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07-06-21 11:01:29| 人氣1,236|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丈夫,是主人嗎?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住日本,當人家問你丈夫的種種時,常可聽到人尊稱你的丈夫為「御主人」。老一輩的日本女人往往對這樣的詞,沒什麼神經,倒是年輕一輩有視此詞為怪語的趨勢。如果說我的在日生活有什麼不習慣,大概就是「御主人」這詞背後隱藏的一些性別文化吧。當只有丈夫才能在家當主人時,那太太豈不變成奴隸或小狗?

  主人這個字眼,原沒啥不好。一個家,當然一定有主人。華語裡,有男、女主人之別,但日語卻只有丈夫可稱為主人,妻子不叫主人而叫「奥さん」。「奥」這字在日語便是裡面的意思,「奥さん」即在屋子裡面的人。華語要找到跟「奥さん」相對等的詞,難。如果硬說有,也許「內子」這字眼勉強可說曾在宋代<書言故事>一書裡等同於「奥さん」,指人家的太太。但到了現代,華語的內子和家內、內人(註1)甚至是賤內等詞,都指自己的太太,沒聽說尊稱人家的太太叫「在裡面的太座」。何況,就算是內子,在華語裡也有相對應的外子,而日語不是這麼回事。

  「奥さん」在當今的日本天天可聽到,莫非那守舊的「男主外,女主內」在日本仍盛行嗎?嗯,算是吧。對於一些日本女性而言,被稱為「奥さん」是一種榮耀,如果能成為「專業主婦」,專門在家處理家務事,有時會是一種家庭經濟力強的驕傲象徵,成為專職主婦甚至是許多日本女性的夢寐以求的理想。

  也許越都會化,這種「男主外,女主內」刻板守舊觀越淡薄?事實剛好相反。據日本厚生勞働省統計,越都會化,女性越容易因結婚生子而放棄工作。在日本全國四十六個都道府縣中,25歲到54歲的女性就業率在全國平均數以下且就業曲線呈深M型的幾乎都是都會區,第一大城東京、第三大城大阪、第七大城京都、囊括日本第二大城橫濱及第九大城川崎的神奈川縣、囊括第四大城名古城的愛知縣、囊括第五大城札幌的北海道、囊括第六大城神戶的兵庫縣等皆如此。

  其實,所謂國民生產毛額排名世界第二的經濟強國日本,「男女格差」頗大的。在聯合國性別差距(gender gap)評比裡,日本第38名。該評比共分五大參考面向:經濟參與度、雇用機會、政治參與度、教育機會、健康照護等。若光後頭兩面向,日本第六,但若只看前三個面向,日本的排名將掉得很慘。在女性經濟參與度上,○三年日本48‧3%,比總體排名第五十四的韓國低;雇用機會上,不管職位、收入或勞動條件,女性都遠比男性低,25到34歲女性任管理職約8%;女性政治參與度也低,女性國會議員約9‧3%。

  前三個面向排名低,正好說明了「奥さん」一詞背後的「男主外,女主內」性別分工觀念在日本的深刻性。我個人認為,女人不拘於家庭小範圍,進出社會、歷練,才能拓展視野,有所成長。曾經我也問過幾位專職主婦為何不外出工作,得到的答案,一種是本身觀念保守認為「女生應該以家庭為重心」,一種是因外在環境不友善而認為「何必去看人臉色工作」。

  也許有人會認為日本在公領域雖然是個男性社會,但同時也把女人「照顧得好好」的,讓女人可以專心照顧家庭,不致於家庭、工作兩頭燒,故不見得不好。但若「父權懷柔」的社會真那麼美好,怎麼解釋○七年Asahi啤酒快樂研究所網路調查中,約有30%女性下輩子想當男性,而下輩子想當女性的男性只有18%?尤有甚者,年紀越大的女性下輩子越想當男性,而年紀越大的男性下輩子越不想當女性哩。50歲以上下輩子想當男性的女性人數,是同年齡層中下輩子想當女性的男性人數的五倍多。

