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市聯醫病房流感群聚「... 一日遊船與紅蔥頭教堂最新!外資連續5日買超股 鄭麗君:轉型正義不能簡...
2007-02-13 22:20:35 | 人氣(311,644) | 回應(177) | 上一篇 | 下一篇

我們那冤死的弟兄們(管仁健/著)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二十五年了,金門「二一三事件」發生至今已經二十五年了。戒嚴時代在金門服役過的弟兄,即使忘記了這件新兵在餐廳對同袍開槍的血案,或許也還記得連上主官吃飯要配手槍、餐廳門口要站武裝衛兵的規定。

 

    一九八二年二月十三日陰雨濕冷的清晨,金中師(一四六師)駐紮在后盤村的步五營二連,一位剛調撥到連上的新兵吳×元,持三把美製M一六自動步槍至餐廳掃射,造成重大傷亡後自殺,但因身材矮小,扣M一六板機時槍口歪了,所以子彈從下巴進入,穿過左耳貫穿後腦,送三總急救後語言功能喪失,他又幾乎不識漢字,以致案子成了「懸案」。四月中被憲兵押返金門,五月一日在靶場被公開槍決。

 

    一九九四年我在僥倖獲得第八屆聯合文學評審推薦獎的短篇小說《塵年惘事》(絲路出版,一九九五年)裡,已經略為提到「二一三」的梗概,發表後當時得到許多戰友們熱心的更正與補充,也讓我對這件事的前因後果,有了更近一步的了解,這篇文章就是在二○○七年二月十三日前夕,為了紀念當年我們那冤死的弟兄們而寫的。


  。。。。。。。。。。。。。。。。。


    要探討「二一三」這宗血案,必須先從一四六師這支陸軍的「放牛師」說起。一九七○年代的陸軍跟我們讀的國中一樣,也有升學班與放牛班的差別。升學班用的是明星老師,日後當主任、當校長,前途無量;放牛班的老師則是記了過、或等退休的,前途無「亮」。

 

    一四六師並非老蔣嫡系部隊,其前身四十六師是國共內戰後期在粵東與贛南一帶招募並收編的新部隊,來台整訓後在韓戰開始時換發美援新裝備,師長羅揚鞭還是留美派將領,一九五三年派駐大陳,起初也曾風光一時。但沒多久情勢逆轉,一江山淪陷後,大陳軍民撤來台灣,浙東各島的游擊隊與未投共的民兵也都整編進來。

 

    但這些老芋仔(以部隊為家的外省老兵)與我們印象中的士官長完全不同,他們未曾受過任何正規軍事教育,也沒有任何特業專長(如通信、保修、工兵等)。因為素質不佳,別的師也不敢收,被撤來台後就一直編制在一四六師。

 

    從一九五四年起,一四六師始終是全國各部隊中老芋仔比例最高的單位。一四六師是輕裝師,員額僅有三千,老芋仔總數卻超過六百,佔全師五分之一。而且直到一九七九年之前,這些老芋仔都被打散在各基層連隊中的,每一個連隊至少都編制十幾個。因為這些老芋仔被管制退伍,到了一九六○年代,全都晉升為士官長,造成基層連隊的士官員額嚴重超編,所以一四六師的幹訓班 (士官隊),整整停辦了二十多年,直到一九七五年才恢復。這二十年間各連隊的基層訓練,都是由這群老芋仔主導。

 

    前面十多年老芋仔尚能親自帶兵,後面十多年逐漸變成由老芋仔各自「欽點」一至二名義務役的老兵代為執行。老芋仔每天不是在陣地裡酗酒聚賭,就是外出至特約茶室嫖妓,不肖的老兵隨時奉酒貢財,沒錢又體能不佳的新兵則慘遭凌虐,義務役的預官與志願役的軍官都不敢管,反正兩年一到就退伍或調任,只要自己任內不出「大事」就行。所以一九七○年代起,一四六師就成了大家戲謔的「放牛師」。


  。。。。。。。。。。。。。。。。。


    其實從一九四九年之後,老蔣在台為防軍隊叛變,徹底執行主官管輪調制度,按理說全師的主官管都是兩年一調,各階層的領導軍官也一直在更替,根本不可能出現「放牛師」。但一四六師是編裝不足的輕裝師,加上「老兵取代士官」的游擊隊作風,所以雖然士兵的體能戰技一流,演習或競技的成績也不錯,還配備美式全自動步槍,但「軍紀」這個致命傷始終是個困擾。歷任師長及政戰主任,只要是有來頭、背景硬的,都想方設法的不要進入這「升官墳墓」。

 

    舉例來說,一九八四年郝柏村執行「陸精四號」案,將全國六個輕裝師解編,我們砲兵營的士官兵被編進二九二師。以這兩個師相比,二九二師先後四任師長杜金榮(上將,副參謀總長,總政戰部主任)、馬登鶴(中將,陸軍副總司令)、陳鎮湘(上將,陸軍總司令)、宋川強(中將,陸軍副總司令)都繼續升官。但一四六師的師長,官運較好的只有一個前教育部軍訓處處長宋文中將,任內因貪污遭判刑九年,關的比我們當兵的時間都長;其他的如刁迎春因「二一三」案退役,王天進與何秋文(福州人)雖然都是台籍的「樣板將軍」,卻只被酬庸為中將軍團副司令退役。任何將官到一四六師當師長,就等於是軍旅生涯的終點。

