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7-11 14:40:51| 人氣1,909| 回應4 | 上一篇 | 下一篇

龍爭之戰-第五章(長篇小說)

推薦 1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行進之間

當羅柏一行人爬上高塔頂端時,他們看見更多的龍翱翔於城堡周圍吼叫著
   
在空曠的平台上頭,只見有些已裝上鞍座的紅龍在高塔上方繞著建築物外側慢速飛行
有些停在平台上的已取下身上厚重裝備休息的紅石,俯躺著由精靈夥伴召喚水精靈吐出水柱的將紅石碩大身軀上的淤泥血水給沖洗乾淨
    
無人管理的紅龍群迴游在山嶺和高塔之間乘著氣流滑翔,各種音調不一的龍族吼叫以及撲翅聲響繚繞於高塔四周.當他們隨著帶領者穿越每隻大約三十呎高如樑柱挺立的龐然巨獸身旁,羅柏在心中納悶著為什麼艾列特國擁有這些強而有力的生物兵器,卻還說沒辦法完全消滅喀喀劇?
  
他還觀察到這和坎德培馴服牲畜的管理很不一樣,人類大多以鞭子和怒罵聲來硬逼動物聽話,而精靈選擇融入了解紅石的文化裡
  
優雅的精靈只需凝視自己一生的好夥伴雙眼,加上彼此長期相處所培養出的肢體表達,模擬龍群各種情緒性叫聲,就能心靈連結而互相交流
  
雷伊跟露兒也停下爭辯,跟在羅柏後頭東張西望著
  
[這麼多的龍騎士...]
雷伊看的目瞪口呆,一旁大開眼界的露兒慶幸自己有堅持同行 
   
[多?那是你沒看過從前艾列特精英部隊,紅石近年來數量銳減.你可知道紅石從幼龍長至成年至少得有30年的時間,挑選一生一世的作戰夥伴訓練也要花5年以上.更別提你們的王子,近年來偏愛侵略各國...]
帶領者發完牢騷後,搖頭繼續領著三人穿越數道塔門
 
[羅柏,他說的是真的嗎?]
雷伊悄聲問著羅柏
  
[不盡然,有很多決策不是殿下說不就否決的.你還記得叫我們找藍石的將軍吧?]
他們倆對看一眼後,相互點點頭
心知肚明就算有精靈國的紅石助陣,對他來說還是不足的
       
最後走道傳出悽厲吼聲
角落有一頭傷勢嚴重的紅龍痛苦扭動身體,對著照顧者以高頻尖嘯跟立頸鱗來表示不滿和恐懼.祂的精靈朋友也耐心以平穩的低長聲調重複回應,並用手輕撫紅石體側.那條焦躁的生物隨即安定下來,容忍夥伴清理牠因打鬥而皮開肉綻的疼痛創傷
   
來到帷幕牆的盡頭,那位帶路人轉頭對三人說著:[這裡,我們到了]
  
[接下來站在原地就好,不需要感到害怕---]
眾人尚未意會話中涵意,一片巨大黑影急速將他們吞沒於黑暗之中
     
像條騰飛戰船的黑影划開皮質翼膜槳在眾人上空來回撲擊拍打,
祂一面甩頭吼叫發出如石製砲彈摧毀城牆爆裂聲響
眾人抬頭仰望在上空處定點懸停約一層樓高度的巨獸,龍騎士從像小山高的龍背跳下地面跟著底下帶領者用著精靈語開始對話
   
隨著紅石逐漸下而降露出的其他細節
龍騎底下的鞍座不如說是個簡樸的草蓆用著麻繩捆著
  
[這麼簡單的配備就能讓四人安座於龍背之上嗎]
連個籠頭之類的工具也沒有
羅柏有些不安的思忖著
    
但關於他們的疑問沒有得到任何的解釋
只有帶領者拿出用玻璃製成的珍貴綠色防風鏡要三人帶上
趁著精靈們交涉時,三人不自覺多將目光放在如同壯麗山脈的紅龍身軀上頭
   
他們內心澎拜滿心讚嘆著活生生紅石果然更是不同凡響
看著那充滿力與美的巍然體態.黃色銅眼閃著劍尖的光芒.威風凜凜的闊大龍頭讓所有人打從心底對紅石產生震懾與由衷的敬重.不管是佈滿在全身上下如火焰燃燒般艷紅鱗甲,或是精靈騎士與龍族之間深厚情感,令所有外地人再次對這奇妙生物皆感到讚嘆聲不已
     
