捏鼻就能讓鼻樑變高挺 ... →24h購物官方帳號從數字看大學六大趨勢 投書:對「蔡政府搞壞兩...
2017-02-20 11:41:06 | 人氣(4,743) |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你是唯一。(更新補充)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你知道那些男生為何欺負他,你看過他走路的樣子嗎?」

Barry Jenkins導演把《月光下的藍色男孩》拍的像一首詩,很多時刻都只是點到為止,需要觀眾自行意會,影片書寫夏隆的成長歲月,分成:小個(Little)、夏隆(Chiron)和黑仔(Black)三個段落(章節),三個名字,其實是同一個人在不同年紀的不同遭遇與心境變化,他們(三個階段)看起來各有不同,但小個會變成夏隆再變成黑仔,卻是一連串與人相處(像父親般的毒販阿璜、又愛又恨的母親、暗戀的同學凱文等)與不同經歷堆疊而成的結果,一如導演在章節名稱前分別加上「i」、「ii」、「iii」,i,我,我的三個面向。

(底下會提及關鍵劇情,請斟酌閱讀)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帶領觀眾看見夏隆在充滿家暴霸凌與歧視的險峻環境中長大,對人不抱信心對生活有著越來越多的憤怒與暴力;然而《月光下的藍色男孩》不僅只是「夏隆」的故事,而是透過他與人的交往看見黑人(與同志與弱勢族群)的共同困境,電影無意歌頌任何人,一如待夏隆如親生兒子的阿璜的死亡,在人物言談間被輕描淡寫帶過,像是在說:販毒者橫死街頭不會是太令人意外的結果吧;《月光下的藍色男孩》也無意批判任何人,就像那些霸凌夏隆的孩子們其實也被生活霸凌著(紙紮的足球、破敗的房舍、兜售毒品的毒販與吸毒者),他們之所以殘忍是因為生活對待他們就是殘忍,而他們把生活中學來的一切,原封不動的用來對付更弱勢的人,強者才能出頭,不是嗎?不然阿璜和夏隆為何要販毒?他們的「選擇」(選擇吸毒、選擇成為毒販、選擇打扮成典型的「異性戀黑人」形象),只是活下去的必要手段;電影裡,夏隆遭同學集體霸凌,學校師長要求夏隆提告,夏隆拒絕並說:「妳根本搞不清處狀況。」,夏隆的問題並非告發幾個孩子就能解決,夏隆的問題是社會普遍存在對「弱勢/與眾不同者」的歧視與排擠;經歷霸凌事件後,夏隆將自己練成大隻佬體型,天天開名車戴銀牙出門,畢竟成為大眾想像中的「正常人/權勢者」,遠比「做自己」來的少些阻力。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的敘事風格偶爾讓人想起王家衛導演作品,然而碎性的敘事方式,處理的好會很迷人,處理的不對勁,情緒就會不連貫(或出戲),《月光下的藍色男孩》的第三章節就有這樣狀況,色調與對白與氛圍(音樂和影像的密合度)都不像前兩章節那般出色動人
整體而論,我還是喜歡《月光下的藍色男孩》(尤其是前兩章節,若擷取這兩則段落去跟《樂來越愛你》拼最佳影片,我不介意讓《月光下的藍色男孩》拿大獎,哈),我好愛片中無處不在的藍色牆壁車子衣服燈光的處理,美的過火,藍色很適合這部帶著憂傷氣息的作品、喜歡殘酷時刻看見人的脆弱與哀傷、喜歡溫柔時刻帶給主角(與銀幕外所有受過傷的靈魂)的撫慰與平靜、喜歡阿璜與夏隆的每一場對手戲、喜歡夏隆與母親與凱文的每一場對手戲、喜歡夏隆與凱文在海邊的夜談,彼此「小心」試探,用詩作觸碰心靈深處的愛與懼、喜歡夏隆對凱文說:「我有時候會哭到覺得自己快化成眼淚。」,哀傷又美麗(該要承受多大的委屈才會說出這麼令人心酸的句子),更喜歡凱文溫柔道出夏隆內心情感的細膩觀察(若不是真心喜歡著對方,又怎會這樣瞭解對方的心情)、喜歡《月光下的藍色男孩》片中幾幕點煙畫面,凱文為夏隆點煙,夏隆為母親點煙,簡單動作背後,都有一份在乎與愛、喜歡夏隆對凱文說:「你是唯一碰過我的男人。」,不僅指兩人肉體的接觸,亦指心靈的契合,唯一碰過我的男人,唯一觸到我靈魂深處的人,《月光下的藍色男孩》是愛情片而且愛到骨子裡去,深刻又浪漫。




「夏隆你是怎樣的人?」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第一章節,阿璜曾對夏隆說過一段童年往事,他說他小時候常在月亮出來的時候光著腳在外面亂跑,一位婆婆對他說:「在月光下,黑人皮膚看起來像是藍色,所以我要叫你小藍」,夏隆問阿璜:「所以你的外號叫做小藍?」,阿璜說沒有,他說:「At some point, you gotta decide for yourself who you're going to be. Can't let nobody make that decision for you. 你終究得決定自己想當什麼樣的人,別讓任何人替你做決定。」;阿璜的故事直到電影結局才顯現其力量,導演以藍色月光下年幼夏隆站在海中回首的畫面結束電影,我很喜歡這個畫面,像是迷失多年的夏隆(隱藏真正的自己),終於在與凱文的重聚以及愛的擁抱下,重新看見(找回)純真的自己。