  也有人認為男外女內,是日本的文化與傳統,應該予以尊重。但所謂文化與傳統該追溯回什麼時代去?日本古墳時代,母系社會,女皇為上,基本上為「妻問婚」,可自由戀愛;平安時代以前,「婿取婚」,是女人娶男人的,即男人入贅;自鎌倉、戰國到江戶時代,進入武士社會的「嫁取婚」,家父長權高漲,父權變成絕對,女人講究三從,即小時候一切聽從父言,婚後聽從夫言,夫死後聽從兒子所言,女人簡直是男人的所有物般。江戶時期,丈夫可以生不出孩子為由,休妻;休妻時只要丈夫出具一紙「離緣狀」便了事;丈夫納妾,妻子無權干涉,妾還可用錢買賣。

  一八九八年,明治時期所立的舊民法,明文規範了通姦罪及一夫一妻制,同時也樹立了嚴峻的家父長制,戶主為男性,統率一家,妻子必冠夫姓,妻的財產歸丈夫管,妻子的法律行為得獲丈夫同意,且妻子無親權,親權也只屬於丈夫的,這讓女性也看起來像男性財產般。直到二次世界大戰後,戰敗的日本才於一九四七年起實行現行的民法,承認家是平等自由個體的集合,夫也可冠妻姓,妻可保有自己的財產等。

  回顧這些演變,很輕易可以發現不同的時代,不同的日本,所謂文化與傳統其實也是一直流變的。比文化傳統價更高的是講求自由平等的人權!如果一個女人不能獲得自由,那所謂男女戀愛基本上不是品質不好,就是不存在。把女人拘限在家的下場,多半就是男女難以積極的相知相惜,大多消極忍受彼此,夫妻雖不至於離散,但彼此心裡有很大的差異和孤獨,難相通,近年日本風行的「熟年離婚」不正是一個很好的註解。坦白說,銀髮離婚不見得不好,如澳洲銀髮離婚雖多但結婚率也高,積極追求另一番春意,而日本的銀髮一離婚卻往往一蹶不振。

  回想這三年多來,我所經歷的日本,讓我感覺它像是一個性別文化沙漠般。不只「御主人」這詞讓我覺得怪,還有很多現象是我無法認同的。譬如:約只有6%的爸爸參加育兒,爸爸在孩子的成長過程中幾乎快蒸發了;很多男人一回到家,什麼事也不做、完全不會下廚、不會收拾、完全不財管、隨手亂放東西、茶來伸手,飯來伸口,甚至出門還要妻子提醒「鎖鑰、手機、手帕,帶了沒?」等,丈夫彷彿是妻子的兒子;家有客人時,女人不同時上桌,只在旁拚命煮菜;道別時,有些人只看丈夫,不看妻子,我感覺那是對妻子做為一個人的不尊重,而有些人卻認為看人妻子是對丈夫的不禮貌。

  讓我難以茍同的還有:有些人認為女人最好不要有主見,被說有主見不是讚美,那簡直比被嫌醜還嚴重。有些女人,內心明明老謀深算,在表面上卻老裝可愛的跟男人撒嬌。女體常像商品一樣被消費,如標榜女侍不穿內褲的餐飲店、秋葉原「女僕喫茶店」、約會系「女體櫥窗咖啡店」等等。

  日本女性的公共參與度很低,出了家庭,大多參加俱樂部性質的團體,對社會有些批判力的團體少之又少,即使有,女性也不太參加。地方自治會長清一色男性;政治人物蔑視女性的言論不斷,如厚生勞動大臣柳澤伯夫的「女性是生產機器」、接連三次當選為東京都知事的石原慎太郎的「不生小孩的老女人是有害的」、前首相森喜朗的「不需要付國民年金給不生孩子的女人」等。但,乖乖,生不出孩子,又不是只有女人的問題啊。

  對於討論中的夫婦別性法案,有人認為「夫婦別姓會提高離婚率,使少子化嚴重,家庭制度崩解,貞操義務崩盤」而反對。但,怪哉,我家一直是夫妻別姓,也沒見家庭解組或崩盤啊,何況在夫婦同姓政策實施的當口,日本也早就是一個處男處女不多的國度,若要談貞操,不早就崩盤了嗎?

