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12 08:12:21| 人氣3,204|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凝望─進入更大的我 130612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凝望

上週五,在”好走”的讀書會中,我帶領了一個活動,「凝視鏡中的自己」。


因為讀書會的成員有20多人,為了帶領這個活動,我專程騎車出門買鏡子。 

在10元大賣場,我拿起鏡子,就在一堆塑膠味道中,望向鏡中的眼眸。

三兩下呼吸,我開始凝神起來,好多的擴展感,存在意識,忽然,就擴大了,感覺自己的存在界線不只是身體界線,感受到氣場的在,以及,超越氣場範圍的”我”。

對我而言,那就是,光的感受,愛的感受。

 

沉浸了一會兒,然後,我的大腦說:「怎麼可能?」

我明白,大腦不相信,如果把OS的聲音說出來是:

怎麼可能這麼簡單?

我不是身在凡俗的大賣場中嗎?

這只是面25塊錢的簡單鏡子!

這種感覺,跟花精、跟超級大冥想、跟祈禱,所帶來的感覺一樣耶!?

 

於是,為了順從我的大腦,我放下了鏡子,回到置身賣場中的知覺。

塑膠的氣味又再度包圍了我,炎熱的天氣,再度知覺到冷媒的霉味吸入鼻中。

擴展感又消失了,我還是我,界線在肉身邊緣的存在。

 

大腦又說:「是這樣嗎? 再用鏡子看一次,試試看。」

於是,我又拿起了鏡子,這回,我換了一面,更便宜的鏡子,10元的小圓鏡,瞬間,我又被眼眸中的靈魂所愛到,從鏡中雙眼之鏡所散發出來的能量,一下子,我的擴展感又鮮明起來,那些賣場的各種氣味不再是覺知的焦點,也不再煩擾我。

 

大腦說:「是耶! 真的好神奇喔! 我們來買很多鏡子回家吧!」

 

回程的路上,我騎著車,回憶起凝視鏡子的體驗,還是覺得不可思議。

我就好奇,不透過靈性冥想,不透過花精,也沒有在美好的大自然中,在炎熱的夏風,騎著車的我,還可能再感受到那種神性臨在的擴展感嗎?  於是,我試著在內心呼喊神的名字。  呼喊了2~3次,一瞬間,寧靜感包裹了我,光的深邃,在我之內也在我之外。

 

大腦說:「真的耶! 原來可以這麼簡單。」

然後,大腦忙了起來,他開始思考著晚上的團體要怎麼進行。

24個人的團體,節省的我只買了12面鏡子,是不是應該買24面,才能讓個人同時用鏡子看見自己,還是,我可以用2人組,讓同學的專注力,促進這臨在的品質?

就在大腦思考的同時,我又回到了界線在肉身的自我意識,變小了。

 

那天晚上,在讀書會中,我的成員,經驗到更多更豐富的,比我在賣場體驗到還多層次的臨在感。  而透過凝視眼眸中的自己,那天,我們走了四聖諦中的前三諦「苦集滅」的階段。

 

 

♡♡

從上面逗趣的敘述中,我在認識自己。

那個”我”的意識,在凡俗的塵煙與光的靜謐之間來去。

 

在凡俗的塵煙,意識的焦點,在計畫籌謀著未來(設計活動),知覺被五官的感知充滿,有時慾望滿足而歡喜(吃到好吃的東西,聞到花香),有時被煩擾而逃不掉(塑膠味、夏熱)...   雖然,知識上,明白「我是神聖的存有」然而,五感的具體經驗,”我”的邊界,就是肉身的邊界,那些更精微的氣場、光體、周圍的光與愛,暫時,都是感知的背景了。

 

而瞬間,有時幾乎就像魔法一樣,心安靜下來了。

五官的感受依舊在,卻不是知覺的焦點,即使是熱浪或塑膠味道,都不再佔據著意識而困擾自己,意識被寧靜充滿,擴展感成了焦點,光的充滿或愛的感觸,碰觸到了,世界,忽地神聖起來。

 

我想起,神話的坎伯大師,他提到「神聖的入口」

他說(我記得的,不是原稿):「世界充滿神聖的入口,可能就在紐約的第11街的下個紅綠燈轉角,可能就在.....,你不用做飛機去埃及,也無須到教堂去朝聖.....神聖的入口,可能就在下個紅燈,你停腳的地方。」

 

上週五的下午,透過鏡子的練習,我一下子,經驗到了坎伯所描述的,在凡俗與神聖間,瞬間的切換。   而這體驗之外,更大的學習與覺察,是發現了大腦的存在。

 

 

