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2-09-16 12:51:50| 人氣177,764| 回應31 | 上一篇 | 下一篇

ㄿ續長今夢ㅛ第一十六章ㄼ只有一個念頭 (下)

推薦 43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時值盛夏 林木裡隱發著燃燒氣息 ——?!

?!怎夾雜著異於動物腐肉味———

樵夫沿著這股揮之不去的味道 慢慢追溯過去———!!

哎——我媽吶 ———!

 

入鎮採購的李元建帶來震撼消息 !

[朴夫謙——他——!]  

即便嚴懲被降職 即便是閔政浩

朴某性子怎輕易罷休 肯定變花樣從他身邊人下手

不過如今—— [死了!] 屍首被發現斜崖一處

 

畫面承回X 中宮殿

 

崔今英膳食造詣素以精緻著稱

侍太監 高唱菜名

十二道菜餚井然有序擺開

敬章不禁暗讚  還有誰的菜式比她更勝一籌

 

此時氣味尚宮經已檢食完畢 退了下去

 

[玟——] 中宗難得一頓不用食奏文膳

真不想連簡單聚膳 也要這麼例行公事——

還是說 真以為朕看不出妳力棒 ? 罷了——趕快退下

摻在女人飯局裡 他寧變成工作狂 [賞——] 

 

今英自尊心不允許被少瞧

各種大宴 招待友國宴 都是她鑽研菜色  

特別是孝惠公主膳食 她從不馬虎

她毅然抬頭搶先插話 [主上——!]

到底是我哪裡 還做不到你要的水準?

[十年前南方春荒 御膳房收到你書籍———]

[小女 真的把書看得透徹———]

 

[春荒?!] 中宗就更加疑惑

更多是更不滿是她這般無禮插言 

就算是核心朝臣 面對大王都是眼觀鼻 鼻觀心

眼睛哪能敢亂瞟

當然也有不少情況 他們情緒高漲時也會直睹龍顏

但這可是龍顏啊——!

龍顏不可冒犯  龍顏威不可測

自春獵事件後

中宗對崔氏的眼光便是極其冷淡  

她現在非講個徹底的神情 如同那女人如出一轍

想到當時那女人抓住律令 勢不可擋質詢般進諫

 

 

侍太監 比敬章更會抓到中宗憤怒

他重頓呼吸 就是不耐煩表現了 妳還問是哪本書籍

怪不得大王在殿內閱奏文都說順道上膳

真沒眼力的女人! 難怪多年來妳才有二胎——(:! 你好會損人

玟三言兩語 趕緊讓其退下

 

[當年救援物資都屢落入山賊手裡]

今英繼續說 [主上委派閔政浩大人代送]

[後來就得到了——記載百姓在飢荒時能食到的食材]

哼——非要我講得那麼白

因為是閔政浩大人帶來的書籍 我才看得這麼徹底!

 

 

[啊哈———!] 中宗猛然一醒

當年南方出現旱災 宮廷派送的救援米都被劫走

便委派閔政浩執行任務———

亮著不可思議目光  急切問道 [書裡是否記載過一道蕎麥泥]

 

/“她一路記載著坊間秘方 “/ 政浩 /“還有好多意想不到的食材”/

他巧合遇上 長今等人全國學習之旅  書籍亦隨之歸來 

/“她說這些食材經常被忽略”/

/”但其實隨處可見 只要簡單加工便是一道料理”/

/“要是被廣傳開去 一定能減少受飢餓的百姓”/

 

 

得到今英肯定回復後

肉眼可見中宗豁然開朗地大笑

!! 那天柔光灑落她忐忑模樣 可愛極了哈

[冥冥中就給玉荷嚐遍了全國風味 ! ]

大紅袖一揮   [!!!]

 

今英領了一條青珠手飾回到寢室

也想不透 怎麼突然地忽然地出奇地

瑪——還比天氣難預測啊

 

天氣嘛 總會唱反調

接著兩星期都不曾落下一滴雨 極端要給人們烤死   

在種植紅梅那兒有擺放著祭品

麻恩跟令路喜極而泣

 

你說世事嘛  

朴夫謙摔死  臉上的傷都被歸咎於摔落時造成

毫不知情的家屬還給風光大葬

來到休值日 令路跟長今按信函造訪到某大宅

裡住的是被朴某污辱的大小姐們 皆因不潔而被家族厭惡 

儘管她們家財萬貫不憂衣食 還有婢女服侍

但無法動搖罪魁禍首使她們心身不斷遭受輪番折磨

直到令路指證跟長今的策劃以及朴夫摔死

宅廳裡 她們痛快借酒與猛兔子 (男妓) 放飛自我

 

