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12-05-19 08:32:01| 人氣2,268|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美術課回憶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一早看到報上席慕蓉的文章
 
楊老師走了,高齡九十
 
思緒一下子回到廿幾年前

那幅畫我留了好久好久,對一個沒有美術天份的學生而言
楊老師沒有放棄學生,至少讓我認識唐朝仕女圖之美
用了好多堂課才完成一幅仕女圖,那是我有史以來最認真的美術課
 
一整個淚崩,懷念老師,懷念帶我短暫脫離升學壓力的美術課,懷念那段青澀的美好歲月

楊老師, 謝謝您!!
 
*********

文學紀念冊/楊老師的美術課─紀念楊蒙中老師(1922─2012)文:席慕蓉

那是一個極為匱乏的年代,又是一個極為封閉的年代……在楊老師的美術課裡,那個世界的大門對我們打開了,我相信,有些什麼從老師安靜的講述中走了出來,從此走進我們的心中……

(一)

春風化雨的美術老師楊蒙中,今年三月因肺癌病逝。
(圖/楊栩提供)
生在亂世,我的小學前半段過得極為辛苦又只留空白。入學既太早,中間又從南京到上海轉了幾次學,到了香港,才算是暫時安定下來。父母給我報名進入同濟中學附小三年級,一句廣東話也不會的我,就此進入正式的學習生涯,是如噩夢般的開始……

好不容易學會了廣東話,小學畢業後直升同校的初中一年級,在班上竟然也有了幾個可以同進同出的好朋友,真是好不容易才結交到的「死黨」啊!沒想到,又要分開了。

那年夏天,跟著父母來到台灣,參加插班生考試,考上了北二女(今稱中山女高)初中部二年級,噩夢再度降臨。

這次最怕的是數學課。

由於香港私立中文學校初一還沒有代數課,而台灣的學校早已上了整整兩個學期,所以,初二的代數根本不是我能聽懂的,家中雖然幫我請了補習老師,也沒什麼效果。

在那個時候,理科不好的學生通常都被歸類為「壞」學生,常常考零分的我更是受人白眼,幾乎無所逃於天地之間。

遲到的插班生也不容易交到朋友。在班上,同學不一定是排斥你,只是並不需要你的加入。因為,在過去的一年裡,每個人都已經有了自己的「死黨」了。

在台灣的第一年,現在回想起來才替自己覺得害怕,那是多麼難熬的一年啊!

是的,如今回想,如果當年沒有巢靜老師的國文課和楊蒙中老師的美術課的話,說不定,我真的會過不了這一關。

在初中兩年的日記本上,密密麻麻地記錄著的都是寂寞的心事,唯一讓自己高興的就是今天國文老師對我說了什麼,或者美術老師又在全班同學前面誇了我什麼等等。

其實,後來自己也成為美術老師了,才知道從學生交來的習作裡,只要有那麼一丁點兒的好表現,做老師的就會把它極為誇張地表揚出來,這樣的作法不是說謊和欺騙,而是滿懷歡喜地來告訴這個學生,並且希望他能做得更好。

願意這樣去做的老師,誠心誠意去這樣做的老師,是這個學生生命裡的貴人。

即使只是一兩次,即使只是暗沉陰鬱的日子裡那微微的一點光芒,都會使得年輕的生命從其中得到一種溫暖有力的支持。

初中的日記本還在我手邊,楊老師給我們上美術課時的景象如在眼前……

(二)

那是一個什麼都極為匱乏的年代,甚至連對「美」的追求也在被排斥和被壓抑的年代。可是,在楊老師的美術課堂上,我們卻能從極簡單甚至簡陋的材料裡,開始了與外面那個「屬於美術史的世界」接軌的嘗試。

我現在回想,才真正明白了他的苦心。

他會讓我們用單色的線條試著去畫一幢房子外表的透視圖,從消失點的尋找與安置,領略了西方與東方繪畫上視點的差異。

他又讓我們試著為一幢房子以及背景著色,但限定所有的色彩必須用鑲嵌式的小色塊來處理,使我們碰觸到了古老的拜占庭的技法。

印象最深的是,偶爾有一兩次,我們什麼都不必做,只要坐在位置上,靜聽老師介紹中西美術史上一些優秀的畫家生平。

或許,對現在的初中生來說,一切都不足為奇。需要什麼,只要上網一按鍵就手到擒來,甚至一整個博物館都可以呼之即來,任你恣意瀏覽。

可是,在那個年代(民國43年到45年),學校裡還沒有任何視聽器材,不可能讓一位初中的美術老師用小銀幕來放幻燈片,甚至也沒有一本像樣的可以展示的畫冊;因此,削瘦的楊老師只能一個人站在講台前,有時斜依著那座高高的講桌,就開始上課了。

