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7-23 08:54:54| 人氣2,403|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詩譯情箋】尾形龜之助詩作(二)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圖為昭和前期的詩人尾形龜之助(1900-1942)的油畫〈化妝〉。尾形的作畫生涯,和寫詩相比,經歷的時間較短,不明處也較多。作為一位畫家,曾參與普門曉(1896-1972)的未來派美術協會,並和柳瀨正夢(1900-1945)、村山知義(1901-1977)等人組成達達派(Dadaism)的藝術團體「MAVO」。大正十一年(1922)發表的油畫〈化妝〉,以平面的線條和色彩抽象描繪物體,與人典雅的色彩感覺和精巧的近代氣息,是最為人知的一幅作品。但在此之外還有多少畫作出於其手,至今仍是未解之謎)



【作者簡介】

尾形龜之助(1900-1942),昭和前期的詩人。宮城縣人。大正末年到東京後,參加「MAVO」的前衛藝術運動,又創辦《月曜》等文學雜誌,展開旺盛的創作活動。詩作常帶有虛無、倦怠的色彩。著有《彩色玻璃之街》、《落雨的早晨》和《有拉門之家》三本詩集。


[白天]

太陽和魚一樣沒有眼皮

[昼]

太陽には魚のやうにまぶたがない


[白(暫定)]

夜更深了
我錯過關燈的時機
而看見桌上的水仙

[白(仮題)]

あまり夜が更けると
私は電燈を消しそびれてしまふ
そして 机の上の水仙を見てゐることがある


[看不到]

深夜哪

在漆黑的房裡醒來
分不清被褥中晃動的雙腳是我的什麼

[眼が見えない]

ま夜中よ

このま暗な部屋に眼をさましてゐて
蒲團の中で動かしてゐる足が私の何なのかがわからない


[深夜清寂]

不眠之中夜漸深沈

我打開燈仰臥在床上
電車聲從遠方傳入耳際,夜晚變成像絲線一樣又細又長
另一端就繫在電車上

[夜がさみしい]

眠れないので夜が更ける

私は電燈をつけたまゝ仰向けになつて寢床に入つてゐる
電車の音が遠くから聞えてくると急に夜が糸のやうに細長くなつて
その端に電車がゆはへついてゐる


[夢]

妻子的手擺在睡著的我的胸前
那是紙一般薄的小手

為什麼我要愛著一位少女啊?

[夢]

眠つている私の胸に妻の手が置いてあつた
紙のやうに薄い手であつた

何故私は一人の少女を愛してゐるのであつたらう


譯自:尾形龜之助,《雨になる朝》,收入秋元潔編,《尾形龜之助全集》(東京:思潮社,1999),頁115-144。

圖片來源:http://shisly.cocolog-nifty.com/blog/2008/03/post_4425.html

台長: 寂寞道人殊一
人氣(2,403)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術設計(手創、設計、室內空間、裝潢)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