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14-05-15 00:18:21| 人氣7,552| 回應5 | 上一篇 | 下一篇

作為一個鋼琴老師的使用說明(下)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226725_225197460830904_5942103_n  

作為一個鋼琴老師的使用說明(下)

 

4.我的小孩比賽沒有得名,我們考慮換老師

如果有家長如此直白跟我說,我會同意的。

因為這樣的要求顯示出,我們的師生關係只是建立在「有無得名」的「評鑑標準」裡,老師作為一個公認的服務業,並且如同規格化的商品般,盡量滿足體制內所有的需求。

但,這裡請慢下性子聽我說,如果,我說老師不應只是建立在這樣的「交換價值」裡,並不意味著我要規避所有我該負起的責任。
首先,家長必須作功課,作很多的功課,這裡的功課不是指你要調查這個老師有多少學生贏得比賽,而是你要觀察這個老師的教學方法,並嘗試瞭解你們在想法上的差異在哪裡,你要觀察他對音樂的態度是甚麼?對於你的小孩,他將甚麼視為最重要的價值;如果,你們逐步建立的關係,不是依靠比賽的名次,而是一個正常友誼需要的耐心與理解,那麼,你們就可以更加深入地去談論,去修改彼此的想法,去補充彼此的想法,甚至去更正彼此的想法。

但是,如果家長對於老師的選擇只是依靠名次,而沒有中心價值,那麼雙方就會很痛苦。例如,這一次你的小孩得名了,老師就好棒好會教,下一次你小孩沒得名,老師就是怠惰退步不會教了;或者,有的會懷疑是曲目選不好,態度過於和善,作法不夠嚴厲,對於小孩沒有企圖心等等,當這一切指責只是源於你的小孩沒有得名,我是可以承擔下來的,但我會覺得好可惜,因為除了家長支付我學費這件事情有利益關係,對於小孩學鋼琴這件事,我卻不是用成績名次在分等級的。按照這樣的邏輯,是否,有得名的孩子我就對他好一點,沒得名的時候就放棄他,之於我,這是完全不可能的。
我希望家長可以瞭解一件事情,我不害怕你們用最嚴格的方式檢驗我,但前提是,我不希望我們的關係只是如此的「世俗」。我是一個老師,我是一個仍然喜愛彈鋼琴的人。我是一個人,不是滿分保證班,不是貨物架上的商品,不是服務業,不是得名特效藥(雖然我也會發揮這樣的作用)。因此,在選擇一個老師的同時,家長也應該審視,自己對於孩子學音樂這件事的中心想法是甚麼?輕聲地問問自己,你們喜愛音樂嗎?還是只是習慣比賽或比較呢?

如果,我們的價值核心是接近的,那麼,我們能夠對話的,彼此學習的會遠超過,只是對於一個可以教出比賽得名老師的期待,與信任。

 

5.老師從不大聲責罵我小孩,也不懲罰,這樣的老師是否不夠嚴格?我擔心學習效果不好

首先,嚴格與兇不兇沒有必然的關係。

我是一個嚴格的老師,但我不兇,我會責備,但我不責罵。因為,我信任每一個小孩,我信任雖然他們年紀小,但我們可以用理性的方式溝通。而我同時也相信,如果他們感到自己是可以被信任,被尊重,他們也會看重我們之間的約定,並對自己的行為負責。
為什麼小孩就只能用對待小孩的方式呢?

我回想著我小時候,我好討厭動不動就罵人的老師,我討厭因為一個小錯就到處告狀的老師。以前,我小時候走路同手同腳,班導師甚至以一個很氣憤很鄙視的態度告訴我,以及我的家長說我不正常,我也曾經被鋼琴老師大聲吼叫,打巴掌捏大腿扯頭髮都有,只是因為彈錯音,或背錯譜,老師讓我知道是自己的錯,才遭受到這樣的對待。

可是,現在我長大了,我覺得那時所犯的錯,並‧不‧值‧得‧被‧這‧樣‧懲‧罰。

我甚至覺得,因為裡面空洞了,才需要用權威武裝自己。

除了師生本質存在的權力位階,我從未「額外」動用到我的權威。

我從未說,你不這樣做,老師會懲罰你;你不這樣做,我一定會向你父母告狀;你不這樣做,考試會很難看。

我從不威脅我的學生,我嘗試將每一件事情,每一個步驟解釋地很清楚,我讓他們瞭解,做與不做會產生多種結果,而這些結果是他們應該要去承擔的,如果他們瞭解了,他們應該要去選擇,從小就要懂得選擇,不是將責任都推給我,老師叫我這樣做,我就這樣做;或丟給家長,媽媽叫我這樣做,我就這樣做了,似乎只要照我們的話做,人生從此一切順利平坦,照做了卻沒有成功,也是老師媽媽的問題,而自己卻不用擔負責任。

也許,會有家長質疑,我是用對待大學生的方法對待小孩,但,為什麼我們無法用對待大學生的方法對待小孩?

是甚麼讓我們無法相信自己的小孩可以被「理」說服,並因此也行使一個理智的方式?

