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1-06 11:54:08| 人氣1,154|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悲鳴的廢墟(中世紀愛情故事)

推薦 7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感到榮耀就踏在腳下的查可恩,
站上最高的樓塔高聲吶喊:[兄弟們全都上阿,把這裡一舉攻下吧!]
底下所有士兵發出震耳欲聾的一致回應聲,同時高舉手中的武器

查可恩揮舞手中在陽光下折射出冷光耀眼的寶劍,命令軍隊給於這已經奄奄一息的國家最後一擊

在剛才的幾個小時前
這巨石圍牆上雙方才進行一段你死我活的激烈廝殺

雙方充滿士氣嘹亮戰鼓吶喊
大刀長劍金屬相接發出電光石火的尖銳鳴聲
彼此戳刺劈裂的肉體穿刺及痛苦慘叫聲
不斷往四方蔓延侵蝕的戰士部隊
失敗倒下的戰士成為刀下覘肉,胸前不同兩色國徽說明了他們的身分
遮天的箭雨還有滾滾而落的流星巨石象徵死亡的來襲

投石車投射出石塊強行穿破城牆的一角
攻城搥屢屢撞擊被攻破的大門
士兵從傷口流血處迅速滲透,清除守衛堡壘敵方士兵
順著如血管分支的走道,往城堡主體中心最重要的心臟地帶蔓延侵入
隊長查可恩砍倒幾個從牆面跳下圍住他的小兵後,沿著階梯來到軍事大廳門前
只見一個體型如熊高大的男人,帶著濃烈的殺意擋住了他要前往的方向

[查可恩,你這無恥的小人.跟我光明正大的一較高下吧]
敵方將領-薛塔爾像被激怒的野獸不屑的朝著查可恩吼著
邁開強健的步伐,雙手持斷頭戰斧將眼前擋路礙眼的小兵像劃竹子般斬開

[無恥...你在胡說什麼?]
不待查可恩說完,阿爾塔利斧風往前一掃
查可恩抽劍勉強擋下他的重擊
這把劍是國內名匠採用莫菲力許運來剛硬礦物精心鍛造
如果一般劍早就抵擋不住他的蠻力破碎一地了
但劍身還是迸裂出一個小縫

[該死,這可是我最珍藏的一把好劍]
要不是薛塔爾故意說那些令人分心的鬼話
他又怎會如此大意

[薛塔爾你才是低劣小人,光明正大?]
查可恩咬緊牙根,凝聚部分力量集中於雙手間
將薛塔爾不斷加壓逼上的蠻力給借力使力的反彈回去
然後回身跳離他大約一個屍體躺著的距離

[查可恩,事到如今你想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嗎?]
薛塔爾像是一隻被激怒的暴躁公牛,對準好牠的長角準備再次衝撞上來

[我--不明白?]
查可恩小心翼翼低身閃過他瘋狂盛怒的致命劈砍
一邊想著他話中的真實性

[請信差帶來休戰協議書,卻暗中突襲.你這人渣不配當一位騎士]
薛塔爾全力衝刺用手肘將對手猛力撞倒在地,
這時查可恩在心中快速過濾思考著關於薛塔爾所說的一切,他一點頭緒也沒有