我到現在還記得那樣的下午,操場上有人在打球,呼喚聲有時候會傳進來,可是絲毫不會影響我們。只因為年輕的梵谷或者年老的林布蘭,他們的生命困境已經深深地打動了我們的心。

杭州藝專畢業的楊老師,就學的時候一定充滿了熱情,想必也曾經有過要成為一個傑出的畫家的夢想吧。然而在民國11年出生的他,何其不幸地要遭逢到連年戰亂,使得生涯的規畫被迫一一改變。

當年,也不過才三十二、三歲的楊老師,面對著我們這些小毛頭初中生,安靜地講述著一位又一位畫家的生平以及作品。雖然是簡短地解釋他們的遭遇、他們的風格,可是,有沒有可能,也好像是在向一個不存在的聽眾講述著楊老師自己的人生,自己的夢?

我現在回想,老師的語調在沉靜中帶著一種潛藏的熱情,恐怕連他自己也沒有察覺。

然而,我相信,就是這種難以察覺的質素吸引了我們,也影響了我們。

是的,那是一個極為匱乏的年代,又是一個極為封閉的年代,但是,生命本身卻恰恰因為這種壓抑和限制,反而更為敏感和充滿了渴望,渴望去認識一個和眼前的一切完全不一樣的世界。

在楊老師的美術課裡,那個世界的大門對我們打開了,我相信,有些什麼從老師安靜的講述中走了出來,從此走進我們的心中。

(三)

2006年10月30日,北二女(中山女高)初中45級和高中48級同學,在台北相聚,舉行畢業五十年的金慶晚會。

同學們攜家帶眷從各地趕來參加,最高興的是,楊蒙中老師也來了!

整整五十年的時光,老師除了稍稍胖了一點以外,整個人都沒有什麼改變,倒是我們這些學生有些彼此都認不出來了。

楊老師那天很高興,這些當年的小女生爭著要和老師擁抱,要老師猜她的名字,後來,又要請他在席間向我們說幾句話。

老師緩緩地站了起來,向大家微笑,然後,他說:

「我從前看你們,都是這麼小的女娃娃,將來要去讀多少書,要多努力多辛苦才可能會達到願望,真是替你們擔心,替你們捏把冷汗啊!」

原來是這樣!

原來,在半個世紀之前,在那些個秋天或者春天的下午,在一堂又一堂的美術課裡,那位站在講台上的老師其實看得很清楚,在一班幾十個的學生裡,到底有幾個人把他的話聽進去了,而且發生了影響。從她們那熱烈又帶著憧憬的眼神裡,他甚至可以讀出她們心中的願望。但是,在那樣的亂世裡,讓這些孩子們擁有這個「願望」,是不是一件太奢侈的事?會不會反而成為生命裡的負擔?老師的心裡因而不得不充滿了憂懼和同情……

原來,要等到隔了半個世紀之後,我們才能真正明白一位老師的心。

以後我們師生之間雖然通過電話,但是,那一個晚上卻也是最後一次見到老師。

(四)

原籍雲南省雲龍縣的楊蒙中老師,出生於民國11年9月1日,今年,民國101年3月4日,因肺癌病逝於台灣。

師妹楊栩告訴我,老師是從民國40年開始,擔任北二女(中山女高)的美術教師,一直到民國77年才退休。我想,在這幾十年的教學生涯中,一定有許多敬愛他、受他影響的學生。我的這篇文字是向你們報告這個訊息,無論你們在天涯海角,請讓大家一起在心中紀念我們的楊老師,祈願他在天上得到平安。

【2012/05/19 聯合報】@ http://udn.com/

台長: Grace
人氣(2,268) | 回應(0)|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 個人分類: 真實生活 |
此分類下一篇:生活是最好的復健課-檢菜
此分類上一篇:白色巨塔的陰影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