 

    一九七五年時,因為一四六師的軍紀一直出問題,陸軍總司令馬安瀾才痛下決心,將一四六師三百多名單身(不必負擔家計)的老士官除役,全部安置於桃園榮民之家;其他老芋仔也盡量集中管理,基層連隊才開始出現義務役士官。但「老兵帶新兵」的傳統,在基層連隊中依然沿襲。當時一四六師軍紀如何,從「逃兵」人數就能看出端倪。

 

    二一三事件爆發前的一九八一年冬季,一四六師由中壢雙連坡移防金門小徑,遼河演習(當時移防任務的代號)前,全師分三梯次各放五天省親假。結果逾假不歸被發佈逃亡通緝的竟高達一○五人,其中甚至還包括多名少尉預官及志願役的一等士官長及上士,平均每三十多人就出現一個無視「敵前逃亡唯一死刑」的重犯,破了國軍移防外島前「逃兵」的紀錄。

 

    當時六軍團司令許歷農中將,暴跳如雷地到雙連坡師部痛斥刁迎春師長,要一四六師快滾到金門,不要在北軍團丟人。但官場造化弄人,許司令罵完不到一週,就被發佈晉升上將,隨即出任金防部司令官,接替升任陸軍總司令的蔣仲苓上將。兩週後的許歷農司令官,又在金門的料羅碼頭,迎接兩週前被許歷農司令痛斥的一四六師。


  。。。。。。。。。。。。。。。。。

    會出現這種「逃兵」創紀錄的另一個原因,則是因為當時一四六師移防金門前,陳培寧副師長突發奇想,他認為多數基層連隊的兵力分配「有問題」,因為相同梯次或相近梯次的兵員過於集中。也就是說在某一段時間內,很多連隊都會有過多義務役士兵相繼退伍的現象,將形成部隊戰力無法銜接的空窗期。陳副師長因而在一四六師進行一項前所未見的「兵力平衡調撥」。就是除了師部連、通信連與支援營外,全師每個連隊都要互相「換兵」。還規定除了砲兵營可以不同連互換,其他五個步兵營甚至必須「跨營互換」。

 

    移防前部隊已忙得不可開交,平均每個連隊還有二十多人要換單位,因為各連也都想藉機「汰弱換強」,把「不受教」的兵換出去。人同此心、殊途同歸,「兵力平衡調撥」的結果,「不受教」的兵調來撥去,依舊是「汰弱換弱」,但卻搞得基層連隊人心惶惶,人事與補給作業大亂,所有政戰的營、連輔導長,都反對這項莫名其妙的政策。因為移防前人員調動本來就該凍結,這麼多士兵既要面臨移防外島的疑懼,又要重新適應新單位,對軍紀的摧殘是雪上加霜。

 

    其實軍方對一四六師這個「放牛師」,也不是完全放棄,除了調派大量陸官與政戰的正期生下基層連隊,一九七○年代政壇提拔「催台青」時,軍方也積極栽培台籍將領,台籍師長王天進與何秋文(福州人五歲來台,軍方將其歸類為台籍),政戰主任董金村(客家人)與林希典,都曾是高層刻意提拔的「台籍樣板將官」。然而很明顯的這些台籍高階軍官,在兩蔣統治下那個完全以外省籍將領為核心的國軍裡,由於晉升不易,性格大多「以和為貴」,像湯耀明那樣的霸氣者是少數;加上一四六師「積習甚重」,台籍軍官被派來這雜牌部隊,也往往成了「犧牲品」。

 

    持平的說,「兵力平衡調撥」本意雖無對錯,但一四六師盛行「老兵吃新兵」,調撥到新單位的兵一定會遭「欺生」,以致兵與兵之間的暴力事件頻傳,政戰單位似乎只是袖手旁觀,藉以證明當初的政策是錯誤的。一四六師的阿兵哥,只能自求多福,駐防台灣本島時沒出事,完全歸功於「逃兵方便」。在台灣本島,「逃兵」這個出口雖然毀了不少年輕人的前程,但也挽救了不少無辜的年輕生命。吳×元若是被分發到中壢雙連坡,而不是金門的后盤村,他最多是選擇逃兵,也不會帶走那麼多槍下亡魂。


  。。。。。。。。。。。。。。。。。

    二一三事件的肇事者吳×元,是台灣東部鄉間的排灣族原住民,八歲時父親無故離家後失蹤,母親靠採香菇和竹筍過活,為了幫忙照顧他的兩個妹妹,國小二年級就輟學,因而不識漢字,也不懂國語。身材矮小,學過雕刻,但大多是靠種香菇、採野菜竹筍維生。十五歲時,他隨外國傳教士學會羅馬拼音,是村中唯一不喝酒不抽菸的年輕人。

 

雖然家境艱困,但他依然擔起父親留下的重擔,不願把兩個妹妹賣給人口販子,這在當時的山地鄉是很少見的。不過這也成為族人懷疑他家另有金錢來源,而向警總人員舉發的「匪諜」罪證之一。另外羅馬拼音的原住民語聖經,也成了「通匪」的密碼,成為罪證之二。

