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08-09-15 22:42:39| 人氣11,703| 回應14 | 上一篇 | 下一篇

老兵回馬祖之三→西莒篇

推薦 0 收藏 1 轉貼0 訂閱站台

【西莒的青帆港,正中央是敬恆國中小,左邊為青帆村,號稱西莒的小香港。】
●●●話說莒光:
莒光鄉位在馬祖列島的最南,西稱白犬列島,因形似蹲伏閩江口外的兩隻狗而得名。其在馬祖列島中開發較早,國軍遷台前即曾設治,稱白犬鄉,韓戰〈1950~1953〉期間,美國西方公司進駐西莒,更為這裡帶來繁榮。青帆村甚至贏得『小香港』的稱譽,惟因無對外的口岸,如今莒光鄉的交通反而最為不便,但也因此保存了較原始的風貌。
西莒島,昔稱西犬島或上沙,昔日的小香港---青帆村為其出入門戶,一為鄉治之所在,島上景點以陳將軍廟及菜埔沃較知名。東莒,稱東犬或下沙,重要景點包括東犬燈塔及大埔石刻兩處古蹟,福正、大埔兩座傳統聚落,馬管處的莒光管理站亦設站於此。
●●●前言:
久違的西莒,這個讓我魂牽夢繫的小島,民國97年8月20日下午3點,我終於回來了,我真的回來了,屈指一算,離開它已經34年多了。
想當年還是年輕力壯的小夥子,而今已是白髮蒼蒼,行動有些遲緩的半老之人了,歲月真是催人老。隨著小白船漸漸靠岸,所有的印象,所有的記憶,都一湧而上,西莒變得怎麼樣了?我真的有了近鄉情怯的感覺了。
【青帆港邊的莒光標誌,後面則為一處碉堡,負責港口的安全。】
當年的戰地最前線,到處戒備森嚴,因為勤務的關係,雖是彈丸之地,我們也不能任意到處走走,所以許多地方對我們而言是神祕的,是陌生的。小島上阿兵哥為數不少,清晨、黃昏,到處都是歌聲、打數聲,整個島上好像充滿了生機。時間改變了一切,因為裁軍,如今島上的官兵所剩無幾,傍晚時分,在碼頭邊看到一群群的阿兵哥揮汗跑步,聽說這幾乎已經是島上的全部官兵了,心想著:這些人能夠成為少數人中的一份子也真是幸運,金馬獎呢!多難。
【菜埔澳據點前面的景觀小平台,雖不是很高,但登上其頂,大有萬物皆在我之下的感覺。】
下了船,直奔落腳的友誼山莊,卸下行李,迫不及待的跨上了摩托車,展開了西莒的懷舊之旅。路就是那麼幾條,村莊就是那幾個,可是記憶中的西莒全都走了樣。努力的看,用心的找,就是找不到我底老家。只見到處是廢棄的碉堡、營區,叢生的雜草,心頭忍不住一陣酸楚。34年了,說不變也難!
【莒光最高指揮中心指揮部,現在已經裁撤了】
當年的羊腸小徑,如今是整齊的水泥道路,樹也長高了。迎著海風,雖是炎夏的午後,卻也無比清涼。找不到菜埔澳的舊部落,但菜埔澳據點依舊雄踞在海邊。現在兩岸少了對立,阿兵哥們也樂得閒閒沒事做。小小的水庫比台灣本島的一個池塘還小,若不看路標,怎麼也不相信那是水庫,但這在小島上卻是彌足珍貴。想起以前島上缺水的痛苦,我運氣好沒碰過,但每天傍晚看著一群一群的阿兵哥,端著臉盆,提著水桶,或從山上,或從海邊。走一大段路來洗澡、挑水、提水,汗流浹背的情景,真是難以想像。
【莒光指揮部旁邊的綠色隧道,想像不到小島上也有這般景象吧!】
逢路必走是此次行程的特色,反正島也不大,以前不曾去過的地方現在都給他走一走,走到沒路了就折回,因此多發現了許多好地方。
從島的北邊繞到山上的指揮部,揭開了當年看似遙不可及的神秘面紗,眼睛為之ㄧ亮,原來這裡真的那麼美。樹大,幾條筆直的綠色隧道,環境清幽,莒光招待所、幹訓班原來都在這兒,再加上當時的莒光指揮部,也難怪當時的戒備森嚴,我們連探個頭的機會都沒有。
【坤坵海邊的蛇島夕照及沙灘】
這一趕路一下就回到了青帆村,西莒的西門町,果然人多起來了。港口邊的碼頭,一群群的官兵在跑步,體能訓練,打數聲音劃破了寂靜的天空,也給死寂的島上注入了一點生氣。小村莊裏的街道,隨著山勢蜿蜒起伏,半遮掩的老房子裡,偶而看見老人家坐在門口,或沉思,或打瞌睡,店家有一搭沒一搭的開著,想找個吃的東西都很難。前線的小島,隨著駐軍的裁撤而逐漸沒落,沉寂的島嶼似乎在訴說著曾經有過的輝煌,還有幾許的無奈。
【田澳村的英雄堡據點,尚有駐軍,所以無法進入】
天色漸晚,突然想起了坤坵的夕陽。往回走,一下就到了這個已經荒廢的小村落。潮水退了,美麗的沙灘就露在眼前,蜿蜒的蛇島正被夕陽的餘暉染得五彩繽紛。坐在岸邊的涼亭裡,迎著徐徐的海風,爽暢無比,白天的酷熱已經逐漸消失。隨著夕陽西沉,坤坵的黃昏更美、也更安靜了。此刻,心情是平和的,思緒也隨著飄啊飄~~
揮別坤坵,回到青帆,來到了敬恆國中。當年每天傍晚都要報到的學校及籃球場都已經改變了許多。由於駐軍大量裁撤,居民漸次外移,從幼稚園到國中,也只剩七八十個學生了;不過,依山面海的優雅環境以及第一流的教學設備,卻是台灣本島的孩子們所享受不到的。意外的是:暑假的傍晚,辦公室竟還有老師在。應門的是一位年輕的女老師,據說擔任教學組長。和她閒聊才知道,原來她來自桃園,剛剛休完假回來。到西莒三年多了,習慣,也喜歡外島的生活,所以不想調回台灣。真心佩服她的精神,也衷心祝福她在外島的教學生活一切順利。
【昔日連上的營房,有改建過,現在已經廢棄。】
島上的夜幕似乎來得慢,趁天黑前又走訪了英雄堡。幾乎走遍了全島,這也是僅剩的幾個海防哨所中最完整的一個。想當年戒嚴時期,它雄踞海邊,肩負著莒光航道的安全任務,悠悠已過數十載,它卻還不能退隱。「懷鄉亭」,小小的涼亭依著海邊的岩石,不知有多少個清晨黃昏,也不知有多少個在戰地的異鄉遊子,曾經坐在這個涼亭裡,眺望千里之外的故鄉,思念著親人,而淚流滿面?
夜終於來了,回到了友誼山莊,帶著滿懷惆悵,只因忙了半天還是沒能找到當年我連上的營房,甚至連所在位置都無法確定。莊主的兒子知道此事,他告訴我,印象中小時候曾經去看過牙齒,所以約略知道位置在那裡,明天一大早帶我們去找。西莒的這一晚,沒有當年的油燈昏暗的光,沒有浪濤聲,沒有摸黑在水池邊沖澡的快意,只有在冷氣聲中展轉難眠。

