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15 13:03:01
2010-08-25 08:47:16
2006-12-02 23:01:46

小野貓歷險記。貳拾。魯比塔那


第二十一日的雨後清晨來臨了。 「起床了喵--!早--安--!」突然而來的叫嚷劃破營區的寂靜,這是每天早上都會上演的戲碼,雖然大伙都已習慣,但這種鬧鐘真正厲害的地方不是炸彈爆發般的聲音,而是接下來會發...

2006-11-23 22:12:11

胡言亂語。相對論╳世界E


旅人倘若在冬季來到了聖比亞城,必然是驚訝而喜悅的。從沒有一個他們造訪過的城市是如此整潔:水果攤上的胡桃整齊劃一地排列著,麵包坊的地面潔淨地沒有一絲灰塵,服飾店裡成雙成對地按序擺放著禮帽,酒店裡的木造吧...

2006-11-21 23:29:20

光的世界其之七。11月21日(火)


每次一到季節交替的時候,光的過敏性體質就會發作。 打噴嚏兼掛鼻涕,雙眼無神四肢無力,頭整個暈到像是地球自轉速度加三倍。總是要等到生病的時候才覺得健康很重要,真的很難過。 過敏體質一點都不夢幻,不是說...

2006-11-19 11:42:38

胡言亂語。時之箭


無關主旨的前言:本篇文可以跳過,因為內含大量有害頭腦的物理名詞與物理學家,如果使用時發生不適請即刻停止,這篇文章唯一的用處是證明整理房間是毫無意義的行為。同樣的河水你無法涉足兩次。          ...

2006-11-09 14:25:59

胡言亂語。寂靜-have been V-ing


原來已經這麼久了嗎?自從那一天,將手指笨拙地放上鍵盤,開始敲打,原本大概是期望打出一串連自己都覺得比較有意義而且能自豪的東西,其實什麼都沒想也沒考慮,滑動的注音符號與字母交錯而過,不斷嘗試那流竄著內碼...

2006-10-30 20:45:16

莽山老墟


從矽的溶液透來的綠 星星點點瀰散開來 貓兒的爪 撈向了 虛空之中沒有方向的 精魂 以蔓草為筋 怪異的眼孔定定 越過橫櫺 往崖上望去 如隻上弓已朽而未發的箭 仍瞄著欲穿的靶 貓從蝶夢裡跌出 張慌四顧...

2006-10-28 21:36:27

胡言亂語。笑


好孩子是一種城市傳奇,在教育單位與家長間流傳。多數人認為好孩子跟聖誕老人或虎姑婆一樣,是一個被包裝來給小孩洗腦的謊言;而且當一個人擁有越多的好孩子特徵,他的人生會越失敗。所以一般認為成功的好孩子並非真...

2006-10-13 23:15:28

胡言亂語。書中自有莫高窟,歌中自有橄欖樹


麥田已經快收割完了,農夫的孩子拉著稻草人的衣袖,說『來,我帶你回家去休息吧!』 稻草人望了望那一小片還在田裡的麥子,不放心的說『再守幾天吧,說不定鳥兒們還會來偷食呢!』 孩子回去了,稻草人孤孤單單的守...

2006-10-13 21:39:24

胡言亂語。理由


老樣子,我們仍舊是牆壁中的一塊磚--證據是,假設我們之中有任何一個人死了,必定會有某個人來取而代之。沒有一個人的存在是無可替換的,也沒有一個政治家是足以被暗殺的。只少了一塊磚,牆壁並不會因此而倒塌。 ...

2006-10-06 10:06:24

小野貓歷險記。拾玖。夢的晴空


碰! 裝著不明粉末的麻袋整個爆開。漫天飛舞的碎屑,籠罩巷內的煙塵。 本來就昏暗的巷內,已經完全沒什麼明亮度可言了,簡直就像是被大量火山灰給整個淹沒的瞬間寫景。 遭到波及的樹幹劈哩啪啦的倒了下來,重重...

2006-09-27 13:33:19

黑色童話短篇。空裂星滅,葬魂哀歌


無關主旨的前言: 難得為了小野貓以外的文畫圖。 然而甫一下筆便開始後悔了,這故事根本寫不成黑童話。 不是寫不出來,而是光無論如何都不能將它寫成這種東西才對。 還是後悔。 ※ 「不應該是...

2006-09-17 17:30:04

胡言亂語。密室


於是,拿起了厭惡指數測量器與水果刀。 對,全都下地獄去吧。                       節錄自《光的自言自語》 光的電腦桌旁是個小窗口。 雖說是窗,可是並沒有發揮窗該有的功能。 ...

2006-09-16 22:15:44

小野貓歷險記。拾捌。始亂


對於光而言,隆肯貝爾格的一切都是新奇的。 光很快就明白,昨天下午由於大雨而顯得冷清的街道、旅館與酒吧都是暫時性的假象,因為現在眼前的一切是那麼不可置信的紛紛嚷嚷。 強烈的陽光灑滿了整個城市在街頭巷尾...

2006-09-07 12:29:15

胡言亂語。道


春秋已晚,霸業消亡。 魯昭公二十年初,卯時一刻,洛陽南門的方向,一名年輕人隻身而來,背後,大風颳起的黃沙裊裊,卻不能沾他分毫;草木灑開的露水星星,也不能沾他分毫,彷彿有種奇異的,不可知的氣勢包圍著這男...

2006-08-31 23:03:56

因詩而詩


冷藍入夢 在月下羽化的夜裡我在夢的彼端望著 蒼色原野漸消逝,顫抖漸遠去。 我如何把高嶺的花變成嘆息? 我唯一的延髓漸漸無聲墜落... 余之力,余之心卻像斑駁之壁漸漸陷入沉思裡。 無聲墜落漸暗顫抖漸亮,望著...

第一頁      ‹上一頁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下一頁›      最末頁
第 5 / 13 頁 , 共 190 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