薛塔爾像是張著大嘴的野獸,往著查可恩柔軟的咽喉盡力下壓
眼看斧尖一點一滴靠近,正準備劃破他的喉嚨時
被壓在如巨石底下動彈不得的查可恩打算--

[噗]
弓箭不偏不倚射穿薛塔爾的心臟
查可恩從薛塔爾的臉中看到充滿鄙視的神情

[媽的,是誰插的手?這是我跟他的生死決鬥...]
查可恩氣急敗壞的將薛塔爾放躺,惱怒的看著多此一舉的亞羅因

[你...果然是...躲在陰暗處的卑劣溝鼠]
血流如注的薛塔爾在說完話後便不瞑目的斷氣死去了

[我不能冒著會失去你的風險,我的哥哥]
亞羅因走向試圖冷靜不殺掉自己的查可恩
查可恩幫這位可敬的對手闔上了眼,並簡短在心中默念自己的信仰給予高貴的靈魂祝福

[亞羅因,他...剛才說我們有送休戰協議書,這事我怎麼一點也不知道?]
查可恩調整呼吸頻率後,起身問著弟弟

[領導人說讓你知道你肯定不會暗中對他們下手的]
亞羅因知道自己的哥哥是個重情義跟騎士教條的道德份子
不過這在詭詐多變的戰場並不適合這一套

[這是什麼餿---]
查可恩受夠了這一切
這和當初談好的不一樣,計畫完全走偏了

但敵人並不打算給他們繼續交談的機會

[小心]
又來三個士兵朝他們揮砍
左擋右砍的敏捷閃開危險後
因為不及閃過接二連三的刺殺,查可恩側腰部因閃避不及被尖銳的薄刃刀給刺穿
幸好他及時閃過脆弱的部分被擊中的機會,這只能算是小傷口了

亞羅因阻擋下所有人對於隊長集中攻勢後,把查可恩從戰場推了出去
同時有幾個我方士兵加入了戰局

查可恩忍痛帶著傷又走了幾步
望著軍事中心不斷冒出遞補缺口的敵方士兵
看來估計的人數有些超過預算
查可恩鞠躬盡瘁,試圖握緊因沾黏血液濕滑的劍把
之前戰鬥中倒在劍下死傷已無從數算
拉了這麼多敵人陪葬,他也算是死而無憾了

源源不絕的敵方部隊數量多到像是翻開蟻窩的密密麻麻的兵蟻,不斷湧上迎敵
他開始感到贏的希望全數消散,剩餘的力量正從體內加速流失
如慢動作撥放的連續砍殺場景,重複連續戳刺揮砍讓他手腕酸軟、頭腦發漲

就再那千鈞一髮之時
幸好在優秀的領導人策劃下
後援很快的趕到現場銜接支援
剩餘頑強抵抗的人像是一株株鋸斷的樹幹接連倒地
地上只剩一堆血與肉塊交織融合的戰敗紅毯

他總算可以略微吐出一口長氣,放鬆作戰時繃緊的肌肉神經
堅持了這麼久,為得不就是收穫這偉大的勝利果實
終於,走上美好太平的那一刻已經來臨

曾經雄偉壯麗的城牆堡壘
頃刻之間化作一座鬼城
繁榮的市集小鎮
軍事訓練場地
充滿鄉村氣息的田野村莊
熱鬧活絡的大城市
如今只剩戰火粉碎礫石的煙霧,隨著風沙消逝而去

[我們像是死神大軍一舉將這和平樂園永久從地圖上抹去,這決定真的是正確的嗎?]
查可恩看著廢墟殘柱,心中並無充滿贏家的喜悅

他想起幾個月前跟領導人的私下對談

[敬愛的大人,我們一定要把這地方的人民給通通除盡嗎?]
縱使有疑慮,他還是壓下了內心對這做法強烈的譴責,必恭必敬的詢問領導者

[查可恩你還太天真了.這些人全是異教種族,不全數殲滅只怕有後顧之憂]
要不是因為查可恩低著頭,他將看見領導者眼中異常灼燒的赤焰
盤算著如何將天下所有一切搜刮到他的囊袋之中

在他悵然若失看著地面上末日危城的慘烈景象同時
他的好兄弟兼手下從他身後走上前,他轉頭看著跟他相同狼狽的亞羅因

[隊長,請你過目]
亞羅因從骯髒的護手中遞上被血污掩蓋字體的銀墜子
熟悉細膩的繡花字體,查可恩忐忑不安的抹去上面的血跡

[哥哥...這該不會是...]
亞羅因附在查可恩耳旁悄聲問道

[!!]
弟弟的話像穿透全身毛細孔的冰錐水滴
查可恩感到全身如置身冰庫裡發涼,打顫

[不,不會是她]
他慌亂的拉扯弟弟逼問著擁有這鍊墜的主人在何處
被哥哥激動模樣嚇愣的亞羅因指著前方那一排開始燃燒的木房前躺著的男男女女

[那不可能是她,她不會來到這裡的不是嗎?]
亞羅因看著哥哥絕望的神情,不忍的轉開了頭
但他的眼神卻清楚透露出殘酷的真實

查可恩踉踉蹌蹌走向不遠處倒下人影
雖然他竭力阻止自己往不好的地方想去
但是十分類似的穿著跟形體只是更加深他內心恐懼的事實

[啊!]
他倒抽口氣
彷彿有人從後面偷襲精準的一刀刺上了他的心臟中央
查可恩跪倒在至愛的女人身邊

沒錯,惡夢成真了
像貂皮毛光滑柔順的褐色長髮
他最喜愛的象徵純潔的白色長裙已染上死亡的黑暗
就算臉上沾滿污泥,但隱藏在底下曾讓他心動的美麗臉龐還是清晰的浮現在他眼裡

