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台大醫院建院124... 五項一個人旅行的心理建設股票賠錢的三種應對策略 韓國瑜浪漫令李佳芬傾倒...
2019-03-11 20:00:00 | 人氣(1,620) |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印度散記(六)•交通初體驗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印度門


印度散記(六)•交通初體驗
太皮
(旅遊日期:2017.05.28-2017.06.04)

15. 新德里交事種種

新德里的市內交通,我乘搭過的有auto rickshaw、rickshaw、的士和地鐵。rickshaw是人力車,在印度是指“人力三輪車”。前往參觀胡馬雍陵時在附近的地鐵站出來,路程短,我便選擇這種較便宜的交通工具,在年輕力壯和年老體衰的車伕間,選擇了一個白髮蒼蒼的估計生意難做的老者,指著自己胖大的身軀問他ok不?他ok我才上車。

半路上,之前曾兜攬我的年輕車伕已載著位比我胖大的胖子爬頭,示威地回過頭來睨老車伕一眼。看著老者汗流浹背,我苦笑搖頭。

至於所謂的的士,是不會在車頂上掛個牌子自報家門的,我在路上幾乎沒遇過,只在酒店門口看到疑似的士的私家車攬客,也不多。唯一一次搭,是機場到酒店的預付款的士,那破車比青洲山廢車場的還要殘舊,不但半路死火,那個已知道無望從我身上撈到油水的司機更打起瞌睡來,破車“自動導航”走了十幾米,我咳一聲,司機醒轉,半公里後他又找印度周公去了。

都說了,印度是幾十個世紀的時空融於一體,當新德里的白牛仍吃力地拖著貨物、經過路邊曬著的牛糞時,地下鐵正以先進的方式運行著。新德里的地鐵除了較多印度人外,與我搭過的地鐵幾乎並無二致,先進、乾淨、高效、準時,差點以為自己去錯了地方。

較麻煩的是站名標示的英語其實只是英語化的印地語,就像中國內地用拼音轉做英語,我查詢時怪裡怪氣地照字讀音,工作人員皺眉思索一番後給出個模棱兩可的回覆,再問,他們已不耐煩地不想理我,那時才安心——原來還在印度呢!


我用得最多的交通工具是auto rickshaw,如譯“電動人力車”會有點怪怪的,因此我在文中以“篤篤”稱之,但其實與東南亞的又有不同。auto rickshaw似是一種規範的“汽車”形式,街頭隨處可見,一式一樣。 自己此前在“毒撚”遊時打交道最多的就是司機,在印度也不例外。第一關,就是那位目睹我在尼桑木丁聖陵敗走的車伕,在擺脫追逐的小孩後,他一路開車,一路游說我包車遊覽。

地鐵站

地鐵上

那位開車途中瞌睡的司機與出租車

運輸工具

巴士

老伯載我到胡馬雍陵,被年輕車伕超越了

Rickshaw

錯綜複雜的路軌

Auto Rickshaw

16.包車遊國王大道與印度門

那auto rickshaw的車伕見我“闊綽”,打蛇隨棍上,掏出一張梅菜乾似的地圖,向我推介包車行程,包括到國王大道、國會大廈及印度門等處參觀,等我進晚餐後,再載我回下榻的酒店。

國王大道和印度門我本就打算參觀,正猶豫以何種方式前往,既然如此,便問了價。他開價也不便宜,約是單程車資的五六倍,但想到出外旅遊也不在乎那個等同於澳門碟頭飯的差價了,便允了包車。新德里到處都是空著的篤篤,估計車伕生活也不容易。

車伕很快就將我載到國王大道(Rajpath)西端。國王大道東西走向,當年英國建築師埃德溫•魯琴斯將其規劃為新德里的中軸線,西端盡處是總統府及政府機關所在地。有點像中國的天安門廣場,每年1月26日的共和國日閱兵和巡遊便在那裡舉行。

由於是政府機關集中地,到處都是荷槍實彈的軍人,氣氛實在有點“莊嚴”,我怪不自在的,真正的走馬看花四周張望一下而已。眺望過另一頭的印度門後,便跳上正被侍衛驅趕的篤篤離開。

接著車伕載我到國會大廈,再左拐右拐,自行加插行程,到了一個販賣報刊及小食的亭子喝奶茶去。與一班車伕站在一起怪怪的,但第一次在印度喝奶茶,只感味道醇厚,確也不錯。車伕掏錢,表示由他付帳。