令路滿臉喜悅  長今也替她感到安懷

最後借要值夜班  謝了是次宴席便獨自回去

只有自己一人 她才能卸下面具 她才能釋放情緒

她哭著 如果知道朴某有這結局 就不會在承露台報復

她哭著 她永遠永遠失去閔政浩

回到宿房她還是那個豁然開朗的活潑

銀非跟芊楚都看出她哭過的眼睛 只能默默陪在她身邊

 

虎山鎮郊外X 那條村子

 

幾個大叔  掀開衣裳露出肚皮 在老柳樹下乘涼

幾條土狗 伸出舌頭 一顫一喘一似道: 太熱了

 

人說傷筋動骨一百天 經過李元建特製藥泥跟按摩

洪常一星期多就能伸展自如

為追上大隊   利索地收拾包袱道今日就要離開

說大家都因為他耽誤了不少行程

閔政浩無怪責之意 還更改視察路線 在早些日子先已出發

得知閔政浩去了宅子酒廳算帳  ——錯過好戲!!

像他不輕易交心  要消化事實 釋懷壞情緒只能忘情投入工作

說到投入工作 可想而知 隊員們這些天啊————

[得要趕在他們渡江前集合!] 

跟大伙瞞他 他才鐵下心怨恨長今小姐

造成這局面 我或多或少也有點責任

是時候直面他了  

 

[這都是給你們路上不時之需 ]

李元建提來捆成兩大條的藥包

[每小包都有標藥用 請放心使用!]

掏出一本子跟一封信 [還有這個!!]

[拜託你 替我交給閔政浩大人!!]

[最後 真的對不起 ——!]

 

[這幾天 你早出晚歸 就準備這些?!]

洪常看著他歉疚淚目 大概猜到裡面內容

悄然覺得他眉眼原來是如此慈祥

不禁感嘆利慾讓人走偏還能走樣啊

[你要是做個好人 加上你的醫術]

管他知道這人與否  [我覺得你不比鄭雲白差!]

 

 

鄭雲白

李元建想起讀書時期 這位像好哥們的前輩

沒有顯赫的身世和背景 他勵誌圖強 刻苦求學

只靠自己的努力獲得太后認可

一路破格晉升為醫師 不卑不亢 我很佩服他

也很不知量力地視他為競爭對手

後來他墮落被現實狠狠抹去了當初的銳志

再到甲子禍 太后念在其醫術 被貶去茶裁軒

他醫術了他一命  可見其專業非一般人

如今 竟有被看齊啊?! 哈哈哈

你這小子——口甜舌滑! 怪不得 林督會喜歡你

少年苦讀鑽研再多 大家都不曾在意過自己醫術

倍感錯敗 路就愈走愈偏 丟了初心

 

[謝了 李醫師!] 在路盡頭的洪常大喊道

[有你 我傷才好多了!] 說罷轉身揚手 消失在路盡頭

 

忽然一股暖意 借眼淚湧出  

原來自己醫術被需要——!

哎呀 要是你練習武功 再強壯一些 做正事果斷 辦事醒目

(: 哇——要努力不止一點意思!!)

加上你的圓滑

你不比閔政浩差呀  哈哈——

 

畫面來到X交泰殿

 

一道酸甜的茄肉夾雜著微微蒜香

 

[湯汁滲入皮] 尚宮一旁補充道 [再經適度的油炸]

[焦黃會讓茄子皮味道更香]

 

中宗與尹允湊近鼻子 一口下去 汁水四溢

茄子皮清爽的口感與嫩肉相得益彰交相輝映

令人一勺又一勺的往嘴了送

[妳怎麼知道 我從前不喜歡蒜味?]