查可恩不顧傷口裂開的疼痛,將她埋入自己溫熱的胸膛中
聲嘶力竭的喊著:[不!別離開我,諾夏--]

已重傷的女人,破洞裙擺若有似無的隨風飄蕩,如同她此時的狀態一般
女人用盡最後的力氣與他兩眼深深烙印著,像是看見他內心深處的強烈搏動的激盪之情
最後便帶著了無遺憾的笑容永遠的沉睡在他懷裡了

他悲憤莫名抱起軟癱無力的沉睡娃娃,黯然神傷的往森林裡走去
-------------------------------------------------------------------------------------------
這裡是奎列國
生活充滿動盪不安
用大敞的羊欄來形容這裡真是再貼切不過

但是這裡的人民擁有堅強的意志力
用他們日常生活工具改良成戰鬥時的武器
對抗任何野心勃勃的侵略者

無能的國王躲在堅固的城堡裡夜夜笙歌,想藉此麻痺自己國家快要淪陷的事實

這時的查可恩是個十五出頭年輕氣盛的小夥子
大家老早對於這腐敗的政府怨氣沖天
有能力離開這的早已先行離開,剩下的人民像是待宰的牲畜
只能用著微薄之力作最後的抵抗
查可恩不想在這束手無策的等死
他的弟弟兼好夥伴-亞羅因也有跟他相同的志向

他們一有空閒就會在家外不遠的空地上劈砍自己豎立的稻草假人
或是拿著木劍互相比畫磨練戰技
鍛鍊自己的劍術及體能
等著一位睿智的領導著帶領人民遠離這水深火熱的生活
在此之前他們只能不斷彼此勉勵訓練彼此

[小子,你叫什麼名字?]
這一天,已經退休的聖騎士克里瑟圖悠閒的晃到這個偏僻的貧民窟
他看到那男孩的戰鬥技巧跟方式,覺得心中的希望燭光逐漸明亮起來

[查...可恩,這是我的兄弟亞羅因]
正在彼此練習對戰的兩人收起了木劍,朝老先生走了過來

[好極了,我誠摯邀請你們加入見習士兵訓練營.你們將來很有實力成為國家的守護者]
老騎士奉領導人的命令找尋到可信任,能在他底下賣命展才的年輕人
剛才在旁一段時間的觀察這兩個年輕人說不定是合適之才

[從明天開始你們去山坡訓練營報到,知道了嗎]
反正這兩個不行還有許多候補等待著

[是的,大人]
兄弟倆強忍心中想跳起來狂歡的雀躍之情,單腳下跪說道

待聖騎士走遠後,查可恩按奈不住用手背直拍弟弟的胸膛,興奮的說著:[嗚呼~亞羅因,你聽見了嗎?我不敢相信我們即將要為國奮戰了]

[這些年來總算不枉費我們辛苦鍛鍊阿.晚了,還是早點休息好了.我先進屋去啦,哥哥]
亞羅因打了又大又長的哈欠,睡眼惺忪的走進屋內

查可恩朝進屋的弟弟點頭之後,在屋外空地上抬頭對著皎潔月兒讚道:[感謝主的見證,我和亞羅因可以進入戰場痛快殺敵啦]
便帶著期待的心情進屋休息去了

隔天一早,兄弟倆準備好前往兵營集合

[哥哥?你打包好了嗎?]
亞羅因看著身後還在翻箱倒櫃快要把整個房子拆了的哥哥

[亞羅因你先出發吧,我等會就會趕上你的]
查可恩頭也不回的繼續翻攪櫃子裡的物品

[那麼我先走一步囉]
亞羅因輕鬆的走出了大門
時間還很充裕,不急

[該死,母親生前給我的那只幸運鍊墜被我收到哪裡去了?]
找到焦頭爛額的查可恩屋子上上下下都翻遍了
還是什麼也沒找著

[笨驢查可恩在家嗎?]
一位女性毫不客氣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瞧瞧是誰來了阿?男人婆諾夏,我現在很忙沒空跟你瞎混]
只有這沒氣質神經粗的女人才會說這種話
也許那裡找看看,說不定...

