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27 21:26:45| 人氣752|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ㄿ續長今夢ㅛ第八十五章ㄼ抹去從前相依

推薦 17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天空漂浮住輕紗般的雲靄

小橋上兩盞小油燈那微弱的燈光 讓夜更顯沉靜

 

鏡頭拉近 只有他倆

[想要掌握權勢 才有各種權謀之術]

[他們必然遭到宮廷法律懲罰!]

打破當下寂靜的長今一如既往予之招牌微笑

[韓尚宮娘娘說 因為宮廷是孤獨 所以才有猜忌質疑]

[因為寂寞才想擁有財富 才會侵害其他人]

 

輪月被輕紗遮住

眼前人威風凜凜氣質似極暗行禦使

[為了一網打盡這班知法犯法人 讓妳做了這樣事

回覆她的正是代表宮廷正派勢力的閔政浩

胸衣裡一直存著張壽路秘密搜尋的小冊子

延續他最後努力才如此掃除宮廷惡勢力

也發覺了隱藏住巨大危害國家的罪惡

出入司憲府調查背後其不法行為

[妳真的幫了我很大的忙!!!] 

政浩也都一一告知長今

他秘密查獲了某官員非法侵吞國家田產之事

與崔家長年獨占皇宮物資買賣的不尋常的生意

趁崔氏還沒行動為難她跟韓尚宮

 

///等等!!! 洪常人呢?

原來畫面開始前 他們都聽到不遠處的暗處//蟀蟀//

大家還以為是小動物經過 沒放心上

那正今英轉身離開時 手中籃子晃到旁邊發出的聲音

但習武之人警惕也很高

政浩習慣性當下用餘光 果真瞄到一身形!

片刻 讀懂他眼神的洪常也認真起來了

也許是惹到了頭目注意?!”

所以派人跟蹤想查看我們掌握證據?!”

一瞬間變臉的洪常調皮地拋下不打擾二人世界離開了

 

長今也有共識隱密地與閔政浩調查某官與崔氏

她也期待未來能掌握更多的證據 一次剷除這批惡人

[我反而擔心大人你呢] 她聲音好小 [要是被瞪上…]

 

橋下散著淡淡的荷花香

[別說調查還會遭到報復.] 擔憂眼神抖著

光色映耀下 也能隱隱約約看到了嬌美的荷花

她像從裡浸透過  那麼冰清玉潔 讓人不禁生愛憐之心

 

我一定要抓到更大罪證  必須把他們送進牢獄!!

政浩沒敢直視她 只低頭看著手握緊的出納簿

單是抄家並不能重重治他們一厥不振

不然他們無所不用其極報復!!

 

畫面來到宮外一酒香色味天地

本應暢飲食色的氣氛下

他似乎察覺到崔判述比平時多幾分擔憂

[盡興點吧! ] 開腔的他 我們鏡頭不給他一個特寫

聽聲音是位和藹可親又穩重 年齡大概五十五上下

舉杯烈酒倒喉的男人 深得這座妓房女人愛戴

左肩側臥女人在倒酒  頭搭右肩的女人上下其手

一時嗲聲嬌氣一時嗯耶輕吟

他沒發現?!還是有把握?

[小又不是吳大人!]崔判述略有所思道 [像小這樣卑微小人物]

[什麼事都要煩惱 ]

 

[吳大人冷笑 [崔大人呀崔大人]

[做事果斷的你 哪有難倒你的事呀]

[還是因為妳姪女的事?] 他似乎也知道什麼

[糟糕是 對付那人比較棘手 畢竟是主上的心腹]

[眼光確實不錯喔 但終究對她來說 得到他真是痴人說夢話]

[說到底當年被他治罪一下 你都學乖 名利繼續豐收]

[別讓這小人物繼續纏繞你!]

 

[人物?]

