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伏貼提高抗病力 奇美... 【冰島】追北極光去吧最新!投信連續3日買超股 歐洲熱浪來襲 預報說還...
2019-03-14 20:00:00 | 人氣(617)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印度散記(九)•帕哈拉甘區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帕哈拉甘區


印度散記(九)•帕哈拉甘區
太皮
(旅遊日期:2017.05.28-2017.06.04)

25.帕哈拉甘區市集

以前一直認為印度首都就是新德里,而德里已經“不存在”,被取替了,像北京“取代”北平一樣,到了當地,才發現新德里與德里是並存的,有時又相互混淆,後來才慢慢弄清兩者關係。

新德里是英國殖民時代,在德里舊城西南依據現代規劃發展而成的新都市,集中了主要國家機關,但它並非一級行政區,而是“德里國家首都轄區”(NCT)的一部分。NCT共有十一個區域,除首府新德里外,還有北德里及南德里等。換句話說,把“新德里”叫做“德里”也是沒問題的。我不知道為何不乾脆說印度首都就設在德里呢。

新德里的中心商業區叫康諾特廣場(Connaught Place),英式建築物,經常可在印度電影中看到,吃喝玩樂一應俱全,比較整齊、新淨。但與周邊的混亂與頹唐沒有違和感,除了馬莎和星巴克等,好像不多見其他品牌,全球化“病毒”較少。


徒步十分鐘,到達新德里火車站,一旁是背包客集中地帕哈拉甘區市集(Paharganj Main Bazaar),已屬中德里了。窄窄的道路,低矮的建築,誇張的LED燈招牌,兩旁盡是店舖。店舖外有攤檔,行人如鯽,大量車輛穿梭,牛也擠在洪流中,不知朝甚麼目的地奔跑,又或無所事事站在路上,等人餵食。有些牛瘦小,有些則壯大,聲音嘈雜。人多車多牛多,道路堵塞起來,搞了幾分鐘才暢通,人們似乎習以為常,沒有大呼小叫。感受那像鴉片一樣令人上癮的市井生活氣息,我興奮不已。

旅途寂寞,想到朋友中來過印度或計劃來印度的不多,便打開臉書直播,與親友聊天。這也是奇怪的體驗,就像美劇Sense8中,那些跨越地域同物理限制分享體驗的角色一樣,我硬把朋友帶來與我一起感受那混雜。世界變得細小。

我鑽進一條巷子去,打算找捷徑回酒店,然而縱橫交錯,走著走著不知身在何處,有種走進後台的感覺,儘管看到的人仍然穿著戲服,但起碼多了一重感受。愛吃咖喱,其始祖印度菜是我的心頭好,但印度甜品卻不敢恭維,見到路邊攤有在電影中出現過的炸糖圈,買了些來吃,除了甜,品嘗不到其他味道,算是體驗過。

康諾特廣場

康諾特廣場的Haldiram's餐廳

康諾特廣場

帕哈拉甘區一帶

帕哈拉甘區一帶

帕哈拉甘區

帕哈拉甘區的牛

帕哈拉甘區的牛

帕哈拉甘區的牛

帕哈拉甘區的牛

帕哈拉甘區的糖圈

帕哈拉甘區的塞車

帕哈拉甘區一帶
又是質量很差的臉書直播,只有廣東話旁白

26.友善的交流

在德里的最後一天,我總算與一個印度人暢快地聊了一會兒。是的,我害羞,也怕英文說不好出醜,回想幾次獨自旅行,就算感到孤獨,也甚少與當地人詳談,幾乎只是與接載我的司機交流而已。

帕哈拉甘區一帶不少酒店雜處於居民樓之間,只有四五層高,像澳門的唐樓,佔地也狹窄,每層三四間房。我住的酒店餐廳在天台,可看到街區風景。臨離開德里,吃早餐時,因見露天的地方坐了個人,為了自在一點,便走到另一頭去,但那人起身取食物後,順勢走過來與我搭訕了。劈頭第一句就問:你是哪裡人?