 

[大王以為韓尚宮娘娘只跟你講故事呀]

尹允笑說 [初進宮那幾年都是韓尚宮照顧我]

本來氣氛還不賴 結果說到這裡———

她不疾不徐聊到下個話題

[孝惠公主終於恢復胃口]

[聽說大王還給崔提調賞賜了青珠飾]

[我猜幕後功臣她還不知道自己也一同解決]

[當年春荒  我還真食過蕎麥泥]

 

中宗笑道認識裡的人裡都有著長今影子

這奇妙感覺

因為她 他才注意起宮女連生的純真

也因為她 才有與皇兄短暫相聚

讓他意識了新繼妃 尹允她目前處境

 

[主上  你似乎對她好上心]

尹允用不經意玩笑試探 [每次說起她]

[你總是那麼興勁呢]

 

[妳誤會了!] 中宗嗅到一絲酸意 急急否認

唉——內侍不是說她對後宮非常寬宏大量嗎

[妳應該都知道]

[要不是我惡疾  她跟韓尚宮就不會———]

 

[哎啦] 尹允笑出聲 [ 我才不是那種愛食醋女人!!]

她絲毫都不嫉妒 大王身邊女人

何況長今個性又討人喜歡 她很是喜歡跟她相處

而且她是大王救命恩人 出自感恩才對她特別關注

也許說她真看出什麼 還不敢確定吧?

談及長今時 她總看到小時候他跟慎氏在一起那種柔情

[不過喔 我聽侍寢那邊傳喔] 她故揚著拿捏好分寸眉頭 

[主上你畫了 不是我 又不是公主 又不妃嬪的女人]

欲言又止的她捕捉到中宗一絲慌張神情

 

[允——!] 中宗極力掩飾的苦笑

 

[好了——不鬧你呢 ! ]

此刻她心裡有底了  其實也是好事吧

翻案不容易 稍微不謹慎連命都沒有

這層關係 至少不會掉命 她也不會失去摰友

[我說嘛] 尹允腦袋果真靈活 接著說道

[擬畫孝惠公主長大模樣 有啥好傳呀]

這裡補充一點——

當年韓尚宮含冤死去 經歷了宮廷險惡

她便對女王傳等書籍感興趣

她不再閱讀 內訓  烈女傳 等書籍

這些年她看著史記打發孤單時間

/也許從那時候開始———!!/

尹允拉起中宗的手放在自己突起的孕肚

她跟中宗感情 既清白又複雜

簡單概括起 便是心各有所屬  管你摘哪朵花

/她需要的非是王寵愛 而是他的權力 ——!!/

 

雖還摸不到跡象 但裡孕育著生命的奇妙

她心繫皇兄 

不得懷上我骨肉才能立足於如此動盪政朝

妳肯定不好受吧 ———她也是吧

忽然間中宗憶起慎氏被廢位 她一身素衣離開皇宮——

倘若當年慎氏懷孕 說不定一切都不一樣

 

[皇后她——] 尹允說 [此刻身邊應該要有大王陪伴]

她提觴道 [回去吧!]

 

見中宗言不由衷心事重重模樣

尹允更大方表示 [娘娘此時很需要夫君!]

[走吧——!]

 

中宗接過觴 [那妳好好休息吧]

如同服毒般沉重 眼睛一閉 眉頭一皺 一口吞下

 

/咯   /  畫面隨空杯狠狠撂下

承接起閔政浩這一邊

 

眼前一身羅衣 平和語調裡卻帶著慍怒兇狠

直叫釀酒家老傅肅然起敬  

感覺哪兒不好都會被抓去僕役——!

這是他第四天光顧  雖從未為難半份 但也不敢慢半拍

手中酒壺抖得猛  酒溢到他手 [啊——!]

[大人——對不起——!]

 

[夜了!] 政浩爽快掏出銀兩

[你回去休息吧]

 

[?! ——好———!] 老傅不敢視為賞錢

提來相應酒罈子 還貼心附上毛巾

[大人慢用——!] 

暗道他的部下 能不能直接敲暈他抬回去

要在自己睡覺時 跌倒弄傷之類

估計自己可以長眠了

不過老傅也有經歷 彷彿能看穿那股鬱悶怎麼折磨他

躺在席上於半醒半睡間 似有人走進來 ——終於來拎人啦?!

老傅睜開眼睛 眼前是位眉清目秀男子

 

原來洪常啊 他比預期還早地跟上了隊伍  

果真隊員白天超額完成查核紀錄後就是地獄式操練武功

所以每人晚晚都睡得沉沉

其中最稱責的副手楊三 還默默替政浩準備解酲湯

在他眼裡政浩白天正常交涉 同練體能 可到晚上非要碰酒精才能入眠

可是他又察覺倒閔政浩有意保持著最後清醒

/ ”只有洪大人才有辦法楊三知道自己只是部下而已

也希望有日能像洪常一樣 能走進政浩心裡替他分擔 /

這晚洪常讓楊三休息去 還拍胸脯保證這事他出手便可

他又買來四五酒罈子

走到政浩身邊 令他痛心是政浩的眼眸 仿佛濃墨重重的夜

當他知道一切真相  當他直面朴某 當他還有機會手刃解恨時———!

