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0-04-01 00:26:36| 人氣1,206|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1 收藏 1 轉貼0 訂閱站台

舊文重貼: 【九月徵文】母狗老師的追憶日記-陪我看日出... (二)...

【九月徵文】母狗老師的追憶日記-陪我看日出...

...

 


作者:風和日麗(Julia 
2019 / 9 / 29  
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這裡冷清很久了,所以原本沒打算繼續補完後面的故事,但所謂的"有始有終"吧!Julia姑且就把這一篇之前做投稿的舊故事、重新分成幾章給貼上來做分享,也算是把這裡的故事分享正式做一個段落!

 

 

Julia不忘再做一下提醒:本篇故事純屬虛構、並內含大量18禁限制級內容,故不滿18歲者,以及對情色、暴力、血腥內容有所不適或厭惡者,請務必斟酌是否要繼續閱讀本篇故事,Julia在此謹做閱讀前的義務告知。

 

---------------------------------------------------------

 

 

******

 

12年前,9月某日的下午,理和國小二樓,教師休息室外的走廊上。

 

「怎麼辦?那個蔣潔玲...真的調到仙文的學校去了!」,我說,同時嘴裡舔著、我上網訂購的一根限量的日本冰棒,葡萄口味的。

 

「妳是說那個"頂級學妹"喔?厚厚!有這樣的"王牌小三"隨時準備上工,我真替妳擔心和默哀三分鐘啊!」,另外一個吃著水蜜桃口味冰棒的女人,正是嘴賤欠扁的鄭美晴,但很神奇的、這樣子的她,卻無損於她和我、這幾年給累積起來的姊妹淘交情。

 

「別這麼說,美晴,做人要厚道,妳啊!吃了人家的冰棒,應該起碼要替她默哀十分鐘才對!」,忽然,我往身邊的另個方向睜眼一瞪,一陣血壓飆高的錯覺,只因為吃著哈密瓜口味冰棒的美雪姊,毫不留情的對我補了這一句話,好一個一刀扎心的嘴上工夫啊!

 

「喔!討厭啦!美雪姊...妳也跟著臭美晴在欺負我!小心我...詛咒妳、詛咒妳、詛咒妳...」,作為反擊,我決定詛咒起美雪姊,雖然不知道要詛咒她什麼?也覺得這樣子是有點幼稚...

 

那天,好像是週三下午進修時間的樣子,學校沒安排什麼研習之下,我、美雪姊和臭美晴,在教師休息室裡、批改完各自抱來的一疊習作或作業本的作業後,就一起開了冰箱和拿了根冰棒出來,短暫的在走廊上亂哈拉起來的做著休息。

 

這年九月,一個秋老虎發威在咬人的九月,這間學校裡,也開始有人叫起了、我們三個姊妹淘的綽號-「理和三美」,這也從此、我們和這個綽號是離不開了的關係。

 

「美雪姊,問妳喔!結婚以後,我們當女人的、就一定會幸福嗎?」,突然,吃完冰棒的我,沒來由的想到了這個問題,並且問了剛結婚不到一年的新婚太太的美雪姊。

 

「這問題有點難回答,不過,對於我家大誠,我倒是還算滿意的-如果他在床上、可以表現得更好一點的話,我可以給他...95分!」

 

「哈!美雪姊好鹹濕喔!看不出來吃重口味的!我啊!鄭美晴,還想多看一些男人呢!最好呢!男人啊!還是又高又帥,還有點壞壞的樣子最好,誰叫"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啊!」

 

「白痴喔妳!臭美晴,還是改不了的花痴一個,老愛碰那些痞子男,小心...哪一天真的被壞男人給怎麼了,我就算有做了預知夢,大概也救不了妳啊!」

 

「安啦!安啦!倒是妳,嘉美姊,什麼時候...可以看到妳家仙文大哥求婚成功啊!」

 

「我、我怎麼知道啦!又不是我在求婚?不過,我很喜歡現在這樣子的感覺,感覺仙文是我的哥哥那樣的在照顧我,明明...我們同年同月同日生,年紀算起來...還是一樣大呢!」

 

「喔...好閃啊!誰在放閃光啊?眼睛都快閃瞎了,對吧?美雪姊!」,該死的臭美晴,這次換我...詛咒妳、詛咒妳、詛咒妳...

