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16-05-10 00:00:00| 人氣709|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電影《魔女嘉莉》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電影《愛情無全順》Campus Confidential

校園美女梁小琪 她的男朋友是醫學系的張聖

籃球校隊身高190 即將競選學生會會長

她最好的朋友兼室友林雨倩也是校園美女

但她竟然愛上了宅男 梁小琪不敢相信林雨倩

竟然會選擇跟宅男在一起 而且為了他要搬離宿舍 

 

梁小琪很認真的問了林雨倩 

妳考慮清楚了嗎? 妳有沒有想過

跟一個宅男走在路上別人會怎麼看妳?

林雨倩很有自信的回答梁小琪

妳不要以為所有人都想變成妳和張聖

他對我來說 其實比張聖還要好一百倍

 

有時候我會很沒有安全感的深怕失去某人 

於是 期待對方符合我的期待來讓我安心  

原來 我必須依靠別人我才能安心?

這讓我更沒安全感了 很沒有安全感的我 

對於別人的人生應該怎樣才算幸福圓滿 

我有我的一套看法  我自以為懂得比別人多 

所以質疑別人的選擇  還告訴別人怎麼做會更好

 

因為 我不相信別人的選擇會是好的對的

我以為只有自己的信仰和生命方式才是好的對的

所以 當別人追求其他的信仰和生命方式時

我並不看好別人 也不相信別人能幸福圓滿

但其實我是不相信自己 所以需要一再的

向別人證明自己的信仰和生命方式才是好的對的 

 

林雨倩為何為了宅男而離開她這件事

梁小琪無法理解 便很誠實的問了自己

為何無法愛上宅男? 總共列出了十項

她自己絕對無法愛上宅男的原因

而最後一項原因是我最有感觸的

宅男看不見自己的悲哀 

 

我不確定 是不是只有宅男看不見自己的悲哀

因為我也是 而且抗拒去看

特別是旁觀者清楚的好心的提醒我時

我都否認並順便送上我在對方身上看見的悲哀

這麼一來一往之間 我突然發現

原來每個人都具有看見別人身上的悲哀的天賦

如果說 我能將這份天賦善用在自己身上

也嘗試著接受別人給我的提醒

或許總有一天 我能跳脫自身的悲哀

 

晚上 校園裡菊湖的水突然乾掉了

正好路過的梁小琪不小心掉了進去

就在這個時候 也掉進了另一個男同學

嚇壞的梁小琪急著奔回宿舍

剛好從新室友美雪口中得知

網路正流傳著菊湖傳說 話說只要有男女同學

在菊湖乾掉的那天相遇 兩個人就會永遠在一起 

 

對梁小琪來說 菊湖傳說只是無稽之談

會讓她介意到想要查個清楚並破解菊湖傳說 

是因為這位也掉進乾掉的菊湖的男同學

是個宅男 正符合那十項她絕對不會愛上的特質

而且全校的人都已經知道那個人就是吳全順 

 

自從掉進菊湖傳說之後 梁小琪每天都會遇到他

而且還不止一次 美雪提醒她 這不就是命運嗎?

為了不要再碰到吳全順 梁小琪情願翹課

所以當梁小琪都已經躲在宿舍裡了還避不開他時

她氣得把對他的憤怒毫不保留的對他爆發出來 

 

你不要以為菊湖傳說成真我就會跟你在一起

我告訴你 我這輩子都不可能喜歡你 

就算全地球人都死光只剩下我跟你

我也寧可跟猩猩同居 

因為 我就是看你不順眼 

身為一個人你到底有沒有自覺  

我都要替你感到丟臉了 

你以為你是誰啊! 我跟你在一起? 

你看你自己穿得跟一個國中生一樣 …… 

 

如果有人對我說了這麼重的話 

我還像吳全順這樣沒有任何反擊的話 

可見我有多麼渴望對方的愛以及對方的接納

才如此卑微的忍受著等待著

 

又如果我像梁小琪這樣如此徹底的

想要跟一個人劃清界線的話 

可見我有多排斥對方身上的某些部份

更害怕自己身上也有那些部份

而我有多排斥對方身上的某些部份

似乎就有多排斥我自己身上的那些部份

 