♡♡

我的大腦,因為開始跟我有了距離感,於是,我能輕鬆地就覺察到「大腦的存在」

在我與大腦還沒有距離感之前,那份懷疑與信任,彼此混雜在一起,於是,總在靈性體驗的同時,有一個部分的我,因為隸屬於大腦麾下,於是,退出著,觀望著,判斷著,質疑著。

 

有時,甚至,大腦煽動了更多的部分,於是,在靈性體驗的活動中,「進不去」「感覺不到」或是,明明感覺到了,卻很驚嚇:「這...這是怎麼一回事?」

 

或是,我把大腦的懷疑丟到外頭,於是,我和展爸就有這樣的對話。

我:「....好神奇,好感動喔!」

展爸:「我很高興妳能體驗到,可是我體驗不到....我也很想相信呀,可是,還找不到充分的實證,來讓我相信。」

 

 

逐漸地,大腦與我,有了一份”有距離的好關係”,我傾聽著關愛著大腦,然而,大部分的自己,都不在大腦麾下了,大部分的我,歸屬於內在更深邃的寧靜,在愛的歸屬下,住在心的宮殿。  而大腦,很滿足於這樣的被看重,又不需要扛責任的自由,而且,隨時,他想要說話,都會被聆聽與關愛,他的意見,也會被看重與做實驗。

就像上面的例子,大腦逗趣的聲音,這樣與自己互動著。

 

 

在凝望的同時,我與自身的靈魂相遇了,那是一份更大的存在,

暫時之間,腦袋消失了,而意識到,”小我”的界線消失了,

有幾個瞬間,凝望著眼眸的我,消失了純淨,

因為,”大腦”有意見,我採取的是,聆聽大腦的聲音,然後,大腦就又放鬆了,退到背景,支持著我,去感受,全然的寧靜,空空的,大大的,擴展中的,美好的”存在感”。

 

 

♡♡

是的,撇開大腦的懷疑之外,凝望鏡子的體驗,是很深的。

那種感受,就是與靈魂相遇。

 

雖然,在寫字的時候,咖啡店的女生,正在對著手機的相機功能,撥弄頭髮,...

我明白,那樣的照鏡子,是無法有凝望的深度的。

那種照鏡子的凝望,看入的,是靈魂,而不是”臉蛋”或”自我”,

凝望,要緊的是,「放空的腦袋,直直地去感受當下的”能量流動”」

平日,我們照鏡子時,”自我”是存在的,

而自我,就是我所描述的腦袋,

“自我”會不自覺地,用平日的”觀點”來和自己相處,

無論是修正儀容,或是,對容貌品頭論足,

甚至,是刻意地,自我肯定的打氣,我們所”對待”的,都是以”肉身為界線,以人格意識為內容的小我”,這個”小我”,是以”我”為中心的,然而,我們的存在,是不只這樣的。

 

“小我”是”我”的一部分,卻不是全部。

也因此,能找出,”那更大的我”,能具體感受到,

能擁有一些方法,在被環境困住,在被小我的情緒困住,在自我譴責或感受卑微時,

透過這方法,我們能從”小我”的侷限中鬆脫,知覺並感受到,那”更大更自由的我”,

當我們從那更大更自由的”我”回來之後,就能更”歸於中心”地,滋養與呵護,愛護我們的小我,當小我感受到來自更大的我的愛之後,它有了安全感,有了愛的充滿,執著會鬆開,困境會通過,卑微感只會成為人生調味的一味,而不是全部的味道。

 

這些方法,能鬆開小我的方法,就叫做”修行”。

修行,在數百數千年,開悟智者的工作下,已經累積了無數的法門與方法,

通常,我每隔一陣子,會有偏愛的一些小方法,並經常使用。

 

我偏愛的小方法,都是很簡單的,是那種,即使人站在塵世間的某個十字街頭,都能瞬間創造”回歸神聖”的”神聖入口。”

 

 

這篇文章,分享的,就是這樣一個小方法。

我會建議,用一面小鏡子,很小,最好,整個鏡面沒有其他背景,

然後,就是望入眼眸,深呼吸,望入眼眸,深呼吸。

一旦分心,就說出「我焦慮....」,然後,再繼續凝望。

 

靈魂,是比平日我們所意識倒的自我,更大的存有,

靈魂,有著屬光的全然記憶,也有著,深邃的更大的愛。

祝福你,體驗到,「我,是大於肉身之外的存有。」這份真實感。

台長: MaLi
人氣(3,204)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 個人分類: 道路:大我之路 |
此分類上一篇:圓滿與前進 130402

一炮到天亮
很讚的分享~~~


http://www.yyj.tw/
2020-01-11 23:39:33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