[臭驢子,我是聽佛洛叔叔說你們要去當見習士兵了,才好心來看看你們耶]
女子雙手叉腰站在查可恩旁邊
查可恩沒空聽她抗議,還是找不到那東西在哪

[喔唷,那我可承受不起您的厚愛喔]
我放棄
滿頭大汗的查可恩有氣無力的撥上遮住眼前的瀏海邊回諷她

[你到底在幹什麼?]
諾夏看著被弄得一團糟的房間,疑惑的問道

[我母親給我們兄弟的那兩條幸運墜鍊阿,那可是從以前代代相傳下來的...到底跑去哪了]
查可恩喪氣的坐在床沿,看來只能靠自己的信念加持了

[給你]
諾夏丟了發出清脆撞擊聲東西在他手上

[男人婆這只是兩條骨頭皮繩,幹嘛用的]
其實他知道,但是這成品...
嗯,有待改進

[幸運護符啦,你真的是頭蠢驢子.]
諾夏邊說邊收拾著查可恩亂丟的衣物

[謝了,諾夏.先走囉,回來再聊]
查可恩看到了她指甲裡的髒泥跟手指上的傷痕

算啦
找不到也沒關係,反正只是保個心安的
查可恩隨意收起手鍊,然後奔出門外,正巧迎面來了一輛馬車
手腳利落踩上後面突出木柱,跟著後面追出來的諾夏揮手道別

[可恩--]
看著在落葉紛飛,一頭亂髮赤腳尾隨在後追逐馬車的諾夏
還真的像極她小時候,真的都沒變

[幹--啥--]
查可恩盡量拉長音回喊著

[你跟你弟一定要平安回來喔--]
那眼神,就像是丈夫要出征似的

[知--道--啦]
查可恩無奈的搖了搖頭
並舉手往前要諾夏不要再奔跑了

眼看諾夏與週遭街景融合成模糊小點漸漸被樹林遮蔽
查可恩回頭看著馬車前進的路線

待馬車跑了一段距離後,查可恩看見前方緩步行走的弟弟
從車上跳了下來:[久等啦]
嗯,安全著地(找弟)

[你剛在找什麼阿]
亞羅因等著喘氣跑來的哥哥開口問著

[母親給的...幸運護符阿...找不到]
查可恩上氣不接下氣的回答

[哪,這給你.男人婆做的]
查可恩把其中一條獸骨鍊放在弟弟手上

[還真有心不是嗎?哥哥?]
附近的人都知道諾夏多不擅長作手工藝品呀

[去~~這哪比的上母親那條]
說歸說,查可恩還是把鍊子戴在脖子上了

[我說真的,哥可以考慮娶諾夏]
此話一出差點沒讓查可恩被自己口水嗆著

[我又不是不要命了,你忘了小時候她打架打贏我那次]
查可恩一邊發出嘖嘖聲
但腦海卻浮現她受傷的手指及跟在馬車後的那些場景

[女人還是要安靜賢慧的,才讓人喜歡嘛]
查可恩說完這句話就沉靜的走著
看來是不想多談什麼了

[是嗎?我倒認為哥跟諾夏蠻登對的]
亞羅因自言自語般說

之後這件事就埋在查可恩心中最柔軟的那部份裡
白天辛苦操勞鍛練
直到夜深人靜時他偶爾會拿出來回想,陪他度過漫長深夜

諾夏是她跟弟弟兒時玩伴
她因為家鄉面臨長期飢荒惡疾而舉家遷移至奎列
沒想到幾年後奎列國家狀態迅速下墬,就快跟諾夏家鄉相差不遠啦

他從沒把諾夏當女孩子看
整天就陪著他們兩個男生東奔西跑
到處搗蛋捉弄大人
把青蛙或小蛇捉起來對經過的路人亂丟
尤其是女性尖叫分貝之大,都快可以去國家藝術廳表演歌劇啦
諾夏總是第一個想到許多怪主意整人鬼靈精

遇到其他小孩搶地盤要找人助陣時
諾夏也是豪不猶豫就跟他們加入戰場
打的其他小孩落花流水連連求饒

吵架那次是因為佛洛叔叔說諾夏是女孩子
要我們勸她找女生玩去,學習其他女生該有的溫馴特質
將來才會找到好丈夫

結果諾夏說啥也不肯離開,查可恩作勢想打她趕走她
沒想到反被這條母龍修理的好慘
最後拉著我們哭著要我們不要丟下她

[真是的,到底該哭的是誰阿]
迷濛之間,查可恩想起那天上馬車之後,諾夏不捨的追過來的表情
就跟小時候如出一轍的愁眉苦臉

只有這時,查可恩才覺得她是個女孩子
需要人保護的女孩子,但...一點也不淑女!