那位負責承載他們的精靈並沒有打算讓紅石降落,他手腳俐落的一下又爬回紅石山丘上頭
羅柏的疑問這才有了答案,從特化的犄角把手到龍頸背凹陷處如馬鞍的座位看來,紅石已進化成為精靈騎士貼身的戰鬥座騎.
   
當騎士一腳跨上剛好契合的位置時,羅柏心想這真是武器和座騎完美的結合
那麼他們三人又該往紅石哪裡坐上呢?
 
[希望待會可別摔下來才好]
雷伊忐忑不安的喃喃說道
   
[怕了你就用走的吧]
露兒嘻皮笑臉的回道
  
[誰說我怕了,你的腿都抖成這樣了還嘴硬]
發現露兒同樣遲疑的雷伊也豪不客氣的反擊
  
[露兒,我再問最後一次--]
羅柏又不死心的再次詢問
 
[不要,我已經來到懸崖邊緣了.就算死也要一起去]
話還沒說就被這位任性的小姐給堅決回絕
  
三人將目光放回已乘上龍身的騎士身上
          
[嗚咻,嗚加]
精靈騎士坐穩後用著龍語喚著紅石昇空,直到眾人只見著宏龍像旋風急速飛速竄天
     
就在所有人都看著黑點消失在遠方的雲端外,盡頭的黑點又如隕石掉落高速向著塔樓衝撞飛來,以為會被撞上的三人還來不及閃避,就被如老鷹銳利勾爪給牢牢抓附給拉扯帶上青空
  
等三人再次睜開眼,才發覺艾列特已成為地圖上的縮影.三人皆可看見生動地圖上底下像螞蟻丘的黑點不斷四處飛移.在龍左前肢的露兒展開笑靨大聲揮手歡呼,右旁的羅柏沒見過笑容如此燦爛陽光般動人的女性.最後意識過度注視露兒的自己,連忙將羞澀的視線轉移放在後方的雷伊
   
雷伊驚慌失措的舞動四肢大聲抗議著,似乎是對於座位的安排很是不滿
從逆風更往後方看去,紅石如大蟒蛇粗壯的尾巴在後頭規律甩蕩,龍尾在飛行中除了能保持平衡也有控制方向的作用
   
過沒多久底下景色已被雲層給交疊遮覆,紅石不斷搧翅往雲牆邊緣急速攀升,直到衝破雲層後來到山脈頂點,前方金黃大球所散發出耀眼放射狀光束毫不留情的迎面直照
  
這時三人戴的護目鏡發揮了效用
不管是強風還是灼目光線都不能阻止他們一覽底下美景
從艾烈特國家到監視之森外圍,想當初要是他們有紅石充當座騎,一路過來也不會歷經千辛萬苦了
       
正當紅石欲往前方飛進,一塊灰暗厚雲往他們側方迅速飄移過來
灰雲層夾雜流竄的閃電滾滾翻騰著,黑雲很快將他們團團包圍
週遭光線黯淡下來,大家都覺得情況有些不對勁
很快的所有象徵光明的事物都被黑雲逐一吞沒,灰雲裡衝出三隻磷光幽幽的骨骸飛龍
    
