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06-11-01 05:08:59| 人氣1,880|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鴨嘴獸的故事(一)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文/小戴
鴨嘴獸的故事
我們住在偏僻的山上,這裡最接近大自然,所以有許多動物都喜歡以此為家,只是這裡交通不方便,又遠離文明,實在不太適合人居住。幸好我喜愛大自然,否則真不知道要怎麼活下去。再說,我也不討厭動物,哦,不,我應該說,我是一個愛護動物的人,像以前我們家養的小狗病死了,我還難過了好幾天呢!所以我最討厭那些虐待動物的人,我認為他們甚至連禽獸都不如!
由於山路不好走,加上這裡住戶也不多,郵差好幾天才會來一次。在一個下雨的晚上,郵差送信來了。真是奇怪,不知道會是什麼重要的信,使他在這個時候還上山來。我拿到信後一看,居然沒有寄信人的地址,我連忙撕開,當我把信抽出來後,卻發現白色的信紙上連半個字也沒有。突然間,信紙竟然……竟然變成了一隻白色的小鳥!我簡直嚇呆了,這……這怎麼有可能呢?我一定是看錯了!可是,我剛剛抽出來的明明是一張空白的信紙,我還在納悶不知道是誰會開這種玩笑;但是,現在信紙不見了,我只能看見一隻白色的小鳥在屋子裡到處亂飛。唉,難道我是在作夢不成!
我就這樣望著那隻小鳥在屋子裡飛來飛去,我想牠一定是在尋找出口,可惜我們的門窗都關得牢牢的,牠是白費心機了。這時,我有一種感覺,那隻鳥好像是……嗯,好像是易淑佳──一個我最喜歡的女演員。她最具有藝術家的氣質,且無論任何角色她都能揣摩得很好,可惜她懷才不遇,因而抑鬱以終。但她又沒有飾演過小鳥,真不知道我這種感覺是怎麼來的 ,難道人和鳥會有共通之處嗎?我想想看……哦,是有。易淑佳就像鳥一樣的輕巧、可愛,而且她雖嚮往自由自在的生活,卻始終被現實的一切所羈絆著,這豈不像被關在屋子裏的鳥?我真想好好的愛撫那隻小鳥,於是便動手去捉牠,這時姊姊開門走了進來。
「快把門關起來!」我大聲喊著。
「幹嘛那麼緊張,我又不是不關!」
「小鳥會飛出去的,快點啦!」
「小鳥?」她關上了門,「我們家怎麼會有小鳥,是不是牠自己飛進來的?」
「什麼自己飛進來的?告訴你吧,牠巴不得能早點飛出去呢!快來幫我,我要把牠捉起來。」
「既然牠渴望自由,想飛出去,你就讓牠去嘛!」
「讓牠去?外面下那麼大的雨,你讓牠去找死啊!」
「你放牠走,牠自然會有求生的能力,你把牠關在屋子裡反而是害了牠!」說著她便將門打開,但我馬上衝了過去,把門給甩上。
「你幹什麼!」她瞪著我。
「我不管,我就是要得到我所愛的東西,愛就是『佔有』!」
「什麼?哼!要捉自己去捉,我才不幫你這種自私的人呢!」
「人會不自私才怪!」
經過了一場奮戰,好不容易才把牠捉到,牠卻用小巧的喙子猛啄我的手,我被牠啄得火冒三丈,一氣之下便把牠往地上用力一扔,牠竟然就因此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了。姊姊看牠大概是死了,於是沒好氣的對我說:「你好狠啊!得不到的東西就要毀掉!」
「我又不是故意的,誰叫牠要啄我!」說完我便瞄了牠一眼,這才發現鳥的胸部裂了一條縫,縫越來越大,忽然,從牠的身體裡迸出一支奇怪的東西,姊姊和我都嚇得目瞪口呆。牠長得有點像鴨子,但絕對不是鴨子,因為牠有四隻腳,牠笨拙地在地上爬著。這真是我所見過最怪異的事之一──在一隻小鳥裡頭居然藏著一隻比牠還大的動物,這簡直是不可思議,要不是親眼看到,說什麼我也不會相信。為了證明他的確存在,我用腳踢了牠一下,牠竟叫了一聲「唉喲」!
