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1-09 17:17:45| 人氣1,502|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中國動盪歷史的綿長探尋---評郝譽翔 ( 破周報 一0七期)

中國動盪歷史的綿長探尋<<逆旅>>郝譽翔

書名: 《逆旅》
作者:郝譽翔
出版:聯合文學
◎柯品文(國立臺北師範學院藝術與藝術教育研究所研究生)

生命肇始的流動即是一場悠悠跋涉的歷史旅途。
這一次作者郝譽翔在小說<<逆旅>>中進行以不同於她往昔的創作思維。
作者郝譽翔,台大中國文學博士。曾獲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中央日報文學獎等,書寫的層面不只現代文學的創作,近來更涉文學作品與理論之評論,兼文化觀察與分析。
郝譽翔寫出了如同史詩式綿長的敘事文本,誠如她在小說的序言中即明確指出:

「同情、宿命、青春、時間、道德、背叛、自虐。我多麼希望可以通過小說,把這些迷人的東西再說得更清楚一些,以一種虛實相生的分裂辨證方式。」
(郝譽翔,<<逆旅>>,2000:18。)
便清晰地指出在其《逆旅》這本小說文本的創作思維架構,從《逆旅》小說的細部章節中可窺測得知,作者由自身為自己「取名」開始書寫起,然後「誕生」、「島與島」、「搖籃曲」直到「冬之旅」之後個章節,敘述觀點大致便由第一人稱轉移為第三人稱全知觀點,剖述主角郝福禎如何在一個動盪不安的時代裡四處流亡奔波(從山東出生,隨後從軍又遇國共內鬥,轉退台灣,其中包涵了喪妻夭子、更名求生等崎嶇的逃亡過程),當然這其中為求「史實」之客觀,作者更參閱了山東文獻社印行之《山東流亡學校史》的確切史料(郝譽翔,<<逆旅>>,2000:78。),用以驗證父親郝福禎回憶的「真實性」際遇。
這裡郝譽翔利用了小說的無限寬廣的想像空間安放了關係著她自身與父親郝福禎等的相關記憶,雖然記憶有些早已被固有因襲的體制下層層機制所滲透,以致可能造就被扭曲或刻意遺漏的部份,也正因如此郝譽翔在這篇小說的文本中耍玩虛與實的疆界,帶領我們進入她重建鋪構的真實境域。

「我才突然在他(郝福禎)身上看見了歷史,歷史的包袱,歷史的深度。我決定要寫下我所看見的東西,即使這僅存在父親那被渲染誇大的記憶裡,即使這僅是虛構。」
(郝譽翔,<<逆旅>>,2000:188。)
郝譽翔誠懇的在小說後記中寫出這段話,不單為此小說文本批下註解,《逆旅》也確實深深的識圖為那愚昧、黑暗、殘酷的年代間接的譜出悼念的哀歌。
則郝福禎血淚史(實則一部中國近代動盪史)而成為這本小說的主要內文,至於其後「餓」、「情人們」、「午後電話」、、、等各小說篇章,則可視為單篇獨立的短篇小說視之,在文中,「革命性格」的發生與延續似乎成為郝氏一家血脈相承的人格表徵,而且暫不論此本小說是否延展了郝譽翔自身家族的真實本貌(雖然作者在後記中有交待且指陳文本的真實面貌究竟為何),透過文字與故事情節的情境衍化,小說本身所交疊而出的虛構性仍是不言而喻的。
進一步,我們檢視作者郝譽翔的創作歷程上,從《洗》到《逆旅》之間的文本論述來看,我們可以發現到,作者的創作語言已經開始逐步玩味一種介於角色與角色、情節與故事間曖昧的錯置的文本遊戲,綺夢似的詩句穿插在文本之中,不難窺知作者為求創造出悲天憫人的故事情節,刻意設計角色在寫實性中所被安插的浪漫悲戀的幻象。

「經常被人問起,關於小說這一回事。而我則回答:為人生尋求解釋。」
(郝譽翔,<<逆旅>>,2000:6。)
郝譽翔做為一位文學的創作者,其文學的基本職責似乎就在於透過具體個人在具體社會中的行動,於是,藉由一種像是”身世追尋”、又像是”歷史探究”,讓我們去進一步看到在如此行動中去發現其所追尋的目標究竟為何?作者甚至也不單只限於之前小說所創作題材中的女性(或者說是兩性)的情欲論述內,進而探究大時代下政權的更迭、以及寄寓台灣島嶼的大中國情結在在內化於文本的語言質素之中。
於是,故事情節的發展、敘述者角色的位移與諧擬,在看似雙線並置進行的情境下,其實不過是作者刻意為此一疑幻似真的故事,迤邐構造出一處真實面向的幻覺情境,且以一種虛擬的角色對話,創構出主體與客體間相互異位實則同質並置的鋪陳手法來建構文本,作者娓娓道訴出小說中男主角郝福禎自幼至老的人生坎坷際遇,

「這本小說的散漫結構,鄭是我找不到合適(或更貼切說,是理直氣壯)的敘述語調的一個明證。」
(郝譽翔,<<逆旅>>,2000:18。)
在這篇小說中,故事主軸以追尋主角片段記憶的殘骸表面像是為主角跨越歷史傷痕的時代做一如實詳盡的記錄,實則深刻探究身為文本論述者自身意識的表徵追尋,甚至,《逆旅》這本小說甚至可以說已然鋪設下作者未來進行且嘗試創作中長篇小說的先驗之作。
於是,可窺見作者郝譽翔在本小說的敘述語言上,試圖操弄一種近乎魔幻寫實式的書寫手法,將真實與虛構並置安放,

「如今我寫下的文字無他,其實不過在解釋這樣一幅畫面而已,解釋畫面底下所蘊藏的奧秘,而我把真相返覆剝露出來,所謂真相永遠都是複數的:一個經由我虛構而誕生的『真實』。」
(郝譽翔,<<逆旅>>,2000:16。)
而且我們也可發現這本小說中的<<逆旅>>其實已然揭開了作者心中深埋並急欲尋求更強大的文本創作空間而預作腹稿(或可言之為顛覆體制式的自我寫作策略)。
作者交替史實與情節直線進行,以語言為透明、為紀實的寫實小說成規,是否真實或是隱晦曖昧的,其構築界於真實虛構的語言與意識進行小說的書寫,也因這樣的手法而巧妙的展現出既可遮避那種無法藉由文學所詳加紀實的歷史事實(無論是屬於個人的或國家的),小說<<逆旅>>所鋪構出的不只是一則則如幻似真且引人入勝的史實式故事,更可以是一則關於作者家族綿長歷史的探尋故事。


參考書目:
郝譽翔(2000),<<逆旅>>。台北 : 聯合文學。

台長: 柯品文
人氣(1,502)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術設計(手創、設計、室內空間、裝潢)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