他把恨 在最後一瞬間全反撲給自己身上 他大口大口地灌

而政浩卻關切他的傷勢能否撐得起渡江那數日航程

 

[我一路小跑來 氣不喘] 洪常很是歉疚 [坐船算哪門事!]

他多希望他能像之前不斷碎唸自己 冷暴力也好

酒勺幾輪  借勁道出尹海爾非但下藥還——

[她還給長今小姐下毒——]

 

下毒?

那日她渾身發抖 臉色異常慘白

竟然給下毒———!?

 

[只需若干時辰 毒就能走遍全身 陷入重昏迷]

幸好芊楚去過曼大夫新宅 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而她卻苦撐了大半夜] 洪常 [就為了跟你坦白]

[要是你在最後回頭 看看她 哪怕瞄一眼——]

一想起她發紺的唇吐著不值得洪常真想衝拳過去

[而你這混帳啊———!]

 

政浩回想自己那天自以為灑脫的轉身 ———

當真相浮出 當所有狂躁都退去

取而代之的是是深深悔意與恐懼

他後悔 無比後悔

是什麽遮住自己的眼 ? 蒙蔽了自己的心 ?

讓他相信了那些所謂親眼所見的真實

她所受的傷 她所受的屈辱 她所陷入復仇裡的煎熬

竟然察覺不了 非但沒有施以援手 反而瀟灑扔去戒指

他有瞄到她當時的錯愕 他無法想像 這給她了更殘忍的傷害

此刻眼眸深得似無限的空洞 彷彿被掏空了靈魂一樣

他愧疚 無比愧疚

那晚湖畔 牽了她的手 要為她守候

曾發誓這輩子都不讓她再受到傷害

政浩緊抿嘴唇 [你罵得不徹底] 

手指擺弄著那條掛了個寂寞的空繩

迷離淚眼 沙啞腔調道 [我不止混帳]

 

洪常嘴唇下意識蠕動了兩下

他的心也跟著政浩沉下去 [我早跟你坦白才對!] 

他懊悔當初義氣當頭 把走向帶偏

[對你隱瞞 讓你活在不知情裡]

眼見對自己重要的兩人愈走愈遠 ——— [對不起!]

洪常重申長今交還玉佩 是希望他能走在正確道路

既然都一別兩寬 那麼各生歡喜———!

[我真心寄望  長今小姐不久將來得到她真正幸福!]

 

[我的幸福——] 政浩又灌下好幾大勺 []

永遠失去她嗎? 再也無法靠近她嗎?

當她說失去自己已經夠她徹底死一次

這都不關我的事那時的語氣 狠心——

懊悔 厭惡自己這股尖厲勁兒 像極剪刀

連淚水也模糊不了他悲痛欲绝 又空了一酒罈

頭好重 重得他倒頭伏在坑桌

[你說­­­­——!]

政浩無力擦去湧出淚水

如果是洪常那就沒關係 

很累了 不想擦了

反正他又不是第一次見到自己這糟糕狀況

那就乾脆這樣吧 [我能怎辦——] 

暗自對夜幕演說 奢望得到她一次原諒

 ↑FanArt by @mylifeisjonmang in twitter

[嗚———!]

一陣嗚咽長號從X 中宮殿傳來

畫面切回到宮廷

[怎麼辦——嗚——好痛———!]

敬章皇后分娩期還沒到

此時身體卻出現不同尋常的痛狀

[玉荷還是孩子 我不能死啊——!]

 

醫女認為皇后被早年小產的恐懼情緒支配

因傷心過度而釀成 七情鬱結 完全失去勇氣

消沉的心認為她會要死去

[心病是無法治療的 請妳務必堅強啊]

勸說皇后還很年輕 這次一定能順利誕下寶寶

還給旁邊大王使了眼色

 

中宗一臉身心不寧

顯然同是擔憂 X長寧宮 又犯起固疾的母后吧

 

醫女輕咳提醒

 

[皇后妳別胡思亂想!]  中宗前傾身子

挽起敬章的手 鼓勵道玉荷可期待當姊姊

 

連簾外醫官都查不出問題 難道真是心病?

