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08 22:42:16| 人氣756|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胡言亂語。夢話千零一夜╳波無痕的章節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無法感知的,便不存在」

~奧姆剃刀原理的推論

 

我剛剛說到哪裡?
那高聳的巴別塔矗立在我的腳下七百二十三點五公分的位置,而如同真實般的幻象……不,反而應該說如同幻象般的真實嗎?整個世界在我的眼下、在湛藍的波濤下、在宇宙的海中漂流著。除了夢,中文裡可能沒有類似的形容了……雖然存在語或萬象之森羅語裡可能會有,但以我學的字彙也沒有合適的,更別說要把這兩種只存在終端國度的語言翻回人類在現實世界可以理解的程度了。
「那個人」會不會也在這下面呢?一想到這裡就有些毛骨悚然,也許這是近鄉情怯的一種表現。
在海中漂流的世界以一種巨大的靜謐壓迫著我所有的感覺。此時,一大群夢魟從我的左側三點二公尺處開始破出水面,有如倒轉的流星雨一般,啪嗒啪嗒啪嗒啪嗒地重複,如果只是這樣倒也還好,偏偏坐在我隔壁二十七公分的貝爾蒙開始借題發揮,不斷的拋出一個又一個關於夢魟的的物理問題,我自認在三維世界的我物理程度算是相當不錯,但終端國度的物理比我想像的還要更加像惡夢,這樣下去即使是石塊也會煩悶致死的。我反射性地閉上雙眼,卻發現無濟於事。為了轉移注意,我望向因夢魟群濺起的雨而模糊的海平線那端,卻隱隱有微妙的怪異感。
我和貝爾蒙的搭乘的熱氣球依舊在海拔七十二點一七公分處的低空漂浮著,說低空也不完全正確,畢竟這裡離地面原本的高度是遠遠超越熱氣球能到達的離地一萬七千公里又三百零一公尺又十六公分。六百五十一點三三公分。
我下意識地以我距離巴別塔那未完成的塔頂的距離以及我離水面的距離來運算巴別塔與水面的距離,因為我的心算並不好,還偷偷的用手指在空中寫著透明的運算式,兩相扣除後,我得到了六百五十一點三三公分。這時我用力的拍了一下沉重的腦袋,貝爾蒙還在喃喃自語著由於塔斯蘭效應而產生扭曲的夢魟身體是如何因佛拉格拉赫方程式所描述的運動狀態飛行下去,雖然我很想理解他說的到底是不是我所學過的牛頓力學,但現在不是和他一起沉浸的時候。我終於發現這奇異的現象了,甚至懷疑為何遲鈍到現在才發現,因此很肯定我們剛才一定進入了一個新的夢境。要趕快告訴貝爾蒙才行。

那奇異的現象就是:我知道所有事物的距離,甚至在我運算之前,我就已經知道巴別塔頂距海面六百五十一點三三公分這個答案了。明顯地,整個終端國度正在以某種我可以感知的隱函數在重建著。貝爾蒙雖然不太情願他的思考被我打斷,可是一聽我描述完,他那該死的興致又上來了。難道不是因為你變得可以感知到,所以整個終端國度才必須進行重建呢?畢竟在定義上,終端國度本身就是種違反任何感知的存在域。雖然好像也有點正確,可是此時的我已經沒有時間去和他辯論這種倒因為果的思想。我以我全身的力量轉開熱氣球的控制閥,巨大的紫色火焰猛烈地噴發出來。就連這點我也無暇去理解:究竟是不是由於燃燒鉀才產生的顏色?還是因為終端國度的火焰就是這種顏色?火焰不斷的抖動,就像一個妖艷的舞女。以我們為圓心的圓形,周圍二十二點七五公尺的大氣形成氣流猛烈捲入上升。我彷彿能聽見身上因夢魟而沾滿的水珠蒸發時激烈的悲鳴,嘶嘶嘶。熱氣球因這鼓突如其來的衝力,以違反我常識的方式拔昇,我覺得甚至用上如同火箭發射這樣的形容都不為過,強大的作用力將我和貝爾蒙壓向熱氣球籠子的底部,骨頭簡直就要碎了。週遭氣壓也迅速隨著高度而降低。然後,我不知因為呼吸困難還是劇痛難忍而暈了過去,最後一眼只看見竹編籠子底部縫隙透出的光芒因繞射作用而七彩繽紛。

我剛剛說到哪裡?
當我再一次醒來的時候,貝爾蒙躺在我面前,發出呼嚕呼嚕的酣聲,很理所當然地睡著了。我也發現我不再知道我與他的距離,顯然過程已經結束了,剩下要確認的,就是我們有沒有被捲入這個再構築的過程。我很害怕。雖然如此,我還是得撑起發麻的手臂與疼痛不已的身體。

宇宙無邊無盡。

然而最驚人的並不是我只搭著一台可笑的熱氣球就飛到這個高度,而是當我往下方望去的時候,那海仍舊一望無際。不是什麼我想像從這個高度中應該會看到的球面海洋,而是一個確確實實的平面,和我從剛才那個低空看起來是完全一個樣子。我試圖叫醒貝爾蒙,卻想不到除了等他自然醒來的叫醒一個在夢境裡作夢的傢伙的方法。難得想討論想法,可以討論的傢伙卻在旁邊完全睡死,人生孤寂莫過於此,阿們。於是我只能一個人放任自己胡亂猜測。
不知怎麼地,我想起剛才我望向海平線的怪異感,於是我又仔細地凝望了一次。
沒有海平線。三維世界的視覺絕對不可能理解什麼是沒有海平線這種概念,所以我也不想去定義它,總之沒有就是沒有,定義一個我不能理解的概念也很奇怪,我只是征征地看著沒有海平線的海。更仔細一想,在剛才重建的時候,我望向海平線也沒有得知海平線的距離,也就是說海平線根本就不存在……不存在嗎?這不是因為存在災變而引起的違和感,而是因為我所認知的事物單純地不存在於此處。我又往下俯勘海面,在這個高度,海面的任何干擾都一樣無法看出來,平靜的像是湛藍碩大的藍寶石的一個切割面。
望著,不知怎麼有一種悲傷的感覺。我的眼裡流出了淚,向沒有海平線的海滴下。不久之後,這悲傷將會在水面濺起我所無法目視的水花。

台長:
人氣(756)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胡言亂語 |
此分類下一篇:胡言亂語。所以這就是人類
此分類上一篇:胡言亂語。混沌.二章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