「太可怕了!」姊姊嚇得直往後退。
我雖然也嚇了一跳,但卻故意說:「有什麼好怕的?真是少見多怪,剛才我還看到一張信紙變成一隻小鳥呢!像這種奇奇怪怪的事,最近電影裡頭多得是。」
「你瘋了!這又不是電影!」
「一樣啦,」我故做輕鬆地說:「不知道是誰說過,生活就是電影,電影就是生活。」
「可是電影和生活是兩回事啊!」
「怎麼會兩回事呢?別忘了,電影所模仿的是實際的人生啊!」
「你不要跟我囉唆,趕快把牠扔出去,我看了就怕!」
我猶豫了一下才跑去拿掃帚和畚箕,我先把牠掃進畚箕裡,再把牠倒了出去。
過沒一會兒,姊姊又覺得不安,她說:「看牠那個樣子也怪可憐的,牠可能被你弄傷了,你出去看一下,好不好?」
「哼,婦人之仁!」
「別這樣嘛!」
「都是你的話。一下子怕牠、一下又可憐牠,真是反覆無常!」
「可是我老覺得心裏有點……」
「有點什麼?那麼晚了,外面在下雨,又冷得要命……」我雖然這麼說卻還是穿上厚外套和雨衣,拿了一個手電筒出去找牠。平時我才不會這麼聽話,還不是因為我想看看那隻會叫「唉喲」的動物,到底還會變出什麼花樣來。
在又溼又冷的夜裡待在外頭實在不好受,找了許久仍然連個影子也看不到,正想放棄,卻在此時傳來狗的吠聲,聽聲音好像是在打架,我往聲音傳來的方向走去,果然有三、四隻狗在那兒打架。再仔細一瞧,裏頭有一隻狗受到其餘的狗的攻擊,牠們甚至咬掉那隻狗的皮。不對,那好像不是狗。我用手電筒往牠身上一照,什麼?竟是牠――那隻由鳥變成的動物。看樣子牠似乎是想變成狗,但沒變成,所以才會被識穿而遭到攻擊。我就這樣站在一旁,看著牠的皮,哦,應該說牠那假的狗皮,一塊一塊地被撕去。看到牠的窘態,我竟有些許快感……。等到牠快招架不住時,我這才把那幾隻野狗趕跑。
「謝……謝謝你!」牠喘著氣說出這幾個字。
什麼?牠居然真的會說話!我本來以為牠說「哎喲」兩個字只是巧合,因牠的叫聲原本就是這個樣子,可是,牠……牠還會說其他的話,這簡直……這簡直是奇蹟!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嘗試使自己鎮靜下來。我問:「你到底是什麼東西?」
「我啊,我是鴨嘴獸。」
「那你為什麼要變成別的動物呢?」
「我長得比較特殊又會講話,所以不容於世,因此,為了躲避攻擊,我只好暫時隱藏起自己。人們不喜歡我,我就變成人見人愛的小鳥,但沒想到,被愛也那麼可怕――人們只想緊緊地抓住他們所愛的東西,甚至不讓我有絲毫的自由,更可怕的是,有些人還會由愛生恨,得不到的東西就要毀掉。」
啍!牠明明就是在說我嘛!太可惡了!
「誰叫你要變成那麼可愛的小鳥?這就叫自作自受!」
「所以啊,後來我才想變成比鳥兇,卻仍然討人們喜歡的狗,這樣人們便不敢隨便欺負我。可惜並沒有變成,因為狗的忠心不是別的動物能裝得出來的。不過,當狗也不見得有多好,因為牠們的忠心有時人們是不了解的,否則怎麼會有那麼多人喜歡吃狗肉呢?」

我們住在偏僻的山上,這裡最接近大自然,所以有許多動物都喜歡以此為家,只是這裡交通不方便,又遠離文明,實在不太適合人居住。幸好我喜愛大自然,否則真不知道要怎麼活下去。再說,我也不討厭動物,哦,不,我應該說,我是一個愛護動物的人,像以前我們家養的小狗病死了,我還難過了好幾天呢!所以我最討厭那些虐待動物的人,我認為他們甚至連禽獸都不如!