敬章拼命把嗚咽聲壓下去 迷糊間似乎聽見嬰兒哭聲

望了眼準備好的嬰兒布兜   莫非是未出生孩兒的鼓勵!?

敬章試圖忘記痛症噙著淚虛弱回道 [我知道了——]

 

醫官一行人收拾針箱準備離去  

侍太監 玟也道晚了請皇后讓大王回寢宮就寢

 

敬章這才依依不捨鬆開玉手 [明日 大王過來嗎?]

[我——真的好怕———]

 

中宗笑著點點頭 說會帶玉荷過來一同鼓勵

約定好一同見證寶寶誕生

 

貴為國家領導人 日理萬機 毫無疑問是抽不了身再過來

但此刻聽到夫君這席話 心裡甜甜的 彷彿給了她力量撐著

敬章莞爾跟中宗道了晚安 便沉沉睡去

 

走到殿門 中宗沒緣由感到一陣顫慄 不禁回頭 

就在侍女關上內門一瞬間

他視線剛好停落在敬章緊皺的眉毛 蒼白的臉色 ———

這惶惶不安的感覺

 

醫官見狀便道 [皇后娘娘分娩期臨近]

[加上曾經小產 現在肯定特別緊張]

[即便如此 我們都非常小心 堅守崗位]

[處方調理重點都在鞏固脾胃與補充氣血]

[減緩對衝任二脈的損害]

[以幫助娘娘順產]

 

X

一身潔白寢袍 躺在檀香木臥榻上

玟燃起香爐  一聲安歇後 寬敞寢宮就只有王一人

氤氳著青煙 淡淡地隨著風聲慢慢流動

對慎氏的思念愈發忽明忽暗

讓人揪心不只是離別 還有離別後的回憶

FanArt by @feurmich in twitter 

縱使這麼多年 還似傻瓜幻想一個沒有可能的結局

 

操心的事一件接一件

敬章心理狀況 惹得上下神經繃緊

母后更是擔憂得誘發出固疾

 

中宗壓根無法入眠  與其輾轉反側倒不如處理公文吧

果然不浪費分毫 立即動身去到別房 亮起燭盞

面對公文依然提不起勁  眼睛瞄啊瞄啊 定晴到角落去

中宗不假思索抽起其中一卷 暗道哪有可能給發現啊

似注滿雞血 井然有序準備起顏料 繼續完成畫作

 

老天果真喜歡捉弄人

一會讓人心事重重 一會讓人悠然自適

這幅畫 斷斷續續 終算完成了

畫中 湛清池塘上那條古色拱橋

中宗溢著滿足的愉悅  暗讚自己畫功細膩

嘀咕著誰說一定要畫後宮呢

畫畫本就要隨心所欲嘛———

精神舒緩不少 也許完成了一件事 睡意亦隨之襲來

他鋪上輕紗紙 便回去臥房  一躺下便進入了夢鄉  

 

夜裡 輕紗紙隨風一陣陣掀起

隱約看到畫裡 橋上穿著褲裝醫女服的女子 ———!

 

[長今——!]

畫面漸暗時  傳來銀非著急嗓音

[統統睜開眼睛 起來救急!]

睡意朦朧 長今半張著眼被拉去會議室

別說進去  人多得擠到門口

探頭往裡瞧 都坐著內醫正等醫級大人物

他們無一不惶恐不安

原來一時辰前才服下安胎湯 脈搏正常的敬章

突然異常出血 直接染紅了大片臥塌

 

猝不及防啊  

此時 X中宮殿 又傳來震撼消息

有跡象是 寶寶恐要提早報到———!

 

 

<<待續

續長今夢第一十七章無緣降生

/

海爾亦十分自負自己的診脈絕不可能出錯

[大家聚在這裡開會  去聽妳診斷 真是荒唐!]

/

銀非實在是無法容忍 海爾那種權威不可侵犯的診斷

[沒有一個令所有人信服的病因 ] 一針見血道  [都有可能是誤診]

/

[即使海爾 銀非 甚至醫官都不及徐長今

申益必表態道   [但她的判斷 我認為是值得相信的]

[我接納醫女長今診斷 開處方診治]

儘管內醫正跟吳兼不想相信使喚醫女的話 

但綜合起長今診斷的症狀 還有最關鍵的脈象——散脈

逼於情勢大家只能放下主觀成見

/

[讓長今自己去做因為診脈的是長今]

海爾拒絕替皇后針 [就必須徐長今自己負責]

再次見到長今時 她一改那張謙虛容顏

充滿敵意與仇恨厲聲警告

[憑你 也想在醫術打垮我?]

