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04-09-05 16:13:11| 人氣2,112|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噓聲的背後:阿根廷、兔兔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阿根廷,我記得...》Imagining Argentina

成為艾瑪湯普遜的第一號忠實影迷十多年來,她的表演不僅從來沒有讓我失望過,甚至還常常會意外地讓我震撼得說不出話來。在《阿根廷,我記得...》這部曾被影展媒體影評猛噓到銀幕溼透的電影中,艾瑪湯普遜幾場在牢獄中受盡折磨的戲(特別是她痛苦得想大叫卻喊不出聲音來那幕,及影片最後很殘忍的一段),強烈又深沉得簡直足以銀幕為之凍結,讓我在觀看的時候,驚歎得許久不能回神。光是這一點,我就必須說,那些在影展時鬼吼鬼叫的影評人們,恐怕是手淫爽過頭了。

我始終想不透究竟什麼樣的人會恨《阿根廷,我記得...》這樣一部電影,恨到不顧廉恥心與公德心,直接就在影片放映中大噓特噓起來。或許,這部片最開始的三分之一左右,導演在推展安東尼奧班德拉斯發現自己有通靈眼能力的劇情過程,是有些氣力不足,讓故事顯得有些離譜、散漫;或許,導演將靈異氣氛與真實悲劇纏在一塊兒,會讓人擔心褻瀆了死者或冒犯了受難者家屬(想想,如果有人拍了部關於二二八或白色恐怖的鬼片,也會讓人有些不安吧)。不過,這些問題卻沒有嚴重到足以讓這部影片被打下十八層地獄的程度,事實上這部影片到了後半段,無論是故事張力,或是它對於受害者心理的探觸描寫,都在水準以上。

《阿根廷,我記得...》的故事背景是1976到1983年間軍事獨裁政權下的阿根廷,數以萬計的左派人士、學生或異議份子遭逮捕綁架後「失蹤」,從此蒸發在世界上。西班牙演員安東尼奧班德拉斯飾演一名兒童劇場導演,在妻子發表一篇關於「失蹤問題」的強悍評論而突然消失後,意外發現自己有通靈能力,可以透過失蹤者親友的幫助,看見失蹤者的境況並預視未來,他也努力地想藉由這樣的能力,去營救他再牢獄中受苦的妻子。這整部片幾乎全是以安東尼奧班德拉斯角色的主觀觀點出發,他跟隨著夢境異象而展開的旅程、他與失蹤者家屬間的互動情況、他所「看見」的殘酷景象,最特別的也是最引人爭議的,就是編導克里斯多福漢普頓沿用原著的敘事方式,將「失蹤者」被謀殺迫害、在牢獄中受苦的寫實畫面,放置在男主角幻覺世界的情境當中,造成一股真假難辨的感受。

克里斯多福漢普頓不僅將「幻覺中」黑牢裡的恐怖殘暴,用寫實的畫面呈現出來,並將它與故事中「真實世界」的情節並置(並沒有運用不同的影像將兩者區隔出來),甚至有時,他更模糊了劇情裡屬於「主觀幻覺」與「客觀真實」的界線,有時候觀眾甚至會感到疑惑,究竟現在銀幕上的畫面,是觀眾自己「親眼」看見的,還是透過「通靈眼」所看見的。而一開場以奧菲歐與尤莉狄絲希臘神話為題材的兒童劇、安東尼奧散落全篇的畫外音,一直到最後虛實難辨的相聚,更讓這個故事表面吸附著一層主觀想像的薄膜,似乎更與一般這類具有強烈政治性的作品,調性越離越遠。

或許這樣的態度,在面對一個必須嚴肅認真去批判思考的人權問題時,是有些可議,但就我來看,《阿根廷,我記得...》並不只想陳述阿根廷那恐怖七年間的社會景象與悲劇,而似乎更想表現的是,人在失去親友的極度創痛之後,透過記憶與想像來自我療傷的過程,從這樣的角度來看,究竟那黑牢中的凌虐是實是虛,那最後的重逢是夢是真,似乎都變得不重要了,那一場場像是通靈法事的聚會中,每個失蹤者家屬所想獲得的,並不只是失蹤者的境況(她們或許都已經能猜到一些),更像是一群傷心人能夠得到彼此心靈交流與慰藉的場合,而安東尼奧在鄉間巧遇的那對德國夫婦,與他們所養的鳥群們,似乎也有著相似的意義。他們努力地在記憶中找尋安慰,用想像得到解脫...

