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09-07 17:16:08| 人氣904|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Bayon-(上)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位處一個崇佛信仰虔誠的國度,我能想到最難堪的字眼恐怕非heretic莫屬,從中古世紀就被殷殷告誡的禁忌。當唐吉軻德騎著瘦馬,帶著他那意識也不是很清楚的隨從趟上屠龍斬妖救美之行,一定沒料到跨過半各地球,這龍是祥瑞,尤以九頭最為尊貴。塞凡提斯的嘲諷意味濃厚,但沒想到他的唐吉軻德竟變成地球上最後一個屠龍武士,雖然他遇到的不是龍,只是磨坊的風車。他哀憫消逝的英雄時代,騎士們的榮譽與道德感不在,就連上帝也只是掛在十字架上面看著他的使者數著錢,舐血啖肉。那是西方人自認的黑暗時代。

位處一個崇佛信仰的舊城遺址,我對青冷斑駁石岩上到處的佛陀神仙浮雕有種戲劇般的期待。一行人,黑、褐、金、黃穿梭,讓人有種時空錯亂的感受,這是亞洲、非洲、歐洲,還是新興勢力-美洲;現在是17、18還是中南半島殖民開始的19世紀?前面的那個德國女人,是哪個殖民官的家眷?左前方那個頭髮黑到不行的男生,是哪來的奴隸?我這個黑髮黃膚的小鬼,是哪來的野孩子,居然學起官大人們穿起白襯衫!

『等等!小鬼!』是我嗎?先生,是你喚住我嗎?
『你站在那邊。站好,笑』先生,現在我肚子很餓,實在笑不出來。
『拿去,趕快吃。』先生,非常感謝你。你的糖果是綠色的呢。
『呸!呸!呸!』先生,你給的是什麼糖果,怎麼那麼難吃?
『Airwaves 超涼無糖口香糖』先生,你怎麼還有心情給我照相?我的襯衫髒了,一定很醜。

“3、2、1 Say Cheese, Thank you!”我實在沒有勇氣再拍攝任何孩童的相片,即使最獨愛的兩張有著近似國家地理雜誌的風格,三兩步可見的窗台是現成背景;即使女孩有著無邪的笑容,即使他們的笑容與這青冷斑駁石岩有著完美融合詮釋,一路行來,三兩個小孩乞討的印象會讓右手食指錯過快門的鍵上。
乞討並非得跟『可憐』牽扯一起,甚至我感謝他們的童心啟發我們外來人的善心,兩三秒直視他們的大無懼的眼神透視著我們的兩三世的卑微。在災難苦厄面前,個體存在是特別清醒的,是冬天獨自行走溪流時維持對死寂大地最大的熱度。我慢慢了解,生存與生活擁有不同的美學與力道;生存,是種較為原始直接的存在。動物界的說法是,個體依據著心、肝、腸、肺、腎等的運行,從性成熟起挑選配偶繁衍後代;文明社會的說辭是,個體在家庭、學校、社會等教育影響下,在30歲以前做好60歲退休的打算。這是生存,每日起床的意義。

台長: 小野兔
人氣(904)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台灣旅遊(台澎金馬)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