[吳大人應該有一段時間沒入宮吧]

崔判述娓娓道來 [你所以為的小人物不斷掌握證據]

[金氏以及其他官員都因為貪贓枉法而被上奏]

[除了金大人 其他都遭受撤免官職]

[不過呢 像小這樣小人物 哪有能力佔地興業”]

[我只是煩著如何處理 那個擁有出納簿的師徒]

 

[連金某都被查獲?!] 吳大人又冷笑

[他辦事本來就吊兒郎當 真是不走運 難怪少見他來湊熱鬧 ]

聽到這裡也似乎感到 小人物終有一天會動搖到根基

[還說是肝膽相照 發生這種事 都不跟我講]

 

與吳大人互相交流眼神後

崔判述似中咒一樣摟住女子烈酒倒喉

似乎他倆決定要重重給他教訓

也因為韓尚宮與長今掌握到的抄家問候證據

也被列入他們剷除的目標

不出幾天 閔政浩也被聯名彈劾

擅自掌握 不實指證 展開無理調查

連內禁衛督長也被上級指導教育

目光銳利 依舊敬政浩三分終奈按不住提醒

[注意你身份! 太越界管事 …]

 

不實的指證? !!

[寧可清貧自樂 不做濁富多憂]

面對督長上司警戒的閔政浩 一直都是從容不迫

[我只做認為對的事…]

 

[自古 多行不義者必自斃]

未等語畢督長立即打斷他話

應該是想斷他這想法  [子姑待之!]

是非只因多開口 招禍皆因強出頭

其實督長是很欣賞他這份為國家剷除惡己的決心

更清楚在宮廷做事或做人太過強硬會得不償失

甚至惹來血光之災   [我不想你成為趙光祖接班人”!]

[鄭主簿雲白 ! 最親近你身邊的例子]

剛才指導裡聽到右相那邊開始打聽起有關閔政浩一切

[敢於挑戰!動搖!他們的他]

[是怎樣被以莫須有罪名將其賜罪!]

 

閔政浩側過頭 鏡頭拉近他緊握著的出納簿

不反駁上司半句也無視被委派隱退任務

心裡卻盤算著要怎麼掌握更多大罪證

 

[大人!!] 忽然被小卒打斷沉思!!

回過神的政浩仍站在原地  ?!!原來到傍晚了

連督長什麼時候離開也不知道  [有宮女在那裡等了你一會]

是長今!! 腦海瞬間閃爍過她羞澀的笑容

政浩收拾好所以愁緒  畢竟她最擔心自己是否遇上困難

就算彼此工作多忙 哪怕只能擠出片刻也好

都會有默契地走在一起 互相鼓勵 就算沒說話 待在一起發呆

也覺得這是最辛苦裡的小確幸….

一路上 不難看到政浩春風滿面   等等!!!

那地方從來只有跟她跟洪常會知道….

理智上線的他腳步放慢  等我的宮女不是她 那會是誰?

可是又會誰會知道 那裡的地方?

由草叢望過去 若隱若現站著的確是一女子身形背對著自己

 

也許她也聽到後面腳步聲接近  微微轉身時..

裙擺碰到旁邊金露花 發出 //蟀蟀唰//

?!  這小聲音 不久前被政浩無意中記到腦庫裡了

那晚!! 連同感覺到那絲熟悉又陌生的氣息

原來就是她!!! ----崔今英

 

她一如既往先向他微微點頭 可是這一次感覺很特別

也許這次見面是最後一次?!政浩心裡冒起這預感

[怎麼妳出現在這.]

除惡犯外 頭一次面對手無寸鐵女子有著惴惴不安

不過想一想  她也曾經單獨跟自己交代過”—

---

-----

------果然!!

今英彷彿看穿他思緒娓娓道 [我知道大人從不輕易妥協]

[哪怕被告知會惹來仇敵 哪怕成為眾矢之的 也要勇往直前!]

[這樣的你 在我眼裡 永遠顯得光芒萬丈!!]

她清楚自己是磨滅不倒政浩誓死打壓獨霸勢力的決心

另一方面對大伯跟姑姑苦口婆心的挽留

對於被閔政浩捸捕的心頭恨  一直讓崔判述伺機報復

求求你們! 當初從蜜蜂洞掉下來! 從海盜裡救起我的 是他!!”

他救了我兩次!!”  “這麼說 在蜘蛛洞救起我跟令路 也是他!”

大伯今後的勢力他連邊兒也沾不了又怎能瓦解?!”

拜託!!”

畢竟上得山多終遇虎 

那小子! 我保不了太久!” 崔判述也無能為力告知她

吳大人認知裡不允許有不知天高地厚的伙子!”

 

如果有一天 眼前心繫的男人被串通報復而失去性命

想到這裡今英哭了眼睛 [如果香玲小姐能預知”]

[她一定用盡所有可能把張壽路大人攔下!]