這些體型略小於紅石的屍龍都已失去皮肉之軀,只剩散發詭異綠光襯托空洞雙眼與龍屍骨架
    
[願伊芙娜護佑!這是禁忌法術所召喚出的惡靈阿,是誰膽敢這麼對待沉睡的龍靈?!]
龍騎士驚恐的喊著
 
其他三人也皆感到一股惡寒包覆,若說這是龍靈
那又會是誰有那麼強大的術法可召喚來自幽冥的魂魄呢
從遙遠的年代就有數以萬計不自量力的法師想喚醒龍靈,但通常下場就是死無全屍或遭受法術反噬.召喚出龍靈的傢伙想必不是什麼簡單人物了
              
三條屍龍像游蛇閃電般分別從紅石後頭三方包圍夾擊,紅石敏捷斜身收翅躲過了一隻
另外兩隻緊追紅石尾後,龍騎和巨龍交換眼神後,紅石迅飛了幾哩之後突然急轉飛下,帶著兩隻幽靈龍迴旋轉了好幾圈,那些妖龍卻還是窮追不捨
   
直直下墜的紅石最後沒入底下厚重雲層裡隱避,然後閃過數個同時劃開雲層間的雷擊閃電,從兩隻至正後方灰雲裡破出突襲,那兩隻屍龍見著目標回身朝著紅石迎面飛來
    
紅石惱怒將肺腔的待引燃氣體吸至口中準備噴發
就在兩隻屍龍回轉撲抓過來之時,牠吐出一團高熱的火球成功集中兩團目標物,受詛咒的兩隻惡靈立刻被永恆不滅之火給燒成焦炭灰燼
   
但隨著煙霧散盡,從塵灰堆竟冒出一個身著黑袍的神秘覆袍人,他安然無事的懸於空中
         
[卡硰斯括夫]
從頭罩露出半顆蒼白的頭骨說了無人懂得的亙久古語,無任何肌肉附著的顎部喀喀作響
   
[我的老天爺阿,那是什麼妖術變出的可怕生物阿?!]
被紅石給帶的七暈八素雷伊好不容易可以看清楚眼前的一切情況
沒想到卻見著個骨骸人型站立於天空之上
  
[邪惡的分身,給我受死吧]
龍騎英勇高喊,座騎馬上裂開大嘴撲向覆袍骨骸
 
[爷杷幾斯,鍥隸彌吰!]
骨骸空洞的嘴裡夾雜模糊不清的話語
周圍發出宛如吹入斷層山縫下的呼嘯烈風,骨骸將兩臂交叉放置胸前開始念念有詞
   
就在衝撞過來的大龍嘴欲咬碎覆袍骨骸看似脆弱的一身老骨頭時,龍嘴和骨骸之間湧出一面隱形磁牆將紅石的猛力衝擊給硬實的奉還回去.巨大能量衝擊波回彈紅石身上
 

暈厥的紅石鬆開了龍爪
不醒人事的紅石帶著騎士筆直的往山下墜落
 
其他三人也往不同方向高速下跌
 
[阿阿阿---]
三人只能在虛無的雲海揮舞手腳,眼睜睜看著自己急速下墜
幸好從不斷飛逝的雲端底下有個巨大光圈迅速湧上包覆了三人....
-------------------------------------------------------------------
[廢物,全都是一群浪費糧食的狗奴才!我要的紅石蛋呢?!]
氣急敗壞的男人對著下屬吼著
嚇壞的可憐男子被噴的滿臉唾液
  
[回...回大人,負責運載工具半路遭受攔截,墜毀在坎德培郊外附近.當小的派人前往探察時,裡面已經空無一物了]
男子瑟縮的回話
 
[你這個蠢材,那可是最重要的關鍵.馬上給我派人去找回來!!]
這麼簡單的一件小事都辦不到
虧他把那礙事的傢伙引開了,就是怕半路殺出個程咬金,壞了醞釀已久的計畫
 
[要紅石蛋不是到處皆有嗎,何必大費周章,冒險偷渡一只呢?]
在身旁的捲髮女人風涼的回答
 
[你也跟那蠢貨同個腦袋了是嗎?我說了,那顆不是隨便一只蛋,那是事件的核心所在!] 
女人聳聳肩遠離暴跳如雷的男人
一點也不介意事情的緊迫程度
    
[不用瞎忙了,我知道龍蛋在那]
門外走進的老人,胸有成竹的回答主人
-------------------------------------------------------------------
這裡和潮濕的雨林簡直天壤之別
 