  其實,我沒冠夫姓(註2),也曾被質疑這樣算結婚嗎?夫妻財務各管各的,也曾被質疑結婚有什麼意思。如果這些對我的質疑都是對的,我要問:夫妻純粹的感情在哪裡?如果很多日本男性在家的「不做為」都是對的,那我深深覺得女性要主持一個缺乏男性(有的或許只是男孩)參與的家,太寂寞了。天也知道,有些日本夫妻生完小孩,便不做愛(註3),羞於做愛,懶得做愛。夫妻之間的性很美,懷孕生產很奇妙,延續下一代也可以富豐人生,但若我的存在只是為了生小孩,那我的人生必定貧乏無味,就連美妙的懷孕生子都會逆轉成為負擔的。

  所幸,我的丈夫與我情同意合,也慶幸三年多來,我們可以自由的按自己的方式生存著。問我怎麼稱呼別人的丈夫,我多半用「旦那さん(譯:先生)」,稱別人的太太時,我會用「上さん(譯:太太)」、「お嫁さん(譯:賢媳)」等,稱我自己的丈夫時,我用「うちの旦那(譯:我先生)」、「夫(譯:丈夫)」,最近懷孕後在家的私稱多了一個「パパ(譯:爸爸)」;而我丈夫稱呼我時,則用「おれの妻(譯:我妻子)」、「連れ合い(譯:我的牽手」還有「ママ(譯:媽媽)」等。(註4)

  當有人跟我提「御主人」,且對方是熟的話,我大概會補上一句「うちの囚人」來解套,因為我們夫妻確實同時都是自由戀愛的主人和囚人(註5)啊!我想,文化雖然可以制約形塑人,但別忘了文化本身是被人形塑出來的無形產物,人不是文化的傀儡,因為人有自由意志,可以決定自己的路要往什麼方向走!日本,對我而言,雖然是性別文化沙漠,起碼還是一個自由的國度,感謝天,讓我能在此自由呼吸。



註1:內人,在唐朝指的是妓女、家妓。<教坊記>裡提到「妓女入宜春院,謂之內人」。在宋朝,內人則與娘子相通,指自己的妻子。

註2:目前在日本,結了婚,不是妻冠夫姓,就是夫冠妻姓(極少數),總之,夫妻結了婚就得同姓。我結婚時也原以為會被強迫冠上夫姓,但沒有,市役所的人告訴我因為我是外國人可以不必冠。不必冠夫姓,我很高興,但市役所的理由很詭異,如同他們也以同樣的理由告訴我為什麼戶口名薄上沒有我的名字,我先生看起來跟單身沒兩樣。這讓我以後還得費一番功夫跟我兒子解釋「老爸老媽真的是合法結婚,兒子你不要歧視外國人啊」。

註3:○七年,日本厚勞省的調查,34‧6%的日本夫妻一個月裡完全不做愛,AP通信評比五年前上升了5%。世界各國夫婦一年做愛平均103次,日本45次。在○一年,朝日新聞的夫妻性事調查中,夫妻不做愛的比例也高:50至59歲的夫妻,完全不做愛的佔大宗,有33%;40至49歲的夫妻完全不做愛的佔第二多數,有20%;30到39歲的夫妻完全不做愛的有11%。

註4:語言啊,有時並非那麼精確和理性,語感會因人因時而異。我個人覺得,華語稱夫妻的常見相對應語彙,大致可分為以下幾組:妻子與丈夫、太太與先生、夫人與老爺(夫君)、內子與外子、老婆與老公、賤內與死鬼等等,牽手和老伴則是中性的,不分男女皆可用。日語裡,則有「上さんと旦那さん」、「奥さんと御主人」、「令夫人と御夫君」、「妻と夫」、「家内と宅」;「あなた」是較中性的用法,指男指女皆可,雖然指男指女時所用漢字不一;「女房」感覺像是賢內助;「愚妻」的語感類似賤內或糟糠;「かかあ(嬶)」近似像老媽的老婆大人。

註5:有關<主人和囚人>雜記,請按上開連結參考。
http://blog.sina.com.tw/rayi/article.php?pbgid=1894&entryid=16329



台長: rayi
人氣(1,236)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