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2-25 08:32:43| 人氣23|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3“監國大人!小郡主把皇上丟窯子裡了

奶團子握著毛筆,在紙上圈圈畫畫:在這個位面,北相,南滄,西凜,東杳,商清五國頂立,天爻教游離於各國外,一支獨大,所以應該是有六大勢力。

扶冉在紙上寫了個“六” ,思索一下又立刻劃掉,寫了個英文的“六”——畢竟她才四歲呀,要是被人發現這麼小就會算計這些,不得當成妖女凌遲處死。聽說這個美人爹爹獨攬大權,殘暴不仁,殺人不眨眼,奶團子拖著小腦袋,迅速把扶夜的名字塗黑——這人壞得太明顯了,一定不是大反派,反而可能是她的“金手指” !【宿主英明。】

台灣YOOZ  電子煙官網  電子煙危害  電子煙油 yooz zero  電子煙成分 電子菸

小扶冉翻了個白眼,哼了一聲,能變得這麼英明還不是被系統坑多了嘛,總是開局一個任務,剩下全靠推理。“郡主,可是眼睛不舒服? ”侍女小蓮見她翻了白眼,有些擔心。“啊……不是。 ”奶團子扶額,她剛欽點的貼身侍女什麼都好,就是腦子和嘴一樣直。她起身, “走吧,帶本郡主去找爹爹! ”事不宜遲,抱大腿要緊。/——————————————————/千鑾宮大殿內熏著和羅香,氤氳中扶夜換了一身紫色錦袍,朝冠也取了下來,如瀑的墨發隨意束起,慵懶地臥在太歲椅上。“歲上,這……這些賤虜要如何處置? ”光祿大夫作為皇帝的顧問大臣,如今卻在監國面前躬身作揖,冷汗津津。地上跪了兩排俘虜,有男有女,甚至還有幾個小孩,皆是大氣不敢喘。“不殺,留下讓你養著嗎? ”扶夜冷冷一笑,讓人頭皮發麻。殿內的侍衛得令立刻拔刀,一下就架在那些俘虜的腦袋上將他們往門口拖,瞬間哭喊聲,求饒聲此起彼伏。“慢著。 ”扶夜皺眉出聲,但刀劍無眼,一名侍衛受不住力道,鋒利的劍刃已經劃破了那名婦女的喉嚨,霎時鮮血噴湧而出,濺了匆匆趕來的奶團子一臉。扶冉站在大殿外,原本白淨的小臉此時多了兩道溫熱的血痕,粉嫩的唇微張著,顯然是嚇傻了。“放肆。 ”扶夜掠身來到那名侍衛旁邊,修長的手扼住了他的脖子,眾人彷彿聽見了骨頭碎裂的聲音,隨後那侍衛就如同一塊破布般被扔到旁邊沒了生息。扶夜俊美的眉頭緊鎖,他看了眼扶冉,眼神冰冷嗜血: “你來這做什麼? ”一個人才剛被封了喉,很快第二個人就直接被一手擰斷了脖子,眼前這人還一臉凶神惡煞……奶團子被接二連三的畫面嚇壞了,一瞬間竟然喪失了語言功能。小場面,小場面,千萬別慫!扶冉拼命給自己做心理建設,但開口說話還是帶著哭腔,微微發抖: “我……我想爹爹了嗚嗚……”聞言,扶夜身體一僵,眼神變得晦暗不明,他猶豫片刻,伸手提上扶冉的衣領,飛身落在太歲椅上,順手把奶團子丟在一旁,但力道明顯比方才扔侍衛的時候輕多了。一群俘虜被押解在門口,不知是殺還是不殺,但大殿內沒人敢出聲,在這位監國散發的陰戾氣場下人人自危。扶夜捏了捏眉心,不知道為什麼,看見奶團子一臉的血,他就莫名煩躁,控制不住自己的暴戾。可這丫頭偏偏還仰著臉看他,緩了一會,奶聲奶氣道: “爹爹,這是在幹嘛呀? ”他垂眸,掩去了神色, “殺人,怎麼?不夠明顯嗎? ”“哦……”奶團子抹了把臉從地上站起來,小短腿開始蹬著——她想爬上這座太歲椅。扶冉心中偷笑,她爹就是典型的口嫌體正直,方才她也不是真的害怕,演得誇張了些,但扶夜眼神中的那抹驚慌她可沒錯過。爬了半天無果——好煩,腿太短了!才在心裡抱怨兩句,雙腳就離地了——“誒?我飛了? ”小奶團驚呼出聲,扶夜面色冷漠地把她拎起來,但小女娃軟軟糯糯地窩在他懷裡,還帶著甜甜的奶香……身體不自覺的僵硬還是出賣了他。扶冉敏銳地察覺到這分異常,睜著雙眼,笑得一臉狡黠——她爹爹這是在害羞嗎?不會還是第一次抱自己的閨女吧……

台灣YOOZ  電子煙官網  電子煙危害  電子煙油 yooz zero  電子煙成分 電子菸

“爹爹……啊嚏! ”她搓了搓鼻子,殿內的熏香屬實有點太濃了。“爹爹,你為什麼要殺他們呀? ”她的發問透著四歲女娃的天真無邪,扶夜不語,伸手託了一盞茶水,往小香爐那兒一丟,正好熄滅了和羅香。有了郡主的天真一問在先,那名光祿大夫也鼓起了勇氣: “歲上……剩下的賤虜,還殺嗎? ”

台長: jfdhljdfjk
人氣(23)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音樂賞析(音樂情報、樂評、歌詞、MV)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