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0-04-01 00:20:19| 人氣948|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1 收藏 1 轉貼0 訂閱站台

舊文重貼: 【九月徵文】母狗老師的追憶日記-陪我看日出... (一)...

【九月徵文】母狗老師的追憶日記-陪我看日出...

 


作者:風和日麗(Julia 
2019 / 9 / 29  
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這裡冷清很久了,所以原本沒打算繼續補完後面的故事,但所謂的"有始有終"吧!Julia姑且就把這一篇之前做投稿的舊故事、重新分成幾章給貼上來做分享,也算是把這裡的故事分享正式做一個段落!

 

 

Julia不忘再做一下提醒:本篇故事純屬虛構、並內含大量18禁限制級內容,故不滿18歲者,以及對情色、暴力、血腥內容有所不適或厭惡者,請務必斟酌是否要繼續閱讀本篇故事,Julia在此謹做閱讀前的義務告知。

 

---------------------------------------------------------

 

我是Julia,原本打定主意在院子裡,就此當個安靜看看文、偶爾回回文就好了的路人!但是,在家待產沒事做的無聊日子,還是讓我想找些事情做做,比如寫下這一篇故事。

 

這幾次寫得都不是我和我家達爸之間的故事,所以,這裡就不多做關於我們家故事的贅述了;如果看完文、連帶對我們家故事有感興趣的朋友們,就有勞自己爬文一下囉!

 

而這次徵文,Julia是這幾年來、真的給第一次碰到了"撞牆期"-大約有兩個禮拜的時間,看著打開的word檔,卻一個字都打不出來的orz啊!幸好趕在月底出了稿,也算是完成了一篇還可以的故事,雖然有縮減了一些內容,但大約還有16000多字,還請各位在閱讀之前,可能需要先準備一下"耐心"這樣的東西喔!

 

******

 

現在,78日晚上,家裡浴室...

 

我常做夢,做一種叫做預知夢的夢。

 

40歲的現在,我早忘了人生第一次做預知夢是什麼時候的事?但我永遠記得小學四年級時,我告訴了隔壁鄰座坐的小男生同學,我夢見他出了車禍,然後死掉的事之後,他馬上嚇得嚎啕大哭、跑去跟我們的班導女老師告狀,也讓我一臉無辜的被那位女老師訓了一頓。

 

然後,兩天後,那個小男生同學死了,在給家裡的阿公騎摩托車載著外出去逛夜市時,被一輛違規超速的砂石車給撞上,他和他阿公是當場死亡之外,同時,還是死狀悽慘。

 

從此之後,這件事一傳開,我發現了我的朋友越來越少,因為他們都怕我-或者怕我做了夢見他們的夢。

 

那個時候沒有HBO,也沒什麼"通靈少女"的影集、可以告訴大家有這樣類似的神奇能力,應該是很COOL的一件事,所以,等上了國中的某個秋天,我有一次說了、我夢到小阿姨和外婆一起躺在太平間的冰櫃的夢之後,我發現連家裡人、都和我開始保持距離,甚至把我當成一種邪魔歪道的降世重生在看待。

 

因為在幾天後,一場在澎湖外海的空難中,我永遠的失去了我的小阿姨和外婆,也一起失去了我和家裡人談笑自如的親情關係-原因...是的,無可避免的、我還是成了為家人帶來災禍的邪神災星。

 

所以,大學時,當侯仙文這樣一個人長得俊帥、功課成績和人品都不差的男孩子,聽完我和預知夢的故事後,還願意和我交往時,我自然是毫不考慮的答應了。

 

然後,開始到學校上班後,就不得不提到美雪姊和美晴了!我那用一車子金子和我換、我也完全不考慮的姊妹淘和千年損友,情比金堅的姊妹情,還為我們帶來了一個「理和三美」的稱號-指的是在理和國小裡,蔡美雪、鄭美晴和我,馬嘉美老師,三個名字中有「美」這個字的女老師;至於這個稱號,後來走了味、變了調,還成了語帶嘲諷的用詞時,那又是再之後幾年的事情了。

 

是啊!再之後幾年後...了啊!我,全身赤裸的、躺在裝滿溫熱洗澡水的浴缸裡,眼前這片逐漸迷茫的視野中,開始頭腦發暈的我,看見了手腕有道血痕、正在冒出鮮血的右手,正微微顫抖著的、想拿起浴缸旁邊的綠色塑膠椅凳上的手機時,從血痕滴落的血花、也在浴室地板上,開出了一朵接著一朵暈開的紅艷景象,然而,手機停止了聲響,我的右手,也無力的垂落在浴缸外-

 

「碰」的一聲中,我連右手手指猛然碰撞上浴缸邊的疼痛,也已經絲毫沒有了感覺。

 

「是、是誰打來的?美雪姊嗎?還是美晴呢?」,呵,看來會是一個得不到答案的問題呢!