 

但這就是姊妹淘情誼吧!互相"吐槽"求進步的人生,其實也是一種友誼的展現吧!嗯...我想,大概是吧?

 

然後,幾分鐘後,我看見我家仙文開了車給進到學校來,大概是提早要來接我回家的樣子。

 

「說真的,嘉美啊!他還真像妳哥哥...我是說臉蛋,妳給"仙文桑"戴上長髮假髮的話,看起來...大概真的就跟妳差不多...一個樣子啊?」,美雪姊也吃完了冰棒,身體靠在走廊欄杆上的她,一臉慎重的看著、剛下車了的仙文的表情,也讓人不禁對這句話、真的有了些浮想聯翩。

 

「美雪姊,別鬧了!嘉美姊和仙文大哥、那個叫夫妻臉!夫妻臉!懂嗎?好啦!我們趕快回去改作業,等一下...仙文大哥又要來放閃光了,至少要先準備個墨鏡戴上、才能確保眼睛的安全!」,但美晴接下來說的話,卻又把我的心思給拉回了正常的軌道上。

 

「呵!妳啊!呵呵...」,搖了搖頭,美雪姊對臭美晴的那張嘴巴,也似乎拿她沒辦法呢!下午三點多,剛好下午茶時間到了,也該是美雪姊、她回到教師休息室,好為自己泡上一杯阿拉比卡咖啡的時候了。

 

但那時候,我卻不知道一件事-那就是、美雪姊和臭美晴剛說的那兩段話,其中一個人說的是對的,並且在幾年之後,確實的影響了我的人生、也改變了我的命運...

 

「嗨!」,嗯...我家仙文還是一樣帥呢!但那時候的我,看著幾分鐘後給走上樓來找我的仙文,我只是給了他一聲招呼和微笑,還有...真心覺得他真的很帥的感想...

 

******

 

11年前,10月某日的傍晚,我和仙文的合租套房。

 

時間又過了一年,某一個秋高氣爽的午後傍晚,從學校下了班的我,站在家裡牆壁上的軟木墊佈告欄前,看著那張釘在上頭的世界地圖,我開始著手釘上了一張張照片或明信片、在所對應的國家或地區,用來記下在這些年、同樣喜歡旅遊的我和仙文給去過的哪些地方。

 

「喏,吃飯了!嗯~我家的小母狗老師,今天的心情似乎不錯啊!」,在我家,廚房是由做飯手藝比較好的仙文在掌管和發號施令的,雖然他對我欠缺在廚房歷練的經驗值和責任心感到不滿,但基於避免食物中毒的危險,他也只好圍上圍裙,乖乖的為我和他自己給繼續做每一天的晚餐。

 

「討厭,喏,侯仙文先說好啊!小母狗老師...只能在只有我們兩個人在的時候叫啊!」,一邊聽著我側著頭對他的小聲"抗議",一邊隔著圍裙、一雙手臂圍上來抱住我的仙文,毫不害臊的就在我臉頰上給吻了一吻。

 

「是是是!老婆說的都是,誰叫妳這樣的小母狗老師不好找,我可要好好愛護妳才行!對嗎?我家的...保育類動物...

 

「什麼保育類動物?嘴貧的工夫進步囉!你是吃到誰的口水?我猜...是臭美晴的!」

 

「不對,如果...我說是吃到學妹、"小蔣醬"的口水,妳會怎樣?」

 

「呵呵,我會怎樣?仙文老公,不是先說好的、在我面前盡量別提...你那個學妹的...嗎?」

 

「喔~」,身高180出頭的健壯男人一個的我家仙文,突然發出了極其女性化的一聲哀嚎,原因是他軟肋痛處的胳肢窩、剛剛被我狠狠的給捏了一把。

 

呵,這就是我家的一天日常吧?雖然認識和交往了多年過去,我們還是沒有結婚,但我們有自信可以大聲的說、我們過得比一般的夫妻更幸福。

 

「好啦!認真的說,今天在學校發生了什麼好事?」,嘴角發出的抽搐平復後,我家仙文抱著我問著話。

 

