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06-07-12 20:36:29| 人氣104|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手指和頭髮相遇的故事【四】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馬克帶我去的地方是一個靠近Fitzroy區據說被稱之為墨爾本「蘇荷區SoHo」的Brunwick街。
Soho(蘇荷),原來是South of Hou-ston的縮寫;本來是紐約曼克頓內的一個區域,在60年代至70年代開始著名,原因是一群藝術家被該區的廉價租金吸引,開始進佔租用漸漸搬走的工廠,變成辦公室及攝影樓,其鄰近區域也在其後的數十年內急速發展。
上百家的藝廊星羅棋布,幾十年來,蘇荷已成為前衛藝術的代名詞。 現在,我們說「SoHo」這個詞,代表著、個人、自由、和創意。
但在墨爾本Brunwick街區,也許還不那麼被商業化,殘舊和前衛交雜、原創藝術家踡伏在巷弄、改造過的工業廠房中,狹巷中往往別有洞天。
街旁古異樓閣上的工作室說不定隱居著一位正孜孜創作的天才 。
在此區域「探險」的確經常遇見讓人在意識和感官間受到強烈震憾的景象。
也許馬克說得對,沒有他的引導,我一個人是不可能到這個區域來的。

星光下小酒舘裡傳出風笛和豎琴合奏的音樂,馬克抬起頭用他修長的手指向天空比劃著。
他微笑地對我說:「小時候,我經常在天空作畫....」。
他說因為他常夢到天空的景象、譬如飛翔的鳥、飛機、或化為雲煙的身體。
她問我:「如果畫畫,你會畫什麼?」

很久以來沒有人詢問過我對於生活的一切有什麼觀感,我的情緒藏在抽屜或皮包裡。
沒有人去翻動。却一直在疊放堆積。我很想畫一些結網的蜘蛛、畫一隻警覺而四處張望的蜥蜴、吞吐著舌頭舌尖發出機靈的嘶嘶聲、陷入危急之前就懂先斷尾求生。我的內心既存鋼釘又柔若棉絮,我是難以開啟的祕室,牆上刻著混亂和猶疑。
我想到一個故事所以就說給馬克聽;「小時候,我爸爸告訴我,我膝蓋的關節裡有小金塊,所以當你一個人孤零零在世界上因為走頭無路感到無助時,可以拿個鐵鎚,敲開你的關節、取出那些金子」。
我不知道父親為什麼要講這麼奇怪的故事給我聽,若是母親聽到恐怕會担心我會因為「對父親的權威無可抗拒的信仰、或者無窮無盡的好奇心,真的敲開膝蓋....為了奇怪想像力的出現,父親通常不會考慮現實存在著什麼樣的危機」。
我說:「我母親一向缺乏想像力,對她而言能平平凡凡活到老才算是幸福的人生」。
聽完這個故事,馬克告訴我:「我的母親在我八歲時就過逝了,我對她的記憶太少,但想念太多,我一直渴望像母親一般溫暖的記憶再次回到我的心中,但這麼多年,我却從沒有得到過。」。

馬克將手伸過來,握著我的手;他說:「能跟妳在一起真好」。

作為一個比馬克年長許多的「我」,到底能對他表露多少真實的自我呢?

他不會是我一個對等的傾訴者或是談話的對象,儘管這個夜晚安靜而愉悅,僅管這個孩子給我的感覺如此乾淨而善良。【待續】





台長: ladyo
人氣(104)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