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12 23:36:00 | 人氣(3,833)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聖誕先生◎第11回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車子一到花店門口,店門就打開了,穿著鋪棉睡衣的蕭婕已經等在那兒了。

 

「怎麼這麼快?你不是從樂團基地來的嗎?」

 

「打電話的時候我已經在路上了。」

 

「你就這麼篤定我還沒睡、答應讓你來?」

 

「妳這兒是難民收容所嘛!一定不會拒絕我的。」徐韜略賴皮的解釋。

 

「好啦!進來再說吧!這兒說話會吵到鄰居。」

 

蕭婕要徐韜略低調點,怕讓左鄰右舍曉得半夜有男人找上門來,改明兒個就會繪聲繪影的說她跟野男人私會,畢竟這兒是都會邊緣,民風有點閉塞。

 

……………………………………………………………………………………

 

進了門,徐韜略便要求上天台看星空,蕭婕要他自便,然後自己在廚房弄點果汁拿上去請這位不速之客。

 

「喝果汁。」

 

「喝這麼軟的飲料?」

 

「我家沒有類似X.O這種奢侈品。」蕭婕心想喝烈酒可能會讓她自己失控「將就點吧!徐大少。」

 

「哇!這樣稱呼我,太見外了吧?」

 

「有什麼冤情說吧!別拐彎抹角的,很晚了,而且我現在起收鐘點費了,要把握時間。」

 

徐韜略看蕭婕的眼睛,簡直就像加菲貓一樣,眼皮子就要往下掉了,還硬撐著陪他說話。

 

他突然盯著她瞧,她的臉龐在微亮星光及暈黃小燈之下好柔情,暖著他的心,眼神中的關愛雖然帶著倦睏卻是感性得讓他想吻在她的眉心、她的微揚唇瓣,況且…現在這地方只有他倆,孤男寡女的天時加地利還有可能的人和,許多踰矩的想法在腦裡翻騰,最後…沉澱了。

 

自制的收起悸動,心中推敲著:

 

‘她對我…也有些感情了嗎?’徐韜略不是很有把握。

 

「怎麼不說?」

 

「我先下去洗把臉,等我一下。」

 

他衝下三樓的洗手間,開啟水龍頭,雙手掬著水對著自己的臉猛潑,他心裡好掙扎,凱莉與蕭婕,都讓他心痛,他必須在釐清自己的情感歸屬之後,才能做些必須對愛人負責的行為,即便是親吻,也必須是專情的吻,如果女友的位置是凱莉然而去吻了蕭婕,那他把三個人的關係定位為何?

 

不!我不想做這種情場浪子,我的情感無法負載兩個女人。

 

拍拍自己的臉,他整理自己的情緒、收好心情,綁緊想要傾巢而出的多情種子,深吸了口氣,他走向天台,推出門,看到鞦韆床上的蕭婕早已沉沉睡去,聽她均勻沉重的呼吸聲,徐韜略曉得她早就累了,還說什麼喝了茶睡不著,只是想要徐韜略來的藉口,而他也用了訴苦來當理由,這樣用心良苦的找藉口只是為了相見。

 

徐韜略看到鞦韆床旁有床棉被,他記得聖誕那天醒來時,就是這床棉被給他溫暖的,他拿起棉被覆在蕭婕身上,也分撥一半給自己,他側著身看著她,嗅到她身上的味道,香香甜甜的果香和花香和諧的香味,他情不自禁撫摸她的面容,輕輕的在她鼻尖印了個吻,不情願的收回觸摸她的手,他往後重重一躺,有點洩氣。

 

徐韜略握住蕭婕的手,這樣等著睡著,他心想:牽手可以吧!不過是牽手而已,應該沒關係吧?

 

球員兼裁判的他,給自己一個核准的答案,就這樣小小的滿足伴著他入睡了。

 

…………………………………………………………………………………………

 

她的身體就像上了鬧鐘似的,批貨時間一到,便會自然甦醒,不管她想不想起床,生理都會這樣反應。

 

清晨五點整,天空還沒睡醒,她要起身卻被絆住,手被定住了,怎麼回事?

 

蕭婕掀開棉被一瞧,徐韜略的手緊緊的箝住她的手。

 

‘我跟他,就這樣同床共枕過了一夜…喔!不,應該是半夜而已。他牽著我的手…’她心中陣陣悸動‘我知道,我就知道,他其實也對我…對我有點感覺,只是…凱莉怎麼辦?’

 

她笑自己想太多了,不過是牽手,有這麼罪大惡極嗎?我就算是他的紅顏知己,牽牽手、談談心,蓋棉被純聊天的那種異性朋友,要不然就這次,下次不要這樣了可以嗎?

 

她給自己許多理由,讓自己可以安心的享受以手代替身體的相擁,這樣應該不算背叛凱莉吧?

 

看他睡著的樣子,她居然環顧四週,像作賊似的,在他臉頰留了個強吻,然後迅速的將自己歸位,聽著自己狂奔的心跳,沉溺在手被他緊握的愉悅中,還有她剛才的那個吻,這許多美好,讓她不想離席,繼續與他在這鞦韆床溫存,雖然今天應該開工了,不過…此時此刻可是賺再多錢都換不來的哪!

 

……………………………………………………………………………………

 

一直到早上九點時,擁窄的路上,大貨車要通過,偏偏許多耳背老太太還悠閒的過馬路,不耐煩的司機‘叭叭’的猛按喇叭,響徹雲霄的喇叭聲鬧醒還在天台上沉睡並且關係曖昧不明的兩人。

 

睡到這時兩人的姿勢是:蕭婕的頭窩在徐韜略的胸膛上,而徐韜略的手則將她環住。

 

被喇叭聲叫起床的兩人在朦朧中認出自己的姿勢有多親暱,蕭婕一個猛然起身,頭正巧敲上徐韜略的下巴,她趕緊要對他抱歉,誰知道這鞦韆床好像懂得主人的心意似的,因為蕭婕的使力往後蕩去,讓她摔在他懷裡,她急著縮回手,但是他卻抱緊她,原本他堅定絕不踰矩的心防因著蕭婕跌在他身上的柔軟而潰堤,他激烈又急迫的探著她的唇,不規矩的雙手在她身上不斷探索,被擄獲的蕭婕放棄掙扎,放肆的回應他的激情。

 

就在他的手即將從大腿往上移動之時,那該死的私人專線急快的響起了,徐韜略愣了會兒,為了平息激情做了幾個深呼吸後才接起電話。

 

「凱莉呀!現在…恐怕來不及…好吧!那妳等我。」掛上電話,徐韜略突然結巴了「我…嗯…先走了。」

 

「好!我知道了。」

 

徐韜略抓起自己的外套往門走去,在門邊頓了一下,回頭看著蕭婕的背影還想說什麼,但是又吞回去了,便下樓了。

 

‘他就這樣走了!?’

 

突然之間,蕭婕滿心的失落,很想哭,但又倔強的要求淚水不許滴落,明明知道兩人是這樣的關係,他要走,要用什麼理由留下他?

 

她絕不會怪他,只會怪自己這麼沒用,暗戀上一個人。雖然很堅強,但是不爭氣的眼淚還是不聽話的滾下來,闊別了好幾個月的淚水,又是被情感摧落了。

台長: 十五姊姊
人氣(3,833)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聖誕先生 |
此分類下一篇:◎聖誕先生◎第12回
此分類上一篇:◎聖誕先生◎第10回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