今年奧斯卡9部最佳影片入圍作品,除了不知道哪時才會上映的《藩籬》外,其他8部入圍作品中,群戲最強大情感最豐沛飽滿的作品即是《月光下的藍色男孩》,三個不同時期的夏隆(Alex R. Hibbert、Ashton Sanders和Trevante Rhodes),都有亮眼表現,尤其童年和青少年時期的演出更是突出,眼神肢體動作都精準;飾演阿璜的Mahershala Ali,出場不多,但角色溫暖討喜又極具關鍵,入圍奧斯卡男配角毫不僥倖,今年奧斯卡五位男配角提名作品,最希望Mahershala Ali或《海邊的曼徹斯特》的Lucas Hedges拿大獎;飾演夏隆母親的Naomie Harris,從年輕演到老年,篇幅同樣不多,但每次出場都氣勢驚人,除去沒看過的《藩籬》外,單就其他四部女配角提名作品比較,我最欣賞的是Naomie Harris演出。



再看《月光下的藍色男孩》,補充幾點雜談。

其一,電影開場,小個(夏隆)遭同學霸凌,他躲到空屋內(毒窟)被毒販阿璜解救與帶離,這個開場已經暗示小個日後生活與毒品密不可分的關係,人們眼中的卑劣場所與低下職業,卻是小個的救命之地/恩人;《月光下的藍色男孩》用三個章節讓觀眾明白小個最後為何會走上販毒之路,進而理解阿璜當初選擇成為毒販(或小個母親深陷毒癮),大概也是為著相同(類似)原因吧(活下去的手段未必光彩)

其二,「你販毒嗎?」小個。
「嗯....。」阿璜。
「我媽,她有吸毒吧?」小個。
「是....。」阿璜。
我以為Mahershala Ali的得獎場演出就是這一幕,面對小個質問,阿璜臉上既是抱歉也是愧疚的神色道盡他的無奈與悲哀,這場戲必須跟早前阿璜斥責夏隆母親不該吸毒一幕對照觀賞,夏隆母親問阿璜:「所以呢?你不會賣毒品給我嗎?」,阿璜被夏隆母親這麼一問,反倒無話可說,他無法(也不敢)脫離販毒生活,如果不販毒,他能做什麼?還能負擔起生活裡的所有開銷嗎?阿璜對夏隆不只有疼惜,有愧咎,還有對無法成為「理想中的自己」的感慨。

其三,《月光下的藍色男孩》用潮浪聲音揭開電影序幕,海水對夏隆非常重要,一,阿璜教導夏隆游泳,並跟他說了月光男孩的故事,海水連結了夏隆對「像父親一樣的男人」的記憶、二,青少年時期的夏隆和凱文在海邊談心,兩人關係有了進一步發展,潮浪聲成了夏隆對於凱文與愛情的思念;三,夏隆童年與青少年時期飽受家暴與霸凌與歧視之累而落淚哭泣,他說:「我有時候會哭到覺得自己快化成眼淚。」,海水之於夏隆也有著歸屬與安全感 ,躲進海裡,就沒有人能看見他的悲傷,躲進海裡,夏隆才可以盡情地做自己

其四,第一次看《月光下的藍色男孩》,喜歡前兩章節勝過第三段,第二次看依然如此。我一直在想這之間的差異何在?第三段的鴿子歌運用沒有打動我、夏隆與凱文的餐館互動也沒有打動我,後來夏隆回到凱文住處,我才恍然大悟,電影前兩段較為鮮活(剪接與運鏡與色調),第三段的鏡頭語言變得呆板(或許是要呈現成年夏隆性格的沉穩),有種觀看舞台劇而非電影的錯覺(《月光下的藍色男孩》確實是舞台劇改編),直到夏隆對凱文說:「我這輩子沒碰過別的男人」,他們之間的互動才又有奇妙的化學反應。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電影開演」

台長: hatsocks
人氣(4,743) | 回應(2)|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影賞析(電影情報、觀後感、影評) | 個人分類: 英美電影 |
此分類下一篇:再看《海邊的曼徹斯特》:總是慢了一步。
此分類上一篇:《漫漫回家路》:身為苦痛的源頭。

影城頻道電影星聞
恭喜您的文章登上PChome唷!! 文章將於2017年02月21日12:00 po出 歡迎前往PChome 首頁電影約會看看喔^____^
http://www.pchome.com.tw/
2017-02-20 16:55:45
版主回應
感謝~~
2017-03-15 09:25:17
新聞台Blog小天使
親愛的台長︰
  恭喜您!此篇文章極為優質,獲選為本日哈燒文章,將會出現在新聞台首頁哈燒文章區塊輪播。請您繼續保持每日撰寫文章的好習慣,期待您提供讀者更多精采的內容,加油!
2017-02-21 10:14:33
版主回應
謝謝啊~~
2017-03-15 09:25:30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