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首爾折扣排行榜 扯!有錢買不到百萬元名車股票賠錢的三種應對策略 星空聯盟20年 旅遊達...
2014-10-20 16:35:35 | 人氣(4,763)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有咖啡的生活 (四之四)/詹宏志

推薦 53 收藏 1 轉貼0 訂閱站台




(轉貼)有咖啡的生活 (四之四)/詹宏志


(本文摘自《綠光往事》, 馬可孛羅出版)





大約是十幾年前吧,朋友知道我愛喝咖啡,特地從國外帶了咖啡豆來給我。新焙的咖啡豆用土黃色紙袋裝著,印有棕色木刻畫的圖案,標籤上寫著店名「皮特咖啡與茶」(Peet's Coffee & Tea)。打開紙袋,一股濃郁的香氣就撲鼻而來,引人縱飲的慾望;倒出豆子,只見顏色暗棕近黑,表面油光發亮,那是經過深度煎焙而肥美出油的豆子,應該是高山種植的Arabica原豆吧。我急急忙忙試煮一壺,熱水接觸現磨的咖啡粉末,煮得滿室生香。啜飲一口什麼也不加的黑咖啡,果然口感飽滿圓潤,滋味微苦帶甘,下喉之後,芳香與甘醇盤旋口腔,久久不去,真的是烘焙得宜的好咖啡。

 

朋友說這「皮特咖啡」來自舊金山,是當地最受歡迎的咖啡專賣店,在外地名氣不如「星巴克咖啡」(Starbucks Coffee),但品質實有過之,歷史也更悠久,堪稱是美國精緻咖啡的元祖。事實上,星巴克一九七一年剛在西雅圖創業時,咖啡豆就是從「皮特咖啡」買來的。

 

我初嘗「星巴克」的滋味是在溫哥華,那才是九十年代初,不但星巴克尚未拓展海外(「星巴克咖啡」是在一九九六年才在東京開第一家海外店),在美國也僅散見於西岸幾個城市,溫哥華離西雅圖近,最先得到星巴克的拓店延伸,北美洲東岸當時則連紐約市也看不到一家星巴克的咖啡店綠色標籤在美國氾濫成災,其實是最近十年的事。全世界一開數千家咖啡店,要再想維持有個性特色的風味,並不容易;因為每個人都喝,就不再叫做「個性」啦。但九十年代初嚐星巴克時還是有驚艷之感,也難怪朋友用這樣的方式來介紹「皮特咖啡」。

 

一年或者兩年之後,我因公出差來到舊金山,就興起尋找「皮特咖啡與茶」的念頭。查了書本,發現它當時在舊金山灣區一共有三家店,最有名的就是柏克萊大學(UC, Berkerley)附近的本店,位於葡萄藤街(VineStreet)與胡桃街(Walnut Street)交口。柏克萊大學位在柏克萊市(City of Berkerley),交通方便,有地鐵可達,很快地我就循線索找到位置,事實上只要走到鄰近街口,聞到陣陣咖啡香味,你很難錯過這家受當地人熱情支持的咖啡店。

 

「皮特咖啡與茶」並不是設有雅座、供你坐下來享用的咖啡店,它其實是個茶與咖啡的零售專賣店。店中有長長的木頭櫃檯,五、六位穿米色制服、棕紅色圍裙的工作人員在櫃檯後忙碌著,有的忙著招呼買咖啡豆的顧客,有的忙著為客人磨豆子,有的則忙著賣現煮的咖啡給客人帶走。進門處也有幾張不設座位的圓檯子,讓你買了現煮咖啡站著享用,也有好幾位看來是常客站在那兒一面和店員聊天,一面啜飲著熱騰騰的咖啡。整個店裡不但迷漫咖啡香氣,也洋溢著一種忙碌而幸福的氣味。

 

「皮特咖啡」現場賣多種新鮮烘焙的咖啡豆,品名琳琅滿目寫在頭上的看板,除了各種產地的單品咖啡之外,還有它多種自家調配綜合豆,站在店中一陣子,看來最暢銷的是其中簡單易懂的三種House BlendTop BlendBlend 101,都是由中南美洲的豆種混合而成。可能又是地處自由思潮前鋒之地的柏克萊,店中又賣各種「公平貿易咖啡」(Fair Trade Coffee)和有機咖啡,還有小冊子解釋他們「公平貿易咖啡」的來歷和實際採買方法。

 

我在店中略為猶豫,不知如何選擇,最後買了Arabia Mocha-JavaBlend 101各一磅;當工作人員正在為我磨豆時,另一位店員笑容滿面端給我一杯熱騰騰的咖啡,原來「皮特咖啡」店中的慣例,在客人採買咖啡時,總要貼心送上現煮咖啡一杯,熟客不用解釋,自己就挑了一種自己喜歡的口味,我反而是被這樣的殷勤嚇了一跳。那咖啡煮得既濃且香(書上說它的咖啡三十分鐘煮一次,半小時未喝完就倒掉),滋味飽滿,寒風中頗覺享受,第一印象就不能再好了。

