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2-10-11 00:26:43| 人氣14,872|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寫於動見体《誰在暗中眨眼睛》首演之前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算算日子,我和宏征認識了將近三十年,不論是曩昔的研究生時光,或是畢業之後的劇場生涯,他的創作不斷,我也時有機會能夠在其創作過程當中,看看排練及演出,給些回饋與想法,不拘場合與形式,有時在劇場,有時則在餐桌,有時講電話,有時則用LINE,不只在台灣,也曾在香港及新加坡。其實我們這群聊劇場、聊創作的前後期研究所學友,還有葉蔭龍、李登雅等,只是我好久沒遇到他們倆了,大家都在各自的一片天,繼續努力向前奔跑。

 

我雖然沒有接觸過人子劇團時期的宏征,但總覺得接觸過陳偉誠、葛氏訓練、葛吉夫第四道等的宏征,對於自我察覺、身體知覺、能量流動、畫面構成,特別地敏感,在場面調度與感覺結構中,總有其特殊的細膩之處,擅於捕捉人性閃現的幽微靈光,這一切都得在劇場裡頭實踐與感受。

 

這次會被宏征找來,擔任所謂的「戲劇構作」,我其實沒有特別的準備或是轉變,仍然像長久以來那樣,就是看劇本、看排練、和宏征聊,倘若他聽到我有甚麼有建設性的想法,他會消化、轉繹給相關工作人員。這是我對「戲劇構作」工作分際的堅持,我認定他是和導演工作的,把看到及感受到的所有想法和發現,都跟導演反映,讓導演過濾、選擇、轉化之後,以他的話語方式,告知相關人等,保持排練場中的唯一領頭羊,以免造成雙頭或多頭馬車。

 

應該是去年(2021)的33日,那天宏征約了我,在芝山站附近的「豚馬日本料理」吃便飯、聊天,其實在那之前的幾天,228日,才剛吃完動見体的春酒,席間我已經聽聞宏征要做王定國小說改編演出的計畫,且已經委託俊耀及麗雯,分別挑選王定國不同的小說作品改編劇本,當時聽說麗雯的劇本已經完成初稿了,我原本只是當作劇場新聞,聽過就算,沒想到過了幾天,豚馬之約,宏征說要找我當戲劇構作。

 

事實上,豚馬之約,我們聊的有更多是疫情下的劇場環境、我對動見体近年作品的觀察,當然還有我倆身為不同學校戲劇系的專任老師,免不了多少都會分享近年戲劇系學生的學習狀況、兩系的系務概況。

 

在那之後,我便找了幾本王定國的作品集來閱讀,包括小說集《那麼熱,那麼冷》、《誰在暗中眨眼睛》,散文集《憂國——台灣巨變一百天》,自選集《美麗蒼茫》等,試著感受他的文字世界與行文風格:他多年的職場歷練,曾在商場、地檢處、廣告界、雜誌社、建築界流轉,上達政商名流,下至販夫走卒,見識之豐,人脈之廣,甚至還曾被綁架,這些經驗形成他寫作的社會寫實感十足,文字洗鍊,情節布局巧妙,人物內心幽微,結局總能令人倒抽一口氣,常有倒轉回馬槍的巧勁。他筆下的人物,面對再怎麼詭譎的局勢,或者情節局勢再怎麼暗潮洶湧或熱火朝天,他的文字仍舊維持冷酷平直,從不渲染誇張,也看不到激情狗血。

 

今年開春大年初九(29日),宏征約我到他在竹圍的住所餐聚聊天,聊的正是王定國的這種「那麼熱,那麼冷」的文字,如何掌握及轉化為劇場表達語言;在此之前,我也已經讀了俊耀試寫的幾個故事改編片段,當時看來似乎尚未跳脫王定國文字的重影,片段與片段之間略顯僵硬,尚未見靈動。這些都是當時宏征面臨最大的挑戰之一。

 

三月底(328日),我在動見体聽了一次演員的劇本圍讀,看到俊耀用「人物交錯」的方式,將幾個故事片段連結了起來,使得有些人物、台詞、物件、情節之間,產生了似曾相識的既視感;同時也善用人物的「敘事觀點」,變換敘述的口吻與視角,靈活切換於敘述(第三人稱)與情境(第一人稱)之間。劇本總算有了自己的樣子,在此我絕不劇透。

 

其實我已經不太記得,我究竟看了幾個版本的劇本修訂,或是看了多少的排練片段(包括現場與錄影),我只記得每次無論看完甚麼,都會寫下若干想法、筆記與建議,再交給宏征,依此循環。坦白說,我沒有跟戲跟得很緊,畢竟從原著,到編劇、導演、演員及設計群,每一位、每一個環節都是專業,且自成一格,創作者需要空格、留白與呼吸,有些喘息與思索的空間,這個時候若可能,我就是聊咖,說點狗頭軍師意見,給點狗皮膏藥舒筋活血。

 

所謂「戲劇構作」,大抵如此。

 

 

 

動見体「王定國小說」系列作品《誰在暗中眨眼睛》

時間:2022/10/28 () - 2022/11/6 ()

主辦:動見体 02-2883-0885

台長: 于善祿
人氣(14,872)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