斯四週繞圈蹦跳著吠叫
  
[安靜點,慕瑞尼]
福萊斯作出指令要狗兒安靜坐下,然後為我們開啟了大門
  
[牠會咬人嗎?]
媽媽慌張的直盯著狗兒問,看起來十分緊張
  
[不會的,夫人.牠是很有紀律的狗兒]
福萊斯給了我們安心的笑容
   
可是媽媽臉色還是很不安,她好不容易擠出了幾句話:[小...小笛...你先留在這吧,媽媽...等會在過來接你回家]
    
[媽媽?]
我困惑的看著反常的媽媽
     
[不會有問題的.夫人,我會好好招待小笛的]
媽媽在聽完福萊斯的話後,迅速的點了點頭.
像是落荒而逃的趕緊跳上了車,頭也不回開走了
  
[你媽媽怕狗嗎?]
福萊斯跟我看著漸行漸遠的黑色轎車
我對他搖了搖頭,表示不清楚
   
然後我們將視線放回依然坐定原位的大狗身上   
福萊斯身旁那條大狗不知為什麼,第一眼看見牠就覺得十分有親切感
這條全身雪白的大狗張著渾圓黑亮大眼,歪頭斜眼的看著我們
頭型像是隻可愛泰迪熊娃娃
我很興喜卻又不知該怎麼去接近那條狗兒
  
福萊斯吹著口哨和擺著"過來"手勢要慕瑞尼走上前
主人握住我的右手帶領它撫上柔順光滑的毛皮上頭,狗兒溫馴的讓我摸著舒適溫暖的皮毛大衣.這觸感讓我覺得似曾相識,很像夢中那頭大狼的白毛
   
大狗接著跳起,伸出粉紅舌頭胡亂在我臉上亂舔一番,逗得我哈哈大笑
那一團像是棉花蓬鬆的尾巴輕快在身後的甩阿甩,福萊斯要我拉著慕瑞尼讓牠站的更直
這條大狗居然快高過我一顆頭了
 
不知過了多久,管家邀請我們到溫室去看看花草
那裡有很多跟外面一樣美的玫瑰花,都是福萊斯的媽媽親手種的
每株品種都是從國外進口的嬌貴珍物,大約有500棵左右
全部都是福萊斯的媽媽親自照顧栽種的.福萊斯還說她心情好的話還會採些下來放在桌上花瓶裡
晚上再把花朵洗淨揉成碎瓣灑在浴池裡泡澡,或是作成花茶來喝
  
我們在欣賞完美麗的各色玫瑰之後,坐在大廳休息室的椅子上喝茶聊起天來
     
[慕瑞尼就是你的好朋友對吧]
我問
不知為什麼,慕瑞尼跟夢裡的大狼好像
         
[是的,他是我忠心的好朋友]
福萊斯堅定著看著"朋友"說著
          
[真希望我也能有像慕瑞尼這麼棒的朋友]
這可真讓我羨慕極了
         
[可是在當初我遇見牠可不是這樣的呢]
福萊斯開始默默說起故事來
       
那天是下著細雨的一天,福萊斯又跟村裡其他小孩打了一架
可惜弱不經風的他又被人家打到躺在地板上,一個人離開學校坐車來到市區
然後在一條髒亂不堪的小巷裡發現了慕瑞尼
  
那時的慕瑞尼白毛發黃,沾滿泥濘並糾纏打結.
垂著尾巴的牠無精打采的到處嗅聞尋找食物
這條可憐的野狗瘦弱到連側邊肋骨都跑出來了,跟右眼腫一圈又流著鼻血的福萊斯一樣狼狽
福萊斯看著自己沒用的身體覺得挫折
他又回頭望著狗兒,覺得心生憐惜
  
福萊斯朝狗兒面前走近.
才走了幾步,野狗馬上立定不動,四肢僵硬的瞪著陌生人
        
[你跟我都一樣可憐]
他說
               
狗兒只是動也不動的盯著福萊斯的一舉一動,微微發出嗚嗚低吼警告聲.就當福萊斯伸出手欲碰上狗兒頭顱時,那隻發怒的野獸張開大嘴往前撲跳欲作開咬狀.福萊斯害怕的往後退開,跌坐在地板上,閉著眼心想著自己死定了.但一段時間過後卻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那條野狗靜靜的離開了
    