 

回到家,那兩磅咖啡豆當然表現出色,很快就用罄了。每當我在臺灣買不到合意的現焙咖啡時,忍不住又想起它,恨不得能很快再去舊金山灣區買它的豆子。後來的幾年,我也的確偶有機會路過舊金山,也總是抽了空去買它的咖啡豆,順便享受店員在現場奉上的現煮咖啡。有時候,幾位熟悉的朋友路過灣區,也會想到帶點咖啡豆給我。只是「皮特咖啡」在舊金山灣區愈開愈多,經營型態也慢慢和星巴克變得相似,也開始有若干餅乾、三明治等簡易餐點了;雖然買咖啡豆變得方便,但心裡總是覺得怪怪的。

 

互聯網興起以後,我發現「皮特咖啡與茶」已經在網上開起商店,咖啡豆可寄全世界,還可以利用「定期寄送服務」,只要你選定咖啡種類,訂出週期,譬如每個月兩磅,它就按時每月寄出,並從你的信用卡自動扣款,直到你叫停為止。我對這種新的「全球化服務」感到興奮,立即上網參加它的定期服務會員,選了兩種咖啡豆,要它每四十天寄一次給我。

 

第一次從空郵收到咖啡豆,還覺得很新奇開心,也來不及計較郵資幾乎等於咖啡豆價這件事。但是過了一段時間,咖啡愈煮愈平凡,喝起來和其他來源不再有明顯的差別,不復有初遇時的感動,心裡不禁有點失落。

 

前兩年再到舊金山,發現「皮特咖啡」已經開得滿坑滿谷,到處都是,舊金山的國際機場每個轉角都有它的蹤跡,連超級市場也開始賣起它的豆子(也不能怪它步星巴克的後塵,畢竟「皮特咖啡」如今也是上市公司了)。它的咖啡採購或烘焙或許可能還維持某種水準,但那種帶點尋覓難得的興味已經蕩然無存了,做為一個咖啡的隱密愛好者,你得要準備離開它了。

 

這兩年,我的興趣轉向無意中發現、位在倫敦蘇荷區老康普頓街(Old ComptonStreet)的老店「阿爾及利亞咖啡」(Algerian Coffee Stores)。那也是發生在一次出差之際,我在行程空檔中街上閒逛,因為時間很短不能走遠,只能在下榻的旅館附近走動,不然按我的老毛病已經奔向書店街了。不料在快步行走間,忽然一陣咖啡香氣傳來,原來有個戴頭巾的女士正推門走出一家商店,門一打開,強勁有力的咖啡香立刻飄出充滿街角,我定睛一看,一家燈光黝暗的狹窄商店堆滿大大小小的麻布袋,裝的全是咖啡豆,門上寫著店名,並注明創立時間是一八八七年,已經是一百二十年的老店了。

 

一百二十年經營同一件事,仍然在同一位置,又維持只有一家店,這太符合如今我們追求的「正宗」和「獨特」的概念,歷史感十足,買錯了又何妨呢。我推門走進去,牆上密密麻麻寫著各種咖啡的品名,多到令人眼花撩亂,簡直不知從何挑起。膚色黝黑的阿拉伯人店員看我呆立無措,開口問我需不需要幫忙,我只好請教他是否有偏苦少酸的咖啡種類可以推薦,他建議我試試來自衣索匹亞的Ethiopian Harrar Longaberry,我點頭同意要了一磅,順便又加了一磅它們的招牌咖啡Algerian Special。回程整理行李時,兩包咖啡就在箱子裡散發迷人的香氣,誘惑得猶如鴉片。

 

回到家裡試煮它的咖啡,果然滋味不凡,衣索匹亞咖啡野香驚人、濃苦轉甘,由哥倫比亞咖啡為主體的招牌綜合咖啡則是溫馴柔和,口感微妙,都令人驚喜。當然,取得過程的稀少性和偶然性,更讓這咖啡顯得加倍有味道。後來我再回到倫敦,「阿爾及利亞咖啡」就成了必訪之地了…。

 

只不過是為了在家裡自己烹煮一杯完美香醇的咖啡,有時候你得天涯海角去尋找它····

----


台長: 一個讀者
人氣(4,763) | 回應(0)| 推薦 (53)| 收藏 (1)|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詹宏志散文 |
此分類下一篇:在那遙遠的地方/詹宏志
此分類上一篇:有咖啡的生活 (四之三)/詹宏志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