我隱約知道自己是一個不好相處的人

很容易令別人感到沮喪 雖然我不是故意的

但又控制不了自己 直到此刻才明白自己怎麼了

原來 我有多會嫌棄自己 就有多會挑剔別人

而那些我挑剔別人的地方

似乎就是我無法接納自己的地方 

 

被梁小琪清楚明白的拒絕過後 

吳全順默默的申請休學 可是資管系的他 

電腦很強 學校和學生都少不了他

連主任都不得不來拜託梁小琪 

請吳全順出來幫忙一下 

 

對於默默申請休學的吳全順 梁小琪感到抱歉

當她很有誠意的向他道歉 而他也願意原諒她時

她主動和他做朋友 從此對他不再保持距離的她

忽然發現吳全順的出現竟然讓她心跳加速

同時 也加速了她決心尋找破解菊湖傳說的方法

沒想到吳全順人也來了 來找破解菊湖傳說的鐘槌 

 

梁小琪問他 你是不是喜歡我?

吳全順默默的點頭 而她對自己誠實也對他誠實  

你人很好 我也不討厭你 可是我已經有張聖了

如果找到鐘槌 我一定會去破解菊湖傳說

就算我那麼自私 你還是要幫我嗎?

吳全順真心的回答 我希望你可以開心 

 

有了共目標的兩個人 敞開心的聊起了自己

梁小琪的初戀很慘 因為錯過了第一個喜歡的男生

從此下定決心 如果遇到喜歡的人一定要勇於表達

所以 即使國中胖到80公斤 還是跟學長告白

結果被甩的她因而發誓 一定要改變自己 

變成全校最漂亮的女生 就在跟吳全順說起

過去的自己時 梁小琪忽然覺得自己很蠢

 

如果遇到喜歡的人 一定要勇於表達

我的出發點是 如果對方接受我的話 

我就不必接納我自己了 又如果對方愛我的話 

我就不必愛我自己了  所以 我喜歡一個人

是因為想要得到對方的愛與接納

 

我的付出是為了換取在對方心目中的特殊性

只有特殊才重要 我想要在對方心中是最重要的

因為 在我眼裡自己一點都不重要

如果在別人心中我是重要的 我就變得重要了

我不知道我是誰 所以需要別人來肯定

我的重要性和存在價值 這是我逃避自己的方法 

也直到我察覺到自己正在逃避自己時 

這才感覺到 我真正渴望被愛與接納的對象

是我自己 如果有一天我開始愛惜自己

喜歡自己了 我將會隨時隨地陪伴自己

 

為了破解菊湖傳說 為了和張聖在一起

梁小琪可以忍受自己灰頭土臉的樣子

但張聖卻只想到自己 只為自己的前途努力

被張聖屏除在未來之外的梁小琪

心寒的提出分手 於是兩人就此分手 

 

而全心全意幫助梁小琪破解菊湖傳說的吳全順

一點一滴的打動了她的心 讓她漸漸喜歡上他了

當梁小琪對外承認自己喜歡宅男的同時

她也坦承 我每天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是希望大家都喜歡我 生命好奧妙 

追求光鮮亮麗的遇上不夠光鮮亮麗的

每天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梁小琪

遇上穿得像國中生的吳全順 

 

不是每個人都有不夠光鮮亮麗的時候

但在我尚未接納那些寒酸的自己之前

我都會很排斥看見寒酸的人事物

也會嫉妒光鮮亮麗的人事物

所以 梁小琪當初很排斥吳全順

是因為她還沒接納過去那個很蠢的自己?

 

突然有一天 梁小琪忽然有一個靈感

我只顧著破解菊湖傳說 卻忽略水到底去了哪裡

追根究底得到的真相竟是 菊湖傳說是一件工程

他們之間發生的一切都是經過了吳全順

精心的計算和設計 只為了讓她相信 

這一切都是命運的安排

 

從頭到尾被蒙在鼓裡的梁小琪

對吳全順坦白 我真的喜歡過你 

從來沒有一個男生為我這麼努力過

但是我能原諒你嗎? 我不知道

 

關係穩定的基楚是信任 如果我所信任的人

欺騙我的感情 我會再也不相信對方

再也不相信愛 甚至再也不相信自己值得被愛

為了不再受傷害 我絕不會再向任何人索愛 

從此抗拒愛恐懼愛的我 遇到愛時就好排斥

但又渴望愛的我 忍不住測試對方愛的底線

表面上 我希望對方能夠讓我重新相信愛

實際上 我在等待對方的背叛

這樣我就能證明確實不能相信愛

於此 我好像清楚的看見了自己的悲哀

 