幾天後從遠方來個領導人
他們從沒聽過他的本名是什麼
大約知道他是國王遠方親戚貴族
國王很信任他的能力,一切交於他全權負責

大約在訓練營過了一個月的某天早晨,
老騎士走上講台跟著這些見習士兵公佈了一些事情

[我要你們回去三天跟你們的家人告別.接著我們將前往鄰近友國的伐賽羅納,加入我們的同盟國協助他們作戰]
老騎士意有所指的表情,讓有的人開始覺得心頭沉重
也有人想快些回家團聚去

[聽清楚了就快滾回家跟親人愛人討奶吃吧,接下來的日子可是如同地獄般的煎熬啦.哈哈哈]
老騎士語尾剛落,大家就歸心似箭的陸續往出口走去

跟著解散的人群走著的兩兄弟,因為父母先後離去,早已無所牽掛
因此決定去拜訪幾個要好的朋友好好狂歡一番後,接著就等著為國奉獻自己吧

[哥哥,我想找佛洛叔叔跟他問候一下]
往前不斷行走的查可恩停下腳步,臭著臉瞪著弟弟

[你去吧,我跟他沒話好說]
查可恩不想跟老人有關聯

[哥哥...]
亞羅因難過的回望著哥哥的兩眼

[我說的沒有錯阿,老是一見面就問我有沒有喜歡的姑娘]
查可恩不耐的擺了擺手

[他可是如同父親般的照顧我們阿]
這句話如同實用咒文一般,履試不爽

[哎呀,我知道啦.去就是了]
亞羅因竊笑計謀的成功
哥哥就是這樣.刀子嘴豬油心,一求就溶化

來到了簡陋的木屋前,亞羅因扯開喉嚨用力敲著木門 :[叔叔,佛洛叔叔--]

[唷,我年輕幼熊們來看我了嗎?]
裡頭響起低沈而滯重老人聲音

門開啟後,裡面出現一位面容慈祥的老先生:[可恩,羅因.快點進來吧]

[叔叔,我們早就是強壯的成年公熊了.你看看我們在訓練營鍛鍊的成果]
亞羅因朝老人展示自己的強壯二頭肌

[嗯,在我心中你們永遠是可愛的小熊]
老人分別摸摸兩人的頭,彷彿他們還是小男孩

[叔叔,再過幾天我們就得離開家鄉,前往伐賽羅納去打仗啦]
亞羅因拉開餐椅坐下說著

[你們一定要平安回來,知道嗎?]
就是這種關注的眼神讓查可恩備感壓力
但是又很喜歡這種溫暖的感覺

[好的,我們答應你.最親愛的家人]
亞羅因抱了抱老人
一旁的查可恩不為所動的呆站著

[叔叔,亞羅因.我先去池塘抓些魚,回來做些料理稍微慶祝一下.]
像是刻意避開這種場合一般
查可恩抓了魚竿就想往外跑

[不用這麼麻煩啦,可恩]
查可恩還是沒正眼瞧著老人
自顧自的往門外走去

[我堅持]
他輕輕的關上了門

[羅因,可恩是不是不喜歡跟我多處一秒呢]
老人露出落寞的神情
這孩子始終對他保持冷漠的態度
看來他是無法取代他真正的父母是嗎

[叔叔,那是因為哥哥不知該如何對你表達他見到你的喜悅阿.哥哥最討厭長時間坐著不動了不是嗎?]
亞羅因在一旁看的很清楚
他跟哥哥都敬愛這個老人家,如同親生父母一般

[而我喜歡吃新鮮的魚阿...]
老人的眼角開始跳動著感動的光芒
-------------------------------------------------------------------------------------------
來到一處清澈的溪水旁,查可恩這時才真正的鬆了口氣
他老是在叔叔身旁覺得不自在
他是愛他們的