他問附近的居民,那些人說這是條被遺棄的狗
以前幫著主人趕羊的狗,在一條後腿瘸了之後,因為要花上一大筆醫藥費看腿治傷
不想花大錢治療的主人將牠丟在這之後就棄之不顧了.牠只好常常在這一帶翻找垃圾箱尋找食物以求生存
  
我們都被世人給遺棄了...
福萊斯從野狗漆黑如墨的眼裡看見自己
      
之後他開始每天老是帶著食物到那一帶閒晃,期待能再一次遇上慕瑞尼
每次總是能在那第一次相遇的小巷找到這條流浪狗
起初他丟食物的時候,慕瑞尼驚慌閃的老遠,以為又有人要拿石頭丟它
在牠聞出那是食物之後,常常咬著食物一下子又溜回大街上消失無蹤
    
隨著福萊斯每日造訪,從只是遠遠看著福萊斯把食物丟給牠
到最後只要看見福萊斯牠就會開心的搖著尾巴跑過來,在他面前安心的吃起食物
有一天餵完食物後,慕瑞尼反常的跟在福萊斯身後走著
這使得福萊斯也想將這小狗帶入他家,可是福萊斯的家人並不同意
但是慕瑞尼總是忠心耿耿趴在大門前等著,無論刮風下雨
 
[一直到牠跟著我去學校,最後把那些欺負我的人全趕跑了.我的家人這才願意雇用牠當作我的私人保鑣]
萊斯眨眨眼說完後,蹲下揉著好友的胸前
而大狗只是熱情的又在福萊斯臉上多舔上了幾口
牠一隻的後腳雖然無法站立太久,但是使用三條腿的狗兒依舊健步如飛
    
[牠跟我,的確有一點像]
聽完故事的我,意猶未盡的嘆息著
   
[哈哈,也許可憐的人吸引的也是跟自己同樣可憐的人吧]
福萊斯說這句話時,表情有些悲傷
     
[才沒那回事]
我也拍拍慕瑞尼的肩膀,像人類朋友般看待
我們才不可憐呢,對吧?
     
[小笛...你會討厭我這一身的皮膚嗎?]
我看著他突然的發問,搖搖頭
 
[不會阿,跟慕瑞尼一樣顏色有什麼不好]
福萊斯表情看起來很不確定
 
[很高興你這麼想...但如果我說我一直都沒說實話呢?]
他低沉的問著
    
[什麼意思?]
福萊斯是怎麼了?我開始擔憂起來
怎麼突然變得這麼陰鬱,一點都不像在學校時候的他
    
[你會想聽嗎?小笛?]
他問,那態度看起來十分沉重
     
[萊斯,這會影響我們的友誼嗎?]
我看著他刻意轉開的眼神
         
[有可能,是該像你坦白的時候了.不說我永遠不覺得是真心和你做朋友]
他嘆了一口氣
      
[我其實是卟啉症病患]
他背對我,一口氣把話說完
       
[那是什麼?]
我不明白的看著好友
                 
[除了不能曬到太陽之外,我爸媽不如你想的如此恩愛.我是個怪物,是個我媽跟哥哥所生下的噁心生物]
當福萊斯跟我四眼相對時
我看見他身後有著跟自己一樣,
擁有一頭沉睡在心中的巨大哀傷怪獸,已經悄悄浮出水面露出頭來凝視著我

 



  


    




  
  



  
  





圖源: http://www.wallcoo.com/nature/Webshots_Daily_Photo_Premium_200706_02/html/wallpaper24.html

台長: 嵐夔+湯小君
人氣(2,153) | 回應(3)| 推薦 (1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長篇文章 |
此分類下一篇:蛭命力-第五章 空獸(詭侷長篇小說)
此分類上一篇:怪物-第一章(短篇故事)

Justy
最後一段太令人驚訝了!

寫的超好阿!!!!
2012-06-25 13:16:33
版主回應
我不知道justy媽喜歡這種的
還怕太沉悶><"
不知justy是狼人派還是吸血鬼派的阿
哈呵
2012-06-25 18:29:06
Justy
我..都可以耶XD
只要寫的好看我什麼都愛!!!
2012-06-26 13:48:20
版主回應
聽你這麼說我好高興喔
-
今天真是熱爆了...
2012-06-26 14:57:31
加菲熊
還有嗎?
很好看耶!! 有點詭異的灰色小說--這是我的看法啦! 不要生氣喔
2012-06-27 15:51:02
版主回應
才不會生氣呢
反而還要謝謝熊熊的鼓勵
你的看法沒錯阿
我的確想讓人有這種感覺...
2012-06-27 19:22:16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