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6-28 09:11:46| 人氣1,578|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怪物-第三章(目前先到這暫停)

推薦 9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遺忘的過去

福萊斯說他們住的小村莊還是相信只有同血緣的人結合,才是血統純正的人

雖然封閉落後村莊隨著人口外移,而逐漸失去這項傳統,但有些村莊還保留著這項傳統的

從小自己的母親跟哥哥十分親密,當福萊斯媽媽愛上自己的哥哥時

家人們一點也不反對,很快的就生下了他這帶著一身詛咒的怪胎

    

[那你的台灣爸爸...]

我不敢問下去

   

[他知道]

他輕淡的回答

   

[即使知道他還是愛上了我媽媽,並且願意扶養我這個怪物]

一生都不能碰到陽光,將來身體可能還有更多問題的怪物

不如短命點早死早超生的惡魔之物...大家都是在私底下這麼說他的

    

[你不是怪物!!]

我生氣的替他反駁

說那些話的人才是真正的怪物

    

[可是小笛,我以後還可能會變成神經錯亂,成為一個真正的怪物...]

那巨大的悲傷大大包覆了我

我完全無法避開他充滿痛苦的藍色眼眸

    

[夠了,不要再說你是怪物.我才是怪物,像狗一樣咬人,還常常夢見狼群]

我難受的哭了起來

不希望他在這麼貶低自己

       

[我覺得小笛很可愛,就跟我的好友一樣.不像我的未來充滿了不確定性...]

他輕吻了我的額頭後,若有所思走到掛著紅色簾幕的窗旁看著街上行人走著

感覺自己不像是屬於這世界的一份子

   

[福萊斯你聽著,你的身世我不在意!!你是我的朋友.現在是,到我死了也一樣是!!]

他轉頭看著我,露出天使般純真的笑容.走了過來給我一個快要窒息的擁抱:[謝謝你,我的朋友]

-------------------------------------------------------------------------

到了晚上媽媽來接我時,還注意著幕瑞尼有沒有跟著來大門口

我從未見過媽媽怕狗怕成這個模樣,媽媽是怎麼了?

   

一直到回家媽媽還是看起來心神不寧的

    

[媽媽你還好嗎]

媽媽看起來心不在焉的整理東西

   

[小笛,答應媽媽以後不要去福萊斯他家了好嗎?]

媽媽邊作邊問

    

[為什麼?!]

我停下摺疊衣物冷冷的問著

    

[媽覺得那條狗很大又可怕,像是隨時會咬人似的]

媽媽語音顫抖的說出她的疑慮

       

[幕瑞尼是隻好狗兒,我相信牠--]

媽怎麼可以這樣說幕瑞尼,我不相信幕瑞尼會攻擊人

   

[答應媽媽好嗎?]

媽媽切斷了我為幕瑞尼的不平反駁,兩眼直視著我逼迫我答應她的要求

   

[....]

我沉默的抗議著,甩開她後轉身準備回房

媽媽怎麼可以這樣任意指控幕瑞尼

      

我不懂

好生氣

             

經過客廳前,爸還是不發一語的看著電視,像是我是空氣般不存在

我快速走進房裡鎖上門,想著一切尚未消化完畢的思緒

     

關於福萊斯一家和他的故事

聽完他的自白後,我根本就不對福萊斯有任何貶低的感覺,他的出生不是他能決定的

我想起後來也跟福萊斯說了自己的故事

福萊斯還是不改初衷的堅持要我當他的好朋友

    

我向福萊斯描述自己的病情

    

媽媽說我可能是被動物靈附身才會有像狗一樣的幻想和舉動

醫生則是說這是精神官能症的一種,有可能是小時候有被狗狗嚇過造成的

可是我很清楚明白,不管是對夢中的大狼和狗兒,我從來對牠們沒有任何恐懼

反正是一種懷念的感傷,就好像知道自己曾經是狼群的一份子,那些狼是我的家人

只是自己為了不知名的原因,排斥牠們的存在
彷彿這會喚起什麼事情,而那些事情將會改變我現在的生活

             

今晚的月光又圓又亮,我又不自覺被著月光牽引來到我家後面的一塊空地上

等我醒過來後才發覺自己又夢遊了,光著雙腳穿著睡衣踩在被月光籠罩的蒼白草地上

    

[嗷嗚---]

這次的歌聲帶著重逢的喜悅

         

白色大狼帶領狼群飛奔到同一塊草地上,牠們的眼睛全都閃著白光

牠們相繼向前撲倒我跟著打招呼,那頭白狼靈性的眼神混著月影像水波搖盪

那影像讓我看的癡迷,不知是狼眼還是月光媚惑的吸引著我的靈魂投身其中,接著是---

       

[啊---呀!]