但是見到叔叔總會想起那可怕的一晚,他怎麼也無法忘掉

那天羅因跟他坐在溫暖的餐桌前等著父親歸來
記得那天在鍋中燉煮不時飄散出的美味肉湯香
那隻倒楣的受傷雉雞,被幸運的母親從森林裡撿了回來
肉可是難得的營養美食阿
大家都迫不及待希望父親快點回家一同享用

然後是前面傳來一聲巨響,挾帶著幾個陌生人的說話聲
前去查看的母親匆匆趕回來要他們快點跑去後面的地下倉房
母親往查可恩手中塞入兩條鍊子,謹慎再三諄誡著:[聽到任何聲音都別出來,快點從捷徑爬到通往外面的大路,找住在城鎮市區的佛洛叔叔幫忙去.動作快!]

接著就是鍋碗瓢盆摔落的聲音
母親與人爭執的吵鬧聲
接著似乎是父親也回來了
他急促大聲唸了幾句模糊的話語後,推擠叫罵聲更加頻繁猛烈了
然後是重物硬生生倒在地上的沉重聲響
....
......
他跟亞羅因越爬越遠,只能感覺到黑暗地下通道被翻動泥土裡潮濕發霉的氣味

[哥哥,我好怕.我們回去吧?]

看著前方無限延伸的狹窄通道,查可恩其實也嚇得動彈不得
多想回去尋求父母的協助及安慰
但直覺卻強硬催趕他的手腳只能往前不斷爬行,否則惡夢中的魔鬼將會追上他們的腳步
[不行,媽媽要我們去佛洛叔叔那.等找到叔叔他一定有辦法救爸爸媽媽的]

查可恩不敢回頭,深怕一回頭後面就有人追上來
他只能強忍恐懼與驚慌帶著弟弟艱難的匍伏前進著
-------------------------------------------------------------------------------------------
[呀~~~]
一道尖銳的喊叫聲打斷查可恩的沉思,他馬上起身查看四周

[把你手中的東西交出來吧,可口的美人兒?]
柔弱的女性被兩個惡棍逼近死角
這年頭為了生存當扒手及強盜可是熱門行業

[不,這是很重要的東西]
女人試圖穩住自己的情緒,但顫抖的語音說明了她只能任人處置了

[哎呀,本來還打算給你留著全屍.現在...]
蒙面黑衣男跟另一位同夥晃著手中小刀
貪婪的模樣像是兩隻郊狼玩弄到手的獵物

[住手,你們這群混蛋]
查可恩看不下去了
這剛好能測試他在營中訓練的成果如何

[唷,不自量力的小子,想要英雄救美呀?]
蒙面黑衣男率先衝過來朝他正面劈砍

查可恩輕鬆側身閃過,感到身後裹頭巾紅衣男趁隙後襲進攻
他迴身抓住他的手腕打落盜賊手中的小刀,然後將他過肩摔往其中一人重重丟去
兩隻雜碎臭蟲在地上扭曲身體,痛苦哀嚎著
然後查可恩走上前撿起地上的小刀和抽出其中一人的腰間匕首
雙雙踩住兩人胸膛,刀尖抵住倒地盜賊們的咽喉:[快滾,再來就連你們狗命也不留]
說完便放開他們,盜賊二人飛也逝的瞬間消失無蹤

[你還好吧?]
查可恩走過來檢視地下驚甫未定的女子

[可恩...]
原來是諾夏,幸好她無大礙

[諾夏!真是的,你來這裡做什麼]
查可恩冷眼看著諾夏爬起身拍去身上的塵土

[來找你阿,我們好久不見了嘛.你看,鍊墜我找到了.在以前樹屋基地找到的]
諾夏如獲至寶的拿著鍊子在他眼前晃阿晃的

但查可恩現在已經沒那麼需要它了
其實獸骨項鍊醜是醜了些,也很耐用阿
上次就幫我纏住想要給我割喉的鬧事者,讓我爭取到時間反擊他

[不會在佛洛叔叔那等就沒事了,真笨]
查可恩呼出一口長氣
你已經不是當年小女孩了,還這樣跑來跑去的

[我...我想早一點看到你嘛]
這句話讓查可恩乖乖吞下更難廳的諷刺話語

[諾夏...你居然被兩個癟腳貓給唬住了,虧你小時候打架還打贏我耶?]
但還是嘴吧控制不住的說出一些不是內心話的風涼話

他是怎麼了
居然希望看到她為難的樣子

[你真是無藥可救的呆驢子,查可恩.那都多久的事啦]
嗯~
這句話還比較正常,像平常的諾夏

查可恩繼續坐著垂釣

諾夏喃喃的坐在查可恩旁邊,繼續說道:[其實我剛才有先去佛洛叔叔家找你們了,叔叔說...]