一望無際的沙丘礫石,週遭植物被烘烤的乾縮枯黃
永無停止的曝曬艷陽持續灼燒人們的意志力
但身後爬蟲氏族卻暢行無阻自如的隨著部隊後方尾隨著
   
據說那些冷血生物體內能自行調節體溫在最合適的溫度
白天皮膚能吸收太陽熱量,到了冰冷的夜晚釋放出來使身體溫暖
沒想到與世隔絕的衲丕姆(喀喀劇)族要和這樣奇怪的生物來相互合作
   
衲丕姆族的祖先是如同創世神崇高的身份
先祖從空無一物的大地上挖掘出無限的自然知識以供後人汲取生存
這一切全是大地女神愛娃和先祖共同努力的成就
但如今蠍神率先背棄了女神的旨意,意圖接管整個世界
族裡故事流傳的蠍神原來是這麼可怖的神祇嗎?
    
戰士-傅埃喀從啟程到現在都覺得滿腹恐懼和疑慮佈滿心頭
  
對於那些被使者附身的同胞,跟利用聖湖所滋長出的巨大蠍獸
還有後頭像是掠食者冰冷無情,看了就令人不寒而慄的爬蟲氏族
       
在先知回來的那晚,他們召集部落要每個戰士拿出自己竹簍內最兇猛的其中一隻毒蠍
回到長久侍奉艾娃女神的聖湖
 
[族人們請聽吾所言,吾收到來自蠍神的指示.從前衲丕姆族只能像膽小野鹿躲藏於深山之中,偉大蠍神將釋放無與倫比的神力來助衲丕姆族掌控整座大地.現在是你們無能拋棄舊神的時刻到啦,新的蠍王神將帶臨衲丕姆族走向新的世紀!!]
   
先知說罷便與學徒從指間放出幾道冷藍光束,劈裂祭壇中心的女神石像
      
有些激動的族人見此蜂湧上前想找他們理論,由長老率領的戰士首當其衝想拿下這胡言亂語的瘋狂先知
   
但從先知和學徒口中吐出的黑色妖靈馬上佔領那些人的肉身
那些人的模樣立刻變得十分駭人,心靈像是魂魄被那些妖靈吃掉了那般空虛
他們身上帶著只有死人才有的腐臭和枯骨般的陰森外貌
受害者再也認不得自己的至親愛人,就算不吃不喝也不會死去
黑色妖靈換化為斗篷罩附受害者全身,那些活死人還會使出從沒見過的陌生毒咒
  
附身在先知身上的那人說他是蠍神,藉由釋放聖湖的力量將能助衲丕姆統一大地,成為大地唯一的王.
 
[愛娃只是個整天哭泣的懦弱女神,現在為了表示對吾無上的忠誠,吾命令殺掉那些象徵女神鹿獸!!]
祂厲聲對其他哭叫的同胞說著,膽敢不聽從祂話語的只有一死下場 
   
成為蠍神活死人的部下很快將長棲於聖湖四週的半人型女鹿獸盡數殺光
族人們心痛哭叫哀嚎聲回蕩在整座森林裡,整座古老聖壇像是經歷一場大屠殺般慘不忍賭
鹿獸鮮血飛濺在訴說幾千年來關於衲丕姆族的神明與歷史故事的斷柱上
滾落傅埃喀腳旁的鹿頭冷眼望著他,他花費好大精力才將完全眼神轉移開來
心中跟其他崩潰的族人一般不斷在心底祈求已回天上的愛娃神原諒
有些人因無法承受龐大刺激而暈厥過去,但蠍神還未就此罷休
   