 

    一九八二年二月十三日早上七點,大雨低溫,剛到五營二連還不到一個月的吳×元,連續三天被老兵脫哨,每晚衛兵都是從夜間十二點站到天亮,白天又遭老兵毆打凌辱,憤而背槍下哨向安全士官說:「兩個『學長』不要淋雨,叫我來領槍給他們上哨。」輕裝師的士官不多,所以都以兵代士來站安全士官,開了槍櫃就讓吳×元自行取槍,但他領槍後並未返回崗哨,反而步向另一頭的餐廳,安全士官也毫無警覺。


  。。。。。。。。。。。。。。。。。

    后盤連的連部餐廳與中山室,是半隱藏地面的RC結構伏地堡,由一段大約二十公尺的長坑道連接,餐廳另有一扇對外的濾毒通風門,但平常並不開啟,人員都經中山室進出餐廳。吳×元因三天沒睡覺,精神狀態已不穩定,似乎分不清誰是誰了。拿著三把步槍進入餐廳,對著部隊直喊:「報告輔導長,我要申訴!報告輔導長,我要申訴!」

 

    當時全連官兵都在餐廳裡用餐,陸官專修班的連長與輔導長赴師部開會,專科班的副連長與擔任值星官的預官陳排長坐在長官桌。吳×元突如其來的舉動,引起全連哄堂大笑,副連長則笑著罵說:「他媽的哪裡來的天兵,你是搞錯洞(跑錯連)了嗎?帶槍進來幹嘛?滾出去。」大家笑得更厲害,根本不當一回事。

 

    但被激怒的吳×元一拉槍機,所有人才發現不對。吳×元揮舞著上膛的自動步槍,堵在通往中山室的門口不斷大叫:「我要去死!我要去死!」副連長趕緊把大家集中到餐廳前方,想打開濾毒通風門脫困。當天剛好「破百」(再過一百天退伍)的陳排長,則勇敢地冒充自己是輔導長,上前安撫說:「吳×元,有委屈跟輔導長好好說,先把槍放下。」雖然陳排長假扮輔導長已經收效,吳×元開始大聲哭訴,但他本來就不諳國語,又因情緒激動而口齒不清,副連長開始不耐,大聲喝令陳排長先把槍搶過來,才准吳×元說話。陳排長不斷回頭請副連長不要再說了,交給他處理就可以,但副連長仍以最後通牒的語氣,從十到一開始倒數,結果還沒數到一,慘劇就已釀成。

 

    雖然吳×元開槍時並未針對任何人,幾乎全射向鋁製豆漿筒。除了勇敢的陳排長因站在他面前,腰部直接中彈多發,屍體幾乎斷成兩截,其他人都只是被跳彈所傷。但由於全自動的M一六火力太強,加上餐廳鋼筋強化水泥的RC結構,以致跳彈不只一次,所以室內傷亡慘重,除了七名當場死亡,兩名送花崗石醫院死亡外,其他八名重傷者,金防部立刻調派專機空運回台,送三總急救後又有幾人死亡不詳,另有多名輕傷者,現場只有副連長等四人以長官用指揮桌掩護(鐵製桌面),僥倖沒中槍。

 

    打完兩支槍的四十發子彈後,吳×元跑到餐廳與中山室間的通道,用最後一把槍頂著下巴扣發板機,但因身材矮小,槍口歪了,子彈只從下巴穿過左耳貫穿後腦,臉部全毀。由於餐廳在案發後極度混亂,倖存者不是被嚇到屎尿失禁,就是失神錯亂,以致吳×元回頭逃往通道時,根本無人目睹他開槍自殺。安全士官聽到槍聲,來餐廳查看時嚇壞了,竟然沒用電話向營部或師部報告,也沒有沿環島北路往東,向瓊林或中蘭的一四六師其他部隊求援,而是持槍向北往北海岸的一五八師西山營求救。

 

    一五八師的師部接到戰情報告,上呈金防部後,一四六師戰情室才獲報后盤連出事了。由於輕裝師的機動車輛原本就不多,刁師長立即動員了各單位所有的車輛,率領師部警衛排及武裝憲兵約三十人馳赴,董主任也率領政三、政四科及衛生連人員馳援。龐大的車隊幾乎同時到達,但因狀況不明,車輛又無法直接開到伏地堡入口,於是由武裝人員前導,抬擔架的衛生兵隨後,沿山路到后盤連伏地堡入口時,一五八師的官兵已在場,但並未進入,於是現場交由刁師長指揮,憲兵先隔離一五八師的官兵,並逐一登記姓名,所有善後工作完全是一四六師官兵執行的。


  。。。。。。。。。。。。。。。。。

    據受訪的衛生排學長說,當濾毒通風門被打開時,衛生兵都是一面嘔吐、一面抬出還有呼吸的傷患。現場只見蜂窩狀的豆漿桶還在架上,地面沾滿豆漿與血水混合的紅白腳印,血肉模糊的屍體讓人看了雙腿無力,濃重的血腥味讓所有官兵反胃嘔吐,師部的長官雖是服役多年的職業軍官,也都只能蹲在坑道外嘔吐。刁師長傷心地不斷拭淚,幾乎無法言語,現場只有陳副師長還能鎮定地指揮。

