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4-14 18:06:16| 人氣5,327|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論文】遠離顛倒夢想─張愛玲〈心經〉父女、母女心結探析~~2 (載於東吳中文線上論文)




四、「心經」借用《心經》之禪理

    〈心經〉的戀父情結是作品最顯著的特色,反映張愛玲深受弗洛伊德的影響,甚至可說此作是弗氏思想的圖解。西方心理分析理論的目的,是希望解救人類的精神免於瘋狂,由此看待〈心經〉人物心理與關係,小寒、峯儀與許太太最終都從瀕臨瘋狂的精神狀態解脫。然張愛玲對古典文學的愛好及童年閱讀經驗的影響使她的世界觀中仍有較多中國文化的成份,從〈心經〉的命名即可窺知,故其中深義仍需從東方禪宗《心經》義理來觀照。

    如前言所述,禪宗與心理分析的最終目的,皆關注人心解脫與自由,免於變態與瘋狂;禪宗《心經》義理言「色即是空」,要人「照見五蘊皆空」以「度一切苦厄」,以達「遠離顛倒夢想」境地,即旨在幫助人心解脫世間因「五蘊」﹝色、受、想、行、識﹞帶來的痛苦。

    據《心經》禪理看〈心經〉,小寒與峯儀的情感悖離父女倫常,起於人心的妄想,而將父女戀情的夢想視為真實,以假為真;此即《心經》所謂「顛倒夢想」,「顛倒」指不合常理的思想行為,混亂價值、偏離常軌的情形,「夢想」則指自我的執著使身心產生錯誤想望。因此,父女互動像夫妻,母女反成情敵,其身分錯亂無非妄想所致;而顛倒夢想的父女畸戀,雖屬柏拉圖式的愛,但因倫常顛覆,使峯儀、小寒及許太太都深感偏離常軌的身心扭曲之苦,夫妻、父女、母女的情感也受到破壞。

    人們視夢想為真實,乃因錯以為一切恆久不變,實則「五蘊皆空」、「色即是空」;人的身心活動﹝「五蘊」﹞有賴肉身﹝「色」﹞存在,肉身並非永存,身心也隨外在因緣改變,此即「空」義,但人往往執著眼前,未能觀照世事隨因緣改變而無絕對自主性,方產生痛苦;就如父女戀建立在扭曲的父女倫上,自無發展的因緣,但小寒誤認畸戀終身不變,亦未料到綾卿竟能動搖父女關係,於是深受「愛別離」、「求不得」之苦。

    據此觀看〈心經〉,可明小說借用《心經》之名,實有意以故事情節展現的人倫顛倒、人世無常,反映「色即是空」的意蘊,即人體一切色受想行識,都是沒有自性、無常且不能為人自己所主宰的,是由因緣聚合而成,並非獨立的存在,也非恆久不變的;文本中小寒與峯儀的感情雖血濃於水,卻說斷就斷,看似不合常理,實則世間常理在佛家看來都不可靠,世事無常、由不得人,才是真諦。

    此外,〈心經〉故事結局,可謂緊扣禪宗《心經》「遠離顛倒夢想」的意涵。一對父女的感情竟發展成男女之情,豈非人間夢想顛倒錯亂的極致?顛倒父女倫理的情感,終無發展的因緣憑藉,使峯儀決心斬斷亂倫情絲,選擇神似小寒的綾卿,以將他無能實現的顛倒夢想,化為真實的理想。

    結局一家離散,看似蒼涼,實則由心靈層面來看,峯儀、小寒及許太太的痛苦都得解脫,此即《心經》所言「遠離顛倒夢想」!自此,三人拋卻既有偏執,心中沒有恐怖與顛倒的想法,如《心經》所言,「心無罣礙,無罣礙故,無有恐怖」,得以煩惱滅除,免於瘋狂,擁有嶄新的心境與未來!   

    因此,張愛玲借用《心經》之名的用意──她抱著同情的理解,以悲憫之眼看待這段顛倒人倫的戀曲,寄寓《心經》所言的「色即是空」義理。然而,張愛玲的用意不僅於此──許父以貌似小寒的綾卿為妻,許太太找回女兒,小寒則掙脫父女畸戀的羅網,人生及情感回歸正軌;作者讓筆下的每個人物,最終都得到了解脫。

 

五、結論

    夏志清先生曾經評述張愛玲,由於受弗洛伊德的影響,善於用獨到的視角、細膩的心理描寫和暗示來敘說故事,而〈心經〉正是具有濃厚弗洛依德色彩的作品;因此〈心經〉的相關探討論述,亦主要聚焦峯儀與小寒的父女戀情,從戀父情結解讀人物心理。