到達印度門(India Gate)。印度門原稱“全印戰爭紀念碑”,落成於1931年,紀念1914年至1921年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及第三次英國阿富汗戰爭中陣亡的七萬名印度軍人。其外觀像法國的凱旋門,高四十二米,主要材料是紅砂岩。兩側是河道盡頭的水池,後方則是最初用來貢獻給英國喬治五世的華蓋(Canopy)。

像澳門大三巴一樣,印度門就是一個拍照打卡的景點,沒甚麼可玩樂。參觀當日是周一,也不是甚麼假期,但遊人卻不少,可謂人頭湧湧,賣小食小玩意的攤子隨處可見。由於近四十度高溫,不少人和衣跳入水池中嬉水,場景確也和諧喜樂,不知為何我也感到心頭一熱。

印度門下小食攤

印度門

印度門的華蓋

國王大道

國王大道

印度門下水池

印度門

印度門下水池

印度門下的小食

17.瞬間變臉的車伕

印度門位於開闊空間,那車伕生怕我逃之夭夭,目光像注視獵物的豹子,透過定位系統緊緊地鎖定我,無論我走到哪裡,只要一回頭,就能遠遠看到他在路上向我點頭,或揚手催促我。

天色向晚,登車離開。我指定一家位於康諾特廣場的餐廳要他載我去,他卻游說我去他推薦的,我知道餐廳會給他佣金,反正在沿路,一看無妨。但到達後發現那地方裝修雖豪華,卻烏燈黑火,沒人光顧,怕是黑店,便堅決要到我原本要去的那家。車伕拗不過我,唯有悻悻然載我離開,少賺一筆,開始沒好面口了,還以不屑的口氣問我要去的餐廳有甚麼好。

到了康諾特廣場,我下車走向餐廳,車伕把我叫住,說我酒店離那裡只有一段短距離,我可步行回去,叫我付帳,他要先行離開。我一聽十分不爽,明明他承諾等我飯後載我返酒店的,現在卻食言?便罵他不守信用,又說他帶我去的幾個點,我自己分別招車的話只要不到一半價錢,又“大”他說我來過新德里好幾次了,有些朋友呢。

車伕見我一臉怒容,訕笑起來,由原本趾高氣揚,變得低聲下氣。那人顯然欺善怕惡,遺憾我一直以“水魚”姿態出現,才使他有機可乘。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加上我又心軟,此人雖狡詐,也不想與弱者較真,便說打八折給他。 一掏錢,竟然沒零錢,只能由他去找換,結果他收了我九折錢。我罵他,他又露出那有點示弱,有點滿足,又有點尷尷尬尬的訕笑。見他低聲下氣,一副軟皮蛇的無賴態勢,也就拿他沒法,但又心生不忿,高聲用英語罵他欺騙我。

這次所謂“包車”,比起我之後真正包車的錢還要多。其實錢不算多,以我的作風,他要是一早說收七成錢,我滿意的話也許就會給十成了,我寧願做個闊綽的冤大頭,也不願做個被當作愚蠢的冤大頭。 這是小事一樁,寫出來,一來是介紹新德里交通,二來順便寫寫印度門等處,三來也為我在阿格拉遇到的“騙案”做個鋪墊。為了賺我的錢,阿格拉的車伕和掮客們真正上演了一場鬧劇。(待續)

車伕帶我吃喝奶茶的地方

康諾特廣場

康諾特廣場

康諾特廣場

德里一景

台長: 太皮
人氣(1,620) | 回應(2)|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海外旅遊(國外、大陸) | 個人分類: 金漆皮毛 |
此分類下一篇:印度散記(七)•阿格拉騙局
此分類上一篇:印度散記(五)•宗教小歷險

新聞台Blog小天使
親愛的台長︰
  恭喜您!此篇文章極為優質,獲選為本日哈燒文章,將會出現在新聞台首頁哈燒文章區塊輪播。請您繼續保持每日撰寫文章的好習慣,期待您提供讀者更多精采的內容,加油!
2019-03-12 10:38:39
版主回應
謝謝
2019-03-12 12:37:59
持久液
印度的小吃,也蠻不錯的
德国熱刺http://www.tw9g.com/goods/pro12.html
2019-03-18 19:31:54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