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23 10:07:17| 人氣1,513|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躲藏在空白旗幟裡的狂歡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Resoures:http://wiki.worldnakedbikeride.org/index.php?title=Brighton_%26_Hove )

當胡士托音樂節早已經一去不復返,嬉皮只剩下雅痞還有口號和標識,我們為何不抓住最後僅有的時光,享受愛希望與和平的理想氛圍呢?

 

噢,你應該早就料到的,事情並沒有這麼單純。到了現場才發現這是活脫脫身體與觀者交戰的場所,以及高舉形式來吸引內容的實例。圍牆高舉,畫出鮮明的界限,他們希望觀者與被觀者“光明正大”的“正面”交鋒,而不是帶著斜視與獵奇的眼光去看待,但那終究不是實牆啊!當你褪下一身標簽與符碼,你才赫然驚覺赤裸本身也是一種標簽與符碼,旁觀者的眼光劃出的距離穿透了帆布搭起的圍牆,燒灼著你每一寸肌膚。

 

他們或在心裡訕笑,或在表情裡訕笑,總之他們不曾在此停止過。

 

“你問我為什麼要裸體?我也不知道。”終點站前的海水浴場,年近中年但身材保持良好(我朋友一直做她的胸部是做的),帶著古銅色肌膚與明顯鍛鍊過的身形的小姐這麼說。裸體騎腳踏車的活動標榜著身體自由,低碳生活,降低對石油的依賴(裸騎網站和網站的影片是這麼說的),但活動本身與他們想要表達著主張之間的關聯若有似無,勉勉強強才能找到因果邏輯或者關聯性,你或許可以自我解釋:這提供了活動本身更多詮釋的自由空間,但這並沒有辦法解釋所有在活動中自相矛盾的地方:他們禁止攝影者(尤其是持單眼相機的人)zoom in 的動作,在拍攝女性的時候也必須先徵得她們的同意,難道男性就不用徵得同意?聚焦本身不就是舉辦活動的意義?他們主張著低石油的生活,那麼塗在他們身上的彩繪顏料,那些有機溶劑又是怎麼來的?他們高舉身體自由,那麼觀者呢?他們的自由在哪裡?淫邪的眼光呢?淫邪的眼光算不算是自由?

 

理想理想,總是在理解和想像的過程中光彩奪目,烏托邦儼然成型。

 

你必須承認,你在騎行的過程中五味雜陳。你享受,無需多做動作,光是裸體騎行本身就是萬眾矚目,特異者從來不缺眼光;另外你也納悶,接近百人的參與者的熱情參與,真的能應對到他們的日常?他們當真不開車,不騎機車,如苦行僧班恪遵理想王國裡的法律,事必躬親,不敢違背?更值得注意的是,人們因為褪下衣服而變得更有警覺,換種說法,對於“身體”、“觀看”,“行為”更加敏感和覺知。

 

“沒有比理想主義者的日常更矛盾的東西了”這是你在結束這場奇異的旅程之後,唯一的感想。


參考資料:
http://wiki.worldnakedbikeride.org/wiki/Brighton
https://vimeo.com/25165131

台長: Howl Yuan
人氣(1,513)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 個人分類: 他方光景 |
此分類下一篇:演前預報:今天請與我在詩裡稍作停 留
此分類上一篇:After the storm.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