 

因為幾天前,我做了一場和自己有關的預知夢-夢境裡,我全身赤裸的躺在放滿水的浴缸之中,而兩手割開血管給放出了的血水、所染成一片鮮紅的浴缸水面中,我看起來、就像是盛開在血紅池水中的一朵白淨蓮花,而沾血的刀片,還兀自放在肥皂架上的旁觀著。

 

然後,就這樣、夢境裡的我...最後是...死掉了...嗎?

 

那是一場沒有結果的預知夢,或許得由現在的我,繼續完那一場未完成出一個結果的夢...

 

******

 

18年前,5月某日的夜晚,S市,某師範學院學生的外租套房...

 

又一個晚上,我沒回到學校宿舍的在外過夜,找了個理由、說服了麻煩的郝大嬸、郝舍監後,這張勉強可以擠進兩個成年人的雙人床上,習慣側睡的仙文,維持著已然看過多次的睡姿,背對著我,那個有著裸睡的習慣、老是沒法子給一下子睡著的我。

 

也忘了那是凌晨幾點多的時候,頂著5月微涼的夜晚月光,我正直盯著眼前這副成熟男人的赤身裸體在發著呆,或者說是給看了出神。

 

「如果,我們有了孩子的話那就是緣份到了,他,是我對妳的愛,也是妳給我的愛」,我想起了不久前、剛在床上做完愛的仙文,他是這樣對我說著這些話時,我的臉上,不免浮過了一陣燥熱和面紅耳赤了吧?

 

他說因為家裡一些複雜的關係,他始終沒有一個"完整的家",可以的話,如果我們有了孩子再結婚,那會是他和他老爸求之不得的完美結局,也是為我們交往兩年多的感情,可以尋求一個"奉子結婚"的夫婦成就解鎖的"直達車票"

 

或許,我會需要這張"直達車票"-畢竟這幾個月來,突然有一個富家千金出身的漂亮學妹,好像叫什麼「蔣潔玲」的樣子,同樣對我家仙文是興致盎然-甚至可以說是拉下臉皮給死纏爛打的一個討厭情敵;但更討厭的是我家仙文、還是他的家族直屬學長的關係,也就完全給了那學妹、一個可以對我家仙文死纏爛打的好理由。

 

「怎麼了?妳又想要了嗎?」,突然,仙文一個轉身和張開了眼,一對睡意矇矓的眼睛直視著我的同時,摸上了我的一雙白皙玉腿的男人雙手,卻也忙著讓人心猿意馬地、直往人家私密處的小穴穴口給愛撫起來

 

「哼哈!討厭呢!壞老公...」,那時候的我,還說不出什麼挑逗的淫穢言語,但誠實不過的身體,還是不由自主的伸長舌頭舔著自己嘴唇,散發著想要勾引眼前男人的淫蕩氣息

 

「嗯嗯......」,喘氣聲中,隨著身體換成半躺半坐的姿勢之間,我刻意的把一邊大腿的向外打開,一時跟著忽隱忽現的濕潤肉穴-褐紅色的成熟女人陰戶的色澤,又帶著溼潤水氣的肥嫩飽滿,正在我刻意留長的深黑色長直髮、穿過我家男人的腰枝和大腿的半遮半露之下,靜謐卻又露骨挑逗著侯仙文、這個我所深愛的男人的慾望!

 

而我家仙文,一個正值20出頭歲數的年輕男人,倒也沒有辜負人家的一晚期待,兩顆睪丸鼓脹得滿滿的不說,又紅又紫的顏色,赤裸裸的給勾引出了我的性致盎然。

 

「哈啊...仙文老公...這是老公...長長又硬硬的大肉棒的味道...」,呵,這幾個月才開始練習說的淫聲浪語,不知道有滿足了我家仙文了沒?而我捧起了他胯下的那根誘惑人的肉棒子一聞,滿滿充斥在鼻腔裡的味道,全然就活像一頭發情當中的雄性動物的沁人心魂。

 

「喔喔喔呼呼喔喔」,我家仙文握住了我的一截頭髮,並且拿來輕搔過皮膚的調情手法,直讓人家......忍不住的叫了出來,也管不了隔壁房間、住的是我和仙文的同班同學...