儘管多次自報家門後尚要解釋一番,但還是理直氣壯地說:“我來自澳門”。那人喜出望外:“Macau?”便坐下來與我攀談。他說他知道澳門,賭業和美食都出名,以前曾到過香港想順道去澳門,只是未有成行。見到他的反應,我也像中了條二串一波飛一樣有點興奮,便說了一些澳門的情況,抱怨酒店貴,部分的士司機慘無人道。

由於受其氣質所坑騙,加上年紀看來已六十多歲,我一開始還沒意會他是印度人,他說他一直住在外地,老了才回來。與他交流在不同地方的旅遊體驗,我列舉曾去過的東南亞國家,他便問:“那麼你去過日本沒有?”

在我的社交圈裡近四十歲未去過日本好像有點失威,就像某些人恥於承認二十歲還是處男一樣,便眼也不眨的騙他說去過了;他立即告訴我曾在東京住過四年,問我對該地的看法。幸好還知道一點皮毛,我面不改容,老吹一陣,對方也收貨(印度之旅結束後半年,我才終於去了一趟日本)。

他又問我對印度的印象,我自然把好話說盡,又問心無愧地說:我喜歡印度菜。他說其實好多印度人都不滿印度,有學歷的人千方百計往外闖,尤其希望移民英美,像他作為一個工程師(我沒問是哪方面的),讀完書後就一直待在倫敦。他又說到中印兩國關係一直不好,因為印度人不爽中國與巴基斯坦關係太好了。

印度雜誌的封面
  
印度雜誌的內容

印度雜誌的內容

27.印度人不爽中國

說到政治話題,我的英語便不甚管用,但仍與那印度阿叔東拉西扯一番。其實整趟行程,我曾被認作泰國人、新加坡人、韓國人或日本人(阿格拉的掮客還懷疑我是印度人呢),當對方知道我是中國人後,態度都會有點改變。

在清奈機場安檢,一位穿警察制服的人檢查護照,因見我拿的特區護照綠色封皮,便客氣問我哪裡人,我說“澳門”,他問是否屬於韓國,當我回答“中國”後,他立即就有點不客氣,把護照輕丟回桌上,而非交到我手。清奈酒店提供的雜誌《India Today》中,其封面專題就討論到中國倡議的“一帶一路”,內容妖魔化中國,標題是“印度如何抗衡中國全球霸權迫在眉睫的威脅”。話說回來,雖然印度人不怎麼喜歡中國,但中國人近年對印度的興趣卻與日俱增。

見慣世面的印度阿叔自然不會胡亂對中國人反感,老實說,跟他的對話是我幾天來首次與他人暢快淋漓的接觸,我不但像贏了波,甚至還有種從井底深處爬出來的感覺。只是念頭一閃,我想這樣的交流應該見好就收,衝口而出:“我要趕去機場出發前往清奈了。”


印度阿叔似乎有點愕然,想不到相談甚歡,我卻說走就走。其實我至少尚有大半個鐘走盞,足夠我要求合照並與他交換臉書帳號,只是萍水相逢不想搭上感情,也怕遭到拒絕。人際交流的受傷經驗令我有陰影,儘管心理學家阿德勒認為是無稽之談。

印度阿叔令我想起一人。年前到泰國曼谷旅遊,跟一日團去了一個野生動物的主題樂園,剛好碰上印度假期,整個樂園基本上都是印度人的天下,我參加的團自然不能倖免。本來一日團團友之間不會有甚麼交流,但我見一個皮膚白的印度阿伯獨自一人又聽不清導遊要求,便跟他解釋幾句。之後他竟一直黏著我,不停跟我聊天,並無時無刻表達對其他印度人的厭惡,害得我想同妻子說句話都有難度。

印度人階級觀念強烈,擁有白皮膚的為高種姓如婆羅門及剎帝利的可能性較大。而對待外國人,印度人一概以剎帝利待之,估計那阿伯認為跟我在一起才不致有失身份吧?(待續)

補幾張德里的照片

尼桑木丁聖陵的甬道

班戈拉•撒西比錫克教謁師所
  
班戈拉•撒西比錫克教謁師所

班戈拉•撒西比錫克教謁師所

國王大道

賈瑪清真寺

台長: 太皮
人氣(617) | 回應(1)|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海外旅遊(國外、大陸) | 個人分類: 金漆皮毛 |
此分類下一篇:印度散記(十)•拍照與吵架
此分類上一篇:印度散記(八)•泰姬陵印象

免費小遊戲
有空逛逛~http://cnutav1.com
2019-03-15 14:29:34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