【穿過了雜草叢林,終於找到了石階,隱藏在荒煙蔓草中的廢棄營房終於出現了】
天未亮就迫不及待的起床了,叫醒了莊主的兒子,跨上了摩托車就走了,到了?明明昨天都走過的路啊,怎麼說到了?印樣中的路好像不是這樣的,那口大的蓄水池位在路的旁邊,不可能不見的;手術房應該在水池的下方啊;我們軍官的寢室可是位在大岩石邊的鋼筋水泥房呀;還有廚房呢?廚房是在大岩石下面,前面還有一個小蓄水池;阿兵哥在山洞裡面的寢室呢?會滴水的;還有那幾顆大岩石,是當年每天晚上我們坐在那裡看星星想故鄉的地方,那裡去了?明明還有兩隻木頭電線桿在集合場旁邊的,......怎麼所有的東西都不見了呢?左看右看都是荒煙蔓草,連個蛛絲馬跡都沒有,悠悠三十四年,一切都變了。
【連江縣立敬恆國民中小學大門,昔日我們每天下午打籃球的地方】
滿心失望的回到山莊,準備搭8:10的船回南竿,此時莊主出現了,他得知情況,二話不說:“我帶你去,快上車,還來得及搭船。”呦呦呦!真要跳起來了!”就是一大早來探視過的地方嘛!慢慢的撥開大片的雜草,一排殘破的階梯出現了,莊主帶著我一步一步慢慢的走,大清早卻是汗水直流。到了!終於找到了!莊主告訴我,當年的那條路早就不用了,現在這條是新路,是為莒光醫院而開,上面的舊營房早就廢棄了,現在也找不到上去的路。雖然只是看到醫療所和器材室還有電線桿,但已經很滿足了。當下眼眶一紅,鼻頭一酸,三十多年的魂牽夢繫原來就是這些。
告別了友誼山莊,感謝莊主的盛情相待,雖然來去匆匆,但卻是滿載而歸,老兵已不再近鄉情怯。搭上小白船,西莒漸去漸遠,再見了西莒!老兵還要再來!