由於山路不好走,加上這裡住戶也不多,郵差好幾天才會來一次。在一個下雨的晚上,郵差送信來了。真是奇怪,不知道會是什麼重要的信,使他在這個時候還上山來。我拿到信後一看,居然沒有寄信人的地址,我連忙撕開,當我把信抽出來後,卻發現白色的信紙上連半個字也沒有。突然間,信紙竟然……竟然變成了一隻白色的小鳥!我簡直嚇呆了,這……這怎麼有可能呢?我一定是看錯了!可是,我剛剛抽出來的明明是一張空白的信紙,我還在納悶不知道是誰會開這種玩笑;但是,現在信紙不見了,我只能看見一隻白色的小鳥在屋子裡到處亂飛。唉,難道我是在作夢不成!
我就這樣望著那隻小鳥在屋子裡飛來飛去,我想牠一定是在尋找出口,可惜我們的門窗都關得牢牢的,牠是白費心機了。這時,我有一種感覺,那隻鳥好像是……嗯,好像是易淑佳,一個我最喜歡的女演員。她最具有藝術家的氣質,且無論任何角色她都能揣摩得很好,可惜她懷才不遇,因而抑鬱以終。但她又沒有飾演過小鳥,真不知道我這種感覺是怎麼來的 ,難道人和鳥會有共通之處嗎?我想想看……哦,是有。易淑佳就像鳥一樣的輕巧、可愛,而且她雖嚮往自由自在的生活,卻始終被現實的一切所羈絆著,這豈不像被關在屋子裏的鳥?我真想好好的愛撫那隻小鳥,於是便動手去捉牠,這時姊姊開門走了進來。
「快把門關起來!」我大聲喊著。
「幹嘛那麼緊張,我又不是不關!」
「小鳥會飛出去的,快點啦!」
「小鳥?」她關上了門,「我們家怎麼會有小鳥,是不是牠自己飛進來的?」
「什麼自己飛進來的?告訴你吧,牠巴不得能早點飛出去呢!快來幫我,我要把牠捉起來。」
「既然牠渴望自由,想飛出去,你就讓牠去嘛!」
「讓牠去?外面下那麼大的雨,你讓牠去找死啊!」
「你放牠走,牠自然會有求生的能力,你把牠關在屋子裡反而是害了牠!」說著她便將門打開,但我馬上衝了過去,把門給甩上。
「你幹什麼!」她瞪著我。
「我不管,我就是要得到我所愛的東西,愛就是『佔有』!」
「什麼?哼!要捉自己去捉,我才不幫你這種自私的人呢!」
「人會不自私才怪!」
經過了一場奮戰,好不容易才把牠捉到,牠卻用小巧的喙子猛啄我的手,我被牠啄得火冒三丈,一氣之下便把牠往地上用力一扔,牠竟然就因此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了。姊姊看牠大概是死了,於是沒好氣的對我說:「你好狠啊!得不到的東西就要毀掉!」
「我又不是故意的,誰叫牠要啄我!」說完我便瞄了牠一眼,這才發現鳥的胸部裂了一條縫,縫越來越大,忽然,從牠的身體裡迸出一支奇怪的東西,姊姊和我都嚇得目瞪口呆。牠長得有點像鴨子,但絕對不是鴨子,因為牠有四隻腳,牠笨拙地在地上爬著。這真是我所見過最怪異的事之一,在一隻小鳥裡頭居然藏著一隻比牠還大的動物,這簡直是不可思議,要不是親眼看到,說什麼我也不會相信。為了證明他的確存在,我用腳踢了牠一下,牠竟叫了一聲「唉喲」!