 

    在一片混亂中,所有傷患的軍服都被衛生兵脫下急救,吳×元因臉部重創難以辨認,也連同其他傷患一起被送往花崗石醫院。等傷患都清運完了後,不斷嘔吐的副連長才回魂說:「開槍的是山地人,已經帶槍逃跑了。」雖然副連長並非兇手,但倖存者抱怨,這位長官有點「脫線」;吳×元都報到了一個月,他竟然還叫不出名字,只會叫他「山地人」。判他軍法是太過分,但強迫他退伍就絕對有必要。

 

    刁師長知道兇手逃亡後,立刻下令警衛排及憲兵搜索週邊山區。因為后盤連位於金中師與金西師交界,防區重疊,所以一五八師的官兵也奉命支援搜索,結果一五八師的憲兵真的在後方一百公尺處山溝,發現一具身著金中師標誌(三角形中兩橫一豎)軍服的屍體,他們就回報一四六師說兇手已自殺身亡,狀況已解除,一四六師的警衛排與憲兵才卸下武裝。

 

    可是山溝裡的屍體,經副連長及安全士官指認後,都說死者並非兇手,何況死者身邊未見槍支,如何自殺?果然後來法醫說,這個人是肩膀中彈後,受驚嚇逃出坑道跑到山溝躲藏,結果死於失血過多。沒找到兇手,警衛排與憲兵又重新武裝,擴大搜索,眼看金防部就要發布「雷霆演習」,捉拿武裝逃兵吳×元了。

 

    幸好現場的師部政戰軍官比較警醒,立刻清查全連械彈及人員,結果發現連同現場拾獲的三把M一六,槍枝並未短少。近一步反覆清點全連現存人員與傷亡者總數,連退伍了還在等船、支援、受訓的都不放過,可是怎麼清點人數又都完全吻合。一直到政戰官逐一攤開血衣拍照時,才赫然發現吳×元的軍服也在其中,證明兇手並未持槍逃亡,而是被混在傷者當中,送進了花崗石醫院。


    吳×元的臉部因槍傷無法辨認,為求慎重,軍方是以兵籍資料裡的指紋確認身分。當天傍晚,吳×元連同其他七名傷者,被金防部以C一一九運輸機專機轉送台北三總急救。他因槍傷已無牙齒、舌頭、左耳、左眼,語言功能完全喪失,也不識漢字,被扣押在軍令系統的新店看守所。

 

  。。。。。。。。。。。。。。。。。

    無法應訊的兇手,讓此案又成為軍令系統(郝柏村為首)與政戰系統(王昇為首)相互鬥爭的籌碼。軍令系統希望朝「匪諜滲透」方向查辦,政戰系統則希望朝「軍紀敗壞」方向查辦。但吳×元被押在軍令系統,以致自白書及偵訊筆錄中,吳×元都「坦承」有吸膠惡習、對政府不滿、長期收聽匪偽廣播;還多次收受不明人士的金錢,要求他於軍中伺機製造暴亂。另一方面,警總在吳×元的故鄉也積極查辦「匪諜」,吳×元軍中同袍與同村親族等「秘密證人」都指證歷歷,證物部分則有軍醫署傷亡證明、強力膠空罐、連絡不明人士的密碼暗語多頁與短波收音機等等。

 

    軍法與警總等偵查單位,利用吳×元傷後無法言語、不識漢字的漏洞,編造了許多「匪諜」的內容,反正殺人就該償命,吳×元既已犯死罪,只是把動機及過程稍微修改一下,並不影響判決結果。這種誇大浮報「戰果」的手法,是當時情治單位賴以生存的主要方式。「二一三案」就在四月下旬,於金防部軍事法庭以「破獲匪諜滲透國軍連隊案」起訴,覆審時雖更動了殺人動機,卻維持原判的死刑,在五月一日執行。另外案發當時的安全士官被判三年六月徒刑,副連長移送軍法判刑後回營服役,連長與連輔、營長、營輔都記兩大過免職退役。

 

    其實據倖存者回憶,該連連長本職學能優秀、但性情卻很「直爽」,操體能時常親自入列示範,多數士兵對他並無惡評。無奈官運太差,「老兵制」是一四六師的傳統,並非他一人所能改變。不過在這次慘案後,師部終於痛下決心,大力整頓各連隊,甚至將所有新兵集中在師部住宿,接受兩星期到一個月的新兵隊集訓。至於在連坐處分上,因為一四六師是輕裝師,沒旅長,金防部底下又沒「軍部」,所以要連坐勢必牽連到金防部司令官許歷農與政戰主任武士嵩。最後結果是雙方妥協,師長刁迎春與師主任董金村各一大過免職。(一大過退役後還有終身俸)至於司令官許歷農與主任武士嵩,在「恐怖平衡」下則都沒事。

 

    「二一三」案到底死了多少人?一五八師憲兵連網友「兵哥」說:「事發當場掛了五人,送到醫院又掛了八人,後續就不得而知了。」后盤連的政戰士(以兵代士的黑牌)網友「正庭」說:「當年九位罹難官、士、兵的安全資料是我銷毀的。」拙作《塵年惘事》發表後,一四六師衛生排學長告訴我是「當場死七人,送花崗石醫院又死二人。」