吳全順解釋 我知道要讓妳愛上我的機率很小

雖然菊湖傳說是假的 但我對妳的愛是真的

妳說宅男看不見自己的悲哀 我現在看到了

我想要的只是一個機會 

希望妳能夠認識真正的我 

 

他為了讓她愛上他 暗地裡策劃了一個菊湖傳說

她為了讓大家喜歡她  每天將自己打扮得漂亮

而我為了讓別人對我有一個好印象

總是表現得客氣 而且不會生氣 原來 

我們都一樣 也一樣活在親自打造的世界裡

 

當我身處在自己親手打造的世界裡

痛苦得快要窒息的時候 我會突然清醒過來 

然後抽離出來 抽離出來的時候 

我感覺 好好玩喔!這個世界

 

就在我短暫的清醒和抽離出來的當下

我發現自己平常是用頭腦與人比較計較

不是用心與人相處作伴 而生活是用頭腦計畫

不是用心感受 至於聽與說之間是用頭腦評斷

不是用心聆聽 所以我跟自己的關係

是用頭腦期待自己 不是用心陪伴自己

當我看見了自己內在世界的現況 

我好像有比從前更認識自己了

 

 

電影《魔女嘉莉》 Carrie

嘉莉為了參加畢業舞會跟媽媽(瑪格麗特)起衝突

即使媽媽一再的反對 嘉莉仍堅持到底

卻在令人期待的舞會上被上次嘲弄過她的女同學

再次的嘲弄 而邀請她參加舞會的男同學

是班上唯一有對她釋出善意的

結果在嘉莉被嘲弄的過程中意外喪生

 

一場原本像美夢般的舞會瞬間破滅 

擁有隔代遺傳超能力的嘉莉當下被憤怒支配

使用了超能力報復傷害她的人 

回過神來雙手已沾滿血腥的她

急著回家並尋求媽媽的安慰

 

沒想到 媽媽安撫著嘉莉的同時

也往嘉莉的背後刺上一刀  面對趕盡殺絕的媽媽

嘉莉自我防衛的使用超能力和媽媽對抗

直到她為了殺死媽媽而懊悔時 

才希望媽媽能夠回來 但媽媽已經不會回來了 

最後 嘉莉選擇跟媽媽一起走向死亡

 

當初不顧媽媽的反對 嘉莉堅持要參加舞會 

好像參加了舞會人生就會變得不一樣

曾經我很期待某人的接納 好像只要對方接納我 

我的人生就會變得完整 如果沒有對方的話 

我就會活不下去也會快樂不起來

 

雖然 後來沒有對方的接納我仍活下來了

可是我真的快樂不起來 因為我把自己的人生

會不會完整或快不快樂的力量交託在對方手上

如果有一天我能拿回原本就屬於自己的力量

我會用它來做什麼? 懲罰拒絕過我的人? 

如果我不幸福的話 會嫉妒對方是幸福的 

才會想懲罰對方 讓對方變得跟我一樣

但如果只是把力量用來懲罰對方

我其實被嫉妒支配了 迷失在嫉妒裡 

 

人並無高低之分 

並不會因為被接納或被拒絕而變質

除非我有比別人優越的需要

才須要裝清高演高尚 

以及否定別人證明自己是對的

也除非我有被同情的需要 

才須要受委屈裝可憐

如果我能識破自己這些隱諱企圖

人與人之間的相處 我可以誠實的面對自己 

人前 有話直說也實話實說 用不著鄉愿

於是 不必等到人後才能怪東怪西

 

嘲弄別人的同時似乎在無形中也貶低了對方 

所以 這讓我有種自我感覺良好的感受 

甚至喜歡上這種感受 直到看完這部影片 

我開始良心發現 若要讓一個人變壞變得冷酷 

盡管盡量嘲弄他或她就行了   

 

當我被嘲弄的時候 如果我沒有勇氣陪伴自己 

而是排斥自己 我就是對被嘲弄的自己好冷酷 

從此 我就成了一個愈來愈冷酷的人 

為了保護自己不再被嘲弄 只有變壞才可怕 

在這個世界上 冷酷的壞人最嚇人   

 