尼采在「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有句話:「懲罰是報復的自謂」,懲罰不會讓我有快感,也許懲罰比較省時間,但我寧願花時間不斷地與他們溝通,講理。他們是因為瞭解而行動,而非恐懼。對於音樂,他們是創造,不是服從。如果,當這一切都還無法有效用時,我會再次好好思考,懲罰的必要性。

 

結語

事實上,我寫這麼多,並非要說服些甚麼。因為,這些小問題的背後,都是源於「價值觀」與「認知事物的體系」不同。開始在台灣工作這三年來,遇到了很多不同的家長與學生;面對家長與學生的問題,同時也正是面對著台灣教育結構的問題。台灣的教育最大問題是,我們希望快速看到成效,但卻不願意花時間與孩子一起進行思考訓練;我們希望孩子服從自己的每一個命令,實現自己的每一個願望,卻不希望從小就培養他們自主與選擇的能力,縱使孩子的自主將會與我們的想法產生衝突。

而音樂是藝術,藝術就是生命,我如何去以一個獨裁的方式教導小孩音樂,而不是等待與啟發?我如何用一個最不藝術的方法告訴他,你學的音樂其實與我們的呼吸息息相關?

我可以花兩年以上(甚至更多)的時間陪伴與等待,只是和小孩一起調整姿勢與手部的問題,練好基礎作品,哪怕這個過程緩慢又沒有成就感。但如果家長等不及而安排了一堆比賽,然後比賽沒有得名再來檢討哪裡有問題,不是本末倒置嗎?基礎如果有問題,就算拿獎了又如何呢?以後長大了還不是要重新面對嗎?

因此,我們如果因為想法不同而分開,我也不會怪罪任何一個人。因為,這是我必須為理念或理想,而與體制結構衝突所擔負的責任。

我真心地希望每一個,在台灣學音樂的小孩能夠,至少在心裡一個小角落,有那麼一瞬是感到開心的,縱使,在音樂這條路上是多麼孤獨地一件事情。

假使您能夠明白我寫下的,那就請不要客氣大方地使用我吧,如果不是,我也會祝福您,學習音樂快樂。

 

 

 

 

 

 

 

 

 

 

 

 

台長: Yi-Chung
人氣(7,552) | 回應(5)|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 個人分類: 音樂教育 |
此分類上一篇:作為一個鋼琴老師的使用說明

Yiha
其實對很多學生來講, 他們自己不知道他們的練習方式, 學習方式已經彈性疲乏,也像你說的, 不願意誠實, 面對, 去信任...所以我聽到學生自己對我說: "對, 我不想要思考, 請交給我最快(得名)的方式“, "很可惜!這就是老師的業績啊!” 等等...大方得分享他們學習音樂的觀點...
他們的學習並沒有顯著的進步, 從二年級到三年級, 本質上沒有變, 也沒有繞了很多圈圈因為他們沒有嘗試思考, 換了教室, 年齡大了, 他們也只是從A點移動到了B點...
2014-05-15 08:37:58
兔基斯大叔
你是一個很棒的鋼琴老師。
2014-07-09 01:20:08
版主回應
謝謝你兔斯基大叔,至今我仍向我學生們學習著,持續建立關於鋼琴課的意義,是一條永無止盡的路呢:)
2014-07-10 00:29:04
兔基斯大叔
我在小一時學過一陣子鋼琴,因為當時年紀小,不曉得那些蝌蚪的涵義,所以學了幾個月後就放棄了。後來才知道自己畫了幾個月的東西叫音符,也因為如此,從小到大的音樂課我都拿了高分。

但我真正學鋼琴那年已經三十歲了,女朋友剛好是音樂老師,所以跟她學了一陣子。年輕時看了日劇101次求婚,就幻想著有一天也能像劇中的主角一樣,可以用蕭邦的『離別曲』來求婚,但當時女朋友告訴我,即使學二十年也未必能把那首曲子真正味道表達出來,於是我放棄了這個夢想。

後來跟音樂老師分手後,那些年我只會在半夜時,一個人默默彈著鋼琴懷念,她跟你一樣要求非常嚴格,姿勢、手的位置一定要達到她的要求,不然就會發火。

雖然這一屆非常有可能德國拿冠軍,但我仍希望阿根廷能奪冠,因為梅西的個人魅力太吸引我了。
2014-07-10 01:31:40
版主回應
原來兔絲基大叔的鋼琴還有一段故事啊,似乎很多男生都是因為101次求婚而對彈琴女生有幻想,但彈琴的女生實際上並沒有這麼夢幻呢~:)
2014-07-21 23:53:51
PA大爺
呵,我對淺野溫子沒什麼興趣,
我只是覺得,
那部日劇安排離別曲來求婚,
是一個很另類的點子。

我是兔斯基大叔。
2014-07-22 00:04:43
Xiao
" 因為裡面空洞了,才需要用權威武裝自己 "
-----

原諒我那麼晚才過來這邊晃 :S
2014-10-02 21:38:13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