 

    當時的傷患與倖存者,後送台灣後都被「隔離保護」,軍方又不公布死亡人數,所以網友們各說各話。從前在金門時,一四六師不受教的兵被調來調去,連上有老兵總是自稱是「二一三案」目擊者,說得活靈活現。但拙作《塵年惘事》發表後,才有目擊者告訴我,傷者與倖存者在台灣被「隔離」調查後,都分發到其他島內野戰師退伍,根本沒回金門,更不可能在一四六師。何況他們怕被有關單位「滅口」,退伍了十年都不敢說;他說那些當年在一四六師裡,敢吹牛說自己是目擊者的老兵,其實都只是「瞎子不怕槍」而已。

 

    另外死亡數字會不同,也有兩個可能。一是少尉預官的死亡日期,被延後了好幾星期,以便獨立成另一件「因公殉職」案,「二一三」的嚴重性才被淡化。因為當年若有軍官死亡就是大案,連坐下去會有更多將領要丟官。還有一名士兵因下體中彈被切除,幾天後在三總疑似「自行將空氣注入點滴導管」自殺。這兩個「人」的差距,很可能也是數字出現「誤差」的原因。

 

    在二一三到五一這段調查期間(或者說是內鬥時間),一四六師緊急從各步兵營抽調一個班,湊成兩個排,在后盤國小校區紮營,成為新的五營二連,後來調到現在的尚義機場附近,血案發生的伏地堡則早已封閉。其他像是「匪諜」吳×元、勇敢的陳排長與不幸傷亡的一四六師同志們,也就逐漸淡忘在我們的記憶深處了。

台長: 管仁健
人氣(311,644) | 回應(177)|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 個人分類: 一之1.個案故事 |
此分類下一篇:國軍屠殺越南難民的三七事件(管仁健/著)

顯示全部177則回應

293憲兵排
一四六師是衛生連不是衛生排
2012-06-18 11:53:08
版主回應
連部組、醫療排、擔架排、衛生排。
2012-06-18 15:16:03
293憲兵排
一九八二年二月十三日早上七點,沒有大雨很低溫而已
2012-06-18 12:01:13
293憲兵排
逾假不歸被發佈逃亡通緝的竟高達一○五人憲兵排怎麼沒有這記錄
2012-06-18 12:05:02
版主回應
你直接去向憲兵排詢問比較快。
2012-06-18 15:00:02
293憲兵排
你想要看判決書ㄇ?
2012-06-18 15:45:25
版主回應
你若有不同版本或不同說法(例如判決書),歡迎一次完整張貼,清楚說明。網路資源有限,拜託請不要這樣一次一句的張貼來洗版。我訪談過不少軍法以外單位,146師接觸過本案的基層軍官,才彙集出拙作的。
2012-06-18 22:29:46
(悄悄話)
2012-06-18 15:50:56
(悄悄話)
2012-06-18 16:01:22
TaiwanSoul
我是1958年生,比版主大五歲,我因體格丙等所以沒當兵,自然也不曾聽聞這麼Shock的軍中事件,我沒當兵有好也有壞,先說壞的吧!!我的女朋友因此離開,因為他的軍官姐夫認為我沒當兵必定是寡人有疾,身有殘障,跟我在一起未來不會幸福,好的是我不會抽到金馬獎去金馬當兵,依我個性,如果去當兵,而我那年代那種軍中老兵欺負新兵的惡習我一定無法忍受,說不定我會幹出比213事件更轟烈的事件,我一向無法忍受強凌弱,大欺小,我個性又超直的,所以若我當兵真的會很慘,還好我沒當兵,不然管兄很可能就是寫我的故事了!!

現已2012年了,軍中雖有改善但仍相對封閉,軍中受虐自戕仍不時耳聞,我開始擔心我的兒子,未來在軍中服役能否全身平安而退,老實說我對中華民國的所謂國軍很沒有信心.
2012-06-21 00:08:19
廖啟良
時代不同要求也不同 輕裝師很重體能訓練 五千公尺五百障礙是家常便飯 訓練中心時教育班長嗆三分內就放榮譽假 入部隊到一四六師砲兵營看到老兵跑一分三十秒非常輕鬆 所以69年北軍團五項戰技 五百障礙紀錄就被砲三連破了
2012-09-23 23:21:28
(悄悄話)
2012-11-20 16:52:49
老朽
單純敘述事實 是值得鼓勵的

但過多的無由針貶
變成以訛傳訛 戲劇性高於事實 就過分了

我是當時的現場所有事件的攝影者
在第一時間從師部跟著所有長官出動
帶著政二的Minolta SRT-101單眼相機與外面相館借來的另一部Minolta單眼 跟我個人的sunpark 閃光燈完整記錄了整個事件已迄兇嫌槍斃的過程

做為很深的現場參與者 看到作者查證不足就出版 是令人心痛婉惜的
2012-12-09 13:09:04
老朽
更正
政二的官方單眼相機是Minolta SRT-super 外面小徑相館借來的另一部Minolta單眼才是SRT-101 那隻Sunpark 閃光燈 依然保留至今