「沒啦!就美雪姊她們班的一個學生...叫什麼"蕭世群"的,在幫美雪姊拿她泡的咖啡給我喝的時候,他對我們班的公佈欄佈置...就是這樣子、在世界地圖上釘照片和照片的佈置,感到很有趣和很COOL,他說他以後有機會、也要這樣子做!」,停下手,不知不覺中、我已經釘了十八張照片或明信片上去;不過,在非洲的這一大塊地方上,還是一直一張都沒有的狀態。

 

「這就是老師的"身教"啊!老師"以身作則"的潛移默化中,所能帶給學生的一點影響,這就是我們當老師的價值呢!哈!說不定因為妳...這個學生以後會變成世界地理大師呢!」

 

「我想...這應該很難吧?哈哈!聽美雪姊說過他的家庭背景...能好好長大和當個正常人,這個結果就很不錯了!」

 

說八卦、講是非,似乎是女人們的天性!抱歉囉!蕭世群同學,老師曾經這樣說了你的壞話。

 

「妳看看...大學三年級的暑假,我們去日本京都玩的時候的照片...厚!穿著和服、拿著冰淇淋跑著給我追,妳這是哪一招啊?」

 

「還有...開始上班工作後的第一年,韓國濟州島的冬天......在海岸邊上、傻傻吹著海風在等著看新年元旦的日出...結果,妳、居、然、給、我...睡著了!」

 

「還記得這張燕子的照片嗎?開始上班工作後的第二年夏天,我們去了日本沖繩拍的...

 

「然後,來!第十九張照片,應該釘在這裡...瑞典的斯德哥爾摩...

 

那年的秋天傍晚,在世界地圖前、這樣被你緊緊抱著、還能聽你溫柔的跟我說上這些照片的故事的我,好幸福!真的,好幸福!

 

******

 

10年前,412日的下午傍晚,放學後的學校。

 

「學務處報告,六年乙班蔡美雪老師,如果妳還在學校,請妳回辦公室一趟,有小朋友要找您;再報告一次,六年乙班蔡美雪老師,如果妳還在學校,請妳回辦公室一趟,有小朋友要找您,以上,報告完畢!」,待在學校三樓殘障廁所裡的我,突然被這陣學校廣播給吸引了注意力。

 

美雪姐...怎麼了嗎?今天這麼早...就離開學校了?最近氣色不怎麼好的她,好像心事重重的...我似乎...是不是該多撥點時間去關心她呢?

 

只是,這時候的我是無暇他顧,因為待在這間殘障廁所裡的人,除了我,還有一個...是我家的仙文老公。

 

我們開始認真的玩起sm主奴調教遊戲的一年多來,這算是第31次調教遊戲了,也是我第一次自己安排屬於自己的調教內容-時間是在我家仙文老公、他剛從澎湖參加完研習回來的這天下午。

呵,也大概從這一年開始吧!除了寶貝老公以外,在玩這種遊戲的時候,我也會不好意思的...叫他一聲..."主人老公"...


這天下午,在辦公室接到了仙文打來的電話後,我便先到一樓東側廁所穿上了、自己剛買的白襯衫和黑窄裙-裡頭穿著是黑色的吊帶襪以及丁字褲、蕾絲胸罩,並且剝開了自己的小穴穴口、努力的把一顆粉紅色的無線跳蛋、半鑽半擠的給放進了他要求的"那個地方"

仙文被學校派去澎湖參加研習,好幾天都不在家,當奴的我、見到久違的他...嗯,主人老公時,我是不是該高興的跑向前去給他一個擁抱呢?

於是,我用著略微怪異的姿勢站在一樓東側廁所外的走廊上、故作自然的雙手抱胸在哼著歌,一邊拿在手心裡不敢給人看到的、則是我打算用雙手奉上給仙文的...一個無線跳蛋的粉紅色遙控開關。

而這時候,偶然幾個路過或進出廁所的學生們、又像是在注視著我什麼?為什麼會用那樣的異樣眼神看向我?難道是我穿在白襯衫底下、那件新買的黑色蕾絲胸罩輪廓太暴露了,即使隔著一層白襯衫的布料,也一樣是太顯目了嗎?

 

又還是...只是我一廂情願的杞人憂天的想像罷了?

