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03-02-18 14:24:01| 人氣637|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低成長的社會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中山大學政治經濟系
助理教授 劉孟奇

歷經十二年經濟不景氣、四年通貨緊縮之後的社會,會變成怎樣?會不會街上的行人都面帶愁容,憂心忡忡?

根據最近一期《商業周刊》報導,日本在經歷了十幾年的低經濟成長之後,「東京都會區上班族依舊熙來攘往、腳步匆促,百貨商場整潔明亮,逛街的人也帶著『元氣』的笑容」。這不禁令人疑惑:經濟不成長,對一個社會真的沒有影響嗎?

答案是:有影響,但不見得是「壞的影響」。

舉例而言,不景氣的影響之一就是泡沫經濟所支撐的奢華消費文化崩盤,應酬交際的人大幅減少,銀座媽媽桑的小費收入銳減四分之三,日本人外食支出下跌三成二。取而代之的,是「下班後早點回家,喝兩杯小酒,就是最大幸福」。去年年底日本幾大熱門商品概念中,「回家」是其中之一,連帶也造成DIY商品以一年超過20%的速度成長。

日本男性不只變得比較喜歡「回家」,回到家後也開始幫忙家務。甚至日本幾家大百貨公司,這幾年也開始在男廁設尿布檯。《商周》的報導指出,「日本在表面的經濟、消費不振陰影下,更深層的社會、人際關係、甚至價值觀,已經發生質變…停滯的經濟卻帶來社會面貌巨大的改變,這是大家原先都沒想到的」。

沒想到嗎?不見得。一個半世紀以前,偉大的經濟學家密爾 (J. S. Mill) 就曾經預測,當經濟發展停滯之後,社會的價值觀可能發生深刻的變化。

這事可以追究到密爾之前,古典經濟學大師李嘉圖 (Ricardo) 預言經濟體系終將因為農業生產的邊際報酬遞減,而到達零成長的境地。不只於此,他更預期由於資本與勞動市場的高度競爭,絕大部分的財富終將集中於少數地主之手。這個灰暗的預言,也為經濟學贏得「憂鬱的科學」之名。

密爾雖未反對李嘉圖的預言,但是他卻修正了這個預言的意涵。首先,密爾指出,雖然「產出如何分配」必須受到邊際報酬與競爭的約束,但是這並不意味著社會不能根據共同接受的價值觀(例如不能將「沒有生產力」的弱勢者遺棄至死),對財富進行再分配(例如遺產稅)。時至今日,密爾的主張已經成為絕大多數社會的共識。

其次,密爾指出,一個「沒有成長的社會」並不等於「不幸福的社會」。密爾身處英國經濟快速成長的時代,但是他一方面明白指出競爭對於生產力的好處,一方面也意識到競爭的人性代價,像是人與人之間的「彼此踐踏、排擠、掣肘、互踩對方腳跟」。

密爾認為,一個好的社會必須奠基於個人的快樂、福祉、與自我發展之上,而這些不見得能夠由物質條件來衡量。對密爾來說,經濟停止成長的社會並不可怕,相反地,當「人心不再全神貫注於出人頭地之術」的時候,人們將會轉而設法改進「如何生活的藝術」。

過去的一個半世紀,科技與制度的進步,一次又一次顛覆了李嘉圖的預言。沒有人能夠預期,會不會有另一波技術進步帶動世界經濟進入另一個成長紀元。但是密爾的觀點仍然值得我們深思:一個已經每人年均所得達到兩萬美元的社會,是不是還必須將幸福的彼岸寄託於不斷成長到三萬美元、四萬美元?而一個不再快速成長的經濟,會不會反而是一個比較可愛的社會?

台長: 黑咖啡&白咖啡
人氣(637)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