 

橫眉無法抑壓對靖賢所作所為的憤恨

語音未落的她 卻對自己伸出纖纖素手  難道 

她不再多言 亮透似冰霜的眼眸….似乎道出了什麼

….好不容易走到這一步!!!....

隨即畫面漸黑 特寫裡的政浩垂下頭順了眉

….

 

 

X 翌日

整理倉庫的長今被幾位怒目的尚宮帶到會議室

裡面長桌兩掛坐有各殿尚宮 一張張不肖臉龐  

一下被她們氣場嚇倒的長今立即卑頭

不過最熟悉又突兀驚覺是從長桌盡頭傳來!!

坐在中間那年輕女子!

她不像平時那樣冷淡酷酷  瞪人神情與那女人極為相似

"無了期"的對望 不到幾分就被拉門打破
可是前面對長今來說是煎熬!!

[娘娘!!]  她出現!! 懸空的腳終於踩到大地的安心感!!

一心做好本份的韓尚宮 臉無懼色處之泰然地向上司躬身

[是出了狀況吧剛接到落實主上出宮日子 還有很多預備工作..]

[時間寶貴 一切 開門見山吧!]

 

所有人視線都移到今英冰酷神緒

眾目睽睽下 不用重整呼吸的她似乎準備火山爆發

[推薦主上出宮一事 要不是李尚宮給我說要預算食材 ]

[恐怕到出宮那天 我才恍然大悟 怎麼少了一班宮女!!]

[!]

[韓尚宮 妳到底有把我!! 把我這最高尚宮放在眼裡嗎!]

 

在場的大家也很錯愕

平時連話也算過的她 一下子面目全非地開金口罵人

憤怒平穩的語調裡 聽得出竭撕拉底的質問!

而且氣場跟銳利眼神 完全複製了另一個崔官!

在旁邊也被自己姪女嚇住的崔提調

都不禁想起平時這樣跟她發洩 是這副嘴臉!

 

未等韓尚宮出口辯護

崔提調還出言數落韓尚宮 [一個看守醬庫多年的人]

[竟然也顧慮到主上健康?!]

[! 也不想想 當初是誰把妳拉回來]

隨即冷笑了一下!

[?!  那也是妳的只會淚眼花拉徒弟的功勞…]

[得到幾分賞識就以為立功? 以下犯上那未來還得了嗎?]

 

既然說到以下犯上地步

在宮女的世界裡 跟不要命沒啥區別呀!

[才不是妳說的這樣!!] 長今急不及待為韓尚宮解釋

[每天處理每道膳食 怎會有閒置時間去想立功!]

此時她掀起眼前那塊棕灰的布  [出納職務的妳們 怎麼沒管好!!]

韓尚宮也驚慌了 為什麼如此重要的出納簿 不是有鎖好嗎!!

而且裡面的紀錄 要是被揭發!!  但怎麼內頁參差不齊呢?

這麼看 是今英故意撕去或弄皺 !

是讓大家以為因丟失而粗略轉折到她手裡

[妳想藉機會立功 把我變成傀儡?] 她指尖點著封面道

[妳竟敢說妳不懷目的做料理?!]

[妳如此侮辱我?] 沉重的唾罵 [妳只是廚房的宮女!!]

我絕不會把我位置拱手相讓

[妳只能在廚房裡做菜!!]

 

散發著令人發寒的氣場 [不是這樣…] 聲音小很小

長今也承受不住她那銳利目光 眼睛左右找眾焦點

明明交給了大人怎麼會?! 怎麼回事?!

直到這刻

崔提調也摸不透  冷豔高雅的今英 是怎麼在一夜間變了樣

 

[這不是立功問題!] 韓尚宮不曉得今英怎麼在今天判若兩人

藉自己目中無人 那是煙幕而已!

她們真正的憤怒恰恰表明了她們心虛罷了  --出納簿裡的罪證

[說到主上健康問題 我們身為他的女人 目光會比誰短淺嗎]

[自從主上登基以來變故不斷 圖謀事件更是接二連三]

[就連倭寇那邊也找藉口找茬生事 朝庭上下哪有半天安心呀?]

[難得現在平靜下來 非得讓朝廷和女官們惶惶不可終日嗎?]

[心裡才痛快嗎?]