刁師長並沒有現場不停擦拭眼淚 也沒有"機警的政戰官要我對著軍服拍照"
當天確實是陰雨的
但也沒有甚麼"衛生排學長說----嘔吐"這回事 我的兵籍就在一四六師衛生連 借調政二一年半當攝影還有寫文章 整連的人我都認識 整個現場人事物我都完整拍照 沒有嘔吐物

正義與勇氣 不應該是靠作者這樣聳動的內容來表現的
2012-12-09 13:30:56
1270梯次兵
284D小兵您好,您所述的「我是1252梯,新兵訓練中心結訓後,民國68年5月21日,林正義叛逃後三天抵達金門。」時間明顯錯誤。應該是69年才到金門。因我是1270梯次,新訓結束後,69年8月才到小金門,您我只差18梯,時間上不應差那埋多,這點我很清楚,照此看來,您所寫的文章之時間與事件有諸多出入,請能更正,以免誤導讀者。謝謝!
2012-12-15 16:04:05
TO:老朽:文章很好看,不用挑剔了啦
這個版的文章本來就是用文學筆法描述的,性質上接近小說,雖是社會事件,雖是人文關懷,但畢竟不是新聞,也不是正史,主要目的還是要好看。
去扯正義勇氣什麼的,就有點扯遠了。師長有沒有哭?有沒人嘔吐?這種事跟正義勇氣有多大的關聯性呢?如果今天版主是國史館編修,寫的與事實不符,我們絕對可以講話,但人家在自己部落格寫文章,怎麼寫是人家的自由,沒必要跟事實有點出入,就拿大帽子扣人家。拿道德這東西檢視別人的時候,還是謹慎點好。
2012-12-18 17:19:45
Victor
樓上所言,表面上是替版主護航,實際上是在明褒暗貶?
2012-12-19 09:17:59
TO 樓上
不是護航,也不是明褒暗貶,只是覺得讀者的回應太沉重,讓人感覺有點錯愕,好像把個還原史實的擔子放在版主身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版主著墨甚深的威權時代背景,強調跟這些事件的發生有相對性關聯,以至於讀者對於真實性的要求就特別嚴格,因為這樣就牽涉到制度面的東西,而不是像歐美國家瘋狂殺人事件一般,純粹只是個人個案,頂多扯到家庭問題而已了。
只是一些事件中的細節,就算與事實不符〈況且我也不信有任何在場者能盡觀全貌,能在全部的時間看到全部的事實〉,並且也要看這些細節的性質,對整個事件的比重為何,有沒有到稍有出入即令人心痛惋惜的程度,應該讓人心痛惋惜的,是被槍擊的死傷者、兇手的處境、甚或畸型的制度吧?而不是師長的眼淚cc數、嘔吐的人數這些事吧?
2012-12-19 13:38:54
樓上說的很中肯
** 對整個事件的比重為何,有沒有到稍有出入即令人心痛惋惜的程度,應該讓人心痛惋惜的,是被槍擊的死傷者、兇手的處境、甚或畸型的制度吧?而不是師長的眼淚cc數、嘔吐的人數這些事吧? **
2012-12-19 21:29:11
TO:老朽
我是當時的現場所有事件的攝影者
在第一時間從師部跟著所有長官出動
帶著政二的Minolta SRT-101單眼相機與外面相館借來的另一部Minolta單眼 跟我個人的sunpark 閃光燈完整記錄了整個事件已迄兇嫌槍斃的過程

做為很深的現場參與者 看到作者查證不足就出版 是令人心痛婉惜的

TO:老朽
如果您老當年也有參與江國慶案
冤獄枉死就不會發生了
2012-12-19 21:35:04
施正鋒
謝謝 我是步五營地三連的預官排長 終於解惑了
2013-07-12 15:43:59
天知道
老朽你是當時事件的攝影者,我還說我是當時大難不死的見證人勒,你會說正義與勇氣不該如此彰顯,那你老怎麼不來示範一下如何還原真相以昭天下,靠,喇叭嘴誰不會?
2013-07-13 15:37:55
stool
作者已經開宗明義地表示,這是收集來的資料。本可能在細節上出現爭議。但重點是,全文邏輯架構是否合情合理,且資訊來源是否客觀,且經查證(盡人事)。
以上答案都是肯定的,作者的文章與分析已經無可挑剔。
反而是因為文章的熱門度,惹來許多看似躁鬱的網友留言,以「片面」、「非重點」、「無從查證」的怪異資訊,自稱自己是當事人,卻讓人嗅出一種不甘寂寞的味道。無論對事實的呈現,與建設性,都是沒有幫助的。
2013-07-15 01:16:32
重點
重點是,當時國軍虐待士兵,造成多人死亡的慘案,但這種事永遠記不得,就像是性騷擾、虐兵等事,總是要見報後才得以申冤。但人死了又能怎樣?
題外話,現在學乖了,槍枝保管、站哨不佩彈,所以無法紀的人更敢搞兵。
2013-07-15 06:39:15
151師慘案
管大,PTT上這篇151師慘案,死亡人數超過213。有請管大比照本篇文章文情並茂,讓陳年慘案得以重現於世。