◎附註:文章當中前面第六篇【那一段遠颺的日子→西莒篇】為2006年5月所寫的心情感受,敬請參考指教。
◎在【我的相簿】裡有一系列的“老兵回馬祖系列”的相片,歡迎點閱,一起分享。

台長: 老羊
人氣(11,703) | 回應(14)| 推薦 (0)| 收藏 (1)|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Andy Ou
Hi,
在GOOGLE搜尋發現你的照片帶來很多回憶.我是預官三十期駐守西莒二一零師,步四營,兵器連少尉駐防坤坵.青帆港舊碼頭是我們步四營退潮趕工1981-1982蓋房起來的.我記得田澳沙灘有一個發電廠.靶場完全沒變.

Thank you for sharing the pictures.

Andy - New Haven, CT, USA
2009-11-28 23:09:56
版主回應
Andy:青帆港建得不錯,原來你也是要記上大功一筆的,向你肅敬!
想當年我們搭軍艦要搶灘、搭交通船要轉搭小木舟、再涉水,弄得全身溼透,好辛苦。
我是預官23期2梯少尉輔導長,當兵是我人生的一個大的轉捩點。很高興跟你結緣,回台灣歡迎來麻豆走走。
2009-11-29 12:14:13
歐恆昌
學長
我也是少尉輔導長.大學加KMT開會沒有一次到,考完預官上了政戰官. KMT真偉大!
退潮構工,搶灘,西莒當官的日子就是這樣過來的. 青番港海灘大小石頭全部被我們撿起來,拌了水泥沙子在舊碼頭裡.
步四營,坤坵營,營部在162高地邊.我在兵器連,連部,和八一迫砲排,就在坤坵高地.常常半夜老共漁船騷擾.全連起床打照明彈,十彈有三發是啞彈,兩發是死彈卡在砲管.老共死漁夫快快樂樂回家,我們還要故障排除,冒著小命把死彈倒出八一砲管.
蛇島南邊大一點的島,有個白色油漆方塊,是七五無後坐力砲排,演習檢定的射擊的目標.看看新的照片,白色方塊少了一角是多年駐軍傑作跟我無關.我在西莒是白色方塊是方的.

當初稱西莒 "鳥不生蛋的地方".如今五十出頭,西莒是我人生最懷念的地方.非常懷念當年當官的日子,有機會回台必到舊地西莒拜訪.