蠍神接著對聖湖施了魔咒,被下咒的湖水顏色開始產生了變化
它不再像從前翠綠滋養萬物,它像是陷入絕境的野獸開始怒號震動
湖水由生意盎然之綠轉為混沌漆黑,蠍神這時命令我們將手中毒蠍投入池水裡
縱使我們覺得這些行為褻瀆了神明,但蠍神強迫我們執行
不順服者的身體被推入湖內,湖水立刻吸乾他所有的生命
我們眼看同胞一個個從力大如牛的勇猛戰士變成風中殘燭般乾枯身軀,虛弱的沉入湖底
          
倖存的其他同胞們在無數的夜裡,祈求女神再次降臨動物肉身來拯救衲丕姆人
族人都很傷心又害怕,不敢相信這是神的旨意
現在剩下的衲丕姆人是被老虎壓制的獵物,只能卑微的聽從強大蠍神的指令
眼睜睜看著體積變大的巨蠍怪物從淒黑的混濁湖底緩慢爬上地面,然後蠍神接著帶領我們去蜥人族的地盤
   
那些喪心病狂,嗜血成性的蜥人族握有使黑龍肉身復活的關鍵
    
當我們來到荒漠罕有的其中一座水源地時,
才發覺這裡與神話中惡人魂魄所去的歸所並無兩樣
這裡終日無雨,偶然少有喜獲甘霖的沙地很快將所有恩惠盡收回去
眼前劃過天際半邊的燦爛虹光不能一併抹去底下的煉獄
    
蜥人族雖聽從蠍神的命令不至於動我們一根寒毛,但是對於牠們從各地擄來的人畜就十分殘忍
 
傅埃喀看著蜥人群圍在地面,四肢貼地像獸類撕扯吞咬從別族搶來的人類肉塊
一面談舌吐信,像毒蛇注視的雙眼不忘虎視眈眈看著經過的人群,看似在打量哪些族人的軀肉
冷涼帶著恐懼的氣息從腳底一路麻上頭頂,他打從心裡排斥這群噁心怪物
  
由人骨與其他獸骨堆疊而成的黑瑪璐特伊神是蜥人巢穴中,最突出的建築物
特伊神也就是蜥人族口中的黑龍王
紅龍掌控大地
藍龍操作天空
黑龍負責保持世間平衡
  
諸神沒料到的是黑龍不甘屈於小小的責任裡
祂決心在世間弄出一些有趣的事情來,一面讓諸神忙得焦頭爛額
一面想掙脫諸神當初加持於祂身上的枷鎖
祂想成為大地的主,讓世間所有萬物只能祂低頭
  
在祂將世間弄得天下大亂的那個年代末,諸神決定收回祂的肉身
將祂魂魄禁錮在裂縫山底,祂用盡最後一絲魔力創造出蜥人族來
黑龍將重生的希望全放置在自己創造的生物手中
 
傅埃喀看著這長的畸形怪樣可怕魔神像 
四顆長脖子朝著不同方位的龍頭,胸口倒置五芒星包附所有罪惡源頭的漆黑半男半女身軀
蜥人族獻上剛宰殺還溫熱的蹦跳人類心臟,將它恭敬的放置在無數乾涸的血瀑祭台上頭
 
[喀苦嗚,伽嘶苳迦]
一隻與其他隻明顯不同,頭黑金身,尾部充滿刺棘的蜥王朝蠍神走了過來
祂們一同走進蜥人穴第二大的人骨建築物裡去
  
漆黑潮濕的黑洞中,飄散著點點暗紫幽光
   
[嘶-人類你真能復活我族的黑龍神嗎]
蜥王望著暗影,急迫的問著
   
[吾連盧卡都能成功欺瞞,更何況小小的黑龍神?]
由面罩附頭的男子冷笑,覺得這事簡單的可笑
  
[呀,我是不懂你進攻紅石與藍石棲地的用意是什麼,嘶嗚.是打算抓來當攻城兵器嘶?]
蜥王歪頭吐信問著
想到那些剋星就令牠想立刻拔退就跑
   
[吾要的是紅石焰火與凍刃,這是龍族力量的根源.只得吾掌握了這兩樣神器,紅藍石就如同你們渺小石龍子那般虛弱不堪一擊了.哈哈哈哈----]
隨著男人笑聲越加狂妄,室內黯淡幽光瞬間像萬盞燭火燃起
  