 

「嗨!等很久了嗎?」,終於,我看到了仙文、他踏上從廁所邊上下走廊的小階梯,一步步緩緩的向我走來時,我張開嘴形、不出聲的叫了他一聲"主人老公"後,就在兩個三四年級的小女生、說笑嬉鬧的穿過我們身旁時,我微笑的把手上的粉紅色遙控開關交給了他,一如他在打來辦公室的那通電話裡,他所交待的那樣...

 

「嗚......」,然後,我死命咬住嘴唇不發聲,我家仙文則按了按手上的開關,一邊用著人畜無害的一號笑容,看著因為無線跳蛋在小穴裡開始激烈震動、而讓身體略微發顫起來的我。

接著,仙文不停玩弄著手上的無線跳蛋的遙控開關,忽快忽慢的玩弄著,並且一步步帶著我、帶著身為一隻小母狗老師的我,朝向我自己計畫好的調教遊戲地點-也就是學校三樓同樣位在東側的殘障廁所,亦步亦趨的走著樓梯往上信步而去,儘管腳步有些蹣跚難行。

 

一路上,也因為無線跳蛋始終保持著震動的關係,我的小穴裡、那種感覺到的酥麻快感是一波跟著一波,也讓人家幾乎全程都緊閉著眼睛、雙手握著我家仙文的手臂不敢放,深怕自己一個人、看見別人看見自己幾次瀕臨高潮時的表情時,我會像那次、深夜在鎮上小公園玩暴露調教遊戲的時候,因為察覺幾個年輕國中生、吱吱喳喳的對著自己的暗聲譏笑,而在接受調教的過程中,一度是羞恥心崩潰的給幾乎泣不成聲。

但那次的經驗中,我也明瞭了當自尊心完全崩潰的時候,身為一個單純的女人,或者說是一隻單純的雌性動物時,可以誘發自己從未發現過、一種讓身體和心靈都無法忍受的渴望-渴望性慾的滿足、渴望男人對自己的碰觸和一逞獸慾,一如路邊正在發情、等著公狗騎上自己身體的母狗一般。

然後,到了三樓的目的地外,留下我一個人遠眺著不遠處的人聲鼎沸、那一群正在操場上玩球、跑步和做著運動的人群,我家仙文先是假裝上廁所的走進了廁所一趟。

 

然後,比我家仙文早一步離開廁所的人,正好是美雪姊她們班的學生、曾拿過校慶運動會壘球擲遠冠軍的江明偉;等待他洗完手、出來後,還看了我一眼的好奇眼光之間的那幾秒鐘裡,我又不爭氣的靠在走廊欄杆上給高潮了一次-好羞恥呢!會在走廊上、在別班學生面前公然高潮的女老師,真的只能來當...我家仙文說的"小母狗老師"了吧?哈哈!

 

「呵!還好吧!我的...小母狗老師,妳該不會又高潮了吧?」,言語不能形容的羞恥中,我們兩個目送著江明偉這個學生的離去;而他,也是這間廁所、目前最後一個來上廁所的人,更是唯一一個有緣看見、我滿臉潮紅臉蛋的同校學生吧!

「進來吧!小母狗老師!」,在我家仙文的帶引下,我走進了目的地的殘障廁所裡;關上了門,仙文為我先套上了一條暗紅色項圈,並且繫上了一條金屬細鍊子後,他要我面對著洗手台前的鏡子和解開了白襯衫上的鈕扣,再將我的黑窄裙往上拉到了腰部線上,直白的露出了、穿戴著吊帶襪、丁字褲和塞著無線跳蛋的身體,並且連著我不知所措的表情給一起映入了鏡子裡,害羞的我,當下是立刻低下頭去的窘態...

「然後...該怎麼玩妳呢?小母狗老師...」,和平常的正經八百模樣相比,說著這種話、變態起來的仙文,老實說...我不討厭,這大概就是臭美晴說的、"男人不壞,女人不愛"的神奇邏輯吧?

 

而他摸了摸我恥丘上、略微長出來的陰毛後,便熟練的用手指試探了一下、人家的小穴有多潮濕和燥熱後,他便伸手按著我的頭、用眼神叱呼著我跪下來和為他舔弄起肉棒來...