我感到全身痛苦難耐,像是有千萬隻螞蟻在身體裡竄爬

痛的倒在地上開始扭曲翻滾

像是有股無可操控強大野性的能量想要衝出這副軀殼

        

狼群圍繞著我,繞著一個圓圈仰頭齊聲嚎叫

我倒在草地上掙扎哀叫,覺得全身各處發癢,裂痛

雙手不斷扯抓著頭皮衣物,感覺自己身體起了強烈的化學反應

    

瞳孔由黑翻轉成令人毛骨悚然的邪惡黃色

手臂上迅速生出濃密毛髮,我的哀嚎由細柔女聲轉成粗喘獸吼

牙齒變的像刀子一樣銳利彎長,我痛苦捲縮著等待身體其他各處翻湧的異變

   

感覺自身手腳指甲變尖變長

臉型也不斷扭曲變形

衣服已被我的新身軀撐破碎裂

月光跟其他狼兒正在呼喚著我

牠們樂得唉喔高唱,像是正舉行某種儀式

    

最後[刷]的一聲,我掙脫開人類舊皮囊從裡頭一躍而出,像是動物用著四肢行走

我的腳步飛快,跟著狼群像是一陣疾風吹過大草原上

   

[嗚嗚喔--]

解放的滋味何其美妙

高聲歡呼的聲音不再是人類的語言,我的體內爆發出如野獸低沉吼叫聲

我感到力量從體內不斷湧現,這才是真正的自己

那個可悲的過去已跟著舊皮囊被丟棄,我跟著狼群往著屬於狼族的恆星方向離去

       

接著大狼領著我和其他狼隻來到森林深處的一座水畔旁,我俯身往水裡探去

看到了一頭有著兩輪明月雙眼的黑狼

-------------------------------------------------------------------------

[啊---]

我驚醒過來

     

仔細一瞧卻發現自己並不在床上,我渾身髒亂的躺在種滿花草的泥土地裡

         

我抬頭看著身後大樹,我認得這裡

這是一座公園,我為何會躺在這裡?

更令人吃驚的是夢中那頭白狼也沒有消失,牠在身旁用口鼻輕輕推了我

   

然後我爬起身,白狼看著我剛才躺的那塊區域開始吠叫抓扒

我跟著白狼著魔似的挖掘底下的泥地,像是瘋子以雙手挖出地底下埋藏的一只木頭箱

小心翼翼將木箱開啟後,裡頭的東西喚醒我刻意遺忘的過去

         

[小笛,小笛---]

不知過了多久,我看著木箱內的東西看出了神,忘了自己週遭的一切

    

感到視角外急忙奔來的兩個人影,心中卻無多大的喜悅

細雨開始不斷打在身上擴散,我看著眼前的白骨感到一陣抖顫氣憤湧上

    

[小笛,我是媽媽阿.你怎麼會跑來這裡?]

媽媽濕淋淋的跪在我面前,臉上混雜的不知是淚水還是雨水

    

她難受的用著衣角擦去我滿臉的髒污,我毫無任何反應像是麻痺般望著她看

接著爸爸也跑了過來,我第一次看見他憂心忡忡的樣子:[小笛,你還好嗎?不要嚇爸爸阿!]

   

[果然還是無法瞞住的...]

爸爸扶起抱著我痛哭的媽媽

     

[小笛...對不起,都是媽不好]

媽媽激動的流出淚水,但我無動於衷

我想起了更重要的事情來

   

[我全都想起來了]

我說

    

我推開了這充滿謊言的傢伙

一步步退開

   

[怎麼了?]

媽媽不解的問著

她每前進一步我就不斷後退

       

背判者!!

這三個字像是悶雷劃破天空撕裂我的心

我一邊搖頭一邊使力掙脫媽媽的懷抱跑了出去

我的父母皆因我怪異的舉動感到措手不及,就這麼任由我逃走了

    

[小笛---!!]

不顧身後急切的叫喚聲

我的防衛機制要馬上離開他們

記憶中的故事則像暴漲的河水流洩開來...