68年151師龍潭九龍村營區衛兵殺人事件
http://disp.cc/b/163-67Fl
2013-07-15 12:34:26
R2BBr
管兄所揭露之 213 狀況應該與事實相距不遠, 這裡特地附上別人所提供之旁證. 管兄若能徵得當事人同意, 把這張明信片翻拍公佈, 相信可以杜絕許多不必要的 [疑慮]

後備軍友俱樂部 » 軍旅回憶 » 一個預官輔導長的軍旅生涯
http://army.chlin.com.tw/BBS/viewthread.php?tid=6985&extra=&page=7
By 3737 第 99 則發表於 2012-10-15 00:28

151師在金門發生的那件事應該是有發生,因為當時的值星官是我高中同學(中央大學畢業的29期第二梯次的預官步排),和你有一段時間在金門重疊,事發時他才剛下部隊第一次接值星:(...有夠天...他居然用明信片寫寄給我,在金門沒被查到,反而是被我們基地的保防官查到,基於交情很好他只是私下拿給我,要我點一點他要避免再犯這種蠢事....我也立即照辦...他回我信說嚇出一身冷汗..以後不敢了)

退伍後一起吃飯時他告訴我事情經過大約如下:有一新兵農村出身,學歷很低大字認識不了幾個,國語也聽不太懂,分發到連上後屢次被他的班長當眾臭罵侮辱和體罰,他認為班長故意刁難懷恨在心;事發當天正好有演習任務,又因動作慢被班長猛幹,回到碉堡時亟思報復,拿槍靠近瞄準班長,該班長知道大禍臨頭卻還在罵他,直到逼近面前才腳軟癱在地上,而該新兵在失去理智下開槍打死班長後愣在當場......其餘班兵搶下凶槍將他撲倒在地....幾天後被押赴刑場正法....他們連上還出刑場公差(...帶棉花塞槍眼,毛巾和一臉盆水替伏法者擦臉....)骨灰派公差送回台灣.....父母哭得....)...........(默禱)

那個九龍村事件發生年代我不確定可能在我當兵之前發生吧!!九龍村70年代初期有一陣子是國防部直屬測量連在駐防,喏大的營區只剩一個連部在使用(...大部分成員平時都在外地出任務..).......我去過一次(....營區開放參觀....和連上官兵打壘球聯誼....)...賽後喝雞尾酒吃點心時....他們的一位上尉排長說到那個故事...(你嘛幫幫忙....卡早講哩...我那一天就不要去了....)故事轉述如有謬誤請原諒!聽聽就好!畢竟該上尉排長事發時也沒在當場!我也是聽說的:肇事者好像是被罰一班1618外哨衛兵(...正常情況下伙房會留晚餐供該衛兵下哨返連上時食用....)但是該兵至餐廳時發現已被偷吃,非常火大,要找連長告狀卻找不到人....突然發現連上弟兄嘻嘻哈哈都在籃球場上看露天電影....一氣之下..就發生了明日長官陳述的那件憾事.....不過死傷好像沒那麼多人......步兵指揮官有在內......逝者已矣....(默禱)
2013-07-29 16:18:33
k1234567890y
寫得好,讓人了解這段歷史,話說因受不了欺凌而反擊開槍不會只發生在校園裡,在任何地方都有可能啊‧‧‧

對了,有些想把相關的內容寫在維基百科裡,而維基百科的內容以「CC-by-sa 3.0」的方式授權( http://zh.wikipedia.org/zh-tw/Wikipedia%3ACC-BY-SA-3.0%E5%8D%8F%E8%AE%AE%E6%96%87%E6%9C%AC ),不知您意下如何?
2013-10-23 13:36:17
Kiers
我們就應該多了解下歷史的真相,而不是盲目的聽從
2014-08-22 11:14:42
gesd
我們每個人都有權利知道歷史的真相
2015-06-26 14:06:53
293憲兵
寫遺書時,我就站在旁邊,所以確認他是識字的;最後一餐只隨便扒了幾口,並且不願喝酒.
2015-11-23 08:17:45
願悲劇不再發生
當天其中一位罹難者就是我的小叔叔
老實說到今天我才知道這叫213事件
還是因為家中裝潢整理的緣故 找到一些當年的信件
想了解一下當天到底發生什麼事
上網才看到相關的訊息
其實家裡面的人對具體情況了解有限
大概是家裡長輩對此有所避諱
不太願意去談這件事