當然,大人們玩的調教遊戲、可沒在口交完,就這麼草草了事-肉棒完全勃起後,我家仙文乾脆一把脫下了褲子,而跟著褲子脫下時的摩擦、肉棒子來回跳動了幾下的畫面,實在讓我忍不住給心跳又多跳了好幾下...呵,好害羞啊!連這種話,我都能說出口了呢!

 

然後,我被下令脫下了丁字褲和蕾絲胸罩,晃動的乳房和完全暴露的陰戶、是屬於我的女性生理象徵,但現在,卻正在被眼前的男人、仔細的用眼睛在品頭論足一番。

而我卻無法掙脫,脖子上項圈的細鍊子,已經被死死的綁在了、馬桶旁的扶手鐵杆上;而跟著脖子受到的束縛、相隔五六十公分被緊緊鍊在扶手鐵杆上的我,自然而然的、也只能用扶著馬桶蓋邊緣、卑微的彎下身和翹高臀部的姿勢,任由眼前的男人、決定如何的處置自己的身體。

「喔...很棒喔!這種淫蕩又下流的姿勢...是給我插了多久才學會的?呵,應該要給妳們班學生看一下才對,看她們老師...是多麼辛苦的擺姿勢給男人操穴的啊!」

 

「嗯嗯...


「不說話、是默認?還是不好意思?那看手機這裡,說...妳是不是每天都在等我從澎湖回來、然後,等我好好的把妳大插特插的搞個一整晚啊?」

 

「唔...嗯嗯...討、討厭...主人老公...真壞!」


「真壞?不對,因為啊...我還可以再壞一點喔...」,說著,我家仙文就把殘障廁所的門一個打開,完全不管是否有人、正在這間殘障廁所外的膽大妄為,「這次玩...我可是門不關喔!妳猜...等一下會不會有人發現...妳這隻淫蕩的小母狗老師啊!」,我家仙文抽出了、我塞在陰道腔道裡的無線跳蛋之後,用手指沾了一點口水做濕潤,就一鼓作氣的從我背後、一次就將整根肉棒給老老實實的插入了我的身體裡-一整個插好插滿的充實了、我整個的陰道腔道之中...

「啊...」,我忍不住叫了出來,並且微微的呻吟著,也試著開始承受著、我家仙文開始從我背後進出著我的身體的性慾,還有...那一次次衝撞著我的身體的澎湃力量!

而每一下來自後方的肉棒插入和衝撞,都讓我的臉、更加接近了骯髒的馬桶底部-也不知道是哪個學生剛拉完、還沒完全沖乾淨掉的糞便痕跡和尿水,幾乎快讓嘴巴嚐到大便痕跡滋味的恥辱感,全由我家仙文從後頭拉著我的雙手、操控著我和馬桶底部距離的無能為力,更讓我像極了一隻被他徹底玩弄在手心裡的人形母狗,哪怕他現在要我在工作的學校的廁所裡,就這樣低頭親吻上大便痕跡、用鼻子吸進了殘留沒沖掉的尿水,我也都只能默默的全盤接受。

 

因為,我是他的女朋友之外,我還是屬於他的"小母狗老師"


這個時候,我家仙文真的是玩瘋了,他突然解開了綁在扶手鐵杆上的細鍊子,一邊扶著我的腰和屁股、一邊繼續從背後抽插著我,卻又接連出聲驅使著我往前走、直到一步步的走出了殘障廁所。

原本,我以為他只是要將我帶出去殘障廁所之外而已,但我沒想到、我卻被他一路出聲驅使的逼到了廁所門口前的兩三步,我才驚慌的開始略微抗拒起來、急忙掙扎的用雙手把自己的身體,硬是停下在廁所門口前的一步距離上。

小學廁所的門口是連門都沒有的,即使明知道是這樣,但這個時候,我家仙文卻更加速了抽動肉棒、毫不客氣的全力抽插著我的小穴來...


就在一邊壓低聲量的呻吟、一邊有些失神的我,就這樣糊裡糊塗的被我家仙文給推出了廁所門口;等一回神,我居然已經靠在了、剛剛往下俯瞰著操場的走廊欄杆邊。

但我家仙文似乎沒有停止抽動肉棒的意思,他只是在我的耳邊輕聲說著:「...小母狗老師...這樣子搞妳...妳爽不爽啊?」...