-------------------------------------------------------------------------

我生病的原因全都是因為它的緣故

    

其實我們小時候是有養狗的

那條狗的模樣長的跟幕瑞尼長的差不多,牠就是夢裡常出現的那隻白狼

白狼是爸爸有人從國外帶回來送他的,據說牠有四分之一狼族的血統

即使這樣,白狼從未像頭野獸失控咬人.它是頭非常通人性的溫和大狼

那時候的我跟白狼總是行影不離,宛如兄弟姊妹

     

不知為何從小媽媽從未真的照顧過我,雖然會負責我的三餐跟儀容梳洗

但是像是教功課,或是出去公園結交朋友聊天玩耍的事情她從沒有做過

就連床上故事,還是學校活動出遊,也一概沒有

只有白狼帶著我出去探索外面世界,教我所謂狼的規矩和狼的語言

        

她跟父親的感情從以前就很不好

以前傻氣的我一開始會想纏著要她陪伴,直到挨了幾巴掌就知道不要去惹她

     

她總是一臉憂傷又憤怒.

大部分的時間都外出,到了爸爸下班時間前才會買便當回家

每每爸爸下了班總是還要逼得跟媽媽大吵一架,除非摔壞家裡幾樣物品才會停止

原因是什麼我並不清楚,只知道跟我最好的玩伴找個地方躲起來隔離這些雜音

   

那天我記得我在跟白狼玩捉迷藏的遊戲,我會跑去躲起來讓白狼來找我

白狼很聰明,老是記得我躲在哪一個衣櫃裡

當我們吃過桌上的土司麵包後,我命令牠在原地坐下

   

我跑去了頂樓那間空房間的衣櫃裡躲進去,然後喚著白狼來找我

這裡平常沒什麼人經過,是用來堆放雜物的空間

平常我都躲在自己的房間,白狼一下子就找到我了

這次躲在這裡絕對沒有問題的

      

然後我聽見了踩踏聲響,我對這聲音感到納悶不已

白狼走路總是靜悄悄的,才不會弄出這麼刺耳明顯的腳步聲

   

[你今天想在這裡阿]

外頭傳來一個陌生男子粗糙的聲音

     

[沒辦法,今天我老公會提早下班]

接著是媽媽的說話聲,原來她今天沒有出門

    

但是我也不敢出來,深怕她又會生氣揍我,只好躲在衣櫃裡什麼也不敢動

然後是一陣悉悉嗦嗦的聲響,我輕輕開了一個縫隙想探查外面情況

發現媽媽跟一個陌生男子衣衫不整的擁抱著

   

我覺得心理像是被捅了一刀,那時雖然不懂什麼是男女之愛

但直覺也覺得這樣十分不對勁,有陌生人闖入我家了

     

[嗚喔喔!!]

我邊吼叫從衣櫃出來時,媽媽他們也被嚇壞了

   

[這是你那個神經病女兒吧,就說今天該去我家的]

男子沒興的停下動作,冷眼看著低聲警告的我

    

[你安靜點,我跟她說一下就沒事的]

媽媽準備過來抱住我,還告訴我這叔叔不是壞人,要我冷靜下來

    

[阿阿---]

男子發出吃痛的慘叫聲

原來是白狼找到我躲藏地點了

牠撲倒了陌生人並準備往他喉嚨間咬去

   

看到此景的我也投身加入對抗入侵者的行列去

眼看白狼就快咬碎入侵者的喉嚨---

   

媽媽搶先一步推開白狼,並趴在那噁心油膩的陌生人身上

我跟白狼都覺得很生氣,媽媽到底是在做什麼

然後媽媽命令白狼退下,我跟白狼對於媽媽的指令充滿了困惑

但由於媽媽位階比白狼大,白狼只好不情願的離開了

   

[你女兒真的有病,幹嘛行為像隻狗一樣?!]

男子心有餘悸的喘著氣摸著脖子起身

   

我依舊死緊的盯著他,露出牙齦低吼著

    

[你就不能試著好好對她說話嗎?]

媽媽也煩躁的回嘴,一邊還是著要我冷靜下來

   

[好阿,吱吱,小狗過來阿]

他的眼神充滿訕笑鄙視的逗弄著我

在我們雙眼相交那一刻,我撲倒了挑釁者往他脆弱的喉間狠狠咬去...

-------------------------------------------------------------------------

隔天白狼被媽媽偷偷帶去獸醫那執行了安樂死

回到家的我一聽見此事立刻暈厥過去

在醫院昏迷三天後,醒來後什麼也記不得了

   

當時媽媽跟爸爸說的理由是因為白狼展露獸性,而且我被白狼影響太深了

如果白狼消失的話...我也許就會表現的像個正常的人類

那時我卻連白狼都忘的一乾二淨了,媽媽的解釋讓我感到朦朧不清,我只想好好睡上一覺

之後媽媽由於愧疚而彌補般的努力照顧失去記憶的我

卻還是跟那可恨的臭男人私底下持續來往著

    

現在我十分清楚明瞭,更大的原因是她要白狼不壞了她的好事

我不會原諒你的,就算你是我的母親

   

[小笛--]

媽媽跟爸爸的呼喊聲比起遠方的狼嚎微小多了

   

他們已從天橋的另一方趕來

但我已心灰意冷,什麼都不值得留戀了...

