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08 20:00:00 | 人氣(1,031)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印度散記(三)•吃的二三事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清奈Spencer商場吃到的印度麥餅及咖喱角餅美食

印度散記(三)•吃的二三事
太皮
(旅遊日期:2017.05.28-2017.06.04)

6.食在印度

雖說一直沒計劃去印度,但實際上心嚮往之,因為我嗜食起源於印度的咖喱。有趣的是,在整趟印度行程中,印象裡未曾見到過“Curry”一字。 事實上,印度人更常把各種辣椒和香料混合製成的醬料叫做瑪莎拉(Masala)。

瑪莎拉能單獨作為食物,也能配合不同材料製成美味菜餚,種類繁多。瑪莎拉辣,但那種辣不是刺激性的,而是吃進肚子後,隨著消化過程慢慢滲透到胃腸之中,致使全身燥熱,升騰起一股慵懶的感覺。


我在印度幾乎每餐都吃到瑪莎拉,當其作為主菜時,配合米飯或各種印度薄餅食用,味道一流。瑪莎拉雖然混雜大量蔬菜,但幾乎已煮到溶溶爛爛,化成一體。在印度幾天,吃的蔬菜真不少,但卻幾乎沒吃過中國人愛吃的葉類蔬菜,令我回到澳門後直奔父母家裡,吃了一大盤苦麥菜。

據說有一半印度人素食,在新德里見到的每間餐廳不少都有大字招牌寫著提供素食,雖然近年澳門素食風氣開始流行,但仍不及台灣等地流行,素食者仍會被視為異類,一般餐廳並不歡迎,但印度卻以素食為先,就連交通工具上的餐飲服務也一樣。

無論是由新德里前往阿格拉的火車上,還是由新德里前往清奈的飛機上,我都被派餐的服務員詢問:“Veg or None Veg?”Veg是素食者,None Veg就是非素食者,在語言邏輯上看,素食是正常,而非素食則不正常。

作為彈性素食者,儘管當時我一年中大多時間素食,但外遊時,我認為方便和體驗更為重要,故此並不強求,不過我在新德里著名的連鎖餐廳Haldiram's點餐時,因一時未聽清楚服務員說話,她已直接幫我點選了素食套餐。


年前曾在緬甸旅行,一心打算品嘗椰汁雞麵和咖喱角,結果都沒吃到,還得了嚴重腸胃炎,今次印度之行已帶齊藥物做好充分準備,告誡自己不能亂吃街頭小食,但最終還是膽粗粗在月光市集附近的街頭小店,要了一隻咖喱角(Samosa)以償夙願。

那負責油炸的師傅很好人,不給我炸起較久的,而拿新鮮炸好的給我,我接過來一口咬下,只感到一陣感動,當天曾出現的孤獨感一掃而空,能吃到正宗咖喱角也算是不虛此行了。

新德里飯店早餐

阿格拉吃到的瑪莎拉

從德里往阿格拉火車上的餐點

火車上奉送的奶茶

月光市集附近的咖喱角

新鮮炸好美味無比的咖喱角

月光市集附近吃到的套餐

7.印度麥當勞

談起吃,不能不說說“神秘的”印度麥當勞。麥當勞以牛肉漢堡打天下,並以豬肉製品保駕護航,在西方和東亞取得成功,但來到不吃豬肉的伊斯蘭世界便有點裹足不前,而面對印度同時有不吃牛肉的印度教徒、不吃豬肉的穆斯林及大部分為素食者的錫克教徒,麥當勞要到1996年才成功在這個龐大的市場開設第一家分店,其出品以雞、魚及素食為主。

印度是素食國度,麥當勞自然要迎合市場,某些主打出品便有肉食版本和素食版本兩種,例如豬柳蛋漢堡,對應的是“素至尊漢堡”;有一種類似巨無霸的Signature產品,叫Maharaja Mac,也有分雞肉和素食。雖然總體上素食不夠肉食多,但選擇還真不少。

我早已打消了每到一個城市便吃一次麥當勞芝士漢堡的計劃,光顧印度麥當勞的念頭卻多次出現。有人認為印度麥當勞味道不錯,然而我光顧了兩次,嘗試了不同的素食出品,發覺口味太重,實在難以喜歡,不禁有點失望。