[你們有可能一去不回嗎?]
查可恩手中釣桿晃動了一下,白了她一眼
這女人...

[我的天阿,諾夏.這算是提前詛咒我們嗎?]
查可恩心不在焉的拉扯魚竿問道

[你明知我不是這個意思...]
雖然控制自己不要去看她此時楚楚可憐的模樣
但查可恩還是情不自禁的偷瞄好幾眼
她要是一直保持這樣就好了,還挺可愛的

[好啦好啦我相信我們會...]
話還沒說完,查可恩感到背後覆上軟棉馨香軀體

[諾...夏?]
這樣真的嚇到他了
今天的諾夏是怎麼了,一點都不像她

[請你一定要回來,因為...我想嫁給你.可恩]
一字一句清晰的轟隆隆像是投彈炸開查可恩的腦袋

他有沒有聽錯什麼?
還是這只是場夢或惡作劇之類的?

[...]

[還是你有喜歡的女孩子了?]
見查可恩毫無反應
佳人用著湛藍藍眼俯身凝視他的同時,他有個衝動想立刻將她按壓在地--

[諾夏,一般順序都是由男生開頭說這些才對吧]
查可恩試圖讓氣氛反轉,不過這也表示他原來...

[這不重要啦,你,你都不知道要說這句話我鼓起多大--]
看著諾夏氣急敗壞的微慍臉頰紅潤,粉拳亂揮打在查可恩胸膛
查可恩感覺體內有什麼機制被啟動了,情不自禁的迎上前吻住了她的唇

[等我回來就娶你好嗎?諾夏?]
弟弟說的沒錯
諾夏跟他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他怎麼到現在才發現呢?

[恩...]
被深情一吻給溶化在心上人懷抱的諾夏,像隻小貓般順服

[在那之後,就由這個來幫我守護你吧]
他把母親的項鍊拿了起來

湖光水面上呈現的是男人為女人戴上項鍊後,深深抱在一起擁吻的畫面
那個擁抱像是深深嵌入在此時此刻的時空之中,什麼也無法拆散他們對彼此的渴望

查可恩溫柔的把夢中情人躺放在清新的綠絨草皮上
諾夏緩和的閉上雙眼,接著兩人的肉體與心靈在這無人的荒山野嶺間緊密結合了
-------------------------------------------------------------------------------------------
美好回憶到這裡全化作了海中的泡沫
查可恩痛哭失聲感到盰膽俱裂般的深痛
隨即跟上的亞羅因不敢將心中所知道的告訴哥哥

他想到那天收到飛鴿傳書,上面寫著佛洛叔叔說諾夏回家鄉找親人的事情

[總是要結婚啦,她們那也要有大人來一同慶祝吧]
佛洛叔叔的潦草字跡在草紙上胡亂飛舞著

但誰會想到,這裡原來就是諾夏的故鄉呢

亞羅因為自己之前努力的一切感到困惑了
這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嗎?

[如果說這是必然所要付出的代價,我寧可從來也沒擁有過]
查可恩朝著天空恎怒發瘋似的喊著

[我對不起你,諾夏--]
查可恩失神的抽起心愛的配劍跟握緊身下戀人冰冷的纖纖玉手

[哥哥--]
亞羅因想出手阻止為時已晚
大量血柱噴濺在亞羅因眼前所觸及到的一切

傷心至極的查可恩隨著愛人離去了

[阿阿--]
懸崖山頂之上只有悲痛的吶喊聲,餘音不斷於山區間回蕩著










挖喔
我終於寫完了
最近事情真多,所以才會有這麼一篇吧
再接再厲,加油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圖文影像創作」

台長: 嵐夔+湯小君
人氣(1,154) | 回應(0)| 推薦 (7)|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短篇小文 |
此分類下一篇:午後時光
此分類上一篇:英雄救美(短篇愛情故事)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