[我只期望你的話不出錯,嘶嗚]
蜥王不確定的半睜著眼咕噥著
------------------------------------------------------------------- 
當羅柏睜開眼時,看到鬍鬚長到拖地的老人正顛倒的看著他
頭頂的天花板黑色佈景鑲滿星辰雲河,羅柏對自己的處境感到茫然
他起身後發現自己安然無事,身旁的雷伊跟露兒都完好如初的躺在硬石地板上頭
 
眼前四周盡是堆積如山的書籍捲軸散落一地,
另一旁桌邊擺滿奇形怪狀的玻璃燒杯正不斷冒煙沸騰
裝著紅色液體管子流過一個寬口瓶立刻變成藍色液體下沉
長鬍鬚老人家鬆了口氣的將羅柏從地板拉起身:[你可終於醒了,真是千均一髮阿]
  
[請問老人家您是...]
羅柏還記得最後下墜自己與其他兩人被耀眼金光包覆
其他記憶在腦殼隱隱作痛
  
[別老人家老人家的叫我,真是沒禮貌的臭小子.我也不過活了一百多歲而已,哪裡算老]
老人家吹鬍子瞪眼的抱怨著,一邊帶領羅柏穿越廳堂
   
[晚輩深感失敬]
  
[好啦,捨去那些囉哩八嗦繁節的禮儀規矩.我們還有正事尚待處裡]
  
[還未請教您尊姓大名,以及我們身處之地]
羅柏看著窗外一片雪白世界感到熟悉
這裡景色和他的故鄉好相似
    
[唉阿,瞧我忙的都忘了自我介紹了.這裡的居民都叫我瘋子-傑伊,越是聰明的人越是和這世界脫軌阿.瞧我又不自覺廢話連篇了,歡迎你來到幽語山谷]
  
外頭慢飄雪片突然頻繁的加速落下,窗外很快被白雪覆蓋
羅柏這時才真正一股透心的寒直達四肢末端,這裡讓他感到精神為之一振
   
[這裡就是幽語山谷?!雷伊,露兒]
欣喜的羅柏想叫醒好友一同看看窗外美景
  
[讓他們睡吧,他們不像你的意志如此堅韌.傳送法術讓他們倆筋疲力盡了]
羅柏看著老人家眼底閃著睿智的光芒,這才想起自己有要務在身:[您就是我們要尋找的那位大法師嗎]
      
[唔,原諒我在情急之際只能以這麼不舒服的方式招待你們前來.
說到這個,我的信差捎來狄彌尼已出發前去找藍石巢穴的消息來了]
傑伊只需搖搖手指,沉寂的火爐立刻爆出光球開始燃燒木材
    
[那我們不能繼續待在這了,我的族人和任務---]
羅柏煩亂的試圖弄清事情的來龍去脈 
  
為何狄彌尼先行前往奇卡尼了?
他老早就知道藍石的正確位置了嗎?
其他族人看到他的軍隊會如何表示呢?
為何會那麼急著先行動身了呢?
  
心急如焚的羅柏坐立難安的來回踱步著,思考自己接下來該怎麼辦
     
[唉-唉-我說小夥子別這麼心急,我身旁這件事需要你的巨斧幫忙]
傑伊拍拍他的肩膀要他冷靜下來
   
[我的斧頭不能隨便開封,我想您一定十分清楚使用它的下場]
羅柏回看了傑伊一眼,又將目光放回斧頭身上
想起兒時父母的告誡
 
除非必要,才能掀開封印的布條--
    
[恐怕這不能如你所願.過來!]
老人擺手示意他跟上,穿越長廊的路途中
他感覺週遭山景細微的變化,彷彿其中一座山開始起身移動了
     
[老人...不,傑伊先生,您應該很清楚我們為何事而來吧]
但是他的任務呢
精靈要他來這給他使藍石遷移的方法
此時此刻是弄這什麼鬼東西的時候嗎
   
[是沒錯,但不快點幽語山谷就快完蛋了]
山的那一頭傳出足以撼動整個世界的怒吼,像是火山噴發的巨響繚繞整個山谷
群山之間開始裂出縫隙,像百年杉木的巨掌從泥土地連根拔起,有個頭顱掙破山谷中心從裡面破裂出來.