         

我受夠了這一切,我希望我下輩子能當頭真正的狼

有著忠誠情感的親密家人,現在這個家對我而言實在是偽善至極

永別了,可笑的人生

   

我從車流不絕的天橋欄杆上一躍而下,然後失控的下墜

   

感到某處劇烈疼痛的放大侵蝕,不過畫面很快一下刷黑

只感到瞬間的肢體疼痛,之後我逐漸失去意識

感覺自己正在陷入永恆的黑夜沉睡,我不用再面對那令人反胃的人生了

只要一想到這,就覺得忍受短暫的黑暗也沒那麼可怕了...

-------------------------------------------------------------------------

橋的遙遠另一方傳來激烈的對話聲

但我連前往的傾聽意願都沒有,只是一個勁在花圃上自顧自的撲抓躲藏草堆裡的田鼠

   

對話持續在原地播送著:

[醫生,我女兒還有救嗎?]

   

[這得看她身體的意願了.可能明天就醒,可能...一輩子也...]

   

[拜託你救救她好嗎?!]

   

[我盡力去嘗試]

   

對談聲逐漸轉弱,而我離橋邊也越來越遠

我看見了我的狼群朋友們穿越白霧,從盡頭那端朝我奔跑過來

   

[我的兄弟姊妹!我的家人!]

我開心的朝著狼群汪汪大叫,尾巴像失速螺旋槳擺動

    

正欲我準備迎接他們的同時,福萊斯出現在橋上大聲呼喚著我:[回來--小笛!!]

    

[再見,福萊斯]

我對著他的方向凝視最後一眼,喃喃的在心中道別

     

[我需要你,小笛.回來好不好]

福萊斯在橋上大喊著,看起來十分難受

      

[可是我的狼族家人正等著我]

我看著逐漸接近的狼群嗚咽想著,開始掙扎自己要走向哪一邊

      

[我跟幕瑞尼都很喜歡你.你回來當我的吸血鬼皇后好不好?]

福萊斯失心瘋的大喊著,我猶豫掙扎的看著前方橋上的他又回頭看著狼群

   

[小笛--!!你不是說要當我永遠的好朋友嗎?那些話都是騙人的嗎?!]

我答應福萊斯了

  

從鼻尖噴出兩難的哀鳴聲,哼哼叫著

就這麼丟下自己好友一走了之嗎?

可是我好累,我不想回到那個世界了

那個世界太多我不喜歡的東西,只有狼群是真心的看待我

我想當個真正的狼,跟著同伴自由的過著每天

為了生活狩獵

為了家族而戰

做什麼都好,就算永遠當個地位最低階的狼我也甘之如飴

   

[嗷嗚---]

站在遠處向著橋上的福萊斯發出既低沉又不捨的嚎音作永遠道別

然後轉身跑向屬於我的歸屬...












一直掙扎這個故事的分類是屬於什麼

也想過到底是要短篇就好還是長篇

最後終於有了決定


目前先這樣

不是完結,而是一個章節告一段落

等有空在來繼續練習@@




圖源:http://www.wallcoo.com/nature/beautiful_nature/html/wallpaper23.html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文創空間」

台長: 嵐夔+湯小君
人氣(1,578) | 回應(2)| 推薦 (9)|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短篇小文 |
此分類下一篇:彼此彼此(短篇愛情故事)
此分類上一篇:相聚(愛情短篇故事)

Justy
原來真的是狼人跟吸血鬼的故事!

好可惜要暫停了@@
2012-06-28 11:50:44
版主回應
阿...
不要覺得可惜阿
-
只是為了不要辜負給我鼓勵的朋友
需要一段好好思考劇情的時間
不會太久的吧(還"的吧"咧)
2012-06-28 12:12:00
RedBanyan
來這裡看到暫停兩個字我就慘叫了,好喜歡看的說XD
不會太久嗎?那我可以慢慢等囉?
不用擔心我很有耐心的XD
2012-06-28 21:22:32
版主回應
真的假的阿
我是在作夢嗎(捏臉頰)
-
有耐心很好
總是被人說拖太久了@@(喂-)
-
非常謝謝你的鼓勵
2012-06-28 21:26:46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