[那些以為是慣例而私自拿取宮中物資的尚宮們雖然無意中犯了錯]

[但罪仍可恕] 韓尚宮斥責自私行為

也表示絕不允許再度發生這樣的事情

 

此話一出 過得忐忑的殿各尚宮才理解韓尚宮做法

她本來沒有針對任何人去查這些漏洞

她盡本職建立不給國家帶來損失合理出納制度

這是原先就有的制度呀!!

為了討好上司們而擔驚受怕也不得同流合污

看到韓尚宮將本職做好 面對以權謀私上司不閃縮還理直氣壯

溫文大度不失霸氣的她  這樣人格魅力  ….

妳不明白?! 她幫我們壓下去呢!”

那就算吧!! 身兼多職的她 一時忘了跟妳交付而已

妳就算了吧!”

彷彿聽到尚宮們心聲的今英  愈來愈站不住腳

搞得是自己一直誤會了她倆企圖

但為什麼 妳又要交給大人呢?

 

但就出納簿沒有放在應有位置

貴為出納工作的我 怎麼把鎖好重要東西交給他人呢

竟然交代要做好的事 長今也有責任承擔後果

長今知道的自己冒失會讓韓尚宮受罰

[我願意為丟失出納簿一事 接受所以懲罰]

[上一次納數 我有重新翻閱過 我可以修復失去的地方!]

 

[為了盡量減少宮廷損失 大家務必嚴守職責]

看著她這模樣 今英更是別無他法挑剔錯處 

但好比被質疑怎樣從大人手裡拿回來

?! ….. 想必是政浩顧慮到長今的安全才放手

那個為對的事而奮不顧身的男人寧願錯過這次撥亂反正

也不想她被瞪上…..可是

我不這樣做我就會失去這男人…….

今英好歹懂得控制自己 畢竟已是老狐狸

[當務之急先處理主上出宮所需吧!]

[在這期間 我需要時間考慮清楚由誰擔任出納事務!]

 

 

此時此刻

再說什麼也沒有用了

韓尚宮遺憾地看了長今一眼 腳步沉重地離開

而長今還是遲疑著什麼攝手攝腳走上前 拿起出納簿

她通紅的眼睛瞪著自己  與剛才霸氣堅定的她簡直是天壤之別

在大人手裡的出納簿 到底是怎樣來到她手上?

是丟下嗎? 不會! 這麼重要的物證大人才不會大意!

!!那念女人直覺告訴她!!

不是要打擊宮廷惡勢力嗎?所以大人怎會交給她呢!

 

這次丟失出納簿真相 到底是什麼?

破釜沈舟的長今會不去找當事人嗎?

接順利的…..

 

<<待續

 

 

[來人呀!! ] 內待焦急的呼喊著

享用著晚膳的中宗忽然暈倒

 

鈎心斗角 ----本指建築結構交錯與精巧 

//

[我也想奇怪!! 怎麼韓尚宮在寫以前帳目] 崔提調

[做夢也沒想到她竟然意圖逆謀顛覆朝政 !!!]

//

字面形容 屋角相互對峙好像兵戎相鬥

表面風平浪靜 一片和諧 暗地裡刀光劍影你死我活

[圖謀不法宮女韓愛成!] 隊目宣判聲 [被賜予死罪!]

//

[拜託] 韓尚宮只剩下這請求 [哪怕萬般困難!]

[都要活下去!]

//

勝利一方 得意忘形地舉杯烈酒

//

幸運的她逃過死刑 但終生被貶為官婢 流放到------

昏倒的她被拉入牢房 醒來時

 

終未能見到她 活一面…..

[!!妳說了什麼?] 長今摟著沉重的她 [妳是追隨了逆謀?]

[只是守醬庫的怎麼會被牽涉到這樣的事裡….]

[明明是守醬庫的!! 妳明明是守醬庫!!!!]

[娘娘說說嘛!!!! 到底為什麼這些事不斷發生在我身上…]

 

//

[枉長今跟娘娘一心等著你出現!!!]

連生毅然闖入內禁衛 拳頭都往他胸襟裡搥

[你到底去了哪!!! 在幹什麼!!!!]

[在幹嘛!!! ]

 

續長今夢第八十六章讓蝴蝶引路

 

 

 

 






台長: Jia

(悄悄話)
2019-04-23 00:39:54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