二一零師歐少尉
2009-11-30 23:45:39
版主回應
曾經有過的,我們比別人辛苦,但留下的回憶卻更多,這一生我們更豐富,一直慶幸我的軍旅生活是在馬祖過的。
告訴你喔,有機會ㄧ定要回去,因為那是我們的地方,曾經流過許多汗水的地方,記得要ㄧ起分享。
說不完的故事,道不盡的思念,都在那彈丸之地→馬祖。
2009-12-04 12:52:44
西莒兵退伍
想當初在這島上當兵,每一刻巴不得能馬上退伍回台灣,但退了伍之後,自己卻很自然的開始懷念這個島上的點點滴滴,我想...這只有曾經在這個島上當過兵的人,才能體會的心鏡吧!
2010-10-26 21:59:48
Tenny Wu
我是1007梯次的老兵,在民國65~66年間在西莒當兵,也到東莒燈塔下的白宮接受幹訓班的3個月訓練,西莒的倉庫(當時沒有碼頭)是我們用圓鍬一鏟一鏟的將沙鏟出而蓋成,其鋼筋水泥當然是全副武裝搶灘而來.莒光醫院也是我們所建,而醫院前之馬路稱四維路(不知更名否)是因我們師長叫羅本立(後來任參謀總長吧!),就以羅之拆字為四維命名之.
因當時我對西莒之印象已模糊,依稀記的我們據點在831後面,而831下面就是小香港,通往小香港之路上有墳墓及一口井,在冬天7度時在井邊洗澡之刻骨感覺.
印象最深刻的是每月一次的防空實彈射擊演習(在早上5:30開始).
因思緒混淆,雜亂無章,請見諒.
2011-06-29 10:08:42
姜篤康
我是1178T,210師第四營,第一連,第一排,火力一班下士班長,民國67年9月入伍,68年初到台東關山營-->台東太麻里連部-->花蓮美崙幹訓班-->台東市鯉魚山排-->花蓮南華下基地-->太魯閣連部-->光復連豐濱排-->69年2月部隊移防至西莒,我是先遣人員,所以在1月先行至該島,駐守青帆港旁的班據點,同年9月退伍;當時島上的班據點幾乎是沒有自來水與電,飲用水要到青帆港旁的水井去挑,晚上據點內是點煤油燈或蠟燭,30多年來一直很懷念當時在西莒當兵的日子與連上的弟兄,盼望有緣能再相會...
2012-01-11 09:13:19
怀念
我是1502梯(应该没有记错)的义务役士兵。大概是1987年退伍的。 我只记得我是营部连的。 西莒是一个值得怀念的地方,但是太远了。它是一个世外桃源。
2012-01-14 06:17:49
john.chou
我是1828T的第1營第1連他的確是一個懷念的地方!!
2012-02-06 18:36:10
邱志銘
1166T.210師.步四營.兵器連.75無座力砲排下士斑長.邱志銘.報到.也是2月前戰到達西莒.6月就退伍雖短短5個月外島戰地生活.搶灘.夜行軍.查哨.老酒、臉盆火煱.防濩射擘.無座力砲實彈射擊.女友兵變.看海流目屎.壞念啊真懷念.必竟那裏藏著我們的青舂‧我們這一梯花蓮兵原本有90多人在210師.退伍時却只有20多人同船退伍.其餘60多人被転至西部師.
2012-03-10 02:55:57
西莒幹訓班
1351T
嘉義大林新訓中心-->249師4B1C花蓮玉里-->基隆葦倉嶺-->馬祖西莒-->85高地-->坑道寢室-->高中生-被送幹訓班-->22期2結訓-->回4B1C接85高地觀測所所長-->支援幹訓班接分隊長-->幹訓班移防花蓮先遣部隊-->人員移防部隊番號不變動-->回花蓮美崙部隊番號210師幹訓班-->回歸原來4B1C部隊花蓮山棧退伍-->懷念呀!有朝一日定回去看-->85高地4B1C觀測所,幹訓班,雷達站,菜埔澳水庫(用臉盆建造起來的).懷念呀!懷念呀!
2012-10-09 20:36:20
(悄悄話)
2015-05-08 14:27:02
75砲兵器連伙房班長
1554梯真的不一樣!
2015-05-09 08:39:03
梁書華
1843T
莒光聯保廠
通信管制士
莒光等我!我會回去看你的!
2015-06-04 17:44:15
(悄悄話)
2022-05-06 16:11:38
薛俊彥
我是1346梯次,71.3.29移防西莒,71.7.1幹訓班22期第一梯次結訓,分發32據點,110歩兵觀測所所長及57戰防炮炮長,72.9.17回花蓮48高地,72.12.1退伍
2022-05-06 16:17:17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