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15 23:02:53 | 人氣(3,371)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依然是我的學長※第26集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隔天中午,午休時間。

 

趙予璇和樂怡在公司附近的咖啡廳吃午飯。

 

「被妳說中了,我和他真的沒什麼好下場。」樂怡輕描淡寫的說了這句話。

 

「什麼呀?」趙予璇心裡雖明白七、八分,但還是要先問清楚。

 

「我和張驊大概快分手了吧?」

 

「我覺得很奇怪,人家失戀的人不都哭得死去活來的,可是妳卻像說別人故事一樣,妳的反應是不是太平靜了?」

 

「我反而有一種鬆了口氣的解脫感覺。」樂怡說著的時候,眼裡盡是雲淡風清。

 

「妳要想清楚喔!雖然他會風流韻事不斷,但是他可以帶給妳一生享用不盡的榮華富貴喔!」

 

「我如果是這樣的人,當初林覺安喜歡我的時候我就會接受了,而且他家的人都喜歡我,我嫁給林覺安那才叫榮華富貴呢!」樂怡知道自己追求真愛不顧一切。

 

「原來我們都是一樣的人。」趙予璇感嘆著。

 

「哦~怎麼說?」

 

「昨天妳不是一直叫我別和那個爛人出去嗎?我真的應該聽妳的話。」趙予璇煽了自己一巴掌「我是豬頭,妳知道嗎?昨天他載我去夜遊,結果在半路要對我毛手毛腳,我突然覺得好噁心,賞了他一巴掌,他就把我趕下車了,我半夜被丟在半山腰,好不容易找到路標才叫了計程車回家。」

 

「什麼!?那個爛人居然這樣對妳?」樂怡不可思議的眼神同情趙予璇的遭遇「不過也好,讓妳認清楚那壞蛋。」

 

「那妳呢?怎麼啦?」

 

「這……」樂怡還是說了「昨天在酒吧遇到的那個跳艷舞的女生不是被人接走了嗎?」

 

「那又怎樣?」

 

「接她走的那個男人好像就是我…嗯…我學長。」

 

「妳學長?!哦~妳朝思暮想暗戀的那個男人對吧?」

 

「對啦!」樂怡吁了口氣「我心情不是很好,所以想找張驊見面,不過……」

 

「沒見到人嗎?」

 

「見是見到了,但是看見他和另一個女人在車子裡接吻。」樂怡說得無奈。

 

「啊~什麼!?他居然!」趙予璇急著問「那妳有沒有打那對狗男女?」

 

「什麼呀?我突然之間根本反應不過來,剛好有輛計程車問我要不要坐車,我想也該回家了,所以就跳上計程車回家了。」

 

「什麼呀?!妳這個笨蛋!」

 

「要不然我能怎麼樣?」

 

「妳難道不覺得自己對這段感情消極到不正常?」

 

「我反而覺得很好。」

 

「變態狂。」趙予璇很快聯想到「是為了妳學長對嗎?」

 

「或許吧?其實應該說,我愛張驊愛得不夠深,所以我並不介意他吻別的女人,說起來是我對不起他才對。」

 

「我不懂了,隨便妳了。」趙予璇突然笑著「不過我想,這回張驊真是陰溝裡翻船,他一定沒想到多少女人巴著他不放,而妳卻急著甩了他,不曉得他會不會因此切腹自殺呀?」

 

「那我就不知道了。」樂怡覺得自己無能為力。

 

「這是個很好的教訓,讓他了解真愛這麼容易就會失去,以後他對待感情就會認真許多了。」

 

「真這樣也很好啊!妳可以考慮接收他囉!」樂怡故意虧趙予璇「他可以帶給妳一輩子的榮華富貴喔!」

 

「妳很討厭耶!」

 

兩人這個午餐吃得心事重重,食不知味。

 

………………………………………………………………………………………

 

今天樂怡準時下班。

 

她一整天不死心的打了好多回哲倫的手機,不過始終沒有接通,哲倫的手機都是處於關機狀態。

 

她往公車站牌走去,邊走還不停的撥電話,這時背後傳來一個聲音:

 

「別打了,我一整天都關機。」

 

樂怡疑惑著這句話什麼意思?明明是張驊的聲音嘛!我又不是………

 

她這才想明白了,張驊以為樂怡不停的撥打的電話是要找他。

 

「樂怡,我們找個地方好好談好嗎?」張驊問。

 

「好啊!」樂怡也希望跟他把話說明白「我們到前面那個小公園說吧!」

 

樂怡走在張驊前面為他領路,這小公園在轉角的巷子邊。

 

到了小公園,樂怡便問張驊:

 

「你先說還是我先說?」

 

「我先說。」張驊顯然急著解釋。

 

「好。」

 

「嗯……昨天…我昨天到老大的店喝了點酒,蜜雪兒說要開車載我回家,然後…就……我就忍不住吻了她。」張驊誠實的說出昨天的情形。

 

「然後呢?」

 