例如那個素食版的Maharaja Mac,本身就加了很多印度口味的濃醬汁,而那個“肉餅”,並非簡簡單單的一塊豆製品假肉,而是混雜了玉米和豆蓉之類的材料製作而成,當中也有大量醬料,那種驚心動魄的味道,就像將巨無霸加了十倍千島醬,浸泡在瑪莎拉裡一小時後,再拿起來食用一樣,吃不消之餘更有點反胃。

在印度吃素是自然的事,如果你一心吃素,是不會“中伏”吃到肉的,商場買到的食品包裝上,或餐廳餐牌的菜式名稱旁,都會有一個中間有一圓點的方框圖案,如果圖案是綠色的就表示素食,紅色就表示有葷,不過,印度人將芝士和牛奶等也視為素食,不少食物中都有牛奶,對純素者而言,卻又有點兒麻煩了。

你在當地不會追求吃肉,牛肉更罕有,卻並非絕跡不見,在德里的賈瑪清真寺附近,由於是穆斯林地區,我就看到了幾家賣牛肉的店舖,那些在其他街道優哉游哉地生活的聖牛,其同類在那裡被剝了皮倒吊起來。


分素食及肉食版本的Maharaja Mac

沒記錯應該是素食版Maharaja Mac,能吃完是種挑戰

清奈Spencer商場麥當勞

清奈Spencer商場麥當勞

8.在印度疑似食牛

在清奈,我有一次疑似吃牛肉的經驗。那天在街上閒逛,入夜後到了一條燈光幽暗的街,突然有一陣肉香撲鼻而來。我從來都認為人類是嗜血動物,否則佛教就不會視吃素為一種修行了。

在澳門多數吃齋而外遊時打破齋砵的我,被那股肉味吸引,循味而去,發現其來自一個簡陋的流動小檔攤,在三輪車上擺放幾個熱氣騰騰的鍋子,旁邊有一個車伕正津津有味地吃一碗甚麼呢。

我走近,只見檔攤上的牌子以泰米爾語寫了一些字,我看不懂,檔主也不會英語,便也沒細思那是甚麼食物,指著車伕,向檔主示意要一碗。那一刻,也許是剛跟當地人吵過架後(後文詳述)心緒不寧,也許純粹是味道實在太吸引,反正我也放下了對街頭小食的警惕。

接過羹湯,一口喝下,味道竟然不錯,那濃郁辛辣的湯配合當中小塊的肉,討好了我的胃口;然而,很快我便感到不妥,我估計那是牛肉的味道,絕對不是豬羊雞,令我更惶恐的是:萬一是狗肉呢?我再一次看紙牌上的文字,竟然看懂了似的,寫著“清奈隨處睡覺的狗,新德里街頭行走的牛”,又好像才發現自己正使用的鋼碗不知被多少人舔過後只在濁水裡沖一沖而已,一陣惡心,但味道又拉扯我,強逼我吃下一大半。

清奈疑似吃牛的街道

那碗可疑的東西
 

阿格拉街上的牛

我伸出舌頭佯裝很辣,而不是食物難吃,把碗交回檔主,他和車伕都笑了。我趕緊離開攤檔,越走越不妥,越走越惶恐:我會否像上次遊緬甸般大瀉幾天?剛才吃下的是狗肉怎麼辦?就算是牛,在印度吃牛也是不對吧?買了一瓶水灌下,走到街邊扣喉,把吃過的都吐了出來。

在印度能吃到“中國菜”,據說那是印度化的,像中了輻射般變了另一種東西。我帶了一個杯麵回家,寫著Manchow Soup。“滿洲湯”其實與東北菜的祖宗十八代未必有關,而是一種糅合各種蔬菜,以高湯和生粉,配合不同香辛料煮出的羹湯,不知為何變成中國菜了。那杯麵與那疑似牛肉湯味道相似,有機會的話,真要正正經經地喝一碗滿洲湯呢。(待續)

Haldiram's的素食套餐

清奈商場的炒麵雙拼

台長: 太皮
人氣(1,031) | 回應(0)|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海外旅遊(國外、大陸) | 個人分類: 金漆皮毛 |
此分類下一篇:印度散記(四)•傷心火車站
此分類上一篇:印度散記(二)•眾神的國度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