    然〈心經〉雖顯見弗洛伊德理論的影子,但僅從此視角觀看〈心經〉,實無法窺其全貌,亦無法彰顯張愛玲將此篇小說命名為「心經」的意涵,故本文除了由父女心結、母女心結兩方面,觀看峯儀與小寒、小寒與許太太的互動,並進一步釐清〈心經〉命名借用禪宗經典《心經》的蘊涵;而無論由精神分析或禪宗義理來看,小說人物最終都獲得心靈的解脫,免於陷入瘋狂的精神狀態。

    父女心結方面,小寒與峯儀的情感,除了女兒的戀父情結心理,也因峯儀將女兒視為理想化的妻子,導致父女情感錯位;由於峯儀意識到父女戀情使小寒無法擁有正常愛情,決定解開父女心結,並因移情作用,與神似小寒的同學綾卿交往而離開小寒,父女都從變態的情感中解脫。

    母女心結方面,由於戀父情結影響,小寒視母親為情敵及隱形人,母女心靈的唯一連結點,只在峯儀的外遇事件;一旦峯儀離家,小寒仇視母親的心結開解,便能回歸女兒身分,並重建母女關係。

    至於〈心經〉借用禪宗《心經》之名的蘊涵,研究者向無探究,筆者以為,《心經》「色即是空」之旨,正呼應父女戀情背後的人世無常之理,而故事結局使峯儀、小寒及許太太的痛苦都得解脫,不再陷溺於以假為真的虛妄心理,正是《心經》所言「遠離顛倒夢想」;是以,張愛玲借用「心經」之名描寫父女畸戀,並非僅可由前人慣於取徑的西方心理分析,及佛洛依德「戀父情結」來觀看,實則其間深義正在於藉禪宗「心經」之名背後的義理,反映人倫情感的顛倒及情愛的虛幻。

   

六、引用書目﹝依作者姓氏筆劃為序﹞

◎文本

張愛玲,《第一爐香》﹝臺北:皇冠出版社,20021月﹞

◎專著

卡琳‧魯賓斯坦著,謬妙坊譯:《犧牲不是美德─孩子不需要過度犧牲的母親》,

﹝臺北:遠流出版,1999年﹞

弗洛伊德著,張愛卿譯:《精神分析引論》﹝臺北: Portico Publishing版,2006年10月﹞

弗洛伊德著,楊韶剛、高申春等譯:《超越快樂原則》﹝臺北: Portico Publishing版,2007年1月﹞

佛洛姆等著,王雷泉、馮川譯:《禪宗與精神分析》﹝臺北:遠流19905月﹞

林幸謙《張愛玲論述:女性主體意識與去勢模擬書寫》﹝臺北洪葉文化,2000

1月﹞

林幸謙《重讀張愛玲:歷史女性與性別政治》﹝臺北麥田,2000年﹞

柯柯拉、馬休斯著,孫柯譯:《解開母女情結》﹝臺北遠流,1994年﹞

海瑞亞‧勒那著,汪芸譯《與兒女共舞─母親的成長之路》﹝臺北,天下遠見

出版,20004月﹞

陳靜宜:《張愛玲長篇小說的女性書寫》﹝臺北文津,2005年﹞

黃光國《禪之分析》﹝臺北:莘莘出版,19728月﹞

聖嚴法師《心經新釋》﹝臺北法鼓山,199912月﹞

賴諾曼著,劉麗珍、王文霞譯《女兒背後的爸爸》﹝臺北雅歌,20053月﹞

MaureenMurdock著,陳麗如譯《父親的掌上明珠》﹝臺北新衛文化,199712月﹞

PaulaJ.Caplan著,蔡素玲譯《母女戰爭Stop─重塑母女關係》﹝臺北:心理,20082月﹞

◎期刊論文

王志華:〈語言的暗示和暗示的思維—張愛玲小說《心經》再闡釋的方法一種〉,《名作欣賞》(20066)

余遜濤:〈論張愛玲小說中的弗洛伊德主義〉,《東南大學學報》第55(20039)

宋菊梅:〈《心經》中錯位的愛〉,《蘭州交通大學學報》第262(20074)

李雲川:〈淺析心經中的戀父情結〉,《電影文學》第20(200710)

孫秋英:〈不老的情人解讀《心經》中的父親形象〉,《現代語文》第8(2006)



余遜濤:〈論張愛玲小說中的弗洛伊德主義〉,《東南大學學報》第5卷第5(20039),頁124

同上註,頁126

聖嚴法師:《心經新釋》﹝臺北:法鼓文化,199912月﹞,64114

同上註,115-116

《心經新釋》,31

〈淺析心經中的戀父情結〉,頁90



台長: 晴天

春藥
很讚的分享~~!
2020-02-25 02:37:49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