像是從山裡分裂出的巨人持續掙扎高吼,劇動引起了雪崩地震
   
羅柏跟老人家隨著老舊建築體搖搖晃晃.頭上吊燈開始大幅度搖晃,天花板粉塵像雪飄下
他還聽見屋裡書櫃以及其他東西倒地破碎,牆面也開始出現裂縫
那巨人持續以穿雲裂石之聲吼叫,大地之軀佈滿了樹林跟石塊
           
[你確定我的朋友要留在這座快要垮掉的舊房子?!]
羅柏試著在震耳欲聾的噪音裡吶喊,這到底是什麼樣的物種
他的巨斧跟這怪物會有何關聯?
      
[冷靜!房子周圍我設下了防護罩,這裡不會有事的.相信我!!]
老法師聚集手裡的法術然後再次施展
     
感覺不再像乘坐於暴風雨裡的船隻那麼晃盪後
還驚魂未定的兩人看著山谷沉睡的巨人已昂然挺立,它推開樹林以及擋路山石,往反方向開始前進
 
[阻止它離開這裡!]
說完,羅柏感到一道金色光圈溫暖環圍住身體
魔法準備將他傳送到巨人的所在地

  
  
 



 

  
 
 

 



 

  

 

  

  



  

圖源:http://www.twbbs.tw/2027091.html




  

    
  


   
我終於爬出坑了
真是累爆啦@@
接著再接再厲補下一個坑吧

挖哈哈





  

 

台長: 嵐夔+湯小君
人氣(1,909) | 回應(4)| 推薦 (1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長篇文章 |
此分類下一篇:怪物-第四章
此分類上一篇:蛭命力-第五章 空獸(詭侷長篇小說)

Justy
哇這麼長~~~~
寫的很辛苦吧@@
2012-07-12 12:04:55
版主回應
阿哈哈-.-
還好啦
差點被自己的坑埋了
2012-07-12 17:06:48
RedBanyan
哇哈哈~我終於看完了!!!
好像是個很漂亮的世界耶,看圖片聯想都超級華麗壯觀的~
這麼多人名地名的,如果太久沒填坑會不會忘記啊??
我之前就有自己寫一寫放著,久久再回去的時候都忘了角色名字囉XDDD
2012-07-21 16:39:53
版主回應
老實說...

會!!
只好每次自己從頭複習一遍
誰叫我這麼會拖-.-
-
好丟臉喔(((遮面
我還覺得這樣不夠,會繼續努力學習的^^
-
你都寫什麼的
我來瞧瞧
2012-07-21 18:07:34
RedBanyan
哇哇~我才丟臉的吧!!!
不成才不成才呀,我都亂寫寫的啦XD
因為不喜歡被拘束,所以完全不想主線,
想要寫啥就寫啥,沒有組織架構,完全不算是認真的作品(面壁)

純粹是腦袋裡的影像很有趣,想編故事自己在其中玩鬧XD
世界觀什麼的設定完全沒想過喔,不值得學習也XDDD
如果妳堅持的話,最近應該會繼續寫一段...(逃走)
2012-07-22 14:29:49
版主回應
那我就拭目以待囉
-
開心最重要啦
像我也是一年前突然興起才又開始練習@@
不想某人已好久沒發新文(指嵐)
-
你去玩的地方都好有趣
勾起人家的好奇心阿阿阿
2012-07-22 15:09:15
(悄悄話)
2012-07-23 14:41:41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