「沒有什麼然後了,妳走了之後,我就攔了輛計程車送她走了,事情就是這樣。」張驊也不隱瞞什麼「我不知道要怎樣面對妳的質問,所以就關機了,我不是不想跟妳解釋,是……不知道怎樣說才好?所以……妳說吧!要怎樣才會原諒我?」

 

「我…其實我也要坦白跟你說,我覺得…我真心的覺得蜜雪兒跟你比較相配,她的美麗和你的英俊瀟灑,是金童玉女的絕配。」樂怡認為這形容雖然俗氣了些,可是…很貼切。

 

「樂怡,別故意說反話了,我不喜歡拐彎抹角的猜。」張驊認為樂怡的話是在挖苦他。

 

「喔!不,我說的都是真心話。」樂怡的態度很誠懇。

 

「妳說謊。」張驊見樂怡的模樣還是不相信「要不然妳爲什麼要一直打電話找我?」

 

「打電話找你?」樂怡腦筋轉不過來。

 

「我都看到了別否認了,妳一岀公司就不停的打電話,我知道妳生氣,我們不要兜圈子了。」

 

「我想你是誤會了。」

 

「我說了別這樣了,樂怡。」

 

樂怡操作自己的手機,調到撥出電話拿給張驊看。

 

「你自己看,我並沒有撥你的號碼。」樂怡拿出證據取信張驊。

 

「那……妳……」張驊不能了解樂怡爲什麼有這種反應。

 

「我想告訴你,我想…我真的不適合你,坦白跟你說也無所謂,我一直撥的電話其實是位學長的電話,我對他…應該這樣說吧?我喜歡他更甚於你。」

 

「妳跟他關係匪淺?」

 

「如果你說的是肉體關係的話我可以告訴你,我和他連手都沒牽過呢!」

 

「妳拿個虛擬的幻想來搪塞我,不覺得連自己都不能說服嗎?」張驊覺得這理由實在可笑。

 

「嗯…就我對你的感情來說…是呀!的確是脆弱了些,不過我原本是想一心一意的對你的,不過…昨天看到你和蜜雪兒之後,我突然覺得這樣也算圓滿,所以……」樂怡的真心話顯然不被張驊接受,他打斷她的話。

 

「說來說去,妳就是根本介意我和蜜雪兒那個吻嘛!」張驊就是認定樂怡不原諒這件事。

 

「我都說不是這樣了。」樂怡思索著怎樣把話講明白「要不然你說嘛!如果不喜歡蜜雪兒的話又怎麼會吻她呢?而且還吻得這麼陶醉,那表示你們在一起兩情相悅呀!既然如此我讓你稱心如意有什麼不對?還是當場就應把蜜雪兒揪出車外賞她兩巴掌,你才認為我是正常的?」

 

「我只知道我做錯了,我願意向妳認錯,既然我都認錯了,妳就應該接受了,乖乖回到我身邊,不應該這樣刁難我呀?」張驊的意思是自己已經低聲下氣了,那麼樂怡就不能再說什麼了。

 

「你……」樂怡想起趙予璇那時跟她說過的話,是呀!她說對了,就是這麼回事「我……該說的我都說了,就是這樣。」

 

張驊大概沒想到樂怡的態度這樣強硬,這是他始料未及的,他原先已經想好要怎樣應付樂怡可能會有的反應,包括:哭啊、鬧呀、打啊的,不過……樂怡卻先提出分手,這讓張驊失了方寸。

 

張驊緊抿著嘴唇,認真的思索要怎樣挽留樂怡。

 

「樂怡,我認輸了,妳這招讓我屈服,我不想失去妳,所以我跟妳認錯,這件事就讓它過去,以後別提了,我會作給妳看的,相信我好嗎?」張驊執意認定樂怡說要分手是耍狠招。

 

「你還是扭曲了我的意思,」樂怡實在不知道怎樣解釋才能讓張驊真正了解「你了解我不是會刁難感情的人,我不會拿分手來要脅人,應該說我重視你的意願,也尊重你希望有個自由的感情,這我可以理解,真的。所以,我認為你的心還不想定,也剛好我的心也游移著,那不正好我們給彼此這個機會,這樣和平分手,不也很好嗎?」

 

「我說不過妳。」張驊惱羞成怒了「我知道妳在給我下最後通牒,好!我知道了,知道怎麼做了,我會做給妳看的。我會去跟蜜雪兒說清楚的。」

 

「你別這樣……」樂怡不想話還沒說清楚就讓張驊走,於是她喊他,不過張驊並不理會。

 

看著張驊氣呼呼的鬱悶背影,樂怡感到無奈,她心想:今天就算沒有蜜雪兒,未來也會有海倫、瑪莉、蒂芬妮……等等不知名的女人陸續出現,難道自己都要一一應付嗎?應付這群女人不夠,還要應付張驊……

 

「真是夠了………」

 

樂怡這句話裡盡是無力感。

 

台長: 十五姊姊
人氣(3,371) | 回應(0)|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依然是我的學長 |
此分類下一篇:※依然是我的學長※第27集
此分類上一篇:※依然是我的學長※第25集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