我哭了,無聲的眼淚、開始脫眶而出,但我的嘴角卻是微笑的上揚著和呻吟著,一邊不由自主的說了這樣的一段話...


「爽!好爽!快...把我玩到壞掉了......再玩下去,我就當不了老師了...六年丁班的馬嘉美老師...啊啊......啊啊...就只能乖乖的...啊啊...當你的小母狗了...啊嗯...

然後,或許是玩得太興奮了吧!這天的我家仙文比較激動了些,跟著這段淫聲浪語、他也射精了,一樣射在了我的陰道和子宮裡,一滴也沒浪費的射光射滿...

 

--------------------------------------------------------------------------

 

10年前,412日的下午傍晚,放學後的六年丁班教室。

 

「下次別這樣...老是這樣玩、遲早會出事的...好嗎?笨老公!」,我有點生氣的說,還好剛剛問了總務處、才發現三樓東側那邊走廊的監視器是壞掉的狀態,攝錄畫面是一片漆黑,也讓我的心情、才又重新是一片的晴朗無雲。

 

「對不起,我會反省的...」,我家仙文一看見我生氣了,倒是立刻知道裝可憐反省的重要性。

 

老實說,剛剛那樣子玩、絕對是很刺激和很快的就達到了高潮好幾次,只是對人家的小心臟不是很好,何況...我現在的身體...也不是我一個人的,多少還是要收斂一點啊!

 

「老公,我又做了預知夢-我夢見了我們兩家人、一起在某個陌生的餐廳裡吃飯的樣子,我、我媽,你,還有侯爸爸,只是看不清楚...大家臉上的表情是怎樣?」

 

「妳的預知夢...這次不準說,如果是預知明天的提親見面,那我可能要先跟妳說抱歉了!」

 

「怎麼了嗎?發生了什麼事?」,我擔心的問。

 

「沒什麼事,就先取消吧!反正就我家裡有事囉!自從我媽去年過世後,我爸就想...唉,不說這了!總之,明天我們家有事,也是難得的一次機會,反正只是把這次提親見面往後延個幾天吧?順利的話,也許...妳還能看到我的新...哈!沒事!」,印象中,我家仙文一直是個陽光坦率的人,唯獨對他家裡的事,他卻始終選擇讓我身陷在一團五里霧之中的一頭霧水,就像剛才的這段話,他說得是吞吞吐吐和欲言又止。

 

雖然,我也去過他家,也見過侯爸爸和侯媽媽,但我只知道、他家是個開了一家大公司的有錢人家之外,其他的家裡事...我卻幾乎是一無所知。

 

除了侯媽媽,似乎不是我家仙文的親生媽媽以外,大概知道算是秘密的事情,就是那個對我家仙文死纏爛打的小學妹‧「蔣潔玲」,她的乾媽,其實也就是去年已經因病過世的侯媽媽了。

 

「對了,這次我去澎湖參加研習的時候,妳在line上留訊息說、有重要的事要跟我講,那...現在應該似乎是一個好時機喔?」

 

「嗯,我想想...」,我低頭看了黑窄裙遮掩下的小腹一眼,也不自主的往小腹上摸了幾下後,幾經考慮,這個我心想的"好消息",似乎留在提親見面時、對著大家再一起說,似乎會更有驚喜的份量呢!

 

「算了,下次吧!反正這消息...你就算不想聽,我也會硬把你耳朵打開告訴你的!」,

 

「是這樣子嗎?這麼神祕?」,我家仙文露出一臉不以為然的欠揍臉,真不知道是跟誰學的?

 

...抱歉囉!侯仙文,恭喜你要當爸爸了!這個"好消息",我想...相信值得多讓你等上幾天也不過份吧?呵呵!

 

然後,我們在教室裡多待了一會兒,之後,我家仙文今天晚上、就先回了他老家一趟。

 

 

 

(未完,接下一章...




 

 

我是Julia,完成於 9 / 29 傍晚

台長: juliasu1314

(悄悄話)
2020-07-23 01:10:31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