我也才發現,我們企圖在電影中得到的「真相」,其實也只是想像與記憶,透過這些,我們才能認識罪惡,並得到拒絕再次犯錯的勇氣。

也因此,《阿根廷,我記得...》展現出來的氣氛,並非咄咄逼人的強悍,而是帶著詩意的哀傷。而那些看來虛幻的意象、靈異的氣氛,或許對很多人來說是荒謬可笑的錯置,但對很多人來說,也或許是很深很真實的傷痛。

《棕色兔兔》The Brown Bunny

說到奧菲歐與尤莉狄絲,去年在坎城被奉為影展有史以來最爛競賽片的《棕色兔兔》,也是一則丈夫在幽冥世界裡找尋妻子身影的故事。這部電影其實有著一個精采的短篇小說式結構,然而編導文森蓋洛卻過度著迷於他這個傷心男人的角色、他自己的側臉剪影,以及他的創作企圖,讓這部電影變成了一個自慰爽過頭的產物。

比較客氣的法國影評人說《棕色兔兔》是一部自戀的作品,當然,從頭到尾把攝影機的焦點盡往自己身上的器官擺,誇張地玩弄著大特寫、大遠景及長鏡頭,確實是自戀到無法自拔。但是風格上的極簡並不代表美學上的粗糙,文森蓋洛性致勃勃地拍自己,但每個景框都像是把攝影機往旁邊隨便一擺就拍了起來,不但沒有營造出他「或許」希望的滄桑空虛的氛圍,或銳利扎人的姿態,反倒是像從別人家裡偷來的家庭錄影帶,乏味無聊得緊。前半段既沒有在說與不說、看見與沒看見之間,堆砌起足夠的懸疑性,最後段那轟天雷般的口交戲與揭密的高潮,自然沒有那麼具震撼力了。

《棕色兔兔》像是一部拍得砸鍋了的學生習作,充滿了初生之犢的浪漫企圖、心有餘力不足的缺憾,以及沒有自知之明的自戀,雖然還是有令人眼睛一亮的巧思創意(例如在極簡約寫實的風格中,融入心理劇般的主觀意念),但執行上的粗糙,像是在動脈上破了個大洞,怎模也補救不了它的貧血。

但說到史上最爛、最難看電影這個稱號,對這部片來說,實在是太大的一頂帽子,我隨便都可以說出一打更難看的影展片,光是今年柏林影展金熊獎得主《愛無止盡》Head On,就遠比《棕色兔兔》還難看無聊得多。

註:《阿根廷,我記得...》今年四月底在英國上映,可惜我五月上旬去的時候已經全下檔了,後來blue借了我印尼字幕、法語發音版的DVD,只看了十幾分鐘還是放棄了,最近終於在秋海棠買到中文字幕、西班牙語發音版的DVD,雖然聽艾瑪配西班牙語感覺有點像在看早期阿莫多瓦的電影,不過至少有中文字幕可以了解劇情,而且似乎也比較符合實際情況(艾瑪和安東尼奧演的都是阿根廷人),但還是希望能早日看到英語發音的版本。

台長: 牛頭犬
人氣(2,112)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影賞析(電影情報、觀後感、影評) | 個人分類: 我的偶像 |
此分類下一篇:《雙面瑪琳達》Melinda and Melinda
此分類上一篇:愛是您、我,且不用翻譯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