小叔叔是在我出生之前同一年離開
因為他的離開 我父母親為了沖喜而提前結婚
而我也被認作我小叔叔的乾兒子
每年都要到忠靈塔去祭拜我小叔叔

而這件事帶給我們家一個非常大的陰影
包括我自己也是
因此讓我從小對"當兵"這件事產生了極大的恐懼
到後來我也到外島當兵
這些巧合讓我每天帶著恐懼之心度過我的軍旅生涯
所幸後來還是平安退伍
我想這是小叔叔冥冥之中保佑的緣故吧
能讓我更深一層體會到在外島的感受
2015-11-30 13:55:02
CF Chen
這個故事其實6年前就看過,也很感慨在那個時代之下造成了這些不幸的是,不過那位陳姓排長,本人由衷感到敬佩,在那個黑暗的時代跟黑暗的地方,仍然有著人性的光輝,換成是我破百,遇到這種事大概也很難鼓起勇氣去說服一個已經神智不清的人
2016-02-12 01:12:20
小柏
我是76年住守在后盤山連的弟兄,我是127師步五營步三連,新兵進去的時後就聽士官長跟學長講,說213事件中山室死20幾個,當時有點嚇到,不過住了2年就習慣了,每當每年的213我們就會請連旗到中山室,我們全連祭拜已慰藉亡魂。
2016-06-08 23:03:47
憲兵293排
本事件調查者憲兵293排,此事件就是老兵欺負新兵案件,213事件當場死7個,送花崗石醫院死1個,上飛機回臺灣死1個,重傷17個,輕傷6個,吳三元是本人調查及早上6點在金門雙乳山之岳飛崗靶場槍斃的.
2016-08-17 13:57:57
憲兵293排
補述吳三元去找安全士官(其時是士兵代理)說長官要檢查槍械要他來拿,就自己拿掛在槍架上的鑰匙,自己開槍架拿共拿了2把M16步槍,子彈在槍械邊就拿了90發子彈,事件後清查此事件共打了45發子彈,這就是本人調查後報到金防部憲兵科轉憲兵司令部報告的結果.
2016-08-17 15:01:24
158師后湖連47據點排長
補充一些內文可能有疑慮的地方
1.146師是輕裝師,所以當時士兵的建制武器是五七式步槍(M14),站哨也是用五七式步槍值勤,M16是軍官編制武器,連部的槍櫃應該只有三把(連長.副連長.輔導長),該連部可能有帶一個排在一起,最多也是再加排長一把,不可能拿來站哨用(當時的規定,站哨用槍要用自己的槍),所以文中"替學長拿站哨槍"的理由應該不可信,補充回應中的"槍械檢查"的理由,安全士官(兵)才有可能同意讓槍取出.
2.M16既然不是一般執勤時用槍,安官室或槍櫃裡就不應該有M16的子彈,該員取得M16子彈的途徑存疑?但,當時外島的氣氛還很肅殺,械彈管制還很鬆散(我房間抽屜打開就有好幾盒M16子彈,有時據點外老共的機帆船趕不走,我晚上睡覺時槍就放在床邊),所以事前取得也不困難.
3.158師是"烈嶼師"(小金門),但有一個旅(珠山旅)在大金,很多防區駐地是與146師接壤的,文中158師戰情的反應應該不正確(158師師部戰情不會管大金的事),應該是珠山旅的戰情反應調動的.
2016-10-06 20:38:13
T.L
146師是輕裝師,軍官使用卡賓槍,士官兵制式步槍為M16.
外島每一個據點都有槍櫃,通常不鎖.亦都有子彈.
2016-10-13 20:12:10
民國71年陸軍146師5營2連 政戰士
憲兵293排 您好
吳三元執行槍決當天凌晨,我站2-4安全,您是排長嗎?我是支援憲兵勤務的搜索連弟兄,一定記得狼犬"小胖"吧!
網友「60砲」已在部落格刊出213判決文,后盤連連長也早在「平沙」部落格發聲,不妨看看。珍重!
2016-10-13 21:50:51
劉東興
這是我的真名,本人為事件發生時的倖存者,也是與吳三元同一砲組成員,他是副砲手,我是彈藥兵,當日發生在中山室的過程及發生背景,我已經在10月23日(神仙、老虎、狗部落格)內回應說明,23日我也特定去前連長葉xx住家與他交談過,因為事件發生後之3月初,我的師父行政士就退伍了,因此事件後之相関處理,我全程参與,因輕傷被送進花崗石醫院,甚至目睹受傷弟兄接受急救過程,看到因槍傷而爆開的大、小腿肌肉,在大量傷者需緊急消毒搶救作業中,醫官在來不及實施麻醉下,手術檯上痛楚㗒號的弟兄情景,至今仍嚦嚦在目。也看到自殺未逐的吳三元,被1兵重兵看管在醫院病床的埸景,因為醫院停屍間的4只冷凍櫃不足,另外4員弟兄的遺體只能外置地上,由我奔買的冰塊 舖蓋其上,並與櫃內4位弟兄輪流冰凍,滿臉黑色火藥鋪滿的林輔導長,與另兩名弟兄(林x棟、黃x輝)協助下,收集遺物,另由友連支援1組弟兄,與我連上另組弟兄輪流守靈, 直到約1個月後遺體送昔果山火化,撿拾骨灰裝缶,這過程我都全程参與。
2016-10-24 12:37:52
事件中勇敢的預官陳長
事件中的預官陳排長現在住在新北市樹林區,
2016-12-16 13:49:20
(悄悄話)
2016-12-16 14:14:23
(悄悄話)
2016-12-17 07:59:44
冰室
我是要找類似軍中霸凌的外國電影 , 不小心發現原來以前有發生過這件憾事...小弟是金門砲兵 , 退伍十幾年而已..連上是獨立連 , 也是學長制 , 不過我都稱過來了...提外話XD , 然後這篇文章真得寫的很好..不知道書店可以找的到這本書嗎?? 想更了解一下
2017-04-08 23:35:12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