「太可怕了!」姊姊嚇得直往後退。
我雖然也嚇了一跳,但卻故意說:「有什麼好怕的?真是少見多怪,剛才我還看到一張信紙變成一隻小鳥呢!像這種奇奇怪怪的事,最近電影裡頭多得是。」
「你瘋了!這又不是電影!」
「一樣啦,」我故做輕鬆地說:「不知道是誰說過,生活就是電影,電影就是生活。」
「可是電影和生活是兩回事啊!」
「怎麼會兩回事呢?別忘了,電影所模仿的是實際的人生啊!」
「你不要跟我囉唆,趕快把牠扔出去,我看了就怕!」
我猶豫了一下才跑去拿掃帚和畚箕,我先把牠掃進畚箕裡,再把牠倒了出去。
過沒一會兒,姊姊又覺得不安,她說:「看牠那個樣子也怪可憐的,牠可能被你弄傷了,你出去看一下,好不好?」
「哼,婦人之仁!」
「別這樣嘛!」
「都是你的話。一下子怕牠、一下又可憐牠,真是反覆無常!」
「可是我老覺得心裏有點……」
「有點什麼?那麼晚了,外面在下雨,又冷得要命……」我雖然這麼說卻還是穿上厚外套和雨衣,拿了一個手電筒出去找牠。平時我才不會這麼聽話,還不是因為我想看看那隻會叫「唉喲」的動物,到底還會變出什麼花樣來。
在又溼又冷的夜裡待在外頭實在不好受,找了許久仍然連個影子也看不到,正想放棄,卻在此時傳來狗的吠聲,聽聲音好像是在打架,我往聲音傳來的方向走去,果然有三、四隻狗在那兒打架。再仔細一瞧,裏頭有一隻狗受到其餘的狗的攻擊,牠們甚至咬掉那隻狗的皮。不對,那好像不是狗。我用手電筒往牠身上一照,什麼?竟是牠,那隻由鳥變成的動物。看樣子牠似乎是想變成狗,但沒變成,所以才會被識穿而遭到攻擊。我就這樣站在一旁,看著牠的皮,哦,應該說牠那假的狗皮,一塊一塊地被撕去。看到牠的窘態,我竟有些許快感……。等到牠快招架不住時,我這才把那幾隻野狗趕跑。
「謝……謝謝你!」牠喘著氣說出這幾個字。
什麼?牠居然真的會說話!我本來以為牠說「哎喲」兩個字只是巧合,因牠的叫聲原本就是這個樣子,可是,牠……牠還會說其他的話,這簡直……這簡直是奇蹟!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嘗試使自己鎮靜下來。我問:「你到底是什麼東西?」
「我啊,我是鴨嘴獸。」
「那你為什麼要變成別的動物呢?」
「我長得比較特殊又會講話,所以不容於世,因此,為了躲避攻擊,我只好暫時隱藏起自己。人們不喜歡我,我就變成人見人愛的小鳥,但沒想到,被愛也那麼可怕,人們只想緊緊地抓住他們所愛的東西,甚至不讓我有絲毫的自由,更可怕的是,有些人還會由愛生恨,得不到的東西就要毀掉。」
啍!牠明明就是在說我嘛!太可惡了!
「誰叫你要變成那麼可愛的小鳥?這就叫自作自受!」
「所以啊,後來我才想變成比鳥兇,卻仍然討人們喜歡的狗,這樣人們便不敢隨便欺負我。可惜並沒有變成,因為狗的忠心不是別的動物能裝得出來的。不過,當狗也不見得有多好,因為牠們的忠心有時人們是不了解的,否則怎麼會有那麼多人喜歡吃狗肉呢?」

台長: 甘益光

您可能對以下文章有興趣

人氣(1,880) | 回應(1)|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短篇小說 |
此分類下一篇:四、三、二、一 ……
此分類上一篇:終站 1

亞全
超現實哦
2008-01-08 23:13:16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