這個故事是一場悲劇 從這場悲劇中我發覺自己 

平常並沒有特別珍惜自己投遞愛的對象 

直到嘉莉失去了媽媽也失去了活下去的動力時 

我才意識到 活著若沒有投遞愛的對象

生命就失去了活著的熱情

 

瑪格麗特的信仰是 男女之間發生親密的關係 

是犯了第一條罪 也是犯了最重的罪 

所以當嘉莉提起有男同學邀請她參加舞會時 

瑪格麗特很惶恐 極力反對 

但嘉莉已經答應對方了 而且被認為很怪的她 

想要試著融入大家 才不會太遲   

 

媽媽的恐懼是女兒參加舞會最大的阻力

恐懼 不論是來自旁觀者的或當事者的

都是阻止一個人走上自己想走的路的阻力

當我想要向正在恐懼的旁人證明

自己所選擇的路是對的時  似乎 

我就把旁人當真了 真的是來阻礙我的 

 

如此一來 我就必須一邊花力氣排除阻礙

一邊花力氣堅持自己的選擇 於是蠟燭兩頭燒

問題是 我不但無能為力符合旁人的期待

我也無能為力符合自己的期待 結果兩頭空

因為這樣就覺得活得好累甚至不想活著的我

為自己做了一個結論 對內對外我都是個失敗者

 

失敗者是一個死氣沉沉又沒有創意和新意的角色

我陸續有把這種無聊透頂和枯燥乏味的感覺

在生命中漸漸的呈現出來了 算是有到位了

所以現在 我有點受夠了這種無聊和乏味的感覺

 

從前感到乏味和無聊的時候 我會尋求替代品

取代那些感受 因為我排斥經驗這些感受

現在感到無聊和乏味的時候 我會直接投人

徹底感覺這些感受 因為不想再被它們困擾了

我可以感覺 曾被我排斥在外的情緒和感受 

並沒有因此消失無蹤 反而躲藏在內心深處

直到我一一誠實的品嘗箇中滋味了 好像

這些曾被我排斥的情緒和感受就獲得了釋放

也好像 與這些情緒和感受相關的人事物

就跟著獲得了釋放

  

我也有無法支持別人的時候 

就是在我也支撐不了自己的時候

所以 反對別人的選擇我比較輕鬆

就不必承擔別人的成敗 

又或者 如果別人的選擇 

我不但占不到便宜還吃虧 那我肯定會反對

難怪 我經常感到匱乏  

 

但好排斥匱乏的感覺 所以經常為匱乏所苦

要我承認自己就是一個匱乏的人 好困難

有一種美感盡失的感覺 於是匱乏裡

所隱藏的一顆貪心就原形畢露了

原以為跟自己面對面只有難堪

但其實有更多的自由與自在

 

瑪格麗特是一個獨來獨往沒有朋友的人 

當嘉莉不符合她的期待時 她就會自殘 

也會將嘉莉趕進壁櫥裡禱告 求主寬恕 

嘉莉想要變得跟大家一樣 所以堅持要參加舞會 

也所以 她不並想像媽媽一樣? 

如果有人跟我說 他(她)不想像我一樣 

我好衝擊 我守護的是一個我是失敗者的信念

所以全心投入失敗者的角色 卻仍得不到賞識?

 

儘管媽媽有多愛女兒 嘉莉始終是因罪而生 

從那個罪所生出的另一個罪 所以當嘉莉出生時 

身為媽媽的瑪格麗特原本要將她還給上帝 

可是最後選擇了將嘉莉留下來 然而卻忘了禱告  

求主寬恕她的罪 於是嘉莉的存在 

像是活生生的證明了瑪格麗特所犯過的罪   

 

因此 當她看著期待參加舞會的女兒 

就好像看見了那個曾犯了罪的自己? 於是 

阻止女兒參加舞會就不必面對那個自己? 

那個其實很喜歡跟先生發生親密關係的自己 

而她有多無法接納那個自己 

就有多無法接納期待參加舞會的嘉莉?   