 

啊!好羞恥啊!明天在學校...又要被他們幾個壞同學...取笑人家了啦!

 

再來的一陣愛撫,我家仙文是從大腿根開始,跟著來到屁股、小腹,往上則是揉捏起了有如兩顆飽滿大肉包的肥奶嫩乳,還有滑過人家敏感的鎖骨,還配合攻勢的吻上了人家的脖子和臉蛋

 

「哈哈!淫蕩的老婆,這麼想要我的肉棒啊?啊?這麼想要幫我生孩子啊?」,隨著言語的羞辱,我家仙文緩慢地站起身來,一邊依然用左手高舉著人家的雙手做控制,一邊的右手、則緊握著自己肉棒的根部,囂張的揮舞著肉棒來敲打著、我不敢直視著他的潮紅臉蛋。

 

這也是我...開始接觸sm調教遊戲的一個小插曲;很多年之後,我也被我家仙文給調教得樂此不疲和樂在其中,也就成了其他人、對"理和三美"的另一個名詞解釋-

 

三個被男人當作母狗給調教和豢養的淫賤女老師,我、美雪姊和美晴,也成了"理和國小"才有的"母狗禮盒"-一群不知羞恥的母狗老師們...

 

「是、是、是的我要淫蕩又下賤的老婆想要老公給我呼呼呼」,完全勃起的肉棒、正在自己臉上不停抖晃和敲打著,自己卻連替心愛的男人口交的機會都沒有,一時間,徹底沉迷於肉慾的我,還是選擇伸長了舌頭、也要試圖碰觸到眼前的那根肉棒-甚至期待著自己的溼滑肉穴裡,能夠被一根自己所愛的男人肉棒、狠狠的給整個塞好塞滿。

 

然後,我們終於開始了、這個晚上的第二次做愛;約略一二十分鐘過去後,我趴伏在我家仙文的胸膛上,一次次小小聲的喘氣和回味著、剛剛的高潮餘韻的在抽搐著

 

「妳愛我嗎?老婆?」,突然,被我當成人肉枕頭給枕著的仙文,對我問起了這個問題。

 

「哼!不告訴你,除非...你唱這首歌給我聽!」

 

「我說,馬嘉美,大家都認識這麼久了,你覺得我唱歌能聽嗎?」

 

「嗯...不能聽,五音不全的你,絕對不能當音樂老師教小朋友!」

 

「厚厚!妳也太誠實了吧?一點面子都不留呢!這樣子...好嗎?我...未來的老婆...

 

「哈!開玩笑的嘛!老公,吶!給你!」

 

18年前,能有一台sony出的CD-walkman,也就是CD隨身聽,已經就是一件很COOL的事;我把隨身聽的一邊耳機、塞在了我家仙文手上後,另一邊的耳機、則掛在了我的某一邊耳朵上,並且從耳機裡開始流洩出、一首我很喜歡的曲子的歌聲來...

【蔡淳佳/陪我看日出】

雨的氣息 是回家的小路
路上有我追著你的腳步
舊相片保存著昨天的溫度
你抱著我 就像溫暖的大樹

 

雨下了 走好路
這句話我記住
風再大 吹不走囑咐
雨過了 就有路
像那年看日出
你牽著我 穿過了霧
叫我看希望 就在黑夜的盡處

 

哭過的眼 看歲月更清楚
想一個人閃著淚光是一種幸福
又回到我離開家的小路
你送著我 滿天燕子都在飛舞

 

雨下了 走好路
這句話我記住
風再大 吹不走囑咐
雨過了 就有路
像那年看日出
你牽著我 穿過了霧
叫我看希望 就在黑夜的盡處

 

雖然一個人
我並不孤獨
在心中 你陪我看每一個日出...

 

 

那一晚,一邊從小穴穴口不時給流出了精液的我,一邊閉眼聽著音樂的徜徉其中,一直到了凌晨三點多,我才終於給睡著了的樣子

 

(未完,接下一章...



 

 

我是Julia,完成於 9 / 29 下午

台長: juliasu1314

(悄悄話)
2020-07-23 00:57:12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