 

 /

當她站在海爾角度 她也許體會倒了她的失落 她的怨恨

長今認為沒必要追究那日毒茶水  [若果]

現在的她失去要顧忌的男人

如今她一無所有再也沒牽絆 在醫術裡也不會再退縮

她亦挺起胸膛 以平輩姿態回道  [是閔政浩大人——]

[這一刻一定會問 妳關心是什麼 執行醫術又為了什麼”]

讓使喚醫女施針消息傳至中宗 

 他急得放下公文趕往 X中宮殿

續長今夢第一十八章紛飛落幕

大伙還在自己面前痛罵醫女診斷 拼演技嗎?

有把皇后放在首位嗎?   

氣得正當要嚴厲懲處醫官和負責的醫女 時———

敬章產下一死胎

/

我想給你幸福卻走不進你的世界

我真的很喜歡大王你

敬章望了外面那扇緊閉的門

到頭來不過是我的一廂情願

遼闊卧寢 只有生母聲淚不捨嗚咽

敬章不再等了 滑下那行淚便是她人生句號

/

當初對慎氏承諾 讓他時常板著臉刻意跟敬章保持距離 

可直到她撒手人寰後  不知道為什麼 心口壓得緊緊

 中宗心底總感到莫名的傷感    卻又無法訴說些什麼

回想敬章昔日撒嬌惹注意的小動作   原來早在不知覺間被攻陷了

台長: Jia
人氣(177,764) | 回應(31)| 推薦 (43)| 收藏 (0)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 個人分類: ㅳ續ㆊ長今夢ㅸ文集區 |
此分類上一篇:ㄿ續長今夢ㅛ第一十五章ㄼ只有一個念頭 (上)

(悄悄話)
2022-09-16 15:38:39
(悄悄話)
2022-09-16 15:39:25
(悄悄話)
2022-09-16 15:55:14
Maha
Super
Https://nehrujiherbal.com
2022-09-16 16:00:20
(悄悄話)
2022-09-16 18:50:10
(悄悄話)
2022-09-16 19:22:12
(悄悄話)
2022-09-16 21:46:39
(悄悄話)
2022-09-16 22:19:26
(悄悄話)
2022-09-17 00:06:52
(悄悄話)
2022-09-17 22:18:16
(悄悄話)
2022-09-18 09:34:29
leomos
看預告
劇情下去海爾是否也要跟今英那樣
有些期待兩人聯合搞事
2022-09-18 14:25:01
版主回應
毛毛大><週末又快完了(眾:想挨揍?)
目前並沒想有給她們碰面機會
海爾在後面時候慢慢醒悟然後去幫長今(我又劇透了
2022-09-18 19:12:35
(悄悄話)
2022-09-18 15:59:37
KARASU
太棒了!作者辛苦
2022-09-19 11:19:14
版主回應
KARASU大 !!(你好
謝謝支持><
2022-09-21 22:10:35
夏耳魚
繼續等更
2022-09-22 23:34:59
版主回應
謝謝夏耳魚捧場><
2022-09-25 22:13:38
(悄悄話)
2022-09-23 22:15:16
(悄悄話)
2022-09-24 22:04:48
(悄悄話)
2022-09-28 09:15:05
(悄悄話)
2022-09-29 22:16:34
(悄悄話)
2022-09-30 17:26:21
(悄悄話)
2022-10-01 10:18:57
(悄悄話)
2022-10-02 09:42:26
文慈
前輩加油
我要看長閔甜文啊
2022-10-02 16:12:36
(悄悄話)
2022-10-07 23:36:54
(悄悄話)
2022-10-08 13:47:49
(悄悄話)
2022-10-09 13:11:22
(悄悄話)
2022-10-13 22:34:38
(悄悄話)
2022-10-15 14:05:03
夏耳魚
台長快回來更新!
2022-10-20 20:19:11
版主回應
夏耳魚大!!
每天有抽時間寫 說不定會連更兩章(別當真啊!!)
2022-10-22 16:10:03
(悄悄話)
2023-02-22 21:59:22
H.S
台長還會不會回來更文
2023-07-27 22:28:58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