 

瑪格麗特和嘉莉的故事 讓我深深的體會了

從裡到外全盤的接納自己 竟是如此可貴的事 

這樣一來 就沒有期待他人符合自己期待的需求

也不會為了對方沒有符合自己的期待而人我分裂

更沒有期待自己符合他人期待的需要

便不會為了自己沒有符合對方的期待而自我分裂

 

舞會當天 嘉莉穿上了親自精心準備的服裝 

而媽媽堅持要嘉莉脫掉並燒掉 

還要她打電話跟男同學說 她生病了不去了 

媽媽用心良苦的解釋 我不要妳受傷害 

但嘉莉期待媽媽 妳可以替我高興   

 

一顆信任與富足的心是出於愛 這樣的我 

能為別人選擇了生命中的美好而高興 

也會高興的為自己選擇生命中的美好 

一顆猜忌且匱乏的心是出於恐懼 這樣的我 

只能質疑別人的選擇是生命中最美好的嗎? 

而且 只有當外在的人事物符合我的期待時 

我才高興得起來 所以

我沒有自己高興起來的能力? 

 

如果我能如實的感受不符合旁人期待的自己

陪伴自己 我就不須要為了期待自己

符合旁人的期待 而跟自己分裂

如果我能如實的感受不符合自己期待的我

陪伴自己 我就不須要批判自己或對自己嚴苛 

如果活著 我能夠只是如此純粹的存在著 

我會很高興 

 

然而 當我不相信自己時 便無法依靠自己

當我不相信老天爺時 也無法依靠老天爺

所以我經常有種無依無靠的感覺

無依無靠時總想抓住些什麼

 

常常 我覺得自己只是一個傀儡或一顆棋子 

表面上 我好像是被恐懼和匱乏

支配著的傀儡或棋子 

但實際上 是我自己牢牢抓住了恐懼和匱乏

所以 別人必須符合我的期待

而我才會必須符合旁人和自己的期待

於是 仍在與事實對抗 企圖修正事實的我

也才會覺得活得好累甚至不想活著

 

當初 瑪格麗特以為自己隆起的肚子 

是先生給她的腫瘤 所以 

嘉莉是在被視為腫瘤的情況下所生下來的   

一個人若在這樣的情況下出生

對自己將會抱持著什麼樣的信念? 

我會覺得自己是不好的不被歡迎的 

就算這個世界再大都沒有我的容身之處

這樣的存在讓我深感羞愧 沒有意外的 

我將緊緊抓住了這些信念活著 

然後怨天怨地為什麼我不夠好不受歡迎  

 

其實 宇宙一直在回應我的思路 

但我始終繞不出去舊有的思路?

因為我仍不願意寬恕 我無法原諒

將我視為腫瘤的人把我變得不好不受歡迎

而且讓我活得好羞愧 若輕易原諒了 

不就太便宜對方了

 

打從一開始我就把自己的價值以及我是誰   

交由一個只能將我視為腫瘤的人評價了 

而且深信不疑 所以 至始至終守護著

我是不好的也不受歡迎的信念在人生中實踐

根本不疑有他 這才驚覺如果我活著 

就為了 證明自己(的錯誤信念)是對的 

平安喜悅的生活將離我好遠好遠

 

從前 我不懂得如何為自己的人生負責 

現在 我好像有一點點頭緒了 

為自己所選擇的思路負起責任

或為自己所守護的念信負起責任

 

渴望自主又擁有超能力的嘉莉 

當媽媽不聽她說話的時候也會將媽媽趕進壁櫥 

那是從前媽媽會對女兒做的事 事後 

媽媽會打開壁櫥關心嘉莉禱告完了嗎? 

當嘉莉回答禱告完了 媽媽就會肯定嘉莉的說 

這才是我的好女孩 我愛妳

 

為了這句這才是我的好女孩 

我情願乖巧懂事聽話 但人會長大 

會渴望獨立自主與自由

好像明白自己想要什麼之後

就會知道自己要拿什麼兌換

把之前想要的被肯定這才是我的好女孩的重要性

和存在價值 兌換現在想要的獨立自主與自由

 

如果來到地球 每個人都是為了學習自己的功課

不論是對瑪格麗特或嘉莉甚至是我自己來說

這都是一趟極為珍貴的旅程 所以 

我想要試著用這樣的角度看待每一個人的生命

也許仍在苦海無邊 或許已經永浴愛河

但我相信 每個人都正在經歷自己寶貴的人生

也正在學習專屬於自己的生命課題

所以 我只須安心的高興的學習就行了?

學習信任每一個情境 

也在每一個情境中學習信任

隨時隨地 帶著這樣的覺知

活著 會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

 

 

台長: 永恆的平安^^
人氣(709)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