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乾眼壞毛病 試試3招... VOLVO全系列出清特賣林爸下班後也是要好好放鬆 影╱囧!老外「一人一盤...
2018-12-06 17:32:53 | 人氣(498)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金馬55《地球最後的夜晚》:相約入夢中。

推薦 3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在夢裡的我,身體是不是氫氣做的?如果是,那我的記憶肯定就是石頭做的了。」

羅紘武的父親過世,他在父親遺物:一只老舊損壞的時鐘背後發現當年遺棄他們父子倆的母親照片(有一說照片女子是紘武女友?),父親在世時總看著時鐘喝悶酒,對妻子的思念與怨懟全化在酒精裡;紘武近日常夢見一名深愛過的女人:萬綺雯;多年前,好友白貓死於黑道大哥左宏元手下,萬綺雯是左宏元女友,紘武想從她口中套出些線索,卻在相處過程中愛上這名神祕女子,可惜愛情總是短暫,外貌神似母親的綺雯有天也消失在他生命中,一如遺棄他的母親;哀傷的紘武聽聞一間即將拆除的酒吧有母親(或綺雯)下落,酒吧營業前,他先去隔壁戲院殺時間,戴上3D眼鏡,進入夢的國度......

畢贛導演的《地球最後的夜晚》,前半場讓我看得一頭霧水,時間線紊亂,一會是紘武訴說他與母親與白貓與綺雯的故事,一會是白貓的突然現身,一會又跳到紘武和綺雯與左宏元的過往等,剪輯快速跳接不同時空令我摸不清人物間的關係,而太多擺味道的橋段又讓我稍感不耐,例如導演在片中放進一幕白貓在大銀幕上啃完一顆蘋果的畫面,飾演白貓的李鴻其,不斷滴落的淚水與啃碎的果肉都有飽滿情緒,但導演沒給白貓太多篇幅,使得這場戲無法激起我或認同或理解或感動的情緒(儘管能跟片尾紘武吃蘋果的戲相互對照,但在對人物欠缺情感支撐的前提下,看電影時只希望李鴻其能吃快點......)。




「電影和記憶最大的區別,在於電影肯定是假的,但記憶讓人分不清真假。」

《地球最後的夜晚》進入後半場,60分鐘一鏡到底的重頭戲登場,我被感動了;後半場是一場夢,是遺憾,是願景;夢的世界與現實往往有幾分神似,但又能自行拼組出專屬於夢的情境;電影前半場提及的人事物,都成了後半場的重要關鍵;紘武早前拜訪白貓母親,她攪拌的蜂蜜水與染髮行徑,讓白貓母親在紘武夢中成了紅髮女子(羅紘武母親的替身);紘武與紅髮女子的對話,處處藏著他對母親的思念,紘武問紅髮女子為何要離開:「難道沒有什麼重要的人可以讓妳留下嗎?」,紅髮女子說:「他(兒子)年紀還小,很快會忘記我。」(現實是紘武始終未曾遺忘過母親);紅髮女子問紘武為什麼要幫她,紘武說他只想搶劫紅髮女子身上最貴重的東西,女子想了想把手錶交給紘武,若說這一切都只是夢,那麼對做夢的紘武來說,他與母親最大的缺憾就是沒有足夠的相處時間吧。

「泥石流不可怕,活在記憶裡才可怕。」

隨後,紘武把手錶轉送給等待男友返家的撞球店女老闆凱珍,凱珍外貌神似萬綺雯,或說凱珍就是萬綺雯;凱珍收到手錶時,一邊嫌舊一邊戴上(紘武想跟綺雯相守的願望),她說:「你怎麼可以隨便送人錶,錶代表永遠。」,接著凱珍回送紘武一支仙女棒,紘武說:「妳怎麼可以隨便送人煙花,煙花就是短暫的意思。」,凱珍笑說:「我們就是短暫啊。」,又暗示即便在夢中,紘武依然清楚知道他與綺雯關係的「結局」(短暫如煙花)。

《地球最後的夜晚》的動人在於紘武夢中所見所聞:例如帶領紘武走出戲院地道迷宮的男孩、他與男孩的乒乓球賽、野柚子歌唱大賽、紘武教訓兩名欺負凱珍的混混、畫著老鷹的球拍、監獄的外牆、以及飛天(脫離現實苦痛)等等,都是紘武現實生活裡的遺憾重現,而這些遺憾,都在夢裡被一一彌補與撫慰,只是,現實太長,夢境太短,再美好的夢都會在醒轉一刻如燃盡煙花,遁入虛無黑暗之中。




《地球最後的夜晚》有非常多細節,日後若有機會重看應該會更明白也更喜愛電影一些;相較於畢贛導演的首部長片《路邊野餐》,《地球最後的夜晚》的技術面大幅提昇,影像色彩燈光等都極具水準,可惜影片驚喜度與情感厚度不及《路邊野餐》;某種程度上,我認為《地球最後的夜晚》是《路邊野餐》的升級版,把導演在乎的時間與記憶與夢的元素打磨的更精緻,但我喜歡《路邊野餐》很重要的一點,是我們(觀眾)不知道主角到底是做了場夢還是走了趟異世界,似真似假如夢似幻,反觀《地球最後的夜晚》,太清楚區分現實與夢境的界線,有給我一種「剛才好像看了兩部電影」的錯覺;此外,搬演長鏡頭時的畢贛電影好好看(精神會瞬間充飽),但沒有長鏡頭的畢贛電影有一點悶與冗長,我覺得畢贛導演下一個課題應該是在沒有長鏡頭的幫助下,依然可以把故事講得動人。

最後,紘武在戲院裡做了場夢(戲院外的我們也跟著看了場夢),忍不住想,紘武的夢要從他戴上眼鏡一刻算起,或者更早的時候?或說,紘武還活著嗎、綺雯還活著嗎?當初他和綺雯被左宏元逮到,最後是怎麼逃離魔掌?或者,《地球最後的夜晚》其實是一個關於死去的靈魂在陽間徘徊、回憶甚至延伸(建構)記憶,讓生前種種遺憾在死後獲得補償?

最後的最後,《地球最後的夜晚》片尾飛天畫面有兩句對白讓我笑了出來。
「月亮是不是變大了?」凱珍。
「不是,是我們真的飛起來了。」羅紘武。
嗯,做夢的人,講話(思想)都會變得純真一些,哈。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台長: hatsocks
人氣(498) | 回應(0)| 推薦 (3)|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影賞析(電影情報、觀後感、影評) | 個人分類: 影展電影 |
此分類上一篇:金馬55《空山靈雨》:非,佛門淨地。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